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2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23字體大小: A+
     

    回去的路上,陸一偉開著窗戶吹風。刺鼻的機油味躥進了鼻孔,頓時感覺肚子里翻江倒海,趕緊讓李二毛停車,還沒來得及下車,已經哇啦吐了出來。

    「這他媽的什麼車!」陸一偉想想都覺得憋屈,但現在還不是發作的時候,只能隱忍。

    回到住處,李二毛從後備箱取出一個禮盒提到家裡,陸一偉納悶地道:「這是什麼?」

    李二毛道:「這是張東子的司機給的。」

    「什麼?」陸一偉頓時清醒了,惱怒地道:「誰讓你拿的?經過我同意了嗎?趕緊給我還回去。」

    見陸一偉生氣,李二毛有些委屈地道:「我本來不要,他說您已經同意了,我看著是普通的禮盒,覺得沒什麼就收下了……」

    「我什麼時候同意了?」陸一偉借著酒勁道:「我是怎麼和你說的,不管是大事小事要經過我同意,而你是怎麼做的?」說著,當著李二毛的面拆開了禮盒,上面放著一瓶酒,而下面鋪著一大摞現金。看到此,李二毛眼珠子都快飛出來了。

    「看到了嗎?這是普通的禮品嗎?」陸一偉道:「二毛,這事不是針對你,而是要提醒你,時時處處要小心。我剛到黑山縣,根基還不穩,一切都不熟悉,假如我收下了這筆錢,將來他們挾持我做一些非法勾當,或者說以此來攻擊對付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

    李二毛明白了其中利害,趕緊把禮盒小心翼翼合上,道:「我現在就還回去。」

    李二毛走後,陸一偉靠在沙發上冥思。這撥人來者不善,而且出手如此大方,決不能和他們糾纏在一起。讓他想不通的是,自己不過是掛職的副書記,至於下這麼大的血本拉攏嗎?

    兩天後,陸一偉又接到縣長靳榮光的邀請。飯桌上,好像說了什麼,又好像什麼也沒說。

    至此,黑山縣的三個派系主要人物都紛紛亮相,不約而同向陸一偉投來橄欖枝,拉攏他加入所在的同盟。陸一偉此時的頭腦非常清醒,既要和各個派系搞好關係,又要保持一定距離。在這個當口,如論倒下誰,都不是明智的選擇。

    在家裡過了禮拜,陸一偉按時返回了黑山縣。

    這個星期,陸一偉計劃把自己分管的各個單位企業挨個走一遍,藉機熟悉下業務。馬上進入汛期,他打算先去水利局。還沒有下去,水利局局長趙維山已經主動登門。

    「趙局,快坐,我還打算去你單位,沒想到你先過來了。」陸一偉讓趙小康倒茶,表情得很是熱情,拉近彼此的距離。

    趙維山面對比自己小的領導,表現出極大的誠意,道:「陸書記,其實我早就應該過來拜訪您,可您一直忙,不好意思打擾。今天中午請您務必賞個臉,讓我好好表現一下。」

    「趙局,你太客氣了,不就是一頓飯嘛,行,就中午了。」陸一偉爽快地道:「我這剛來,還不熟悉工作,你要有急事找不到我,可以找小康。」

    「好的。」趙維山微微向坐在一旁的趙小康點點頭。

    陸一偉道:「趙局,這已經進入汛期,我查看史料,麥河每年都會漲洪水,你這局長可不能掉以輕心,一會我們下去看看。」

    趙維山愁眉苦臉道:「陸書記,我正是為此事而來。」

    「哦?你說。」說著,陸一偉從筆筒里拿出筆,把隨身攜帶的筆記本掏出來準備記錄。而一旁的趙小康也趕緊展開會議記錄本,神情高度緊張地握緊了筆。

    趙維山道:「您剛才說得不假,麥河每年都會漲洪水,而且在98年的時候威脅到兩岸居民的安全,造成巨大損失。然而,今年卻一反常態,麥河反倒乾涸了。從今年起到現在,黑山縣至今未下過一場雨,導致百姓種下的夏麥顆粒無收。更嚴重的是,麥河水庫已經見底,如果再不採取措施,將威脅全縣百姓的日常生活。特別是8萬縣城居民,完全倚靠水庫的水供自來水,很有可能引發恐慌。」

    聽到此,陸一偉倍感震驚。水是生命之泉,是老百姓日常生活所需,一旦斷水,既有可能引發動亂,與發動戰爭差不多。本以為還要防汛,卻戲劇反轉,將面臨一場抗旱行動。急促問道:「果真如此嚴重嗎?」

