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4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49字體大小: A+
     

    一過九月,位於黃土高原的黑山縣立馬轉涼,短暫的夏日即將過去。冬日一到,這一年就要結束了。

    淮生中學終於在一個暑假的折騰中步入正軌。陸一偉面對各種質疑聲頂住壓力默默付出。爭議最大的莫過於來自余淮生先生300萬元的捐贈款,讓一部分人異常眼紅,就連縣委書記嚴步高都不忍不住試探著撬一塊邊角。

    在這個問題上,陸一偉有太多無奈的選擇。在社會捐贈上,無論是法律法規,還是方針政策,一片空白,十分模糊。這筆錢到底是該歸受益部分,還是其主管部門?如果用不完是應該退還,還是可以挪用到其他項目上……余淮生先生明確指出,這筆錢用於淮生中學建設,屬無償捐贈。既然如此,錢直接打到淮生中學賬上就行了。然而,各個部門都紛紛跳了出來,為管理這筆資金爭得面紅耳赤。

    首先跳出來的是民政局。民政局認為這屬於社會捐贈,應該由民政部門統一分配管理。教育局站了指責民政局,人家余先生明明說是教育資金,和其他問題壓根搭不上邊。民政局爭不過教育局,讓下屬中華慈善總會直面與其對抗。這個慈善機構里卻有支教一項,接管這筆錢理所當然。到了後來,就連紅十字會也參與進來,希望分得一杯美羹。

    錢是陸一偉費了很大勁拉回來的,有你們什麼事?出現這種局面,完全是嚴步高在背後搞鬼。陸一偉的態度十分強硬,除了淮生中學,哪個單位都別想惦記。

    此舉惹得嚴步高有些不高興,把他叫到辦公室做思想工作。道:「這錢是你拉回來的不假,但因結合黑山縣的實際考慮。如果富裕了,誰還會惦記著這筆錢?因為這筆錢,很多部門都對我有意見了。特別是縣一中胡國興,多次找我說縣一中是後娘養的,一分錢都不給撥,反而都投入到淮生中學去了。此話不假,今年我重點就是建設淮生中學。但因為錢鬧得不愉快,或許你我都不想看到吧?」

    陸一偉覺得可笑,這才區區300萬元,要是換成3000萬元,那還不爭著打起來。道:「嚴書記,你說得有一定道理,但余先生說過,錢要一分一厘都用到教育上,如果挪作他用就違背了他的初衷,這讓我怎麼和他交代?有了這先例,人家以後還會不會支援家鄉發展?」

    「行了,這些話就不說了。」嚴步高有些厭惡地道:「我作為班長,要一碗水端平,不能偏愛更不能溺愛某個人。這樣吧,我提出一個折中的意見,淮生中學留下100萬元,足夠了吧,剩下的給縣一中撥一點,其他部門也得點利,就這樣吧。」

    陸一偉恨得咬牙切齒,卻無力反擊。這要是讓余淮生知道了,又會怎麼想?

    很快,縣一中以修繕學生宿舍的名義划走80萬元,剩下的120萬元通過財政局悄悄地撥到了圖書館,這一舉動很讓人費解。正兒八經用錢的地方拿不到錢,卻撥給了圖書館,意圖何在?不過答案不攻自破,讓陸一偉大為惱火。

    圖書館館長是女的,據說與嚴步高的關係不一般。

    黑圈那裡終於來了消息,那一箱寶貝一共賣出了700多萬元。雖低於預期,但能賣出去就算不錯了。緊接著,他與佟歡緊張磋商基金會事宜,希望能儘快成立發揮作用。成立基金會與企業不同,還需要到民政部門備案,查驗你有沒有實力和資格。一旦批准,放開兩個渠道,一個入口,一個出口。入口意味著可以接受其他企業或個人捐贈,出口用於哪裡隨意性很大,因此沒有強大的背景上級是不可能批准的。

    還有一種就是掛靠。掛靠到紅十字會等部門名下,複雜的東西一下子簡單化了。然而,陸一偉把慈善這東西想得過於簡單了,以為有足夠的資金成立基金會就可以開展社會救助或募捐了,大錯特錯。在現有體制下,一旦脫離官方,基本上寸步難行。邵氏基金會能夠發展壯大,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政府渠道的庇護。

    在經過多方努力還得不到批准后,佟歡一語直中要害:「如果真要想搞慈善,難道非要成立什麼基金會嗎?如果以企業的名義捐贈,效果反而比基金會要好得多。另外,現在的人覺悟還不夠高,沒多少人願意捐贈,僅靠700多萬元幾天就揮霍完了,因此,我建議成立一個企業生財,下設基金會開通捐贈渠道。」

    對於佟歡的意見陸一偉有些猶豫不定。這筆錢畢竟不是他的,許家還有後人,要是違背了許家印的初衷,是否有些不妥?為此,他打電話到美國徵求許家印意見,沒想到對方的態度很明確,錢是贈與你的,如何處置完全由你支配,他不會過問。

