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3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31字體大小: A+
     

    陸一偉和牛福勇正聊著,李海東帶著潘成軍也登門了。潘成軍進門的反應和牛福勇一樣,斥責陸一偉不夠意思。

    結婚的事,李海東是知道的,但陸一偉不讓他往外傳,就連潘成軍都不能說。李海東開始還能忍住,到了後來實在憋不住了,說了出去。

    潘成軍已經不是當年的煤礦工,穿著一身精幹的名牌,舉手投足頗有大老闆的派頭。反倒是牛福勇大大咧咧,衣著不講究,形象不顧及,穿著汗衫大褲衩,腳上一雙磨得沒邊的懶漢拖鞋,不知道的還以為街頭的小商小販。

    「來,弟妹,拿著!」潘成軍從包里抓住一沓錢塞到范春芳手裡,動情地道:「弟妹,以後我這兄弟就交給你了,如果他不聽話,直接告訴我們,我們來替你收拾他。」

    「對,我們替你出氣。」牛福勇附和道。

    范春芳拿著錢感動得眼眶濕潤,不停地說著謝謝。

    「太多了。」陸一偉看著范春芳手裡的錢足有五六萬,接過來要還給潘成軍。

    潘成軍攔著道:「一偉,這不是給你的,少來這一套,快收起。」

    「那你拿著吧。」與自家兄弟,陸一偉不過多客套。

    潘成軍坐下笑著道:「等著吧,三條他們馬上就到。」

    「啊?」陸一偉驚訝地道:「你告訴三條了?」

    「那可不,他要以後知道了,非和我急不可。」

    看來是躲不了了,陸一偉叮囑范春芳趕緊去燒水。

    「老潘,你那煤礦效益怎麼樣?」牛福勇問道。

    潘成軍看了陸一偉一眼,道:「還行,剛夠吃飽飯,比起你那煤礦就顯得小打小鬧了。」

    牛福勇並不知道東成煤礦幕後的老闆是陸一偉,一直以為是潘成軍的。道:「以今年的形勢,哪怕就是個小煤礦,照樣發大財,你等著瞧好了,用不了幾天,煤價還要漲。」

    「嗯。」潘成軍道:「國家現在把煤價放開了,允許煤礦主自主定價,像一些媒質好的大興煤礦,已經把價格調到了400多一噸,這就是趨勢。」

    「這特娘的苦日子總算熬過來了。」牛福勇興奮地道:「短短兩年時間價格翻著番地漲,照此下去,日進萬斗真不是做夢,哈哈。」

    說著,三條、黑圈以及猴子已經敲門進來了。

    「好傢夥!」三條看到家裡堆放著這麼多東西,道:「這都堆積如山了。」

    「快裡面請。」陸一偉已經做好了挨批的準備,沒想到黑圈上來就是一記重拳,對三條道:「三條,猴子,你說這玩意兒是不是該打?」

    「該打,往死里打!」三條咬牙切齒地道。

    「哎喲,輕點,痛死了。」陸一偉被三人群毆,其他人看著哈哈大笑。站在一旁的范春芳則心疼不已,連忙制止道:「快屋裡坐。」

    不一會兒,房間里擠了滿滿當當。陸一偉看到昔日的同窗兄弟都前來捧場,心裡很是感動。

    黑圈同樣出手大方,送給范春芳一塊翡翠吊墜。而三條和猴子兩人合買了一塊用金絲綉成的「百年好合」牌匾。禮不在乎輕重,但這幾位個個出手大方,給陸一偉長足了面子。

    中午,一行人喝得酩酊大醉,好不快哉。

    第二天,南陽縣上上下下都知道了陸一偉結婚的消息。尤其是石灣鄉,議論紛紛快炸了鍋,想都不敢想陸一偉居然和范春芳走到了一起。不過聯想到兩人一同前往黨校培訓學習,似乎也能說得過去。

    接下來幾天,陸一偉壓根出不了家門,陸陸續續有人前來道賀,比結婚當天都熱鬧。特別是石灣鄉的機關幹部、村幹部以及企業老闆,組團跑到東州市,忙得兩口子不可開交。縣委書記肖志良和縣長楊德榮雖沒有親自到場,但讓人捎來了1000元的禮金,還以縣委縣府名義送來了結婚紀念品。另外,丁昌華也託人捎來了禮金。

    南陽縣的剛消停,黑山縣的機關幹部聞訊趕來。好多人陸一偉都不認識,還得自我介紹。還有的人來了放下禮金就走,壓根不知道對方是誰。

    前前後後折騰了四五天,總算消停下來了,把陸一偉和范春芳累得夠嗆。兩人坐下來細細一算,嚇了一大跳。這些天光禮金就收了十多萬,如果連東西算上,高達二十多萬。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除了自家兄弟,其餘的藉機討巧。身份決定一切,如果陸一偉是一般人,估計知道了都裝作不知道。

