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5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50字體大小: A+
     

    「一偉,你在哪?」嚴步高在電話里語氣急促道。

    陸一偉心裡一緊,預感到有事要發生。看了眼范春芳,躲到一邊小聲道:「嚴書記,我在外面辦點事……」

    嚴步高打斷道:「我不管你在哪,現在立馬回來。」說完,掛斷了電話。

    看來是真有事了。陸一偉走出來想著如何解釋,范春芳善解人意,不等他開口就道:「你要有事就趕緊去忙吧。」

    「春芳,我……」

    「行了。」范春芳莞爾一笑道:「我自己能照顧好自己,何況有我爸媽呢。」

    「好,這個周末我一定回來。」說完,急匆匆地下了樓,驅車往黑山縣趕去。

    路上,陸一偉給趙小康打了個電話詢問情況。

    趙小康一頭霧水,並不知情。

    一個半小時后,陸一偉回到黑山縣,徑直去了嚴步高辦公室。然而,嚴步高並不在。

    這時,嚴步高打來電話問道:「來了沒有?」

    「回來了,現在在您門口。」

    「馬上到公安局來。」

    事不宜遲,陸一偉又前往公安局。

    局長辦公室,嚴步高坐在辦公桌前默默抽煙,公安局長劉世平則坐在沙發上盯著嚴步高心神不寧,縣委辦主任呂天明不停地打電話,房間氣氛異常緊張。

    「一偉,你快坐。」嚴步高對劉世平道:「世平,你趕緊把情況和陸書記講一講。」

    劉世平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道:「陸書記,是這麼回事。昨天晚上,東關鎮派出所對轄區內娛樂場所進行例行檢查時,在麥河娛樂城抓了個p客,連夜帶到所里詢問情況。沒想到對方十分張狂,自稱是省檢察院檢察長的公子。所長以為他是個騙子,就將其暴打了一頓。這狗東西今天才把情況彙報上來,我不敢怠慢,迅速將此事報給嚴書記……」

    「等等!」陸一偉打斷道:「對方是誰?」

    「他說是省檢察院檢察長的公子。」

    陸一偉覺得有些可笑,道:「省檢察長的公子到我們這小地方PC?開玩笑吧?」

    「我們也不相信,可聽對方的口氣和舉止到有幾分可信,所以,我們也不敢確定……」劉世平說話間始終擦著額頭的汗水,看得出,他害怕了。

    嚴步高說話了,道:「一偉,我們人脈有限,何況這種事整的動靜不能太大,你是從省里下來的,接觸的高層多。所以,你趕緊調查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如果不是,一切好說,直接給他判刑都不為過。如果是真的,這……再說吧。」嚴步高顯然也沒底氣。

    「我那認識省檢察院的,何況我不過是在省委黨校待了兩天,再往上也夠不著啊。」這個時候不是裝大頭的時候,陸一偉有些為難地道。

    「先不說這些了,即便你不認識,也要想辦法把這件事弄清楚。」嚴步高對陸一偉推卸責任的說法有些不高興,直接下命令道。

    「這事……嗯……唉。」陸一偉實在不願意管。如果是真的,自己也擺不平,何必找不自在呢。

    嚴步高見陸一偉不積極,沉下臉道:「一偉,我知道這事比較難辦,但在這個當口,你應該站在黑山縣的角度去看待這個問題。萬一是真的,接下來的事還得你著手來解決。」

    「好吧。」陸一偉硬著頭皮道:「你得讓我見見人吧。」

    「好,我現在帶你去。」劉世平見陸一偉攬下瓷器活,心情一下子好了起來。在他眼裡,陸一偉神通廣大,手眼通天,與嚴步高他們不是一個檔次。

    在東關鎮派出所,陸一偉見到了男子。只見男子衣衫不整,一臉憔悴,用手銬反手烤在暖氣管上,蹲著那裡奄奄一息。男子長相猥瑣,脖子上帶著拇指粗的項鏈,耳朵上打著耳釘,身上紋著紋身,流里流氣,一臉的流氓相。這怎麼能與省高管的公子爺聯繫起來?

