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2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25字體大小: A+
     

    晚上,張志遠帶著陸一偉來到東湖會所。

    前面提到,東湖會所是特定人群秘密集會場所,俗稱小圈子,能踏入這個門的自然不是一般人。這是陸一偉第二次來此地,心境大不相同。

    到了后,范榮奎、徐才茂以及白宗峰已提前趕到,幾人正火熱聊天。讓陸一偉感到納悶的是,范榮奎以前並不在這個圈子裡,怎麼突然冒了出來?

    陸一偉雖已經升為副書記,但與他們相比依然是小學生。他能擺正自己的位置,充當端茶倒水的角色。

    但凡吃飯都有個由頭,那今晚飯局主題是什麼?張志遠沒說,陸一偉也沒多問。

    幾人圍繞宏泰集團董事長楊同耀聊著,陸一偉在一旁默默聽著,隱約聽到楊同耀要買飛機,還打算近期帶他們去澳門走一圈。

    澳門作為世界級的賭場聖地,他們此行言不由衷。

    飯局開始,幾人談話迅速轉變風向,把話題轉移到陸一偉身上。對陸一偉此次抗旱行動表示讚許,又說起了領導間的逸聞趣事。

    徐才茂道:「我聽說黑山縣百姓缺水一事經媒體曝光后,鄰省一下子陷入被動局面,還有意指責我們省故意刁難。章省長也毫不客氣,如果對方如此小家子氣,直接削減煤炭供應鏈,最後還不是乖乖妥協了。」

    白宗峰附和道:「這鄰省也忒不厚道了,河流都是國家的,怎麼能霸佔為己有呢。這事擱在誰頭上都惱火,換做我,照樣和他們對著干。」

    范榮奎笑眯眯地道:「我覺得吧,斷水是小事,長期以來積壓的矛盾才是根本。行了,咱不評頭論足了,來來來,喝酒!」

    酒桌上,范榮奎頻頻與陸一偉舉杯,讓他有些招架不住。

    話題又落到陸一偉身上。

    徐才茂道:「一偉啊,我聽志遠說你至今單著,怎麼,找不到合適的嗎?」

    聽著關心自己的私事,陸一偉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徐書記,這個……問題……我……」

    「看看!」白宗峰附和道:「這麼大的人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有什麼想法儘管說出來。」

    陸一偉看看張志遠,道:「徐書記,白廳長,也不是我不想結婚,是一直遇不到合適的,所以一拖再拖,就拖到現在了。」

    「哈哈……」徐才茂仰天長笑,指著陸一偉道:「都說男人有錢當官就變壞,但像你這樣的男人實屬少見,怎麼樣,要不要我來給你保個媒?」

    陸一偉連忙擺手道:「徐書記,這種事還是我自己來吧,不勞煩您了。」

    徐才茂與范榮奎對望了一眼,道:「別介啊,我突然想起一個姑娘,覺得和你挺般配的。這個姑娘你認識,而且關係挺熟,范春芳,你覺得怎麼樣?」

    「啊?」陸一偉一下子似乎明白了今天的宴席主題。他轉身看看范榮奎,再看看徐才茂,簡直荒唐至極。隨即道:「不行,不行。徐書記,我一離異男人況且有小孩,而且年紀也不小了,范春芳正值風華正茂,怎麼會看上我呢。」

    「話不能怎麼說。」徐才茂放下酒杯道:「如果說人家姑娘看上你了呢?」

    范榮奎突然起身道:「你們先聊著,我去趟衛生間。」

    陸一偉愣在那裡,不知所措。這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他一直當范春芳下屬看待,從來沒有往這方面想,冷不丁地來這一手,到底是什麼意思?

    白宗峰附和道:「我看挺好的。一偉現在是仕途上升期,用不了幾年就能再上個台階,前途無量。春芳呢,現在到了國土廳上班了,而且單著,模樣也不錯,你們兩個結合起來簡直是天作之美啊,哈哈。」

    陸一偉看出來了。這分明是他們做得局,而幕後策劃者正是剛剛離席的范榮奎。這麼大的事事前不與自己商量,非要在這種場合讓人難堪,實在有些惱火。他正要反駁,一旁的張志遠死死地摁住他的手,輕輕地搖了搖頭。

    范榮奎樂呵呵地回來了。坐下道:「一偉啊,我呢,就芳芳這麼一個閨女,我和她媽從小就寵著她,慣了一身壞毛病,脾氣犟得很。當初不顧我們反對隻身去了南陽縣,而且還不讓我們打招呼,可是操碎了心。現在好了,回了省廳工作,基本上了了我們一樁心事了,但她的個人問題,一直令我們苦惱啊。」

    「我這個人比較開明,並不是頑固不化的老古董。芳芳看上了你,我們一開始都不同意。但她執意如此,我們也不能扼殺她的幸福啊。上次一見,我對你的印象相當不錯,後來徐書記白廳長對你讚許有加,就更堅定了我的想法。作為過來人,有些話就不用明說了。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怎麼做。」

    陸一偉心裡亂極了,如此強迫自己娶一個不喜歡的人,婚姻會幸福嗎?

