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5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53字體大小: A+
     

    「嗡嗡……」放在枕頭旁邊的手機劇烈震動著,陸一偉迷迷瞪瞪探手摸過來接了起來。

    「陸書記,不好了!」麥河鄉黨委書記曹仁風在電話里火急火燎喊叫道。

    前一秒還遊離在夢中,下一秒立馬清醒,陸一偉一下子坐起來,心提到嗓子眼,剋制情緒問道:「怎麼回事?」

    「麥河中學……」曹仁風試圖用最簡練的語言彙報,卻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

    陸一偉眼前一黑,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心裡痛罵卻無可奈何,不等曹仁風繼續彙報,掛掉電話發瘋似的往麥河鄉趕去。

    此時是凌晨5點,室外溫度接近於零度,陸一偉摸著冰冷的方向盤,心裡亂鬨哄的。他默默禱告,千萬別死人。一旦發生死亡事件,上面追究的首先是他這個分管教育的縣領導。

    對於陸一偉來說,處置應急事件不止一次兩次了,但這次不同。涉及到未成年人,很容易被社會輿論無限放大。如果再讓一些無良記者站在道德的高地狂轟濫炸,即便是再拿出信服的理由也於事無補。

    越是在關鍵時刻,越要保持冷靜。然而,陸一偉的雙腿不自覺地顫抖。

    到了麥河鄉中學,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學生們驚恐地站在院子里凍的瑟瑟發抖,有一部分膽子小的女生蹲在地上嚶嚶哭泣。教師們像木頭樁子似的杵在那裡不知所措,麥河鄉機關領導則圍在出事宿舍門口默默抽煙,沒有一個人現場指揮,完全處於失控狀態。

    曹仁風見陸一偉來了,一下子有了主心骨,蹭蹭跑了過來,氣喘吁吁地道:「陸書記,您來就好了。」

    「別廢話,直接說結果。」

    曹仁風慌張地道:「宿舍里一共有22個學生,請假3人,醒了跑出來的有9人,還有10個在裡面躺著呢。」

    「嗡——」陸一偉瞬時覺得天旋地轉。10個啊,比一起礦難還傷亡多。他盡量保持冷靜,道:「採取什麼措施沒?」

    「鄉衛生院的人馬上趕過來。」

    陸一偉看了看錶,又問道:「這事和嚴書記和靳縣長彙報了沒?」

    曹仁風躲避眼神,小聲道:「我只和您說了聲,還沒來得及彙報。」

    「糊塗!」陸一偉氣不打一處來,道:「你現在立馬給嚴書記和靳縣長打電話。」說完,轉身找到縣醫院院長的電話號碼,讓他迅速前來支援。

    半個小時后,救護車的警報聲響徹天宇,十分刺耳,直接刺向陸一偉的心窩,陣陣發痛。

    嚴步高和靳榮光相繼趕來,一下車就開始訓斥曹仁風。發泄了一通,卻不知該如何處理。靳榮光好歹有基層工作經驗,指揮著現場調度,嚴步高則站在那裡茫然所措,不停地抽著煙。

    「一偉,這下怎麼辦?」嚴步高聲音有些顫抖,完全慌了神。

    陸一偉看著一個個鮮活的孩子被抬上了救護車,心如刀割,恨不得躺在那裡的是自己。然而,一切都來不及後悔。

    「一切等醫院的結果出來再說吧。」陸一偉有氣無力地道。

    「你說這事要不要先給郭書記彙報?」

    陸一偉想了想道:「先壓著,等等再說。」

    「一偉,你放心,雖然你分管教育,上頭將來要是追究責任,我願意和你一起承擔。」

    陸一偉回頭看著驚慌失措的嚴步高,冷笑一聲道:「嚴書記,如果您昨天聽取我的意見,或許就沒有今天的事了。」

    「唉!」

    醫院在緊急搶救,麥河鄉中學會議室正在緊急磋商。這種會本來應該嚴步高或靳榮光主持,兩人不約而同躲在一邊,把指揮權交給了陸一偉。誰都看的出來,在這個當口不是逞能的時候,巴不得躲得遠遠的。

