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2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27字體大小: A+
     

    聽著陸一偉破口大罵,佟歡猜到他受了委屈。連忙順著杆子往下爬安慰道:「對,咱不稀罕!當官有什麼好的,被人管著多不自在,我相信你不論幹什麼都會成功……」

    陸一偉真喝多了,話也逐漸多了起來:「佟歡,我告訴你,我在安都縣開了座煤礦,去年掙了將近一千萬,你說我缺錢嗎?不缺!不是和你吹,你說你想要買房子,全國各地隨便你挑地方,哪怕去國外,我照樣能給你買下來,而且咱買就買別墅,住什麼破單元樓,俗氣!車子挑貴得買,低於一百萬的看都不看……」

    不管陸一偉是在吹還是真的,佟歡聽了十分感動。她倒不在乎男人富與窮,而是把她當人看待,真正替自己著想的男人。她多麼希望陸一偉一直醉著,就這樣相互依偎在一起。

    「嫁給我,佟歡,我要娶你。」陸一偉再次舊話重提,很認真地道。

    佟歡何嘗不想嫁給自己喜歡的男人呢,可……

    佟歡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天生骨子裡就有不服輸的勁頭,只要認定的事,縱使再難,她都會咬著牙堅持到底。即便是陸一偉的領導和家人反對,只要陸一偉同意,她會衝破世俗,毫不猶豫跟著他。哪怕浪跡天涯,一貧如洗,甚至養著他,她都心甘情願。

    然而,她不能這麼做。

    陸一偉有自己的事業,而且對未來充滿希望。每次談及前途,他都信心百倍,勁頭十足。愛一個人不一定佔有他,假如陸一偉奮不顧身願意為她捨棄一切,她不會同意的。

    另外,佟歡一直隱藏著難以啟齒的心病,她已經不能生育了。都怪自己年輕不懂事,自我保護意識差,被那個禽獸不如的丁昌華玩弄股掌,自己記不清有過幾次人流了,最終導致如今的結局。不能生育的女人不是一個完整的女人,佟歡懊悔不已,可一切都晚了。時光不可能回溯,註定成為她心中難以釋懷的夢魘。

    隨著年齡的增長,佟歡越來越喜歡孩子,更想擁有屬於自己的孩子。開設舞蹈工作室時,看到一個個活蹦亂跳的孩子她都眼紅,尤其是得知小雨就是陸一偉的女兒后,更是喜愛有加。小雨被綁架后,她毫不猶豫跳入火海把她救出來,並希望認小雨為乾女兒。然而,她連做母親的資格都沒有。

    就在陸一偉和她求婚時,佟歡動搖了,這不是她夢寐以求的嗎?那段時間,她迷失了自己,直到陸玲與她一次促膝長談,才恍然從夢中驚醒。對啊,自己配不上陸一偉,根本配不上。即便是不理會旁人的阻攔結合到一起,自己又能給予他什麼?沒有孩子的婚姻註定是失敗的。縱然陸一偉不在乎,可總有一天會集中爆發,到時候對誰都是痛苦。於是,她悄悄地離開了。

    而如今,陸一偉再次提出這個話題,佟歡沒有像上一次神智錯亂,異常得冷靜。她從陸一偉懷裡掙脫開道:「一偉,你喝多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吧。」

    「別弄我!」陸一偉一把推開佟歡,站起來把她頂到牆邊道:「你回答我。」

    佟歡躲開陸一偉的眼神,伸手把襯衣紐扣扣上,苦笑道:「一偉,還記得夏瑾和嗎?」

    「提她幹什麼!」陸一偉有些生氣地道。

    佟歡道:「如果她不是不辭而別,或許你們兩個就在一起了,也就沒我什麼事。我說這個沒別的意思,我不過是你生命中的過客女子,紅顏知己,至於談婚論嫁,我從來沒想過。你以為你是誰,可憐我嗎?對,我這人就是命賤,別用你的同情來換取我的自尊,你不配!」

    佟歡態度的急轉,陸一偉一下子酒醒了。腦袋發懵,驚愕道:「佟歡,你在說什麼,這什麼意思?」

    佟歡冷冷地道:「我說得還不夠清楚嗎?你和丁昌華一樣,不過是普通朋友而已。不同的是,他是路人甲,而你是路人乙。別以為你手裡有錢就可以踐踏我的尊嚴,肉*體你可以得到,但心你永遠取不走。」