    那成立什麼企業呢?佟歡把目光放到了快速發展的房地產市場上,遭到陸一偉否決。房地產市場投入太大,且變數太多,稍不留神血本無歸,要是真賠光了怎麼對得起許家印的信任。即便賠不了,那區區700多萬元還不夠買地皮的錢,更別說蓋樓了。

    然而,佟歡決絕地道:「即便是不幹房地產,她也要進軍房地產行業。」

    「為什麼?」陸一偉頗為好奇。

    佟歡錚錚地道:「終有一天,我要把丁昌華擠垮,讓他跪倒我面前求饒。」

    想到佟歡的悲慘遭遇,陸一偉沒有多說。

    位於盛景御園的300多平米的房子終於裝修完成可以入住了。裝修的事陸一偉沒有管,完全交給范春芳打理。范春芳讓自己的閨蜜楊冉幫忙,聘請京城的著名設計師親自操刀設計,裝潢材料直接從京城運過來,就連工人都是有證書的專業施工隊,如此正規,裝出來的效果自然不一般。當然了,價格貴得讓人咋舌。

    房間的色調採用冷灰色為主色調,歐式風格,中式情調,顯得沉穩大氣。一樓寬大的客廳南北通透,二樓別具風格的小花園裡擺放著各種花卉,一側還掛著鞦韆。陸一偉坐在鞦韆上,望著遠處的街景,十分應景舒暢。在鬧市裡能找到這樣一處清閑之地,著實不易。

    范春芳走到鞦韆身後摟著陸一偉,貼著耳邊道:「一偉,你對我們的房子還滿意嗎?」

    陸一偉點點頭道:「挺好的,只要你喜歡就行。」

    「你來!」說著,范春芳拉著陸一偉來到一個卧室道:「一偉,這間房間是留給小雨的,喜歡嗎?」

    看到房間布置成公主房,粉紅色的牆壁,擺滿了各種布娃娃,陸一偉十分感動。道:「春芳,謝謝你。」

    范春芳莞爾一笑道:「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只要小雨樂意,她天天回來我都沒意見。再說了,我們小區旁邊就是全市最好的中學江東四中,將來就讓小雨去四中讀書,好嗎?」

    陸一偉笑笑,感激地點了點頭。

    「來這邊!」范春芳又興沖沖地拉著陸一偉來到另一個房間。裡面擺著各種嬰兒設施,完全按照男孩子的風格裝飾的。她激動地道:「一偉,這就是我們孩子將來的房間,你滿意嗎?」

    陸一偉拿起一輛玩具車道:「你怎麼知道我們將來是男孩?」

    范春芳很認真地道:「必須是男孩,我喜歡男孩,你不喜歡嗎?」

    「當然了。」陸一偉脫口而出道。

    范春芳詭譎一笑,拉著陸一偉的手放到自己肚子上,幸福地道:「一偉,摸摸你的兒子。」

    陸一偉愣住了,瞪大眼睛望著范春芳。

    看著陸一偉發獃的樣子,范春芳捂嘴偷笑,道:「傻了?」

    陸一偉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肚皮,迅速蹲下來貼耳傾聽,范春芳摸著陸一偉的頭道:「傻瓜,才兩個月,怎麼能聽到呢。」

    「你怎麼不早告訴我?」陸一偉有些激動地站起來。

    范春芳嗤嗤道:「我不想給你個驚喜嘛。」

    「這個驚喜太及時了,哈哈。」陸一偉樂得合不攏嘴,一下子把范春芳抱了起來。這一刻,范春芳不再是曾經的下屬,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妻子。

    經歷了太多磨難,陸一偉終於迎來人生巔峰期。事業進展順利,成了家,在省城有了屬於自己的房子,現在又有了新的生命,對於一個男人來說,這不就是成功嗎?

    「快放我下來,小心孩子!」范春芳同意激動異常。她知道,從這一刻起,陸一偉從心裡接納了她。都說孩子是婚姻的調劑器,新生命的存在見證著艱難的愛情,也讓她牢牢地把陸一偉攥在了手心裡。

    「春芳,從明天開始你就別上班了,專心養胎。」陸一偉激動地道:「我讓我爸媽過來照顧你,或者你乾脆回東州咱們的家,那裡環境好。」

    「你也太大驚小怪了,還早呢。」范春芳甜蜜地道。

    「那爸媽知道了嗎?」

    「知道了。」范春芳道:「我媽都請假了,專門在家照顧我,你們太興師動眾了,我身體好著呢,呵呵。」

    「哦,那房子的事他們知道了嗎?」陸一偉擔心地道。

    范春芳道:「還沒,不過我們應該告訴他們,只要錢來的乾淨,怕什麼。」

    「嗯,這事你來解釋吧。」陸一偉道:「但煤礦的事還是……暫時保密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