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5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52字體大小: A+
     

    事後,郭金柱並沒有責怪嚴步高,反而斥罵榮峰算什麼東西,在西州地盤上撒野,直接打殘才解恨。劉世平並沒有因為此事受到牽連,安穩著坐著他的公安局長。

    然而,事情並沒有就此畫上句號。半個月後,東州市檢察院沒經過西州市地方的同意,直接將劉世平帶走。一時間,引起軒然大波。

    先不說如此跨區域辦案是否符合相關程序,劉世平到底犯了什麼法?就在所有人一頭霧水的時候,西州市檢察院反貪局也介入此事,直接指證劉世平貪贓枉法,而且證據確鑿。

    因為此事,郭金柱大動肝火,沒經過他的同意直接帶人,眼裡還有他嗎?好歹劉世平是人大任命的,如此囂張還有沒有王法?

    郭金柱最開始還極力為劉世平辯護,可到了後來聲音越來越小,最後連提都不提了。

    緊接著,市人大罷免劉世平市人大代表職務,市公安局免去局長職務,緊急空降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孟虎斌接任,劉世平就此消失在人們視野中。

    孟虎斌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將當初辦理榮峰案子的東關鎮派出所自上而下全部清洗,所長直接免職,其他民警調到偏遠鄉鎮派出所,合同工直接解聘。

    事情的發展讓陸一偉有些目不暇接,也讓他見識了大院子弟榮峰的能耐。不僅能調動全省檢察力量,還能讓一向不顧情面的郭金柱失聲,這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得罪一個人是多麼的可怕。

    很長時間,陸一偉刻意保持低調,盡量避開風口浪尖。

    後來,他從范春芳那裡得知,這一切都是檢察長榮倉中的司機劉凱一手操辦的。至於容檢察長知道不知道,誰都不知情。讓他瞠目結舌的還在後面,劉凱直接找到郭金柱,要求把嚴步高撤職,一個司機如此囂張狂妄。好在郭金柱牙根子硬,沒給劉凱面子。這一招棋,為他以後的仕途埋下禍根。

    讓陸一偉疑惑的是,這件事似乎與他沒什麼關係。范春芳沒有說,他也沒有多問。他心裡清楚,以榮峰睚眥必報的性格不會放過漏網之魚的,如果有一種假設,許磊或許在背後暗暗發力。

    通過這件事,陸一偉切身體會到政治手腕的恐怖。在別人眼裡,你的命壓根不值錢。想要弄死你,不費吹灰之力。

    都說當官越久越膽戰心驚,越小心謹慎,或許,這件事給一向自信的陸一偉敲響了警鐘。

    ……

    時值初冬,家家戶戶都點燃了煤爐取暖,開始了漫長的冬季生活。

    陸一偉分管著教育,這些天幾乎把全縣的中小學跑了個遍,查看學校的冬季取暖問題。然而,情況並不樂觀。

    除了縣城中學採取集中供暖外,其餘鄉鎮中小學都採取傳統的燃煤爐取暖方式,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特別是麥河鄉中學,學校宿舍還是八十年代的房子,一個宿舍里擠著二十多號學生,宿舍正中央放著一個鐵皮爐子,填一鐵楸煤,冒出濃濃的黑煙。看到此,陸一偉心情格外沉重。這要是發生什麼意外,誰都擔不起責任。

    陸一偉質問麥河鄉黨委書記曹仁風,曹仁風連連叫苦,縣裡的經費就那麼點,即使有心為孩子們辦點事,力不從心啊。

    陸一偉無力回辨。想起嚴步高將余淮生捐贈的三百萬瓜分了,氣不打一處來。

    回到縣裡,陸一偉將麥河鄉中學的事彙報給嚴步高。嚴步高慢吞吞地道:「麥河鄉不是個例,全縣的中小學都存在類似情況。縣裡沒有錢,你讓我怎麼辦?我不能把全部財政收入都投入到教育上吧,還有農業,交通等等都張大嘴巴等著吃飯呢。」

    陸一偉急了,道:「嚴書記,這可是關乎孩子們的安全問題,不容忽視啊。即便縣裡財政緊張,也應該多為孩子們考慮考慮。」

    「行了!」嚴步高有些不高興,道:「你要是覺得我這個縣委書記當得不稱職,我現在讓出來你來當怎麼樣?」

    「……」

    「一偉啊。」嚴步高語重心長道:「不當家不知柴米貴,我這個縣委書記當著窩囊啊。縣裡沒有一家像樣的企業,稅收從哪裡來?還不是一點點摳出來的?黑山縣能維持到現在這番模樣已經很不錯了,你還讓我怎麼樣?你分管教育,重視是應該的。可我不是你一個人的縣委書記,面對的是一大家子。如果什麼都偏向教育,你讓其他領導怎麼想?」