    陸一偉知道兩人在推卸責任,能推得掉嗎?剛才嚴步高還錚錚說願意一起承擔責任,轉眼就變卦。再說靳榮光,你作為行政首長,出了事第一個追究的就是你,誰都跑不掉。

    陸一偉第一次獨立處置這種突發事故,心裡沒底,壓根不知道該幹什麼,腦子裡一片空白。可如果自己再不管,事情一旦鬧大,那責任可真就大了。

    經過冷靜思考後,陸一偉提出以下應對措施:第一是封鎖消息,現場由公安幹警把守,不準任何人入內。由縣委宣傳部把控,負責接待應對外來新聞記者。交通局在路口設卡,對外來車輛嚴格控制,在事實未查明之前堅決不準泄露丁點消息。

    第二是現場處置工作。由麥河鄉政府和教育局分散學生,並把現場全部清理乾淨,不留任何死角。

    第三是啟動善後處置工作。因為傷亡者大多都是附近鄉鎮村民子女,由縣民政局、信訪局做好家屬思想工作,並儘快啟動賠償工作。

    三條處理意見雖不是面面俱到,但該想到的基本上都想到了。

    嚴步高補充道:「剛才陸書記都安排了,會後大家迅速行動起來,按照陸書記交代的各司其職。我要提醒大家一點,現在是非常時期,就要按非常時期對待。平時可以放縱一點,但如果在這件事上誰要敢掉鏈子,就地免職,絕不含糊。」

    靳榮光也補充道:「陸書記都交代清楚了,新聞口一定要統一口徑,誰要是敢泄露出去,讓我給查出來,立馬滾蛋回家。交通口你直接堵死,外來車輛一律不準進城,全城戒嚴,一切等事情處理完再說。民政部門務必要做好家屬思想工作,家屬只要提意見,先答應下來,縣裡想盡辦法滿足。」

    就在這時,醫院方面傳來消息:搶救過來3人,其餘的全部沒有生命跡象。初步診斷為一氧化碳中毒。

    這一消息,陸一偉並沒有在會上說。事不宜遲,各路人馬迅速行動。

    會議結束后,陸一偉趕往了醫院。家屬跪在醫院門口撕心裂肺地哭喊著,看得陸一偉悲痛欲絕。然而,事情已經發生了,一切都回不到從前了。

    陸一偉經過深思熟慮,決定把此事彙報給郭金柱。

    郭金柱接到電話后大吃一驚,並沒有訓斥陸一偉,而是道:「這事你們黑山縣能不能處理好?」

    陸一偉立馬道:「我們儘力而為。」

    「好。」郭金柱道:「一切先以你們黑山縣為主,一定不行市裡再介入。記住,善後工作尤為重要,只要把死者家屬安頓好,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掛電話前,郭金柱又補充道:「一偉,遇到這種事切不可亂了手腳,靜下心來冷靜處置,我對你還是信任的。」

    郭金柱的態度讓陸一偉有些不可思議。要在從前,郭金柱定會火冒三丈,劈頭蓋臉斥罵,然而今天是怎麼了?一句批評的話沒有,反倒寬慰起來為他打氣。

    有了郭金柱的支持,陸一偉心裡吃了定心丸,有條不紊地現場指揮著。

    在通訊發達的年代,想要封鎖消息比登天還難。不到上午九時,此事已經鬧得滿城風雨,各路記者紛擁而至。好在交通交警部門堵在進縣城的路上,暫時進不來。如此做也不是長久之計,陸一偉安排宣傳部的人一對一公關,必要時可以採取非常手段。

