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2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29字體大小: A+
     

    6月底,黑山縣酷熱,絲毫不見下雨的跡象。黑山縣遭遇了百年不遇的乾旱天氣。

    經過上次曝光,鄰省放水,麥河水庫有了水,但面臨的形勢異常嚴峻,水位已低於警戒線,極有可能再次引發吃水荒危機。

    為了應對旱情,西州市委書記郭金柱責成市長魏輔堂撥付專項資金200萬元,並要求全縣上下行動起來,眾志成城,精誠團結,以樂觀的心態和不輸的勁頭全面保障居民用水。

    陸一偉作為抗旱領導組組長,幾乎每日奔波輾轉打井工地現場,督促施工隊伍加快工期,務必要在短時間內完工。還要安撫群眾,讓他們知道政府在積極努力解決。同時,每天晚上召開碰頭會,聽取相關彙報,研究解決對策。

    這邊忙得焦頭爛額,那邊同樣不消停。范春芳每日必來電話,催促要拍婚紗照。家裡也是一個勁地催,讓他趕緊回家,一切等婚事完了再說。而陸一偉的答覆每次都一樣,等忙完這陣子就回去。他的舉動惹怒了未來的老丈人范榮奎,親自到了黑山縣。

    「陸一偉,知道不知道你的態度讓我很失望?」范榮奎在陸一偉住處,黑著臉道。

    陸一偉本來對這場婚姻不抱任何希望,道:「范部長,黑山縣當前的處境您也看到了,我作為抗旱領導組組長實在是走不開啊。」

    「別找借口!」范榮奎勃然大怒,道:「你以為黑山縣離了你就不開展工作了?馬上放下手頭工作,一切等婚後再說。如果你不願意開口,我去和郭金柱說。」

    對於陸一偉,范榮奎有很多不滿意。儘管小夥子長得精神,事業心也強,但總覺得他是農村人,又是二婚,且沒什麼社會背景,可偏偏女兒看上了,他這個做父親的實在左右為難。他與其他人不同,不會逼迫女兒做一些不喜歡的事,特別是事關人生大事,哪怕得罪同僚,也得讓女兒過得開心幸福。奮鬥一輩子圖個什麼,不就是讓女兒過上好日子嘛。不管怎麼說,只要女兒願意,付出多大代價都要成全她。

    壓抑心頭許久的怒火終於在此刻迸發出來,陸一偉不懼怕對方的身份,道:「范部長,你覺得你這樣做,你女兒會幸福嗎?我們沒有感情基礎,何況我從來沒往那方面想,希望你和春芳慎重考慮。」

    「你在和我說話嗎?」范榮奎鐵青著臉道:「陸一偉,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一切由不了你做主。我們這一輩人還談什麼感情,見一面就結婚,現在不也好好的嗎?沒有感情基礎可以慢慢培養,何況你們在一起相處那麼久,彼此也了解對方,我相信你是識大局的。好了,明天你到家裡來一趟,我有事和你說。」說完,起身離去。

    范榮奎剛走,張志遠就來了電話。劈頭蓋臉斥罵了一通,讓他馬上回家。如果不回去,他親自過來,拉也要拉回去。

    苦悶,彷徨縈繞在陸一偉心頭,卻無力反擊。他不知道張志遠在這件事上扮演的什麼角色,徹頭徹尾沒站到自己的立場上考慮問題,而是一味地遷就對方,自己反倒成了不知情的局外人,成為任人擺布的木偶。

    第二天,陸一偉回到了家。

    陸家人沉浸在喜悅中為陸一偉緊張忙碌操持著。鐘鳴的母親劉文麗甚至比兒子都賣力,主動承擔起老陸家的代言人,充分發揮領導才能,有條不紊地準備著一切事務。

    陸一偉最終還是沒扭轉乾坤,改變事實,在絲毫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婚禮如約而至。

    原本結婚應該在男方,但女方家要求在江東市舉行。婚禮當天,幾乎清一色都是范家的親朋好友,而陸一偉除了自家親戚外,沒有通知任何人。

    陸一偉喝的爛醉如泥,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到家裡的。等醒來后,已經是第二天上午。

    「一偉,你醒來了啊,把我給嚇死了。」范春芳坐在陸一偉床邊,心焦地道。

    陸一偉努力睜開眼睛,揉了揉發脹的腦袋,接過范春芳端過來的水喝了一口,頓時覺得肚裡翻江倒海,立馬坐起來衝到衛生間,吐了以後才覺得舒暢了些。

    「一偉,你好點了嗎?」范春芳跟在陸一偉身後,擔心地為其拍著後背。從今天開始,他就是自己的男人了。

    陸一偉搖搖晃晃走出衛生間,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雙手揉著太陽穴。范春芳見此,趕緊倒了杯白開水端到跟前,又從茶几下面取出煙,小心翼翼地擺在前面道:「一偉,你先喝點水,我馬上去做飯。」