    「他叫什麼?」陸一偉悄悄問一旁的劉世平。

    劉世平狠狠地瞪了一眼派出所所長,所長立馬上前佝僂著身體道:「陸書記,據他交代叫榮峰。」

    「榮峰?」陸一偉默默念著,不祥之感湧上心頭。榮姓比較特別,姓這個的很少。據他所知,省檢察院檢察長叫榮倉中,難道真有這麼巧的事?

    榮峰從玻璃窗看到陸一偉后,情緒一下子變得激動起來,破口大罵道:「你們他媽的趕緊把我給放了,等我出去了,老子把你們一個個撂倒,芝麻大點的小官竟敢動老子,你知道我爸是誰嗎?活膩歪了……」

    榮峰出言不遜,口氣囂張,確實像富家子弟的做派,換做一般人,誰敢?陸一偉心裡更沒底。

    「陸書記,要不我們趕緊把他放了吧。」劉世平額頭又開始冒汗,言語哆嗦,這要是真的,估計他的位子就不保了。

    陸一偉想了一會,道:「暫時先不能放,等我把事實調查清楚再說。」

    回到所長辦公室,劉世平氣不打一處來,抓住所長往臉上噼里啪啦地打,一邊痛罵著:「就你他媽的事多,這下好了,弄了這麼一塊燙手山芋,讓老子怎麼辦?誰讓你行動了?得到我同意了嗎?等這事完了,立馬給老子滾蛋……」

    「行了,別打了,你打他有什麼用。」陸一偉對劉世平的做法不恥,道:「他也是例行公事,不能因為榮峰否定了他的成績,他做錯了嗎?現在當務之急是趕緊把情況弄清楚。」

    劉世平一把把所長推到角落,上前一臉驚慌道:「陸書記,這事不能驚動上級,要是真的還得保全榮峰的名聲,所以,還需要您側面打聽下……」

    劉世平說著,陸一偉則在腦中快速搜索著熟知的人。到了省一級的領導,倒是接觸過不少,但大多都是一面之緣,還是張志遠為其創造的機會,真正能說上話寥寥無幾,更別說交情了。省建設廳副廳長白宗峰、東州市市委書記徐才茂肯定與榮倉中認識,甚至是好友,可以自己的身份直接聯繫人家會買面子嗎?

    大學教授蔡潤年也能說上話,可人家現在是省領導層的核心人物,因為這點小事麻煩他,簡直是大材小用。像這種關係,一輩子只能用一兩次,如果太隨意浪費了機會,一旦將來真有大事人家幫不幫你還是另一碼事。

    想來想去,也只有張志遠說話相對隨便了。

    想著,陸一偉起身來到另一個房間撥通張志遠的電話。

    張志遠此時正開會,看到是陸一偉的電話停止講話,拿起手機走出會議室。這個小小的舉動,足以看出陸一偉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有事?」張志遠與陸一偉向來直來直去,直截了當道。

