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3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38字體大小: A+
     

    「黑圈,我這不是銷贓,而是要把這箱寶貝變成錢,用在需要的地方去。所以,你不能壓價壓的太低,就算老哥求你了。」陸一偉道。

    黑圈表情凝重,為難地道:「一偉,和你說句實話,干我們這行的並沒有你想象那麼好賺錢。要想讓東西值錢,只能通過包裝炒作,否則,值不了多少錢。另外,這麼多東西一下子賣出去也不現實,還得找下家,這樣吧,回去以後我和同行們合計合計,以最高的價格讓給你。」

    「那好吧。」陸一偉看著許家留下的資產被黑圈拖走後,心情格外惆悵,許半仙最後的印記就這樣徹底擦除了,以後就剩下孤零零的墳頭了。就在黑圈臨走的瞬間,他快速追了上去,從箱子里隨便挑了件東西,想收藏起來留個念想。

    既然要成立基金會,就得有人來經營管理,自己肯定不行,那讓誰來負責合適呢?想來想去,陸一偉想到了佟歡。

    「喂,在上班嗎?」陸一偉打給了佟歡。

    關於陸一偉結婚的消息,佟歡是知道的。當她得知后,沒有痛哭流淚,反而替他感到高興。此刻,佟歡剛剛送走一撥客人,正抓緊時間休息,接到陸一偉電話多少有些意外。道:「不忙,你在哪?」

    「到飯點了,想請你吃頓飯,怎麼樣,方便不?」

    佟歡看了看錶,倚在門口笑著道:「怎麼好好的想起請我吃飯,算是喜酒嗎?」

    陸一偉尷尬一笑,道:「別廢話了,我此刻在東湖畫廊,我過去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過去。」

    十分鐘后,佟歡趕了過來。見到陸一偉第一句話就優雅地道:「新婚快樂!」

    陸一偉表情極不自然,含含糊糊道:「我找你有事,咱們進去再說。」

    東湖畫廊,原本是陸一偉和蘇蒙以前經常幽會的地方,現在把佟歡約到這裡,也沒多大涵義,只不過剛好路過此地就臨時決定了。

    兩人坐定,佟歡仔細觀察著陸一偉,笑盈盈地道:「你變了。」

    「嗯?」陸一偉詫異,道:「這才幾天功夫沒見面,能變成什麼樣。」

    「不一樣。」佟歡道:「你看你的氣色遠比從前好了許多,以前經常面帶愁雲,心事沖沖,而現在迷人的笑容再次回到臉上,比從前更有男人味了。」

    「是嗎?我怎麼不覺得。」陸一偉並沒有發覺自己與從前有何不同,不過心情確實舒暢了不少。

    「你當然發現不了了。」佟歡道:「怎麼樣?婚後的生活快樂嗎?」

    「還行吧。」陸一偉閃爍其詞道。

    佟歡不想再追問,道:「說吧,找我什麼事。」

    陸一偉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佟歡聽后,連忙擺手道:「不行,不行,我對企業管理一竅不通,這不是開玩笑嘛。」

    「你不懂可以學嘛,只要你願意,馬上去報個企業培訓班,所有費用都由我來出。」

    佟歡為難地道:「這不是誰出錢的問題,主要是我真心有些力不從心,何況我還有美容院,總不能兩頭兼顧吧。」

    「不行也得行!」陸一偉堅決道:「美容院你完全交給你妹妹打理,這事除了你,我沒有可信任之人。」

    佟歡低頭思考,難以抉擇。過了一會兒道:「你讓我好好想想吧,隨後給你答覆。」

    「好,那你好好考慮,不過我真心希望你能加入,這不是單純的企業,而是繼承一個家族的重託,更是一項普惠民生的慈善事業,你應該義不容辭。」陸一偉錚錚道。

    佟歡一咬牙閉眼,道:「那好吧,不過我真的有壓力。」

    「這沒事,以你的能力我完全相信你。」

    有了陸一偉的鼓勵,佟歡信心十足,道:「好,既然你相信我,那我就試試吧。」

    「太好了,來,乾杯!」

    「芳芳,我怎麼覺得你結婚後變得沉鬱了,他對你不好嗎?」此時,在東湖畫廊的另一艘船上,范春芳和閨蜜楊冉正促膝交談。

    范春芳搖動著手裡的飲料,捋了下被風吹亂的頭髮道:「沒有啊,他對我很好。」

    「那你怎麼見你悶悶不樂,以前的你可不是這樣啊。」楊冉關心地道。

    范春芳躲避眼神,努力微笑道:「可能是昨晚沒睡好吧。」

    「有心事你可和我說啊,他要敢欺負你,我找他算賬。」楊冉一副大義凜然的表情。

    「謝了,真沒有。」范春芳急忙岔開話題道:「你那個高爾夫球場怎麼樣了?」

    楊冉喝了口飲料道:「差不多了,我爸和徐才茂都溝通過了,土地的事基本落實了,還在最後的談判。」

    前面提到,楊冉是西江省首富,宏泰集團董事長楊同耀的千金,回國后一心自己幹事業,把目標放到了貴族運動上。對於有錢人來說,搞個項目就和玩似的,只要錢到位,一切不是問題。