    一切點到為止。徐才茂及時收場道:「一偉啊,這事你回去再考慮考慮,我們是很看好這場姻緣的。老范現在還在位上,如果成了,對你的仕途是大有幫助啊。行了,不說了,喝酒。」

    飯局一直持續到晚上十點。回去的路上,陸一偉埋怨張志遠:「張書記,這事你怎麼不提前和我說啊,我和范春芳怎麼可能呢?」

    張志遠冷靜地道:「一偉,這事是我不對,但事關你的前途,我這個做兄長的不能坐視不管。你也看出來了,范榮奎把徐書記和白廳長抬出來說媒,說明他下了一番功夫。徐書記讓我叫你去,我能不執行嗎?另外,我覺得范春芳那姑娘挺好的,你們要是真成了,對你也有好處啊。」

    「不!」陸一偉堅定地道:「張書記,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這事我不能聽你的。我和范春芳之間根本不可能,如果強行組合到一起,你覺得我會幸福嗎?」

    張志遠不厭其煩道:「一偉,我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而且還因為佟歡的事鬧得不愉快,但你是成年人了,應該理性地看待這個問題。你今年都33歲了,還覺得小嗎?還有時間浪費去談情說愛嗎?不行了。人家看上你是說明你優秀,何況對方出身高貴,即便是為了你家人,為了子孫後代,也應該應下這門親事。」

    「不可能!」陸一偉固執地道:「她出身高貴怎麼了,我就是農民的兒子,不丟人。何況我也不想活在他人的陰影下,多累啊。如果非要讓我答應,我還不如選擇蘇蒙。」

    「一偉!」張志遠突然咆哮道:「你怎麼到現在都不清醒呢?事情到了這一步,你覺得還有可選擇的餘地嗎?如果你不同意,得罪的不是范榮奎一個人,還有徐書記白廳長,就連我都會受到牽連。與他們作對,想過後果嗎?」

    陸一偉無言以對。

    回到家裡,張志遠把他叫到書房,準備開誠布公地聊一次。

    張志遠道:「一偉,我知道你在記恨我,但佟歡真的不合適。且不說丁昌華,她的身份與你的地位極其不匹配。你可能覺得找到愛情了,但日後所背負的輿論壓力讓你及家人甚至後代喘不過氣來,到時候你後悔都來不及。」

    陸一偉坐在沙發上默默地抽煙,道:「張書記,你知道我的前一段婚姻嗎?」

    「知道啊,怎麼了?」

    陸一偉道:「其實那段婚姻也算是政治聯姻的結果。李登科覺得我有發展前途,讓當時的領導做媒讓我和他女兒結婚。我當時還小,何況家人也支持,懵懵懂懂就結婚了。後來,我失去了靠山,李登科不顧情面強行把我倆拆散,落得我現在這個結局。現在又是一場政治聯姻,如果說我哪天再次跌倒了,會不會重蹈覆轍呢?」

    聽完陸一偉的講訴,張志遠有些不落忍。嘆了口氣道:「一偉,一個人的命運往往如此,老天爺給予你什麼,總會拿走什麼,哪有順順利利,沒有磨難的。就拿我和你嫂子來說,我們是高中戀人,當初也是不顧家人反對走到了一起。風風雨雨幾十年,已經被生活壓榨的七零八落,那有什麼愛情可言。有一度,要不是因為孩子,我們差點走到了盡頭。所以,愛情這東西是建立在物質基礎上的,你沒本事再甜蜜的戀人最後也會分道揚鑣。」

    「你曾經說想轟轟烈烈干一番事業,我肯定支持。但我又能送你多遠呢?今天能借著企改風光兩天,假如黃書記突然調走,企改留下的後遺症集中爆發出來,你覺得我能逃得了嗎?所以,你不能倚靠一個人,這樣非常的危險。如果你能攀上范榮奎這層關係,即便將來有人針對你,他絕不會袖手旁觀。有些事,他能辦到的,而我卻辦不到。」

    張志遠語氣誠懇,讓陸一偉陷入深思當中。這那是徵求自己的意見,分明是赤裸裸的綁架,逼迫自己就範。如果答應了,自己的愛情夢就此破滅。如果不答應,後果又會怎麼樣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