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3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32字體大小: A+
     

    「嗯。」陸一偉點頭道:「你說得這些問題在其他地區也不同程度存在,可以說是基層教育目前很普遍的現象,而且趨勢愈加明顯。師資力量參差不齊是一方面,難道僅僅是這方面的原因嗎?」

    趙小康道:「確實如此。具體到黑山縣,有些不能說的秘密。」

    「哦?」陸一偉坐起來道:「說來聽聽。」

    趙小康猶豫了下道:「陸書記,如果我出來了您千萬別說是我的啊。」

    「這個我自然明白,說吧。」

    趙小康深呼吸一口氣道:「剛才那個胡國興你也看到了,講話都不利落,怎麼能當校長呢。他原先不過是軸承廠的鉗工,小學都沒畢業,搖身一變竟然成了一中校長。這樣的人來管理學校,您覺得能好嗎?胡國興的仕途完全得益於副縣長郭振彪。」

    「郭振彪家裡兄弟姊妹多,家庭窮得叮噹響,一塌糊塗。胡國興的母親看著剛出生的郭振彪可伶,用玉米糊糊把他拉扯到三歲,兩家就此結緣。郭振彪還算重情重義,得勢后不忘報恩,愣是把啥都不懂的胡國興拉入政界,頂著各種壓力破格提拔。先是任軸承廠副廠長,因貪污腐敗,倒賣國有資產被人告了,誰都以為要栽了,郭振彪的威力果然驚人,不費餘力壓了下來,調到不太惹人關注的地震局。幾年後,又提拔為局長,后調任一中擔任校長。」

    陸一偉聽著咬牙切齒,道:「縣裡的領導難道不綜合考慮嗎?怎麼會讓這種草包搞教育?」

    「哎!」趙小康嘆氣道:「郭振彪心狠手辣,為官霸道,說到做到,睚眥必報。他說今天讓你下,絕不會拖到第二天。只要誰被他盯上了,用不了幾天就乖乖服從了。不僅普通人怕他,就連縣領導都怕他。上一任縣委書記工作需要把他手下的爪牙調離,就因為這點小事,當晚就被人裝到麻袋丟進河裡,嚇得縣委書記第二天就跑回了市裡,說什麼都不來了。還有上任縣長,無緣無故離世,好多人揣測與郭振彪有關……如此飛揚跋扈的人,誰敢與他作對?」

    陸一偉本以為張東子是黑山縣的危險人物,現在看來,郭振彪才是真正的幕後操手。

    趙小康接著道:「胡國興任校長后,不懂教育卻權*欲很大,一手遮天,根本聽不進別人意見。如果有人膽敢提出不同意見,直接調到鄉鎮學校,如此剛愎自用之人,誰敢說真話?此人劣跡斑斑,做出來的事更令人髮指。」

    「一是胡亂收費。學校的收費標準都是由物價局核定的,到了他這裡熟視無睹,壓根不當回事,時常以各種理由收費,學生家長叫苦不迭,卻沒人敢反抗。要是不交,立馬滾蛋。這些年下來,胡國興少說也拿了幾百萬。」

    「二是掌控教師升調權。按道理說,教師在學校間調動應該教育局說了算,不知道啥時候到了他手裡。一些教師在鄉鎮多年,層層找關係想調回來。教育局長以及縣長都簽字了,到了他這裡行不通,不接收!即便各種壓力接收了也不安排教師上課。後來,這成了他手中的特權,直接管控全縣範圍教師調動。看誰不順眼,第二天就調到偏遠鄉鎮。看到那個女教師漂亮,即便人家不願意也要調回來,也就是下面要說的第三條。」

    「此人文化程度不高,y亂之極。外界在傳,全縣學校幾乎稍微有點姿色的女教師都被他睡過了。不僅如此,還破壞他人的家庭。有個女教師長得不錯,活生生把人家家庭給毀了,長期作為情人。另外,還經常把一些女教師拱手送給郭振彪他們享用,把學校搞得烏煙瘴氣。更有甚者,就連一些女學生都不放過……」

    「夠了!」陸一偉憤怒地一拍桌子,桌子上的物品震得叮噹響。聽到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把控學校這麼多年,牙根都咬的發酸。指著趙小康道:「我一定要把這個狗東西拿下!」

    趙小康替陸一偉捏一把汗,小聲道:「陸書記,我勸你最好不要管。這事嚴書記和靳縣長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您何必找不自在呢。您下來是掛職鍛煉了,期滿后就離開了,得罪他們沒什麼好下場……」

