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3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34字體大小: A+
     

    吳世勛本想與陸一偉多說點,可想了想又咽了下去。

    從吳世勛家裡出來,陸一偉一身輕鬆。通過這件事,讓他深有感觸。手中有了權,來錢是多麼容易,只要自己想,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覺裝進口袋裡。可不要忘了,拿人錢就要替人辦事,一旦難以滿足對方的胃口,這筆錢將會成為燙手的山芋,讓人坐立不安。

    躺在床上,陸一偉認真思考著黑山縣教育的出路。

    胡國興固然可惡,此人必須除掉,否則永無天日。可怎麼除掉他呢?要知道,敢對他動刀下手,那意味著與郭振彪撕破了臉,以自己的力量與其抗衡還不夠格。所以,最根本的是除掉郭振彪。

    冒出這個想法,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以前在南陽縣時,還有張志遠在背後撐腰做主,現在自己單槍匹馬的,怎麼能撬動如此大的巨石?何況黑山縣與南陽縣的情況完全不同,沒有十足的把握切不可輕舉妄動。

    此外,拿掉胡國興只是一方面,還有今天他所彙報的情況也是重要因素,這問題必須解決。

    第二天一上班,陸一偉敲開了縣委書記嚴步高的房門。

    「一偉來了啊,快坐!」嚴步高以前對陸一偉客客氣氣,現在對方又多了一重身份,更不能得罪這尊菩薩。

    「新婚燕爾,應該多在家住些日子,縣裡的事有其他人盯著,沒必要這麼早來上班。」嚴步高笑呵呵地道。

    陸一偉遞上一支煙道:「嚴書記,都這麼大年紀了,早過了新婚的激情了,在家待著也無聊,還不如來上班。」

    「嗯。」嚴步高點頭感慨道:「要是其他領導幹部都像你這樣認真負責,黑山縣也不至於到現在都發展不起來,心寒啊。」

    陸一偉寬慰道:「嚴書記,萬事慢慢來,一下子讓人轉變並不容易。」

    「但願吧。」嚴步高彈了彈煙灰道:「有事?」

    陸一偉正了正身子,道:「嚴書記,昨天教育局林局長向我彙報工作,說今年高考情況不是很樂觀,隨即我去了一趟一中了解情況,有些事還得向您請示。」

    「哦。」嚴步高靠在椅子上道:「黑山縣的教育慘目忍睹啊,在全市排名倒數第一,估計這次都能省里的白榜了。以前,一直是趙縣長分管教育,沒有絲毫起色,我干著急沒用啊。早就想下大力氣整治一下如今烏煙瘴氣的教育,有些力不從心。」

    陸一偉理解嚴步高的苦衷,道:「通過我側面了解,也不是沒有辦法。不過需要縣委縣府大力支持。」

    「好,你說,我能辦到的立馬執行。」嚴步高能看得清形勢,也想成就一番事業,怎奈能力一般,手腕軟弱,常常被人牽著鼻子走,到頭來一事無成,過著撞鐘般的生活虛度年日。

    陸一偉道:「首先,我希望縣裡能招一批教師進來,黑山縣需要新鮮血液了。現在是8月份,好多大學生都待業,公告一發出去,報名的人應該會很多。」

    嚴步高聽完,若有所思道:「你的這個建議我以前也考慮過,而且我們縣教育系統一直缺編,導致產生了許多民辦教師。可你想過沒有,一旦有新教師進來,這些民辦教師即將面臨失業,你能把他們打發了還是為其轉正?這是個非常棘手的問題。另外,市裡一直處於人事凍結狀態,我估計怕批不下來。」

    陸一偉確實沒考慮到民辦教師這一茬。

    民辦教師,是我國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產生的一隻教育隊伍,是普及九年義務教育的重要力量,主要滿足農村師資力量短缺問題。國家為其定的身份為不列入國家教育編製的教學人員,說白了就是臨時工,但享受待遇又高於臨時工。

    曾經幾何,民辦教師佔據半壁江山,犧牲了青春歲月,掙著可憐的工資嘔心瀝血奮戰大半輩子,為的就是國家能給個明確的身份,納入正規軍,享受同等待遇。可這支隊伍畢竟龐大,要想一下子消化,談何容易?