    婚後這些天,東州市正在召開兩會。原常務副市長韓洪濤當選市長,而鐘鳴的母親劉文麗順利當上了夢寐以求的副市長,而且直接入常。除了自身努力外,陸一偉起到了間接作用。如果當初不答應這場婚事,會成功當選嗎?不得而知。

    一切回歸正常生活。經過幾天的磨合,陸一偉在慢慢轉變角色,但心裡始終越不過那道溝坎。這一晚,范春芳再次提出請求后,陸一偉配合了。不知是心理壓力還是過於勞累,時間很短。即便如此,范春芳滿足了。

    第二天一早,陸一偉準備去上班。范春芳里裡外外把衣服準備好,不停地叮囑要注意身體,少抽煙喝酒……陸一偉不知該說些什麼,只好點頭應承。臨走時,陸一偉道:「這段時間你先住你們家吧,等過一陣子我們就買房。另外,我的前程自有想法,請不要讓你父親橫加干涉。」

    回到黑山縣,陸一偉屁股還沒坐穩,教育局局長林世偉火急火燎進來了。先是道賀,緊接著談起了工作。道:「陸書記,今年高考成績已經出來了,咱們縣的情況不容樂觀。達一本縣的才10多個,最高分才603分,清華北大一個沒有,考得最好是北京郵電大學……考成這個樣子,我都不好意思向嚴書記和靳縣長彙報……」

    陸一偉聽后,蹙著眉頭道:「黑山縣的教育歷來如此嗎?」

    林世偉道:「以前黑山縣的教育挺好的,也考過清華北大,可不知從哪年起,一下子就開始走下坡路,這兩年更是每況愈下,哎!」

    陸一偉問道:「咱縣的教育成了這個樣子,你這個教育局長有反思過嗎?」

    林世偉尷尬地抬起頭道:「陸書記,我去年才從地震局調到教育局,所以……」

    「哦。」陸一偉沒再追問,道:「那你覺得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林世偉想了半天道:「我認為,一方面是師資力量不夠,另一方面是縣裡重視不夠……」

    「還有嗎?」

    「暫時就這些了。」

    陸一偉起身道:「走,我們去學校看看。」

    黑山縣僅有一所高中,而且是高中與初中混合在一起,人數高達幾千人,把本來擁擠的校園更變得人滿為患。

    進了學校,校長鬍國興早早在門口恭候,一路小跑跟著上了會議室。

    客套了幾句,胡國興開始檢討彙報:「今年我校成績不容樂觀主要存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師資力量不夠。學生多教師少,有的教師要帶四五個班,根本顧不過來。而且老教師居多,年輕老師甚少。二是生源不好。一些學習好的學生都去了外地上高中,留下的學生質量不高……」

    陸一偉聽后,問道:「胡校長,你光找客觀理由了,那管理方面呢,有沒有漏洞?」

    胡國興滿頭大汗,一邊擦汗一邊道:「管理上肯定有漏洞,我這個當校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自願接受陸書記處分。」

    陸一偉把煙掐滅,綳著臉道:「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先把問題弄清楚再說。這次考砸了沒關係,來年可以再戰,但查不明問題出在哪裡,明年照樣如此。」

    「是是是,我們馬上進行認真自查,儘早向陸書記彙報。」

    回到辦公室,陸一偉把趙小康叫了過來,問道:「你是從黑山一中畢業的嗎?」

    趙小康點點頭道:「我讀書那會,黑山一中正值鼎盛期。特別是我們班,一下子考了兩個清華,達中專分數線的就有二十多個,後來就不行了。尤其是最近幾年,學校管理一塌糊塗,簡直不忍直視。」

    「哦?」陸一偉道:「你把你所了解的情況說說。」

    趙小康有些顧慮,吞吞吐吐不作聲。

    陸一偉寬慰道:「你放心大膽地說,出了這個門就是我的話,沒人會追究你。」

    放下思想包袱,趙小康道:「剛才胡國興說得卻有一定道理。學校過於臃腫,不僅有高中還有初中,老師根本顧不過來。還有老師大多數都是從鄉鎮回來的,其中不乏不少民辦教師,素質參差不齊,教學質量可想而知。生源也確實大不如從前了,稍微學習好一點的都去市裡或鄰縣上學去了,待在黑山縣怕耽誤孩子前程。如此惡性循環,考不好在意料之中。此外,這兩年民辦高中異常火熱,用巨額回報搶生源。比如說一些好學生,直接免學費免生活費,甚至還給錢,如此誘惑,都紛紛跑出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