    嚴步高的話自有一定道理,但偷換概念,避重就輕,陸一偉很冷靜地道:「嚴書記,麥河鄉中學的情況真的相當特殊,如果不採取緊急措施,恐怕……」

    「恐怕什麼?」嚴步高打斷道:「我在黑山縣這麼多年了,哪個學校出過問題?一偉啊,你也太小題大做了。行吧,回頭我去看看,實在不行讓曹仁風拿出解決方案,我們上常委會議一議。」

    從嚴步高房間出來,陸一偉憋著一肚子火。不是張東子說他無能,確實水平不咋地。情況都這麼危急了,還議什麼,真要是有點什麼事,看他怎麼辦。

    陸一偉依然不放心,又給曹仁風去了電話。道:「宿舍是千萬不能住人了,你趕緊想辦法把學生轉移到相對安全的地方。」

    曹仁風為難地道:「鄉里除了糧站沒有其他可利用的地方了。」

    「那就把糧站的倉庫騰出來!」陸一偉直截了當道。

    曹仁風扭捏半天道:「好吧,我開會商量一下。」

    「你還有心思開會?今天晚上務必的把此事給解決了。」陸一偉有些惱火。

    曹仁風本來對陸一偉印象不錯,尤其是抗旱問題上表現相當突出。可現在身上有了官架子,從前的好就此蕩然無存。掛斷電話,罵罵咧咧道:「牛氣什麼,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陸一偉緊張地在辦公室踱來踱去思考對策,這時,佟歡來電話了。

    「一偉,公司明天開業,你能來不?」佟歡略顯興奮地道。

    陸一偉那有心思,道:「我估計去不成了,縣裡還有一攤子事。」

    「這不行啊。」佟歡有些失望地道:「公司是你的,你不來怎麼能說得過去。」

    陸一偉更正道:「佟歡,公司不屬於我,而屬於許家。我們不過是替他經營,主要目的不是賺錢,而是搞慈善。」

    「得了!」佟歡很少見陸一偉如此一本正經,道:「我知道該怎麼做。」

    要掛電話時,陸一偉想到了什麼,連忙道:「對了,佟歡,賬戶上還有錢沒?」

    「有啊,怎麼了?」

    「好!」陸一偉道:「明天你以德志公司的名義向黑山縣麥河鄉中學捐贈十萬元,要快,聽到了沒?」

    「可是明天公司開業啊。」

    「開業用多長時間,正好,以此名義可以擴大公司的聲譽,到時候把記者也帶上。」

    「好吧。」

    佟歡經過多番考察,決定緊跟國家大形勢,把公司的發展定為到市政建設上,成立了德志路橋公司,承攬全省範圍內路橋建設。當然了,註冊資本有限,註定先從小打小鬧干起。

    對於公司的名字,佟歡有不同意見,覺得有些俗氣,與路橋一點都不搭邊,倒像是文化教育公司。但陸一偉堅持用這一名字。

    許半仙的本名叫許德志,陸一偉正是借用了他的名字。這筆錢是許家留下來的,必須以許家的名義發揚光大。因為此事,陸一偉特意徵求了遠在美國的許家印。許家印沒說什麼,默認了他的做法。

    與此同時,陸一偉要求佟歡每個月給許家印彙報工作並報賬,必要時要去美國親自面見彙報。

    下午,陸一偉去了市裡開會。會議結束后,郭金柱特意把他留下談心。

    「一偉,你覺得嚴步高這人怎麼樣?」郭金柱開場白就給陸一偉出了個難題。

    見陸一偉猶豫不定,郭金柱又道:「放下思想包袱,別有什麼顧慮。不過是聊天嘛,放鬆點。」

    陸一偉不知郭金柱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小心翼翼道:「我覺得他挺好的。」

    「哦。」郭金柱淡定地道:「人是挺不錯,為人敦厚老實,但說起當官,他真不是那塊料。這也印證了那句話,好人當不了好官。」

    此話一出,陸一偉抬起頭盯著郭金柱。

    郭金柱繼續道:「我當初讓他下去是為了改變黑山縣的面貌,時至今日,黑山縣改變了有多少,不僅沒有丁點進步,反而越來越糟,實在痛心啊。」

    見陸一偉不說話,郭金柱又道:「你到黑山縣后的表現不錯,好好努力。記住,是金子總會發光的,我會適時起用你的。必要時,不拘一格降人才。」

    回去的路上,陸一偉翻來覆去想著郭金柱的話,卻始終摸不著頭腦。不拘一格降人才?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讓自己出任黑山縣縣委書記?冒出這一想法,他自己都嚇了一跳。這怎麼可能,自己雖是縣委副書記,但距離縣委書記還差一大截。即便提拔,也應該先從縣長干起,再上縣委書記。

    回想自己的仕途軌跡,除了上副科費了很大勁,後來似乎都是跳著走。這一切,都應該得益於張志遠的關照和愛護。如果沒有他,自己現在是什麼模樣,不敢想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