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3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30字體大小: A+
     

    回去的路上,陸一偉一臉不愉快。范春芳見此,小心翼翼問道:「一偉,你不開心嗎?」

    陸一偉勉強笑了下道:「沒有。」

    范春芳連忙解釋道:「一偉,我爸媽就是那臭脾氣,時間長了就習慣了。如果你不願意回來,那我們以後少回來就行。」

    范春芳是無辜的,陸一偉沒有把氣撒到她身上,道:「你別多心,我沒那意思。」

    回到家裡,范春芳趕緊給陸一偉拿拖鞋,幫著他把外套脫掉,又把準備好的睡衣取出來,泡好茶,把煙放到面前,洗了水果擺好……她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來感化陸一偉。

    看到眼前的這一切,不正是他曾經所嚮往的生活嗎?然而,女主人卻不是他想象的妻子。

    陸一偉做夢都想不到,自己到頭來居然和范春芳走到了一起,而且稀里糊塗結了婚。難道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晚上睡覺時,范春芳早早洗了澡上床等候,而陸一偉則遲遲不肯進屋,坐在沙發上抽著煙看著電視一直到深夜。

    范春芳一開始興奮緊張,可越到後來越是失望,幾次想起身叫陸一偉睡覺,卻連叫他的勇氣都沒有。蒙著頭獨自暗傷,嚶嚶哭泣。難道自己的選擇錯了嗎?

    不知道什麼時候,范春芳感覺到陸一偉爬上了床。她的心跳加劇,期待著那美好時刻發生。然而,陸一偉摘掉眼鏡,背對著自己倒頭大睡,絲毫沒有跡象。

    范春芳掙扎了許久,最終鼓足勇氣主動往陸一偉身上靠,顫抖著抓住對方的手放到自己胸前……

    「春芳,我有點累了。」陸一偉把手抽了回去,假裝疲憊地道。

    范春芳的心一下子涼了,愣在那裡不知所措……

    第二天,陸一偉醒來后發現范春芳不見蹤影,以為她生氣跑回家了,趕緊起床跑出卧室,看到范春芳在廚房忙活著做飯,懸著的一顆心放了下來。

    范春芳見陸一偉起床了,笑著道:「你起床了啊,先洗臉刷牙吧,飯馬上就好。」

    陸一偉本以為她會不高興,沒想到像沒事人似的,心裡滿是愧疚。可真讓他邁出那一步,無論如何克服不了心裡障礙。

    洗漱完,陸一偉坐到餐桌前,看到一桌子豐盛的早餐,心裡暖暖的。過慣了單身生活,一下子有個女人照顧他,多少有些不適應。

    「你快吃啊,待會就冷了。」范春芳從廚房探頭道。

    「哦。」陸一偉用筷子夾起一塊點心吃了一口,酥脆可口,沒想到獨生女范春芳還有這等手藝,刮目相看。

    不一會兒,范春芳端著一碗粥放到陸一偉面前,樂呵呵地道:「嘗嘗我做的皮蛋瘦肉粥。」

    陸一偉喝了一口,味道確實不錯,臉上綻放出久違的笑容道:「沒想到你還會做飯,挺好的。」

    得到陸一偉的肯定,范春芳興奮地直搓手,似乎忘記了昨晚的不愉快,道:「我以前也不會做,都是在網上現學的,就這個粥,我試驗了十幾回才成功。」

    沒想到范春芳如此認真,陸一偉點了點頭道:「你也趕緊吃吧。」

    飯桌上,兩人話雖少,但不時地有眼神交流。對於范春芳而言,她知足了。

    兩人有一周的新婚假期,時間過半,陸一偉卻已經呆不住了,可又不知道該怎麼和范春芳說。按照范榮奎安排,還要求他們出國去希臘度蜜月,可陸一偉那有那閑心,極力反對。范春芳見陸一偉不想出去,連忙和父母親解釋才不了了之。

