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4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44字體大小: A+
     

    「一偉,你瘋了嗎?」范春芳聽著陸一偉的口氣,覺得不可思議,拉到一邊小聲道:「這一套房子下來上百萬,你從哪偷那麼多錢?」

    陸一偉故意道:「你不相信我嗎?」

    「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問題。」范春芳有些急了,道:「這裡根本不是我們工薪階層居住的地方。聽我的,郊外雖遠一點,但至少在我們的承受範圍內,走吧。」

    「這你不用管了,我既然敢來就能買得起。」說完,掏出手機走到一旁打給了潘成軍。不一會兒回來得意地道:「搞定,下午就過來付錢。」

    「啊?」范春芳驚訝地張大嘴巴,道:「你有那麼多錢?」

    陸一偉淡然一笑,瀟洒走了出去。

    路上,范春芳心裡七上八下,幾次想詢問都咽到肚子里,實在憋不住了,鼓起勇氣問道:「一偉,你和我說實話,你是不是……」

    「啥?」

    「是不是……是不是拿別人的了……」范春芳低聲道。

    「開什麼玩笑!」陸一偉輕蔑地道:「你覺得我陸一偉是那樣的人嗎?」

    「我當然相信,可……」范春芳急得語無倫次。

    「行了,這事我隨後會和你解釋。」陸一偉道:「錢的來源保證乾淨,而且我也是清清白白,堂堂正正的。」

    范春芳沒有追問,心裡卻愈發緊張。

    路過谷未區商業中心,陸一偉一眼瞟到女兒陸菲雨一個人在馬路邊玩耍,一輛自行車急速而過,嚇得他心都懸了起來。趕緊靠邊停車,走上前將小雨抱起來。

    「爸爸!」小雨見到陸一偉異常興奮,一下子抱緊脖子,生怕溜走似的。

    對於女兒,陸一偉虧欠的太多太多,即便是想辦法彌補,都換不回她缺少父愛的童年。孩子是無辜的,大人是自私的,然而,他無法改變這一事實。

    「小雨,你怎麼一個人跑出來了?」陸一偉十分嚴肅地道。

    小雨嘟著小嘴,耷拉著腦袋道:「媽媽在店子里忙活生意,沒人陪我玩,我只好自己玩了。」

    這時,李淑曼從店子里發瘋似的跑了出來,看到陸一偉后,愣在原地。

    陸一偉對李淑曼的做法有些生氣,上前道:「淑曼,你怎麼能讓孩子一個人跑出來玩呢,人來人往的,多危險啊。」

    李淑曼眼珠子盯著范春芳看,有些愧疚地低下頭道:「對不起,一偉,剛才店子里實在太忙了,轉眼間小雨就不見了。」

    陸一偉沒再指責她,畢竟一個女人家帶孩子辛苦,道:「行了,把孩子看緊一點,一旦出個事後悔都來不及。」

    李淑曼像犯了錯誤的孩子似的低下了頭。

    「你脖子上怎麼了?」陸一偉看到李淑曼脖子上有傷痕,關心地問道。

    李淑曼見陸一偉發現了,趕緊用手捂住,閃爍其詞道:「沒,沒什麼。」

    「爸爸,是原來那個爸爸打媽媽了。」小雨童年無忌,道出了實情。

    「怎麼回事?」陸一偉放下小雨,不避諱范春芳拿開李淑曼的手,看到脖頸上兩道長長的疤痕,還帶著血絲,剛剛結痂。神清嚴肅地問道:「他打你了?」

    李淑曼拚命地搖頭,兩行淚落了下來,抱起小雨扭頭飛快地進了店子。

    陸一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回頭看了眼范春芳,跟著走了進去。范春芳見此,也緊隨其後。

    「春芳,你帶著小雨出去玩一會,我和淑曼談點事。」陸一偉道。

    范春芳雖沒見過李淑曼,但基本上猜個差不離,抱起小雨道:「小雨,阿姨帶你去買好吃的好嗎?」

    小雨一開始還拒絕,聽到買好吃的,立馬答應蹦蹦跳跳離去。

    「她就是你妻子嗎?」李淑曼隱約聽到陸一偉結婚的消息。得知后,晴天霹靂,最後的一絲希望幻滅了。本指望陸一偉看在孩子的份上會與她復婚,然而,因為父親的再次刺激徹底讓兩人越走越遠。很長一段時間精神恍惚,可又能怎麼樣呢?