    陸一偉紅著眼睛瞪著趙小康道:「你是怎麼認為的?」

    趙小康匆忙躲閃眼神,低頭道:「陸書記,我是為您著想……」

    陸一偉意識到自己不冷靜,深呼吸了一口氣,平穩下來道:「小康,我不是和你生氣,以後我也不會了。那你說有什麼好的對策嗎?」

    趙小康不敢妄自多言,沒有作答。其實問題明擺著,拿掉胡國興就是根本解決辦法。

    「行了,你先下去吧,讓我好好想想。」陸一偉一擺手,坐在辦公桌前苦思冥想。可想了一上午,一點思路都沒有。

    快下班時,胡國興居然登門找他了。

    「有事?」陸一偉冷冰冰地道,看著這張醜惡嘴臉就想上去狠狠地兩嘴巴子。

    胡國興沒意識到陸一偉不高興,堆滿笑容道:「陸書記,您來了我一直沒有時間請您吃飯,晚上您看方便不?」

    陸一偉本想拒絕,可轉念一想,深入了解對方也好對症下藥。對付這種人,只能智取,不能蠻幹。笑著道:「行,你定地方吧。」

    「哎呀!」胡國興激動地道:「陸書記真給面子,今晚就去學校食堂。您放心,絕不次於外面的飯店差。」

    陸一偉淡然一笑,沒有說話。

    「那好,我晚上過來接您。」

    晚上,胡國興準時過來接。

    陸一偉坐在寬大的奧迪車裡,笑呵呵地胡國興道:「這好車就是不一樣,坐著舒服。」

    胡國興立馬回過頭,很認真地道:「陸書記要是喜歡,今晚您就可以開走。」

    「不不不。」陸一偉連忙擺手道:「我可坐不起。嚴書記才坐著雅閣,我那敢坐奧迪啊。」

    胡國興聽不出陸一偉在諷刺,道:「他們是他們,您是您,完全沒有可比性嘛。您這麼年輕,不是我吹,用不了幾年,你的位置在他們之上。他們就不同了,熬到退休,回家遛狗抱孫子,到時候誰還記得他們?哈哈。」

    聽到胡國興如此大不敬,說明他完全不把兩位領導放在眼裡,囂張到如此地步,足以顯現其能耐。

    到了學校食堂,胡國興將其徑直帶到二樓,裡面的裝修風格著實把陸一偉嚇了一大跳。水晶吊燈紅地毯,紫檀餐桌骨瓷餐具,且有穿旗袍的服務員,與五星級酒店的規格不差上下。

    陸一偉進去坐下道:「我說老胡啊,你這個地方真讓我大開眼界啊。」

    胡國興立馬道:「陸書記要是喜歡,可以經常來啊,外面有啥咱這裡就有啥。」

    陸一偉眼神一挑,問道:「都有些啥啊?」

    胡國興詭譎一笑,道:「你想要啥就有啥。」

    「哈哈。」陸一偉放聲笑了起來,胡國興見此,也跟著笑了起來。

    不一會兒,走進來兩位年輕女子,一左一右笑盈盈地坐在陸一偉身邊。

    胡國興介紹道:「陸書記,這位是李老師,教生物的,對人體的構造相當熟悉。這位是趙老師,教音樂的,那歌喉如同百靈鳥似的,唱的人心都能化了。」

    陸一偉看著兩位姿色並不出色的女教師,做著天底下光輝的職業,私底下卻干著不可告人的勾當,讓人噁心。她們是自願還是被胡國興裹挾,不得而知。

    要想深入了解胡國興,那就得放開膽子與他交朋友。陸一偉故意道:「李老師,我這尾椎這些天一直不舒服,要不你給看看?」

    李老師對陸一偉的言論大吃一驚。表面看儀錶堂堂,一表人才,居然也是一丘之貉。她反倒放鬆了許久,一隻手伸進陸一偉衣服後背,手指遊走著道:「是這裡嗎?」

    「對,就這裡。」

    李老師神秘一笑,道:「晚上我給你看看,保准治好。」

    「哈哈……」

    陸一偉一個渾玩笑,氣氛一下子活躍起來。胡國興本以為陸一偉是個不好接觸的主,現在看來,拿下他輕而易舉,絲毫不費力。不怕他骨頭再硬,只要有愛好,一切好說。

    推杯換盞,氣氛正濃。胡國興乘著陸一偉高興,順勢道:「陸書記,今年高考沒考好,我這個當校長的有一定責任,你要生氣就批評我幾句吧。」

    陸一偉把酒杯放下道:「胡校長別這麼說。正如你今天彙報,考不好有多方面原因,憑什麼讓你背這個黑鍋?」

    「嘿嘿,還是陸書記看問題獨道。」胡國興得意一笑道:「既然陸書記分管教育,要是嚴書記和靳縣長過問起來,還希望您美言幾句。」

    「好說,好說。」

    「哎呀,陸書記是爽快之人,怪不得年紀輕輕就是副書記了,水平果然不一般。」胡國興指著道:「李老師,趙老師,好好陪陸書記喝兩杯。」

    吃完飯,那位李老師當真了,非要送陸一偉回宿舍。陸一偉連忙擺手道:「今晚喝多了,就算了吧。改天我親自找你,到時候可別不認賬啊,哈哈。」

    「放心吧,到時候我帶李老師去找您。」胡國興在旁邊附和道。

    下車時,胡國興把用報紙裹著的一沓錢塞到陸一偉手裡。

    「這是啥?」陸一偉故意問道。

    胡國興笑道:「不成敬意,一點小意思。」

    陸一偉在手裡掂了掂,往腋下一夾,臉上浮現出詭譎的笑容,道:「既然你有這份心,那我就收下了。」

    胡國興立馬道:「只要陸書記關照,以後只會多不會少。」

    「聰明人!」陸一偉指了指胡國興,瀟洒進去了。

    胡國興得意一拍手,嘀咕道:「搞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