    正想著,「咚咚咚」有人粗野的敲門。

    這個點誰會上門,是父母?不可能啊,就算是也用不著這麼用勁吧。

    看著陸一偉一臉疑惑,范春芳起身道:「我去開。」

    「來來來,快抬進來。」牛福勇指揮著搬運工往家裡搬東西。

    陸一偉起身道:「福勇,你這是幹什麼?」

    牛福勇不理會陸一偉,提高聲音斥責搬運工道:「能不能小心點?磕壞了你們賠得起?」

    不一會兒,地上擺了個滿滿當當。有電視、冰箱、洗衣機還有電腦,甚至還有一個嬰兒床。陸一偉哭笑不得道:「福勇,你這是發財了?」

    牛福勇陰沉著臉瞟了一眼,立馬堆著笑臉對范春芳道:「這是嫂子吧?」

    范春芳被如此稱呼,心情格外高興,點頭道:「你是福勇兄弟吧,快進來!」

    「你認識我?」牛福勇驚奇地道。

    范春芳莞爾一笑道:「不要忘了,我在南陽縣工作過,你可是縣裡的大名人。」

    「哈哈,對,你看我這記性。」牛福勇走到客廳往沙發上一坐,從懷裡掏出一個厚厚的信封交給范春芳道:「嫂子,你們婚禮時我沒有參加,現在補上,你收著。」

    從牛福勇進門,至始至終沒和陸一偉說話,自己倒像是局外人。見牛福勇如此,陸一偉上前攔著道:「福勇,你這是幹嘛,快收起來。」

    牛福勇終於綳不住了,一把推開陸一偉道:「你別和我說話,這是我給嫂子的,那輪得上你管。」說著,又對范春芳道:「來,嫂子,拿著!」強行塞到范春芳手裡。

    范春芳尷尬地向陸一偉徵求意見,不知所措。

    陸一偉道:「福勇,快收起,咱兄弟別整這些沒用的。」

    「你把我當兄弟了嗎?」牛福勇梗著脖子瞪大眼睛質問陸一偉:「你結婚這麼大的事為什麼不告訴我?」

    陸一偉躲避眼神道:「不光是你,我都沒通知……」

    「一偉,這我得說道說道了。」牛福勇氣呼呼地坐在沙發上道:「你這樣做,說明你壓根沒把我當兄弟,有你這樣的人嗎?」說著,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一個大男人的,別娘們唧唧的。」陸一偉見牛福勇如此,連忙道:「沒通知你是我不對,但你一下子買這麼多東西沒必要啊,該有的家裡都有了。」

    「這我不管!」牛福勇道:「你要是用不著,等我走了直接扔出去那是你的事。」

    牛福勇的表現讓范春芳吃驚萬分,沒想到此人如此重情重義。連忙岔開話題道:「福勇,你還沒吃飯吧,我給你盛飯去。」

    「嫂子,別忙活了,我吃過了。」牛福勇始終對范春芳客客氣氣的。

    「吃過了再吃點。」說完,轉身進了廚房。

    陸一偉掏出煙遞給牛福勇解釋道:「福勇,這事等我隨後和你慢慢解釋,現在一兩句說不清楚。你別鐵炮似的,進門就開轟,兄弟我什麼時候能忘了你?」

    牛福勇心裡別著勁,道:「不管你有什麼理由,結婚這麼大的事總該知會一聲吧。」

    「行了,行了,是我的錯,我和你賠不是了,哈哈。」陸一偉被牛福勇認真得勁頭給逗樂了。

    牛福勇心情稍微舒暢了些,道:「我這陣子忙得不可開交,要不是海東和我說都不知道,實在不夠意思。」

    陸一偉岔開話題道:「你那煤礦怎麼樣了?」

    「好的不得了!」牛福勇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道:「不是和你吹,去年這個時候我還是個窮光蛋,而今年我不僅把投入的全部掙回來了,還有盈利。工業園區馬上就完工,估計下個月洗煤廠就能開工。焦化廠要稍晚一些,最遲下半年就啟動了。這兩個大工程一轉動,那錢如流水似的嘩嘩就進來了,哈哈。」

    如此看,張志遠當初整合北河鎮煤礦,搞工業園區的想法是正確的,由衷地道:「如此賺錢比你以前小打小鬧,提心弔膽要舒暢吧?」

    「這是自然的。」牛福勇道:「我現在想通了,不管幹什麼都得懂法用法,咱光明正大地賺錢,怕個卵!」

    「哈哈……」陸一偉笑著道:「你這腦袋總算開竅了。」

    牛福勇道:「對了,陸哥,你還記得巴圖嗎?」

    「記得啊,不是你好兄弟嘛。」

    「嗯。」牛福勇道:「前些年不是和你說他想在北河鎮建電廠嘛,張志遠對該項目並不看好就一直擱置。現在馬上就要動工興建了。」

    「哦?相關批文下來了?」陸一偉驚詫道。

    「沒有。」牛福勇道:「這事我和賀建說了下,賀建當場拍板敲定,回去和肖書記一說,這事就成了。」

    聽到此,陸一偉隱隱擔心,北河鎮因挖煤已經造成水資源損害,現在又來了個火力發電廠,估計用不了幾年就怕企業與村民爭水吃。這也是張志遠當初遲遲不拍板的原因,沒想到肖志良居然同意了。自己已經離開南陽縣,不能過多對時任領導評頭論足,各有各的想法,不能說誰對誰錯,只能讓歷史去評說。

    陸一偉道:「縣裡沒人去礦上找麻煩吧?」

    「有賀建罩著,誰敢!」牛福勇道:「這兄弟夠哥們,今年縣裡還要開七八個工程,拉著我參建,時時處處想著我,夠意思。」

    陸一偉擔心地道:「福勇,賀建這人表面看大大咧咧,挺講義氣,但你我並不了解他,要提防著他。」

    「放心吧。」牛福勇道:「這個世界上除了你,我不會相信任何人。」

    牛福勇如此說,陸一偉很是感動。摟著肩膀道:「咱兄弟之間就別扯那些沒用的,中午別走了,我請你吃大餐,好好喝一杯。」

    「我就是專門來吃喜酒的,趕都趕不走,哈哈。」牛福勇爽朗地笑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