    上午十時,麥河鄉中學現場已經清理完畢,完全看不出發生過事故。而醫院太平間里,還躺著七具冰冷的屍體,家屬圍在醫院門口甭管工作人員怎麼勸說都不肯離去。

    陸一偉再次下達命令,必須將死者家屬驅散,今晚務必的達成賠償協議。然而,指揮系統失靈,現場一度失去控制。

    眼見記者就要進來,陸一偉一狠心咬牙,讓公安幹警直接上手,強行將家屬帶離現場。並出動武警到醫院把守,不準任何人靠近。

    張志遠居然神奇地出現了,讓陸一偉很是感動。見面后的第一句話道:「你害怕嗎?」

    陸一偉如同見到親人似的,瞬間崩塌,道:「怎麼能不害怕呢,我現在都不知該怎麼辦了。」

    聽完陸一偉的處置意見,張志遠點頭道:「你的做法很對,郭書記既然讓你放手干,你就膽子大一些,別前怕狼后怕虎的。另外,速度必須快,要趕在記者報道之前及時妥善處置。家屬們提出多少要求?」

    「據民政部門的人員說,家屬們提出十萬的要求。」

    「不高,畢竟死了人。」張志遠冷靜地道:「你這樣,在十萬基礎上每人再增加五萬元的精神安撫費,這個時候絕不能在錢上面做文章。」

    事情報到靳榮光那裡,聽說每家要補償十五萬,驚訝地張大嘴巴。道:「出個車禍死個人才四五萬,這一旦開了口子,以後萬一發生類似事件怎麼解決?再說了,縣裡也沒那麼多錢啊。」

    「靳縣長!」陸一偉一直隱忍著,在此刻終於爆發了,道:「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你還因為錢的事斤斤計較,如果你捨不得出,這事我不管了你來處理。」

    見陸一偉要撂挑子,靳榮光慌了,連忙道:「一偉,你別這樣嘛,可以商量著來嘛。這樣吧,我和嚴書記商量一下,馬上給你答覆。」

    事情到了嚴步高那裡,同樣如同刮肉般心疼。但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了,只好咬牙同意。

    以十五萬元的補償金額再進行談判時,家屬們顯然沒有先前激動,大部分人同意解決辦法。不過,陸一偉有附加條件,死者必須在今晚入土為安。挖墳墓的錢由縣裡統一出。家屬們雖有微詞,但看到這輩子都掙不到的錢,最終妥協。

    於是乎,陸一偉又安排一路人馬根據家屬指定地點挖墳墓,等到天黑前,所有死者全部埋葬。與此同時,所有補償金全部現金足額發放到家屬手中。至此,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不到一天時間,將如此重大的突發事件妥善處置,沒有強有力的指揮是斷然做不到的。

    到了晚上,傳統媒體還沒動靜,各大網站已經出現了關於黑山縣的消息,而且傳得神乎其神。有的說死亡20多個學生,網友留言大呼震驚,引起軒然大波。

    就在這時,遠在省城的老丈人范榮奎也知道了此事,打來電話詢問情況。陸一偉沒有說謊,如實彙報。

    得知陸一偉分管教育后,范榮奎安慰道:「一偉,這事你別擔心,不要忘了我管著宣傳口,我現在馬上安排下去,所有事關黑山縣的新聞全部下架。同時,我會把這事通報給省內的各媒體,不準進行報道。」

    范榮奎的話,讓陸一偉很是感動。

    在這件事上,得到了郭金柱的寬容,得到了張志遠的支持,得到了范榮奎的暗助,如果某一個環節出了問題,都不會如此順利處置。

    當天晚上,縣裡再次召開會議。會上,曹仁風彙報了事情發生經過。陸一偉不顧情面大發雷霆,質問道:「我昨天怎麼和你說的,不是讓你疏散學生嗎,為什麼不聽我的話?」

    曹仁風一臉尷尬,冒著冷汗道:「我是在按您的意思執行,可糧站倉庫里堆著許多糧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騰出來的。」