    陸一偉沒有回答,追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淑曼拚命地搖頭,始終不肯說實話。惹怒了陸一偉,轉身離去道:「我找他去。」

    「一偉,回來!」李淑曼聲嘶力竭喊道:「你別去找他。」

    陸一偉返回來問道:「那你和說說到底咋了?」

    李淑曼抹著眼淚道:「昨天,他過來找我要錢,我沒給他就打我。」

    陸一偉頓時火冒三丈,咬著牙道:「他為什麼找你要錢?」

    「他說他做生意賠了,沒錢養孩子,幾次三番過來找我,陸陸續續差不多給了他十幾萬,還不知足,昨天又張口要五萬,我那有那麼多錢,他二話不說就打,還揚言明天還要過來。如果不給,就把店子給賣咯。」

    李淑曼口中的「他」,是她與陸一偉離婚後在父親的安排下又下嫁的一男人,叫馮良春,江東市人,父母親都是下崗職工,家庭條件並不優越,當初之所以與李淑曼結婚,看上了她父親李登科的錢。婚後開始的生活還算滿意,有車有房,日子過得愜意。隨著胃口的增大,李登科切斷了經濟供給,隨即態度驟變,時常對李淑曼實施家庭暴力。李淑曼實在忍受不了,咬著牙再次離了婚。可她與馮良春還有個孩子,畢竟是親生骨肉,時常想念,兩人私底下還有交往。所以的一切,都是她那個命比天高的父親一手做下的。

    聽到這個吃軟飯的男人,陸一偉氣不打出來,必須狠狠地教訓下這個不識好歹的狗東西。道:「淑曼,這事我本不應該管,但我知道了就必須管。我現在去找他,一會就回來。」

    見陸一偉替自己撐腰做主,李淑曼眼淚嘩嘩流,卻又不希望把事情鬧得太僵。道:「一偉,你還是別去了。他要錢我明天想辦法給,你去忙吧。」

    陸一偉那咽得下這口氣,道:「這事必須有個了斷,我去去就來。你放心,我不會為難他。」

    出了門,陸一偉給范春芳打了電話,徑直往馮良春的住所極速駛去。

    來到住所上了樓敲門,不一會兒,馮良春懶洋洋地打開門,看到陸一偉后,吃驚萬分,黑著臉道:「你怎麼來了?」

    看著馮良春的模樣,陸一偉十分想上去給一巴掌,隱忍下來不理會強行進了屋,問道:「就你一人?」

    「哦。怎麼?」馮良春鄙夷地道:「你還想把我兒子也帶走?」

    沒有女人的家簡直不像家。房間里臭氣熏天,東西扔的到處都是。茶几上放著五六個吃完未扔的速食麵桶,煙灰缸里戳滿了煙頭,沙發上髒兮兮的,看著讓人作嘔。

    陸一偉走進去,猛然一回頭抓住馮良春的領口拖了進來。馮良春身板瘦弱,那吃得住渾身是勁的陸一偉,重心不穩打了幾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

    「給老子放開!」馮良春勃然大怒,使勁掙脫,卻擰不過陸一偉如同鉗子般的手。

    陸一偉鬆開手,「啪」地往臉上重重地甩了一巴掌,還沒等對方回過神又是一巴掌,緊接著抬起腿往猛地一踹,馮良春一下子倒地,腦袋磕到門上。

    陸一偉走過去揪著頭髮又提溜過來,噼里啪啦一通狂揍,手腳迅速,馮良春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發泄了一通,陸一偉心中解了氣,把染到手上的血跡抹到馮良春衣服上,道:「馮良春,沒本事別那女人出氣,有種沖我來。如果再讓知道,下次就沒這麼輕了。」

    馮良春腦袋發懵,心裡直哆嗦,卻嘴上硬氣,指著陸一偉道:「好哇,你敢打我,信不信你今天走不出這個家門?」說著,掏出手機打電話。

    陸一偉順勢一個飛腳踢飛手機,揪過來把頭摁倒茶几上道:「我再說一遍,我這人最討厭打女人的男人,李淑曼與你一毛錢的關係都沒有,你要是不服氣,老子和你奉陪到底。」

    馮良春求饒道:「大哥,大哥,我知道錯了,你鬆手,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見對方服軟,陸一偉鬆開了手。

    馮良春站起來摸著紅腫的臉,道:「陸一偉,這事咱倆沒完。」

    「沒完?」陸一偉挑眉道:「我今天就是和你來了斷了,說吧,你要多少錢。」

    「哼!」馮良春冷笑道:「別以為你有倆臭錢就窮得瑟,誰不知道你是個貪官,我用著還嫌臟。」

    馮良春的話再次激怒陸一偉,瞪大眼睛指著道:「你他媽的把嘴巴放乾淨點,再胡說八道老子撕爛你的嘴。」

    馮良春是典型的欺軟怕硬的人,嘴上咬著硬,心裡直打擺子,道:「這是我和淑曼之間的事,好像和你沒關係吧?」

    陸一偉懶得和他費口舌,放狠話道:「馮良春,今天到此為止,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騷擾淑曼,小心你的腿,我說到做到,別試著挑釁我,你沒那個能力,也沒那個資格。」說完,轉身離去。

    下了樓,陸一偉意識到馮良春這種小人不會就此罷休。如果不一次制服他,以後肯定還會去騷擾李淑曼。想著,掏出手機給黑圈打了個電話。

    黑圈黑白兩道通吃,在江東市算是比較出名的狠角色。聽陸一偉講訴完,道:「行了,這事就交給我了,保證這孫子不會再去。」

    陸一偉不放心地叮囑道:「教訓下即可,千萬被整的動靜大了。」

    「這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