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2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24字體大小: A+
     

    回到縣委大樓,陸一偉徑直往嚴步高辦公室走去。不巧的是,嚴步高不在。於是,他又去找靳榮光。

    靳榮光正坐在那裡打盹,看到陸一偉火急火燎進來以為發生什麼事了,一下子醒了,問道:「有事?」

    「靳縣長,我剛才到水庫轉了一圈……」陸一偉把情況大致說了下。靳榮光聽后,慢條斯理地道:「是這事啊,我已經向市裡彙報了,市裡也報到省水利廳了,都在積極採取措施。你別急嘛,關乎民生問題,誰都不敢含糊。咱們縣就丁點權力,能有什麼法子,等等看吧。」

    聽到靳榮光如此態度,陸一偉有些吃驚。都到啥時候了,居然還淡定自若,悠閑地坐在辦公室吹著空調喝著礦泉水。當然了,即便斷水也影響不到他吃水問題,可作為一縣之長,如此冷漠的態度實在不應該。

    陸一偉道:「靳縣長,目前的形勢十分嚴峻,如果我們再不採取措施,一旦水庫乾涸,到時候就來不及了。」

    聽到這口氣,靳榮光有些不樂意了。到底誰是縣長,即便你是縣委副書記,也不至於給我下命令吧,好像你什麼都懂,顯得自己草包一樣。冷冷地道:「一偉啊,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著急,更不能亂了分寸眉毛鬍子一把抓。我說過了,縣一級政府權力有限,總不能到人家鄰省上訪示威吧。既然市裡答應了,那就一定會解決。」

    「不能等了!」陸一偉突然道:「靳縣長,我提議以縣委縣政府的名義聯合行文,給鄰省發一份函件,並協商小組前往儘快解決此事。如果再等,就怕水庫抗不了多久啊。」

    靳榮光被陸一偉的語氣嚇了一跳,有些不耐煩地道:「你分管水利,而且嚴書記說給你絕對的權力,既然你執意如此做,那請便吧。」

    從靳榮光辦公室出來,陸一偉壓了一肚子火。照他們這樣等下去,到時候群眾非圍攻了縣委大樓不可。

    既然他靳榮光撂挑子不管,那就自己接過來主動應對。

    事不宜遲,陸一偉趕緊去市委找郭金柱。

    郭金柱正好今天有三四個會議,而且還要接待外賓,壓根沒時間見自己。從上午一直等到晚上,都沒見到其蹤影。

    當晚,陸一偉住在了西州市。第二天一早還沒上班,他已經在市委大院等候。令人失望的是,郭金柱壓根就沒來。經過幾番詢問打聽,才知道今天一早去了京城出差,要走四五天。

    四五天?能等那麼長時間嗎?陸一偉硬著頭皮撥通郭金柱的電話,簡單彙報此事。

    郭金柱正好在開會,退到一邊小聲道:「這事我已經幾次和省水利廳領導面談了,他們已經請示分管水利的副省長與鄰省協商,估計過兩天就有結果,再等等看。」

    得到同樣的答覆,陸一偉有些失望。可又能怎麼樣,畢竟牽扯到兩省利益,而且人家又佔有優勢,只能隱忍。

    兩天後,郭金柱主動打來電話,告知兩省領導已經就此事交換過意見了,基本上達成一致,估計近段時間就會放水。聽到此,陸一偉鬆了一口氣。

    然而,等了將近一個星期,陸一偉幾乎天天往水庫跑,卻遲遲不見有水流下來。水庫的形勢越來越嚴峻。

    更嚴重的還在後面,住在高處的居民已經陸續斷水了。這下子,縣長靳榮光著急了,緊急召開專題會議研究。命陸一偉為此次抗旱領導組組長,全面負責一切事務。

    陸一偉接過這個擔子,有些力不從心。可事情到了自己頭上了,想躲都躲不掉。

    這些天,他幾乎每日到水利局上班,緊急研究對策。經過會議研究,決定採取以下措施。一是採取錯峰供水,二是立馬啟動打深井工作,三是緊急從其他縣市區調水,四是停止一切用水企業供水,全力以赴保障居民用水。

    四條措施面面俱到,有操作性。但已經錯失了機會,形勢愈發嚴峻。

    上頭態度模糊,陸一偉不能坐以待斃。決定親自前往鄰省水庫進行協商。

    抵達上游水庫后,當地政府倒也熱情接待,不過給出的答案讓人震驚。對方說,沒接到上級放水的命令。

    如果在戰爭年代,水是不可或缺的戰略資源。可在當下,已經成為黑山縣的頭等大事。

    陸一偉不費餘力地談判,對方比他還可憐,道:「我知道你們黑山縣缺水,可我們地方也缺水啊。如果放水,就會面臨與你們一樣的困境。」談判就此決裂。

    這些天來,陸一偉因為水的事著急上火,四處奔波,可大多是無用功,沒有任何實質性的進展。四條措施緊張有序鋪開,可縣城8萬多居民,這點力量微乎其微。

    又過了兩天,全城有一半地區停水,已經有人到縣委門口請願了。

    此事再次報到市裡,市長專門下來了一趟安撫群眾,並喊話道:「市裡不會坐視不管,一定全力以赴保障供水……」隨後,從全市消防隊調來三十輛消防車日夜供水,可杯水車薪,遠水止不了近渴,情況愈發糟糕。

    難道真的沒辦法了嗎?

