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4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42字體大小: A+
     

    身在官場,自然三句話離不開工作。范榮奎問道:「你最近在忙什麼?」

    陸一偉把近期的工作如同彙報領導般講了一遍。

    范榮奎點點頭道:「你這個想法很不錯,一個地方貧窮並不可怕,如果連教育都忽視了,那真就破罐子破摔了,進入一個惡性循環,一輩子走不出去,一輩子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一輩子不會有什麼發展。」

    范榮奎講話時,如同坐在主席台上,時而用手在空中比劃,時而敲敲桌子,一臉嚴肅的表情透著威嚴,很有領導做派。

    陸一偉不停點頭應承,聽著岳父的教誨。

    范榮奎又道:「有什麼困難你就和我說,隨後我和金柱通通氣,讓他格外關照一下。實在不行我親自去一趟。」

    「不用了。」陸一偉連忙擺手道:「我和郭書記從前就認識,對我還不錯。」

    「哦,對,你看我這記性。」范榮奎一拍腦門道:「金柱原來就在北州市,挺好的一人,有發展前途。」

    話題又繞到省一級層面,范榮奎道:「一偉,有些時候你要提高政治敏銳性,不能傻乎乎的橫衝直撞。你也看出來了,省委黃書記和章省長的發展理念不同,一個是主張破舊革新,重振西江工業,一個是主推城市建設,大力推進城鎮化。你不能說誰的理念好,也不說誰的壞,都對西江的發展有利。而此時,你就要認清形勢,審時度勢,既不能蒙著頭搞企業改制,也不能主抓城市建設,而應該兩邊都兼顧起來。」

    「你就好比你們西州市攤派項目建設一事來說,這就是章省長的理念,用硬性指標來衡量一個地區的發展水平……」

    「好了。」孫春雲打住道:「在家裡吃個飯都不能安生,扯那麼遠幹嘛,你說這些一偉能夠得著嗎?再說了,你不是說要把一偉調回來嘛,我倒覺得讓一偉低調些,管他們那些事幹嘛,干好了不是他的功勞,干壞了責任都推到他身上,咱現在就求穩,啥都不要想。」

    「你懂什麼?」范榮奎瞪了一眼道:「男人嘛,就要有事業心。啥都不想就和涼粉似的,這樣的人我壓根看不起。」

    「好什麼好呀。」孫春雲急了,道:「你倒是有事業心,不還在宣傳部嘛。和你一起參加工作的,哪個不比你混得好,就知道天天喝酒,你這也叫事業心嗎?」

    「好了!」范春芳見風向不對,立馬制止道:「你們還吃不吃飯了?都別說了,先吃飯。」

    吃過飯,陸一偉主動收拾桌子,孫春雲連忙道:「這些粗活那用得著你,你去客廳看電視吧。」

    陸一偉回到客廳把來時帶得袋子逐個打開,遞給范榮奎一塊手錶道:「爸,你戴上看看合適不?」

    沒想到陸一偉還如此用心,范榮奎接過來看了看牌子,戴在手上比劃了下,滿意地道:「我剛好要換手錶,你就買來了,很好,正合適,花了你不少錢吧?」

    陸一偉一笑,避而不談道:「您覺得合適就行。」

    「好,我非常喜歡。」范榮奎高興地收下了。

    陸一偉又取出一套化妝品送給孫春雲。孫春雲見后,樂開了花,嘖嘖誇獎道:「你瞧瞧一偉多心細,還知道給我們買東西,我都這麼大年紀了,還用什麼化妝品。」

    一旁的范春芳有些不樂意了,道:「媽,這是一偉給你買的……」

    孫春雲看著女兒的表情,笑著道:「好好,我收下了,明天就用。」

    對於陸一偉今晚的表現,范春芳一百個滿意。一個男人從細小末節就能看出他的做派和人品,陸一偉顯然是合格的,給她在父母面前長足了臉。她看到茶几上還放著一個盒子,猜想一定是給自己的,心跳加速,期待著有生以來第一份珍貴的禮物。然而,陸一偉並沒有打開那個盒子,讓她有些小小的失望。

    「老范,快起來,咱倆出去散散步。」孫春雲催促道,儘可能給兩人創造單獨的空間。

    范榮奎一下子明白了意思,起身道:「走,快走,我還急得去打麻將呢。」

    臨走時,孫春雲道:「晚上我和你爸就不回來了,去老房子住,那邊好久沒收拾了,過去看看。」

    兩人走後,房間里的氣氛一下子變得沉寂下來。陸一偉坐在那裡抽著煙,范春芳則手無舉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陸一偉把那個盒子遞給范春芳道:「回來時我特意去了趟商場,也不知該給你買什麼,你試試看看合身不?」