    「真的很嚴重。」趙維山焦慮地道:「我前兩天問過氣象局了,在未來的幾個月內,我們黑山縣依然沒有雨,這種極端天氣十分罕見。如果再不下雨,那可就真束手無策了。」

    沒想到情況如此嚴重,陸一偉蹙眉道:「這事嚴書記和靳縣長知道嗎?」

    趙維山閃爍其詞道:「應該知道,我今年四月底已經打過報告,請求縣政府予以解決。可能是靳縣長忙於其他事務,把這事給忘了……」

    陸一偉知道趙維山是給靳榮光開脫,沒有理會起身道:「走,我們現在去看看。」

    前往麥河水庫的路上,陸一偉看到道路兩側的夏麥枯黃,而且地塊已幹得皸裂,可以伸進一個拳頭。老百姓拉著水車一瓢一瓢往地上澆灌,可麥子已經到了成熟季節,於事無補。

    趙維山道:「陸書記,你看這麥子,要在往年能長到齊腰,而是麥穗黃橙橙的,壓得麥稈都能斷裂。可你現在看看,高度還沒不過小腿,而且麥子光抽了穗了,壓根不見麥粒。」

    陸一偉眉頭越來越緊蹙,回頭問道:「你們水利部門難道就沒有應急預案嗎?」

    「有的。」趙維山道:「為了應對今年大旱,我們在全縣範圍內打了十多口井,但經費有限,不可能照顧到每個地區。即便如此,剛打的水井已經有一多半都乾枯了,這種天氣我活這麼大都沒見到過。」

    陸一偉本想下去看看,可自己不分管農業,忍住沒下去。干預其他領導的事,很有可能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到了麥河水庫,麥河鄉的黨委書記曹仁風和鎮長李國雄已經等候,迅速圍了上來。李國雄很會來事,趕緊把手中的遮陽傘給陸一偉撐上,又忙活著把礦泉水遞了過去。

    陸一偉那有這份閑心搞這些虛頭巴腦,把遮陽傘撤掉,疾步爬上了水庫。看到眼前的一切,頓時傻眼了。

    情況比想象得要嚴重許多。只見水庫已經降到警戒水位線十幾米,一些地方裸露出淤泥,甚至還能看到一輛摩托車,應該是掉進去的。偌大的水庫完全沒有往日的風光,而是直面最迫切的吃水問題。

    「還能維持多長時間?」陸一偉問道。

    趙維山道:「麥河水庫的庫容量為300萬立方米,如今已經不到100萬立方米,夏季是用水高峰期,照這樣下去,最多可以堅持一個月。」

    「哦。」陸一偉心裡涼了半截。又道:「有應急措施嗎?」

    這時,曹仁風上前一步道:「針對這件事,我們麥河鄉和縣水利局高度重視,迅速成立抗旱領導組,組建了專業抗旱隊伍……」

    「得得得,別說這些沒用的,直接說措施。」如此官腔套話,陸一偉聽著有些反胃。都啥時候了,重視有個屁用。

    曹仁風一臉尷尬,趙維山直擊要害道:「兩種方案。第一種,在麥河水庫一側挖三眼深井,暫時可以緩解吃水壓力。不過此項工程投資巨大,而且短時間內不可能完工,實為下策。」

    「預計投資多少?」

    「這種井必須請專業公司,保守估計最少要五六百萬,甚至更多。」

    「哦。」聽到要這麼多錢,陸一偉道:「說說第二種方案吧。」

    「第二種就是讓麥河上游水庫放水。」趙維山道。

    見陸一偉疑惑,趙維山解釋道:「麥河發源地是鄰省的東條山,全長500多公里,屬黃河支流,途徑8個市縣區,而我們黑山縣是最後兩站,出了南州市就匯入黃河了。這些年來,鄰省過多開發麥河,在上游修建了三個水庫攔截,導致河水時常斷流,但沒影響到水庫的蓄水。但今年鄰省也乾旱,直接給切斷截留了。」

    「我和靳縣長彙報后,他也向市裡反映了這個問題。但涉及兩省之間的事務,地級市沒有那麼大的權力,還需要上級領導出面協調。這事省水利廳已經知道了,但至今杳無音信。」

    儘管天熱,身邊的人個個滿頭大汗,但陸一偉卻感覺不到,愁雲密布,這確實是個棘手的問題。問道:「我們黑山縣水庫幹了,那南州市怎麼辦?」

    「南州市還有其他河流,對其影響並不大,而我們黑山縣僅有這條麥河,一條腿走路啊。」

    陸一偉在水庫邊站了許久,始終想不到可行之策。兩個方案比起來,他更傾向於後者。只要協商一致,立馬就可以放水。而現在草草打深井,投資巨大不說,萬一工期過長影響到群眾正常生活,後果要嚴重得多。

    「走,我們回去。」陸一偉下了水庫,決定回去和嚴步高和靳榮光商討此事。



    上一頁    下一頁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