    就在陸一偉束手無策的情況下,接到了蘇蒙的電話。他機靈一動,有了主意。

    當天晚上,陸一偉在江東市見到了蘇蒙。不等蘇蒙問話,他就迫不及待地道:「蘇蒙,我現在遇到困難了,這個時候你務必得幫我一把。」緊接著,把來龍去脈說了下。

    蘇蒙從美國回來后,果真與好友約翰成立了個工作室,掛靠在南方某報業集團旗下。這次找陸一偉有兩件事,一件是希望陸一偉為其提供素材,另一件是要告知她將要和約翰結婚的消息。

    眼下,陸一偉已經提供了非常有價值的新聞線索,而另一件事,她只好咽到肚子里。

    蘇蒙的工作室主要是拍攝一些反映社會現實或時下熱點的專題紀錄片。成立后,陸續報道過一些新聞,但不溫不火,並沒有引發社會普遍關注。而且紀錄片播發只能在地方台,根本上不了衛星台。周知範圍窄也局限了她的發展。

    後來她乾脆暫時放下紀錄片,重操舊業開始寫新聞通訊稿。發了幾篇稿子,平淡無奇,沒有新聞價值點。她敏銳地感覺到,陸一偉提供的這一素材一旦發出來,必然會引發轟動。隨即,她跟隨陸一偉前往黑山縣。

    經過兩天調查,蘇蒙以《黑山縣百姓用水告急》的標題刊登到報紙上。

    果不其然,該報道一發出去,立馬引發社會關注,各路記者蜂擁而至,把不知名的黑山縣一下子讓全國人民都知道了。人們所關心的不是黑山縣百姓吃水問題,而是上游切斷水這種不負責任的做法。於是乎,幾乎一邊倒地批評指責某省領導不作為,光顧眼前利益,不管下游居民死活,甚至引起中央領導的格外關注。

    在不斷施壓下,鄰省終於做出了妥協,全線放水,事情得到全面解決。

    百姓的吃水問題是解決了,可此事並沒有完。上級領導安排專人調查是誰把這事捅到報社去的,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自然查到了陸一偉頭上。

    如果說解決群眾吃水他可以主動請纓,但這事擱誰頭上誰倒霉,他予以了否認。據說,還派人到報社查,但報社怎麼可能把這種事泄露出去,何況蘇蒙用的是筆名,成了一樁無頭案,後來不了了之。

    在這件事上,陸一偉雖做得有些激進,但最終落腳點是為了百姓的利益,他問心無愧。

    事後,張志遠專門把陸一偉叫到家裡詢問,他依然堅持。

    「和我你也不說實話?」張志遠道。

    陸一偉沒辦法了,只好承認道:「張書記,我也是沒辦法了,只好想出此下策。」

    「你好大的膽子!」張志遠突然生氣地道:「你知道不知道這一行為讓兩省領導都非常尷尬?中央領導還對省委黃書記進行了訓話,讓他很是下不來台。而且郭金柱書記都因為你挨了批評,這要是讓他知道了,非臭罵你一通不可。」

    陸一偉沒想到後果如此嚴重,低頭不語。

    張志遠雖生氣,但對陸一偉的做法很是敬佩。話點到為止,道:「行了,這事就過去了,以後誰都別提。但我警告你,做事一定要思前顧后。」看得出,張志遠是愛護陸一偉的。

    「在黑山縣幹得還順心嗎?」張志遠又問道。

    陸一偉道:「還行,剛去了就遇上這檔子事,總算順利解決了,但後續問題比較複雜,還得一件件處理。」

    「嗯。」張志遠語重心長道:「現在的你和以前不同了,沒有人替你出面擋槍了。我還是哪句話,做事一定要小心謹慎,黑山縣的情況複雜,別傻乎乎沖在前面,別人利用了都不知道。」

    「知道了。」陸一偉像小學生似的點了點頭。

    「行了,你都這麼大的人了,應該知道怎麼做。」張志遠緩了口氣道:「今晚省委宣傳部范榮奎副部長請你我吃飯,待會一起去。」

    「啊?」陸一偉驚奇地道:「他請吃我吃飯?沒搞錯吧?」

    「讓你去你就去,那麼多廢話幹嘛。」張志遠道。

    陸一偉沒再說話,乖乖聽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