    幾十年來,國家出台各種優惠政策解決民辦教師,絕大對數人成功上岸,轉為有編製的正式教員,也有極少數人被辭退或轉崗。即便如此,遠遠滿足不了師資短缺的困境。於是乎,各地有各地的土辦法,陸續又招了一批民辦教師。黑山縣不是特例,全省都是如此。

    是啊,一旦公開招考,優先要解決這部分人,你要是不解決,必定圍攻縣委大樓上訪請願。如果優先解決,這樣一來,等於沒招。乾脆擴大招考名額,可上面也批不了啊。由此形成了惡性循環,新人進不來,老人退不出去。

    面對這個棘手問題,陸一偉有些束手無策。不過,他還留了一手。道:「嚴書記,經過調查,縣一中人滿為患,一個班擠著70多個學生,教育環境不容樂觀啊。我建議將縣一中拆分,分流一部分學生,成立兩個高中。這樣一來,既可以緩解教學壓力,還可以形成競爭機制,同時還可以以此名義招考一批教師。」

    「嗯。」嚴步高點頭道:「你的想法不錯。不過,如果拆分又面臨新的問題。新學校在哪裡?重建嗎?縣裡沒那麼多錢,另外也不切實際。」

    陸一偉道:「完全不用重建。將縣城的教學資源進行整合,把初中部分散到其他學校,東關中學完全可以升格為高中。」

    嚴步高有些跟不上陸一偉的節奏,道:「你說的這個問題可以考慮,容我好好想想。還有呢?」

    陸一偉道:「我建議將胡國興調離縣一中。」

    此話一出,嚴步高一下子坐起來,瞪大眼睛道:「你說什麼?」

    陸一偉又重複了一遍,嚴步高慢條斯理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胡國興雖不懂教育,但在教育戰線上也工作七八年了,猛然把他調離,是不是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再說了,你讓我把他調到哪兒去?」

    陸一偉早就想好了,道:「縣扶貧辦。」

    「什麼?」嚴步高突然笑道:「你開什麼玩笑,你覺得胡國興會去嗎?」

    陸一偉信心十足道:「只要嚴書記同意,我自有辦法。」

    嚴步高一時拿不定主意,道:「先把這事擱一邊,如果把胡國興調離,那你打算讓誰去縣一中?有合適人選嗎?」

    陸一偉道:「暫時沒有合適人選,不過我有個想法,可以考慮外聘。」

    「什麼?」陸一偉一直提出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讓思想守舊的嚴步高有些轉不過彎,道:「外聘?」

    「對!外聘。」陸一偉道:「我們可以借鑒民辦教育的方式,聘請一個有經驗有能力的退休老校長來坐鎮指揮。當然,這不是長期的,只要咱縣的教育有所好轉,完全可以再物色人選嘛。另外,校黨組書記依然不變。」

    嚴步高一時難以消化,揉著太陽穴道:「你讓我好好考慮考慮。還有嗎?」

    陸一偉提出最後一個問題,道:「我需要縣財政撥付一筆專項資金,用於獎勵學生和激勵教師。」

    提到錢,嚴步高牙根發酸,道:「一偉啊,其他事我可以考慮,但錢的問題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咱們縣財政緊張,正經的地方都分配不過來,更不可能擠出來干別的。就拿前陣子抗旱一事,陸陸續續花了四五百萬,這一年才過半,還有其他用錢的地方,錢的事我不能答應。」

    陸一偉沒再堅持,道:「那好吧,煩請嚴書記考慮下我剛才提的問題,我等您回話。」

    兩天後,嚴步高把陸一偉叫到了辦公室。

    嚴步高道:「一偉啊,你提的問題我思前想後考慮了,基本上同意你的做法。不過事關教育大計,還需要充分論證,廣泛徵求意見。最後還得上常委會通過,這是必不可少的環節。」

    「好的,那胡國興的事……」

    嚴步高拍板道:「你先運作,只要他同意,我這邊沒意見。還有,錢的事你不必再說了,這肯定不行。即便我同意,靳縣長那裡都不會同意。」

    接下來幾天,陸一偉故意放出風讓群眾討論關於學校資源整合一事。讓他沒想到的是,群眾反響強烈,普遍贊成。還有甚者,有的學生家長寫聯名信給縣委,強烈要求進行學校資源整合。與此同時,部分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也加入進來。對於這一結果,陸一偉感到滿意。

    然而,事情並沒有想象的順利,此舉遭到縣一中教師的強烈反對。

    要知道,他們的獎金都是從學生身上賺來的,一旦拆分,意味著學生分流。沒有了生源,自然獎金也就少了,這樣的賠本買賣誰樂意?

    於是乎,縣裡形成鮮明的兩派,爭得不可開交。而陸一偉冷眼看待,冷靜分析,此事既然揭開了鍋,乾脆整的動靜再大些,讓一些退休老幹部以及文藝工作者也參與進來,不過輿論的風向必須掌控到有利的一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