    「佟歡,你……」陸一偉徹底懵了。

    佟歡強忍著心痛道:「對不起,時間不早了,我要關門了,你走吧。」

    「為什麼?難道你也如此對待我?」陸一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萬念俱灰。

    看著陸一偉悵然若失的眼神,佟歡心軟了,兩行淚流了下來。一下子撲到懷裡拊膺頓足道:「一偉,你怎麼這麼傻啊。」

    這一晚,陸一偉留在了美容院。

    第二天一早醒來后,一切又回到現實中。依依不捨與佟歡道別,驅車往黑山縣趕去。

    路上,陸一偉給張志遠去了個電話,道:「張書記,你說得那事我同意了,就按你的意思來吧。」說完,不等對方說話掛斷了電話。

    與其說又是一場政治聯姻,還不如說自己是任人擺布的木偶,可事情到了這一步,陸一偉似乎沒有選擇的餘地。

    范春芳得知陸一偉同意后,一蹦三尺高,興奮得手舞足蹈。一下子撲到父親懷裡撒嬌道:「爸,你真厲害,謝謝你啊。」

    范榮奎得意地道:「也不看看你爸是誰,只要認定的事就一定能辦成。不過我可提醒你啊,這是你選擇的路,別到時候反悔啊。」

    「我才不反悔呢!」范春芳道:「爸,你說陸一偉會不會不高興?」

    「他敢!」范榮奎臉色驟變道:「不過是個小小的縣官而已,收拾他如砍瓜切菜般。他要是敢對你不好,或者說有其他非分之想,我絕不輕饒他。」

    「爸!我不許你這樣說他。」范春芳有些生氣地道:「他馬上就是你的金龜婿了,別總是用你的身份壓制他,而應該大力提拔,趕緊把他調到江東來。只要他在我身邊,我就放心了。」

    范榮奎心疼女兒,摸著頭道:「芳芳啊,爸真的搞不明白,天底下又不是死的沒男人了,偏偏你看上了陸一偉,還是個二婚。咱家雖不是豪門望族,但在西江省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這要傳出去,還以為你找不到男人了。」

    「爸!」范春芳急了,跳起來道:「我不准你這樣說他。自從我見了他第一面起就愛上了他,你想啊,鄉鎮環境那麼複雜,而且我們經常獨處談事,有時候談工作一談就到深夜,但他從來沒有對我有過非分之想,換做別人能行嗎?就是你說得那個許磊,瞧他那娘們唧唧的樣子,一點男人的骨氣都沒有,我怎麼可能看上他。」

    「許磊怎麼了?他父親是省紀委副書記,這才叫門當戶對。」范榮奎道:「你和許磊從小在一個院長大,相互彼此了解,知根知底的,我和你媽都覺得挺好,可你就是看不上人家。你倒好,一聲不吭爬起來跑到南陽縣,好在沒出什麼事,萬一有個三長兩短,這可這麼好。因為此事,許磊父親對我都有意見了。」

    「行了,不說了!」范春芳心裡高興,道:「你現在說這些已經沒用了,陸一偉都同意了,抓緊時間籌備婚禮吧。」說完,得意一笑,跑到樓上給陸一偉打電話去了。

    「哎!真是不省心。」范榮奎無奈地搖了搖頭。

    范春芳上了樓,掏出手機卻不敢打電話。她不知道接通后該說些什麼,幾番猶豫,她決定去黑山縣找陸一偉,說走就走。

    陸一偉正在辦公室與水利局局長趙維山談後續供水工作,有人敲門。當他看到范春芳出現后,心裡莫名地緊張。

    「一偉,忙著呢。」范春芳小聲地道:「你們先談事,我去門口等。」

    趙維山見此,立馬起身道:「陸書記,我回去以後再斟酌斟酌,你先忙。」說完,快速離開。出門時,與范春芳微笑示意。

    趙小康見趙維山離開,他也趕緊收起筆記本走出了辦公室。

    范春芳進來后關上門,有些害羞地走到陸一偉面前,聲音輕柔地道:「一偉,我過來看看你……」

    陸一偉看著范春芳,心中的火氣噌噌上躥。但他沒有失去理智,強忍著笑道:「我們多久舉辦婚禮?」

    沒想到陸一偉如此直接,范春芳羞愧地低了下頭。嚶嚶道:「這……你說了算……」

    陸一偉不想讓父母親為難,更不想讓劉文麗以及張志遠夾在中間受氣,反正已經成了不可逆轉的事實,還不如快刀斬亂麻早點了結此事,道:「我們家隨時能行,你們家層次高社交廣禮數多,一切以你家為中心吧。」

    范春芳沒想到幸福來得如此之快,抬頭淚眼汪汪望著陸一偉道:「一偉,你是真心的嗎?」

    陸一偉無奈地笑了下,問道:「你相信愛情嗎?」

    「我當然相信了。」范春芳坐起來道:「一偉,我一直在暗戀你,可能你不知道。我又不敢當面和你說,只好讓我父親轉達……你不會怪我吧?」

    陸一偉盡量剋制情緒道:「春芳,你比我小,而且沒經歷過婚姻,談論愛情是自然的。而我不同了,愛情對於我來說奢侈品,沒有任何實質意義了。」

    范春芳似乎聽懂了陸一偉的意思,小聲道:「這麼說,你不喜歡我嗎?」

    「你覺得現在談論這些有意義嗎?」

    「……」范春芳無言以對。

    陸一偉不想傷害她,道:「春芳,事情都到了這一步了,我只希望你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不要後悔,明白嗎?」

    「我不後悔!」范春芳錚錚地道。

    「好,OK!」陸一偉無力地靠在椅子上,雙手在不停地顫抖,心裡默默流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