    陸一偉也不兜圈子,問道:「張書記,你和省檢察院榮檢察長熟嗎?」

    「怎麼了?」張志遠疑惑地道。

    陸一偉不打算將此事告知他,免得擔心。道:「沒多大事,縣裡有點事要找他。」

    張志遠道:「我和他在一起吃過飯,一面之緣,關係一般,倒是白廳長和他關係不錯,要不我給他打個電話?」

    「算了,我自己想辦法吧。」陸一偉不想把此事鬧大。

    「好,一定不行你再給我打電話,我帶你去見白宗峰。」張志遠道:「這個周末我要去一趟京城,你要沒事的話陪我一起去。」

    「好的。」

    掛斷電話,陸一偉一時沒了主意。

    劉世平眼巴巴地望著陸一偉,迫切想得到答案,道:「陸書記,怎麼樣了?」

    「你讓我再好好想想。」

    陸一偉最後把目光放到老丈人范榮奎身上。他在省委宣傳部,應該與榮倉中有交往,或者兩人的關係應該不錯。想著,陸一偉找出范榮奎的電話撥了過去。

    剛響了一聲,他又匆匆掛斷。這種事還是不驚動他為好。

    正想著,范榮奎回了過來,接通道:「一偉,有事?」

    陸一偉連忙道:「沒事,我剛才不小心撥錯了。」

    「哦。」范榮奎悠哉地道:「芳芳懷孕的事你知道了吧?」

    「嗯,知道了。」

    「嗯。」范榮奎拉長語調,以領導的口吻道:「一偉,我不管你以前有什麼想法,但現在不同了,既然有了孩子就安心和芳芳過。我和你媽對你的印象還是不錯的,希望你不要辜負了我們,好吧?」

    「爸,放心吧,我會的。」

    「這就好。」范榮奎臉上浮現出笑容道:「這個周末回家,我還想吃你做的紅燒魚,哈哈。」

    一圈下來,沒有絲毫頭緒。

    嚴步高的電話也進來了,催促詢問進展情況。聽到陸一偉還沒打聽清楚后,急切地道:「一偉,你雖然不分管政法,但此事你的上點心。既然交給你了,不僅要調查清楚,還要妥善處理好,我等你的消息。」

    這叫什麼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所有的人都高度緊張,把希望都集中到陸一偉身上。這事如果不快速處理,拖得越久越不利。

    陸一偉想了許久,決定先把此事彙報給郭金柱。如果確鑿無疑,同一檔次的領導層解決起來相對得心應手。

    沒想到此舉遭到嚴步高的強烈反對。嚴步高道:「郭書記多忙啊,不能什麼事都移交到市裡解決。如果郭書記真接手了,顯得我們多沒能力。實在不行,就把榮峰給放了,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不行!」陸一偉道:「事情沒查明前,千萬不能放他出去,你容我再想想。」

    陸一偉沒辦法了,決定讓張志遠聯繫去省里親自面見白宗峰。

    這時,范春芳來了電話。

    陸一偉哪有心思風花雪月,本想拒接,但想到范春芳懷有身孕,接了起來。話題總是圍繞衣食住行展開,陸一偉心不在焉回答著。范春芳也聽出對方在應付,心情失落地道:「一偉,你工作很忙嗎?」

    「是啊,有點小事。」

    「我能幫上忙嗎?」

    「你能幫什麼忙……」猛然間,陸一偉眼前一亮。對啊,怎麼把范春芳給忘了呢,說不定她和榮峰就認識。趕緊道:「春芳,你認識榮峰嗎?」

    「榮峰?哪個榮峰?」范春芳狐疑道。

    陸一偉解釋了一通。

    「哦,是他啊。」范春芳道:「我和他不怎麼熟,但他和許磊是鐵哥們。」

    「確有此人?他長得什麼樣?」

    范春芳描述了一番,陸一偉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體貌特徵都對上了,看來沒跑了,此人應該就是榮峰。

    「怎麼了?」范春芳緊張地道。

    「沒事了,就先這樣,我還有事。」說完,匆匆掛了電話。

    陸一偉向嚴步高彙報后,嚴步高臉色凝重,盯著劉世平怒不可遏,痛罵道:「劉世平,瞧瞧你辦的好事,這下子怎麼辦?抓就抓了,你還打了人,這要是讓他老子知道了,我看你還能坐得住!」

    「啊!」劉世平一下子癱到地上,結結巴巴道:「嚴書記,陸書記,你們可得拉我一把啊,你們說這麼解決,我全力配合。」

    嚴步高狠狠瞪了一眼,回頭對陸一偉道:「一偉,你看怎麼處理?」

    確實不好辦。對方身份特殊,一旦惹怒了他父親,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他思考良久道:「榮峰暫時不能放,你們就當不知道,該怎麼處罰就這麼處罰。」

