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4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43字體大小: A+
     

    「一偉,到今年我們可整整畢業十年了。」三條感慨地道。

    陸一偉長吁短嘆道:「可不是,一晃眼都十年了,時間過得真快,有些事還來不及回憶,已經變得物是人非了。」

    「我有個提議。」三條道:「我提議今年過年組織咱漢語言二班的同學聚會,怎麼樣?」

    「好啊!」黑圈拍手豪爽地道:「三條,由你來組織,一切開銷我包了。」

    「這沒問題,由你這土大款,高興還來不及呢,哈哈。」

    「來來來,嫂子,咱倆喝一個。」黑圈放到范春芳跟前一瓶啤酒,主動邀約。

    陸一偉連忙擋酒,道:「黑圈,別讓她喝,我跟你喝。」

    「別打岔,咱倆待會再說,現在我是和嫂子喝。」黑圈推開陸一偉,問道:「嫂子,給個面子吧?」

    范春芳看了陸一偉一眼,似乎在徵求意見。見陸一偉沒有說話,拿起酒瓶爽快地道:「黑圈兄弟,你說怎麼喝。」

    「喲呵!」黑圈對范春芳的口氣有些吃驚,道:「這樣吧,我把這瓶喝了,你喝半瓶怎麼樣?」

    范春芳一笑,道:「既然你能喝一瓶,我也能喝。」

    「聽聽這口氣,來,幹了!」黑圈本以為范春芳在吹牛,沒想到范春芳眼睛都沒眨一下,拿起酒「咚咚」三下五除二喝了下去,把陸一偉和三條都看蒙了。

    「好酒量!」三條發自內心感嘆道:「看不出來啊,嫂子還有這兩下子。」

    陸一偉趕緊從餐巾紙盒扯出兩張紙塞到手裡,關心地問道:「你沒事吧?」

    范春芳擦了擦嘴,像沒事人似的搖搖頭。

    氣氛一下子活躍起來。黑圈打開了話匣子:「嫂子,我和你說啊,上大學那會,一偉可是我們學校的風雲人物,人長得帥文筆好,口才一流體育也好,追他的女生從這頭一直能排到河盡頭,宿舍樓道里的電話只要想起,那必定是他的。而且那些小女生三天兩頭送禮物,把我們哥幾個羨慕的啊,都想揍他娘的了。」

    「哈哈……」三條笑著表示認同,道:「嫂子,黑圈說得一點都不誇張。我記得有個大一的小學妹,雷打不動地每天給一偉寫情詩,那肉麻的啊,我的牙都酸倒了。我到現在還記得最經典的一句,什麼來著,對,你是一道淡淡的雲角,像冬日裡塵封的暮色,你是一汪悠悠的霧尾,像夏日裡流浪的心歌,我願用時間敲打疊疊的輪迴,去斟酌皚皚的月光,愛上你,就在不經意間,哎呀我的媽呀,我都快噁心死了。」

    「哈哈。」黑圈放肆地大笑起來。陸一偉上前捶了三條一拳道:「你他媽的就知道數落我,你忘了那黑妞了?」

    提及此事,黑圈立馬來了勁,瞪大眼睛道:「對對對,都把這茬給忘了。嫂子我和你說啊,有個數學系的女生,長得膘肥體壯,黑不溜秋,偏偏看上了三條,展開了猛烈攻勢。今天送個蘋果,明天送個香蕉,痛苦了他一人,幸福了我們,每天都有好吃的,哈哈。」

    「怎麼又扯到我身上了,喝酒!」

    幾人回憶著大學生活,范春芳默默聽著。尤其是聽到陸一偉的「風流史」后,心裡美滋滋的。這說明什麼,我男人有魅力啊。不管你們誰追,到頭來他只屬於我一個人。

    「猴子,來喝酒啊,一晚上也不吭聲。」陸一偉見猴子一直不說話,而是蜷縮在角落陪著傻笑。因為綁架潘成軍的事,猴子到現在都滿是愧疚,見了陸一偉總覺得虧欠。而陸一偉似乎忘了這事,並不與他計較。計較有什麼用,事情都發生了。畢竟同學一場,而且又在一個宿舍度過四年,沒必要糾纏著不放。

    猴子拿起酒瓶與陸一偉碰了下,喝了下去。

    一行人一直喝到凌晨,才戀戀不捨散去。臨走時,黑圈悄悄告訴陸一偉:「你那事我給你聯繫了幾個下家,估計近段時間就能出手,等我電話吧。」

    「好,謝謝了。」

    「客氣個毛!」黑圈捶了一拳,瀟洒離去。

    回去的路上,陸一偉關心地問道:「你沒事吧?」范春芳今晚喝得不少,讓陸一偉刮目相看。

    范春芳搖搖頭,笑著道:「我沒事。」

    回到家中,范春芳乘著陸一偉休息的間隙,趕緊去衛生間洗了澡,把楊冉送給她的內衣換上,還不忘噴了香水,有些羞澀地跑回卧室鑽進被窩裡,期待著美好時刻的發生。

    陸一偉表面上在看電視,其實一直關注著范春芳的一舉一動。他知道接下來要幹什麼,但心裡總覺得彆扭。他還認為范春芳是自己的下屬,突然間睡在一張床上,有種「偷*情」的感覺。