    「哦。」范春芳有些羨慕楊冉,可以干自己喜歡的事業,而自己卻只能按照父母親設定的路線按部就班,多少有些枯燥無味。她喜歡花,最大的願望就是開一家花店,儘管以她的實力完全可以,可父母親極力反對,只好作罷。

    楊冉從包里取出一個盒子遞給范春芳,笑著道:「送給你的。」

    范春芳接過來拿在手中端詳著,好奇地道:「這是啥?」

    楊冉神秘一笑道:「你打開就知道了。」

    范春芳帶著好奇心打開一看,臉立馬就紅了,趕緊合上還給楊冉,羞澀地道:「這是啥玩意兒,我不要。」

    楊冉一本正經地道:「你太老土了,一點都不懂得生活情調。這是情趣內衣,要是穿上你老公一定會喜歡的,快收起。」

    范春芳的臉紅的像蘋果一般,難為情地道:「這都是透明的,怎麼穿啊。」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楊冉作為過來人的身份道:「男人都是直覺系動物,用來調節生活品味再合適不過了。何況你身材又好,穿上絕對迷倒一大片。」

    「哎呀,羞死了!」范春芳愈加羞愧道:「還迷倒一大片,我還穿給誰看啊。」

    「今晚你就試試,保准你老公兩眼冒光噴火,哈哈。」

    「哎!」范春芳嘆了口氣,眼神耷拉下來道:「他在黑山縣,晚上又回不來。」

    「那你過去找他啊。」

    「還是算了,他工作挺忙的。」范春芳再次錯開話題道:「你呢,啥時候結婚?」

    「我啊。」楊冉眉毛一挑道:「我才不像你那麼傻,這麼早就結婚。姑奶奶我還沒玩夠呢,再過幾年吧。」

    這時,陸一偉的船和范春芳的船交叉徐徐經過。陸一偉正和佟歡聊得火熱,不時地發出笑聲,全然沒顧及周圍的環境。

    這一幕,被范春芳看到了。

    范春芳心裡一緊,感覺天旋地轉。怎麼會這樣?

    楊冉發現范春芳臉色驟變,慌忙問道:「芳芳,你這是怎麼了?剛才還好好的。」

    范春芳收起錯亂的眼神,手腳有些發抖,極力掩飾道:「可能是太陽太大了。小冉,我們走吧,我有點頭暈。」

    「好吧,我們游泳去。」楊冉正要回頭看時,范春芳急忙拉住了她,指著前方道:「你看哪是誰?」

    楊冉左看右看,疑惑地道:「誰呀。」

    「哦,可能我是認錯人了,我們走吧。」說罷,匆忙讓船靠了岸,逃離似的離開了東湖畫廊。

    范春芳並沒有與楊冉去游泳,而是徑直回了家。剛進家門,母親孫春雲就發現她臉色不對勁,慌張問道:「芳芳,你怎麼了?」

    「我沒事。」說完,不顧母親阻攔,回到自己房間,用枕頭蒙著頭,眼前浮現出剛才的一幕。

    陸一偉與那女子眉飛色舞,談笑風生,而和自己從來沒有這樣開心過,時常一副冷冰冰的臉,談話總是一問一答,很少有廢話,還不如從前相處的愉快。前兩天他說謊,難道是與此女子幽會嗎?難道看走了眼?不,一偉不是那樣的人。她在心裡一遍遍否定自己的想法。

    這時,母親走了進來。看到女兒這番模樣,心疼地問道:「芳芳,你到底怎麼了?」

    幾番詢問,范春芳拿開枕頭坐起來,強顏歡笑道:「媽,我沒事,外面太陽大,可能是中暑了。」

    「你這孩子,說過你多少回了,回家要打車,別走路。」孫春雲埋怨道:「回頭我和你爸商量一下,趕緊給你買輛車。」

    「不用了。」范春芳臉燙的厲害,搖頭道:「我爸沒回來嗎?」

    「他啊,除了晚上醉醺醺地回來,一天到晚就見不著面。」孫春雲道:「這個周末你讓一偉回來,媽給你們包餃子吃。」

    「他忙……」

    「有什麼好忙的,難道忙就連家都不管了嗎?」孫春雲有些生氣地道:「他們忙都是在找借口,我來給他打電話。」說著,去客廳打電話了。

    范春芳見狀,急忙攔著道:「媽,大中午的,他估計在休息,你別打擾他。我上了班給他打。」

    看到女兒如此善解人意體貼人,孫春雲無奈地搖了搖頭道:「你呀,哎!」

    對於這門親事,孫春雲一萬個不滿意,就算他陸一偉再優秀,但出身決定了一切。可又有什麼法子呢,誰讓女兒偏偏就看上了他。她的想法和范榮奎一樣,只要女兒願意,他們可以做出極大的犧牲,一切為了女兒。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