    「啊?」嚴步高難以置信,道:「一偉,你不是開玩笑吧?」

    陸一偉冷靜地道:「畢竟是他犯罪在先,咱是依法執行公務,只要一切合法,即便對方身份再特殊,咱也不怕他。如果你明明知道犯罪又放出去,這說明你知道了他的身份,如此性質就不同了。」

    「這不行。你怎麼能處罰他呢。」嚴步高反駁道:「你說的沒錯,但咱們在執法過程中有違規動作,這要是追查下來,一查一個準,誰都跑不掉。當務之急是妥善處理,息事寧人。」

    嚴步高想了一會道:「這樣吧,劉世平,你先把榮峰給放了,給他誠懇道歉,不管他說什麼都應著。然後和他協商解決辦法,只要他提出來,在我們承受範圍內就全答應他。」

    「讓我去……是不是……」劉世平扭捏著。

    「你不去誰去?難道讓我去?」嚴步高雷霆大怒道:「瞧你辦的好事,我告訴你,這事如果你擺不平,萬一將來上級追查下來我可不保你。」

    「好……吧。」劉世平悻悻走了出去。

    劉世平走後,嚴步高接著道:「一偉,既然這事發生了,咱就不能逃避。劉世平肯定擺不平,還需要你出面解決。這樣吧,我讓呂天明準備十萬元,你回頭和榮峰談一談。實在不行,你親自去一趟省城,當面和榮檢察長承認錯誤,爭取把此事內部消化,切不可張揚。」

    「嚴書記,我一個小小的副書記,榮檢察長怎麼可能會見我呢?」陸一偉對嚴步高的解決方案不認同,道:「我覺得沒必要驚動上層。」

    「行了,這事聽我的。」嚴步高拍板決定道:「這事我就全權倚靠你了,一定要解決好。」

    見嚴步高一股腦把問題都推到自己身上,陸一偉道:「嚴書記,我覺得此事還是應該向郭書記彙報……」

    「別說了,就按我說的辦!」

    陸一偉從嚴步高辦公室走出來徑直去了派出所。進去后,只見榮峰坐在桌子上,撒潑訓斥劉世平:「你一個小小的公安局長覺得自己了不起啊,敢動老子,信不信我現在就能扒了你這層皮?道歉?老子不稀罕,也不接受,告訴你,今天你們不給我個交代,甭想有好日子過!」說完,抓住派出所所長一通暴打,劉世平在一旁看著,不敢上前阻攔。

    「住手!」陸一偉走進去一把抓住榮峰的胳膊,目光如炬瞪著道:「知道你在幹什麼嗎?」

    「喲呵!」榮峰一把掙脫開,面目猙獰地道:「你又是哪個蔥,敢和老子如此說話,信不信連你一塊揍了?」

    「你動我下試試。」陸一偉面不改色心不跳,語氣堅定,面部無情,讓榮峰有些膽怯。但嘴上硬著道:「你以為我不敢嗎?」

    「執法場所且容你放肆,別用你的身份炫耀,即便你所說是真的,敢和你父親說你做了什麼嗎?」陸一偉言語錚錚地道。

    「我怎麼了?」榮峰一副無賴的表情道:「路過這裡留宿,就被抓到派出所嗎?欺負我是外地人啊,說我PC,證據呢?拿出來!如果拿不出來,老子和你們沒完。還有,我手上價值百萬的一塊百達翡麗手錶不見了,是你們的人拿走的,警察偷東西,這可是天下奇聞啊。」