    「一偉,睡吧。」范春芳在卧室叫喚著,陸一偉掐滅手中的煙頭起身洗了澡走了進去,正要關燈時,范春芳道:「不要關燈。」說著,緩緩地掀開被子,眼前的一幕讓陸一偉驚呆了,如同一件雕刻精美,工藝精湛的藝術品,讓人望眼欲穿,有些難以抗拒。

    在美好事物面前,男人似乎都無法拒絕,隨著空氣中荷爾蒙濃度的增多,陸一偉有些不自由主爬上了床,范春芳呼吸急促,閉上了眼睛……

    一通狂濤駭浪后,兩人精疲力盡相擁依偎在一起。范春芳深情地望著陸一偉,臉上綻放出迷人的微笑,道:「一偉,你後悔娶我嗎?」

    本來興緻很高,范春芳一提這事,陸一偉有些失落,道:「春芳,咱能不提這事嗎?」

    「不,我想傾聽你的心聲。」

    陸一偉摸著范春芳光滑的肌膚道:「你說呢?」

    范春芳從陸一偉眼神里看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像一隻小兔子鑽進懷裡,甜蜜地道:「一偉,謝謝你。今生你給了我最大的幸福,下輩子我都會加倍償還你。」

    陸一偉在范春芳額頭親吻了一口道:「別說傻話了,既然我們走到了一起,我應該擔起一個男人的擔當,睡吧。」

    范春芳似乎很興奮,完全沒睡意,很珍惜與陸一偉在一起的時光,道:「一偉,我想有一個我們自己的家,我們買套房子吧。」

    陸一偉很是疑惑,道:「東州市不有我們的家嗎?」

    范春芳道:「我畢竟在江東上班,你又不在東州上班,我想在江東買一套。」

    「嗯,行,我們明天就去看看。」對於現在的陸一偉來說,買一套房子也就是煤礦上一天的利潤,簡直是小意思。這一切范春芳並不知情。

    聽到陸一偉同意了,范春芳激動地做起來,從床頭櫃抽屜里取出一張存摺交給陸一偉,道:「這裡面有10萬元,是我這些年的積蓄。我盤算過了,咱去偏遠一點的地方買,一平米也就3000元左右,買個100多平的,再找我爸借點,應該夠首付了……」

    聽著范春芳精打細算過日子,陸一偉覺得她有些可愛。把存摺塞給她,輕鬆地道:「行了,這錢你留著吧,買房子的錢不用你操心。」

    「怎麼不用我操心呢。」范春芳認真地道:「你一個月也就掙得1000多元,每天各種應酬下來,估計也沒多少積蓄。拿著,聽我的,我省著點花到年底還能攢下幾個。」

    是啊,如果當初自己破罐子破摔,一蹶不振,到如今還不是靠著那點死工資過日子嘛,甭說買房子,就連日常生活都難以維繫。

    陸一偉沒有反駁,道:「行了,先睡吧,明天再說。」

    第二天一早,陸一偉醒來后,范春芳已經做好了豐盛的早餐。進了衛生間,洗漱台上放著洗面奶,毛巾整整齊齊疊放在一旁,牙刷上已經擠好牙膏,如此貼心,不正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嗎?

    吃過飯,兩人結伴出門,范春芳指揮著往郊區方向走,而陸一偉直奔市中心較繁華的地段走去。范春芳有些焦急,道:「一偉,你走錯了,你到底要去哪?」

    陸一偉看著范春芳格外較真的樣子有些可笑,安撫道:「咱不去那麼遠住,就去最好的地段,最好的小區。盛景御園聽過嗎?」

    「你瘋了吧?」范春芳有些吃驚,道:「那裡的房價均價都在6000多一平,我們現在的這點錢連個衛生間都買不起。」

    陸一偉淡然一笑,不理由踩下了油門。

    盛景御園是新開發的樓盤,張志遠家也正好在這個小區。

    進了售樓部,范春芳忐忑不安,詢問房價后,一個勁催促陸一偉離開。陸一偉則指著一棟樓問道:「這棟樓最大的戶型有多少?」

    售樓小姐一聽對方的口氣就是大客戶,熱情地介紹道:「先生真有眼光,這棟樓是我們的二期工程,也是我們公司最好的一棟『樓王』。南北通透,四處無遮擋,而且都是複式結構,樓上有花園平台,閑暇時可以在花園裡喝著咖啡曬太陽,非常舒適。最大的面積有300多……」

    「快走,快走,這不是我們能買得起的。」范春芳越聽越離譜,催促陸一偉離開。

    陸一偉揚手一指,道:「就要這個了,多久交房?」

    售樓小姐臉上樂開了花,道:「如果您現在交錢的話,我們可以給您打九折,而且現在就能拿鑰匙裝修。」

    「可以,我先交個定金,下午過來付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