    范春芳滿懷期待地打開盒子,一件淡綠色的裙子靜靜地躺在那裡。她拿起來迫不及待跑進卧室換上,羞澀地走了出來小聲道:「好看嗎?」說話間,雙手不停地扯著裙角。

    陸一偉把目光從電視上移到范春芳身上,舉起的手靜止在空中,眼睛不停地來回掃射著。這是他第一次認認真真專註范春芳,修長白皙的雙腿如圓規釘在那裡,纖細的腰圍包裹的恰到好處,透過寬大的V型衣領看到若隱若現的肌體,如同夏日的一抹微風,清爽宜人,心情舒暢。

    范春芳的五官雖沒有佟歡那麼精緻,但仔細端看又有別樣的隔世風情。她屬於比較耐看的類型,猛一看並不出色,越看愈發覺得漂亮。桃腮杏臉,硃唇皓齒,雙瞳剪水,芙蓉如面,冰肌玉膚,仙姿佚貌,既有傳統女子的嬌羞,又有現代女性的大氣。

    范春芳看到陸一偉如此看自己,心裡美滋滋的,如同剛過門的新媳婦一般緊張地低頭摳著指甲。

    「好看。」陸一偉由衷地讚賞道。

    范春芳緩緩抬起頭,明亮的眸子與陸一偉深邃的眼神相撞,心臟噗通噗通跳動著,在夏日氤氳中逐漸升溫。她明顯地感覺到,陸一偉今天看自己的眼神與往日不同,難道他願意接受自己了嗎?

    范春芳怯怯地走到陸一偉身邊挨著坐下,正鼓起勇氣表達此時此刻的心情時,手機響了。

    是三條的,知道他回來了,叫他一起去吃烤串喝啤酒。

    陸一偉看了眼范春芳道:「你丫的鼻子真靈,我剛回來就來電話了,要不改天吧,我還有點事。」

    這時,黑圈在電話里喊道:「你他媽的不過來,老子可不管你了啊。」

    陸一偉有求於黑圈,只好含糊答應。

    「三條叫我去喝酒,你去不去?」陸一偉徵求范春芳意見。

    范春芳日日夜夜盼望著和陸一偉待在一起,怎能放過如此寶貴的機會,點頭道:「我去。」

    兩人相跟著下了樓,范春芳故意挽著陸一偉,見了熟人格外熱情地打招呼,不厭其煩地介紹著陸一偉。

    這裡是省政府小區,出入的大多是一些達官顯貴,陸一偉看到許多在電視上經常出現的人物,有些目不暇接。

    快到停車位時,一個瘦弱的男子從一輛酒紅色寶馬車裡走下來,范春芳見后,拉著陸一偉低下頭加快了腳步。

    「春芳!」男子看到了范春芳,主動打招呼。

    范春芳咬著牙回頭,強顏歡笑地道:「許磊,剛回來啊。」

    許磊不停地打量著陸一偉,上前一步伸手道:「陸一偉,很高興認識你。」

    陸一偉對許磊有印象,好像在婚禮上喝過酒,可那天喝多了,完全記不清了。伸手回應道:「你好。」

    「出去啊。」許磊熱情地問道。

    「嗯,去見個朋友。」

    「哦,要不我送你們去?」

    「不必了,我們自己開車去。」

    「走吧,走吧。」許磊過度熱情道:「反正我閑著也沒事,就當出去兜兜風。」

    「許磊。」范春芳神情嚴肅地道:「真不用了,謝謝你。」

    「哦。」許磊有些悵然若失,轉動了下手中的鑰匙勉強一笑道:「那好吧。」說完,意味深長地看著范春芳,戀戀不捨離去。

    上了車,陸一偉並沒有詢問對方的情況。范春芳主動講了起來,道:「他就是許磊,他父親是省紀委副書記許壽松。和我爸在一起當兵,后又一起插隊,一起返城參加工作,兩家的關係特別好。他父親有意讓我嫁給許磊,可我對其並沒感覺。」

    「哦。」陸一偉沒有深入追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些事,還是埋在心裡為好。

    到了濱河畔,一望無際的大排檔沿著濱河綿延好幾百米,人頭攢動,叫聲起伏,好不熱鬧。范春芳很少來這種地方,充滿了新鮮感,不停地張望著。

    「這裡!」三條站起來沖著陸一偉揮手。

    走過去后,黑圈看著范春芳瞪大眼睛唏噓道:「哎呀媽呀,嫂子,你今天實在太漂亮了。看了你,再看其他女人,簡直暗淡失色,連興趣都沒有。」

    被人誇讚,范春芳心裡得意,大方地道:「你們怎麼沒把太太帶過來啊?」

    「太太?」黑圈疑惑,回頭對三條道:「你聽聽,有文化的人說話都不一樣。人家叫太太,多麼高雅,我們叫婆娘,土得掉渣,能一個檔次嘛。」

    「哈哈……」黑圈的話逗樂了所有人,氣氛一下子活躍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