    劉世平回頭問所長:「有這回事?」

    所長膽怯地搖了搖頭。

    「馬上下去查。」

    「好的。」所長灰溜溜地跑了出去。

    「榮公子,可否借一步說話?」陸一偉決定妥協。

    「不,這裡就挺好的,就在這裡說。」榮峰絲毫不讓步,打量著陸一偉道:「你又是什麼小官?」

    劉世平連忙介紹道:「他是我們縣的縣委副書記陸一偉。」

    「你就是陸一偉?」榮峰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陸一偉一愣,道:「你認識我?」

    「且只是認識……嗯,好了,這事更加沒完了。」榮峰冷笑道:「等著吧,待會有你們的好看。趕緊把你們縣裡的頭頭腦腦都叫過來賠禮道歉,待會來晚了就來不及了。」

    說話間,一個高大威猛的男子走了進來,嚴步高在身後陪著,強顏歡笑道:「李檢察長,這事是誤會,我們也不知道……」

    李檢察長不理會嚴步高,上前一步道:「榮峰同志,我是市檢察院李勁松,剛剛接到劉凱同志的電話就馬不停蹄趕了過來,你受累了。這裡說話不方便,要不我們借一步說話?」

    榮峰輕蔑地瞟了一眼道:「李檢察長,我好不容易來一回你們西州市,就出了這檔子事,還誣陷我,這事我回去以後一定和我爸說。」

    李勁松連忙道歉道:「榮峰,這事是我們的不對,你放心,我一定會嚴肅處理的。」

    「好了!」榮峰從桌子上跳下來,指著劉世平道:「這種人當公安局長,簡直侮辱局長二字,你們一定要好好查查,絕對有問題。還有昨晚打我的那些小羅羅,這種渣滓怎麼混入公安隊伍的,不處罰難解我心頭之恨。」

    劉世平聽到此,雙腿打顫,揮汗如雨。試圖解釋,沒想到遭到李勁松的白眼。

    既然市裡介入了,也就沒陸一偉什麼事了,至於處理成什麼樣子和他無關。正當他躲開時,榮峰指著陸一偉道:「你不能走。」

    很快,又一位大人物趕到,正是李勁鬆口中提到的劉凱。陸一偉後來才得知,此人是檢察長榮倉中的司機。進門就劈頭蓋臉訓斥,那素質怎麼看都不像是省里來的。當著嚴步高的面,劉凱撥通郭金柱的電話,用嘲諷的口吻暗指西州人的做法。

    郭金柱隨即趕到,當著劉凱的面向榮峰承認錯誤。在商討解決辦法時,劉凱一臉地痞相,一味地指責,就是不提解決方案。

    郭金柱的脾氣也不是吃素的,把事情丟給嚴步高,搭理都不搭理回到了市裡。

    最後,劉凱提出解決意見,其他的就不說了,把丟失的表找到即可。

    可劉世平安排下去地毯式排查,沒有人見到他價值百萬的手錶。到底有沒有丟失,誰都不知道。

    就在事情陷入僵局時,范春芳來了電話。道:「一偉,你在哪呢?」

    陸一偉驚奇,道:「我在黑山縣啊。」

    「我知道,我已經到了黑山縣,現在在你們縣委大樓門口,你出來接一下我。」

    「啊?」陸一偉詫異,道:「你來幹什麼?」

    「別管了,你出來就行了。」

    陸一偉趕回縣委,老遠就看到范春芳在路邊站著,旁邊還站著一位男子,仔細一看,居然是一直追求她的許磊。

    陸一偉下了車,一頭霧水走過去,沒等發問,范春芳急切道:「榮峰在哪裡?」

    「……」

    許磊連忙道:「一偉哥,榮峰這小子平時為非作歹,不是個好東西。春芳和我說了這事,就趕了過來。這小子誰都不怕,但他怕我。」

    陸一偉明白了,可范春芳又怎麼知道的呢。

    「別傻站著了,趕緊帶許磊去找榮峰。」范春芳見陸一偉狐疑,催促道。

    「好吧。」

    路上,范春芳小聲對陸一偉道:「一偉,我不想讓你為難,所以讓許磊出面幫忙,你別多想。」

    許磊的出現,事情出現大的轉機。果不其然,許磊三下五除二搞定,榮峰沒再堅持找他的手錶,灰溜溜地離開了黑山縣。臨走時,嚴步高堅持給劉凱塞了十萬元。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