    陸一偉這時才抬頭看了一眼范春芳。只見她穿著新娘裝,披頭散髮的,眼圈發黑,一臉無精打采。問道:「你昨晚一晚沒睡?」

    「呃……睡了……」范春芳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陸一偉起身道:「行了,你先去睡一會吧,我去做飯。」

    「不用,我來。」范春芳堅持道。

    「別硬撐著,身體要緊。」說完,起身回到卧室換上休閑服,開始了他的婚後生活。即便他一萬個不滿意,木已成舟,已經是不可改變的事實,必須拿出一個男人的擔當。范春芳是一個善良的女人,不忍心傷害她。

    范春芳失神地站在那裡,喜極而泣。她知道陸一偉並不喜歡她,但這一切都不重要。她相信,只要努力認真地對待他,一定能夠擄獲他的心。就交給時間來證明吧。

    新婚之夜,本來是女人一生最重要的時刻。然而,范春芳卻是守著一個醉酒不醒的男人。即便如此,她心甘情願。

    第三天回門,范春芳的母親孫春雲迫不及待地詢問女兒新婚情況,范春芳紅著臉道:「哎呀,媽,你害臊不害臊啊。」

    孫春雲一本正經地道:「都是成家的人了怕什麼,你媽我馬上要退休了,迫切想抱上外孫,你們可得加把勁啊。」

    范春芳捂著臉頰道:「媽,你再說我可回去了啊。」

    「好了,好了,媽不說了。」孫春雲擔心地道:「要是陸一偉敢對你不好,我就讓你爸收拾他。」

    「媽!」范春芳一下子站起來,很認真地道:「一偉對我很好,不許你們以後這樣待他。他是你們的女婿,又不是下屬,幹嘛老是用這種口吻說話。」

    孫春雲在省婦聯工作,也算是個領導幹部,環境的影響下平時說話都帶著官腔,總害怕女兒受委屈。見女兒處處護著陸一偉,心疼地道:「芳芳,你這孩子心眼實,什麼事情都藏在心裡不肯和我們說,以後不在身邊了,媽就怕你受了委屈都不說,哎!」

    見母親唉聲嘆氣,范春芳立馬撲倒在懷裡道:「媽,你放心,一偉對我很好。你們以後別總用那種口氣和他說話,聽到了嗎?」

    「好,好,媽知道了。」孫春雲摸著女兒的臉頰道。

    客廳里,范榮奎在與陸一偉談話。

    范榮奎依然以領導的姿態對待陸一偉,道:「一偉,這婚也結了,就要一切以家庭為主。事業上的事不用你操心,我來替你運作。芳芳在江東,你在西州,時間長了不是回事,過段時間我想辦法把你調回來。」

    「范部長,謝謝你的好意。」陸一偉一時轉變不過來角色,依然叫著范部長,道:「我暫時還不想回省城,請給我點個人空間,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回來,可以嗎?」

    「這怎麼能成?」范榮奎強硬地道:「這事不用你管了,我知道該怎麼做。另外,都成了一家人了,你還叫我范部長?」

    「爸……」陸一偉彆扭地叫了一聲,堅持道:「我還是想自己……」

    「行了,這事不提了。」范榮奎強行打斷道:「我叮囑你一句,好好待芳芳,我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委屈。」

    進入所謂的「豪門」,陸一偉壓抑得有些喘不過氣來。不管再怎麼努力,她家人始終拿他當外人,而且說話的語氣不是談心而是命令,時時處處彰顯優越的地位,凸顯身份的尊貴,自己總覺得低人一等。

    午飯間,范榮奎把一把鑰匙交給陸一偉道:「一偉,芳芳在省城上班,不可能每天回東州市。我原打算讓你們回家裡來住,考慮到不方便,還是過你們的二人世界吧。我在錦繡府邸有一處住房,一直空閑著,完了你們搬過去住吧。」

    陸一偉沒有接鑰匙,看了一眼范春芳道:「爸,這是你們的房子,我想和春芳自己買。」

    「讓你拿著就拿著,廢什麼話!」范榮奎道:「既然你進了這個家門,就是一家人,我的就是芳芳的,也是你的,靠你們那點死工資,啥時候才能買起房子?拿著。」

    范春芳不想讓陸一偉難堪,把鑰匙推過去道:「爸媽,一偉說得對,我們都結婚了,就不能再依靠你們,我們想自己努力買。」

    僵持不下,范榮奎最後妥協,道:「行,反正這房子遲早是你們的,想去住隨時可以。」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