    嚴步高斥責道:「拿學生的性命開玩笑,你覺得你這個黨委書記當得稱職嗎?」

    曹仁風羞愧地埋下頭,沒再說話。

    緊接著,嚴步高避重就輕,不時追究這件事相關責任人的責任,而是大張旗鼓表揚各路人馬今天的表現,讓陸一偉覺得十分噁心。

    通過這件事,陸一偉算是看清嚴步高的真面目了。這種人只適合坐在機關里喝茶看報紙,論能力還不如局長,真不知道當初是怎麼下來的。怪不得郭金柱都對他失去信心,大是大非面前壓根站不穩腳跟。

    事後,陸一偉連夜跑到市裡向郭金柱彙報情況。郭金柱聽后異常震驚,道:「一天就處理完了?」

    陸一偉以為郭金柱意思是處理的潦草,誠懇道:「郭書記,我先把眼下這一關處理了,隨後我會逐戶走訪,親自登門向家屬道歉。」

    「嗯。」郭金柱欣慰地道:「一偉啊,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能在一天之內把這事妥善解決,看來我當初的決定是正確的。好了,事情既然解決了,你也不必驚慌,市裡會對此事酌情處置。不過,肯定要處理一批人。」

    兩天後,縣裡的處置結果下來了。免去麥河鄉鄉長李國雄的職務,免去麥河鄉中學校長的職務,黨委書記曹仁風記大過處分。這一處理結果報到市裡后,沒再追究。

    陸一偉說到做到,對死者家屬挨家挨戶登門道歉。家屬們見縣領導親自登門,很大程度上予以寬容,畢竟孩子的死與人家沒有直接關係,能夠做到這一點已經相當不錯了。

    事情就這樣解決了,陸一偉有些后怕。想起在南陽縣處理的類似事件,都直接捅到了省里,在社會上引起不小的轟動。要是處理不及時不果斷,估計前程就此戛然而止。然而,這件事市裡的態度很微妙,省里壓根不知情,新聞媒體也沒有大肆渲染,得到有效的控制。

    然而,陸一偉陷入深深自責當中。自己分管著教育,卻把目光僅僅集中在淮生中學上,對下面的學校關心不夠。如果早點發現這一問題,類似悲劇就不會發生。

    嚴步高的冷漠,靳榮光的惘聞,讓陸一偉徹底心寒。與這樣的人在一起搭班子,黑山縣的明天會好嗎?

    通過這件事,陸一偉的聲譽極大提升,尤其是在老百姓中,口碑極佳。與此同時,嚴步高的滿意度跌入低谷,聲討他的聲音越來越多。

    縣裡不管,陸一偉自己想辦法。德志路橋公司的十萬元及時撥付到麥河鄉中學,用最短的時間將所有宿舍全部改造成集中供暖。然而,類似麥河鄉中學的學校還有很多,陸一偉有些力不從心。

    此事後,陸一偉請了幾天假在家休息。他實在太累了。

    這天,范榮奎與陸一偉促膝長談。道:「一偉,我已經和趙部長溝通過了,不管你願意不願意,計劃近期就把你調到省城來。基層雖鍛煉人,但你現在身份不同了,何況芳芳已有身孕,你應該擔負起一個丈夫的責任。」

    陸一偉確實累了,同意了范榮奎的提議。

    范榮奎見陸一偉同意了,隨即道:「那好,我這兩天再努努力,爭取儘快把這事敲定。」

    談完此事,范榮奎又詢問煤礦的事,道:「關於你開煤礦的事,芳芳都和我說了。這事我不是不同意,但你要時時處處小心,切不可過於張揚。回頭你安頓下礦上的人,千萬不能打著你的旗號開山買路。」

    「嗯,我隨後和他們說一聲。」

    「還有。」范榮奎又道:「你們現在住的房子太扎眼了,我和你媽商量了下,要不你們搬回來住,我們去老房子住。要是被人盯上,我怕你有些吃不消。」

    范榮奎畢竟身份不同,站的高度也不一樣,看問題的角度自然不同。陸一偉思前想後,聽從了他的意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