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2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22字體大小: A+
     

    下午,李二毛開著標緻車來了。陸一偉讓趙小康給其安排食宿,並辦理相關手續。

    一個臨時工,其實沒多少繁瑣手續,把名字往上一報就完事了,然後逐月等著領取發少的可憐的工資。陸一偉重情重義,安排潘成軍照常給李二毛髮工資,每個月3000元,基本可以滿足他日常生活。

    李二毛接過呂天明手中的車鑰匙,回到辦公室找陸一偉抱怨:「一偉哥,這也太欺負人了吧,別的縣領導都是本田雅閣,唯獨我們是破桑塔納。我剛才試駕了下,都跑了將近20萬公里了,而且車子嘎吱嘎吱響,如同坐到發動機上似的,聲音大的嚇人,要不用我們自己的車吧。」

    陸一偉沒有抬頭,繼續認真閱讀手中的文件,道:「人家給你分配什麼車你開就行了,哪來那麼多廢話。」

    「可……」李二毛試圖還要解釋,被陸一偉攔了下來,道:「二毛,咱來不是享受了,縣裡財政緊張將就一下沒什麼大不了的。我警告你,既然跟我來了,一定要保持低調。不該說的話別亂說,不該做的事不要做。即便是有人找你吃飯喝酒,都必須讓我知道,聽到了嗎?」

    「哦,知道了。」李二毛低頭道。

    「煤礦那邊怎麼樣?」陸一偉又問道。

    李二毛道:「挺好的。老潘又拉了幾筆大訂單,全力開採都供不上。這兩天他正跑著辦手續了,要趕緊改擴建進行技改升級。」

    「哦。」陸一偉放下手中的筆坐起來道:「老潘沒去找肖揚嗎?」

    「找了,這些天都是肖揚領著各單位跑,應該問題不大。不過還涉及到省國土局廳的批文,這個估計要費一番周折了。」

    陸一偉隨即拿起手機撥通潘成軍的電話詢問情況。

    正如李二毛所說,各項資料都報到省廳了,現在就等著批複。至於何時能批下來,是個未知數。好多煤礦都是半年甚至一年才能拿到批文,要慢慢等了。

    這是實情。陸一偉以前也辦過類似的手續,省里那幫官老爺個個是慢性子,你著急他不著急,總要等的你心力交瘁了,批文也就下來了。你要是去問,有的是理由回答你。說要進行實地勘察了,要進行專家評審了,還要召開政府常務會通過了等等,為了一個章,如此繁雜的程序。如果說得隱晦點,錢到位一切好說。

    陸一偉道:「完了你帶點錢去打點一下,這個錢不能省。」

    「已經上上下下打點了,但人家告訴我回去等,我也沒辦法。」潘成軍無奈地道。

    「哦。」陸一偉想了會道:「行,這事你不用管了,我來處理。記住,一定要把安全工作抓好,切不可麻痹大意。出了問題我們擔不起責任。」幾乎每次與潘成軍通話,陸一偉必定會叮囑。安全太重要了,稍不留神,一夜回到解放前。

    掛掉電話,陸一偉想起范春芳分配到國土廳,要不要讓她出面幫忙呢?想了想又放棄了這個念頭。她也是剛剛進去,又有多大能耐與領導說上話,算了,還是找找張志遠吧。他畢竟在省委辦公廳,他說句話要管用。

    正想著,手機響了起來。

    「喂,陸書記,我是郭振彪啊,我已經到了太榮祥酒樓了,就等你了。」郭振彪在電話那頭道。

    陸一偉看了看錶,已經快七點了。他沒想到郭振彪果真設宴邀請自己,看來是躲不掉了。道:「好的,我馬上過去。」

    掛掉電話,陸一偉道:「二毛,你現在去藥店給我買點葡萄糖,另外,看看手機店開不開門,再給我買部手機辦個卡。」

    「好的,我馬上去。」

    看來今晚要面臨一場大廝殺,陸一偉酒量雖好,但招架不住群攻,不喝點葡萄糖墊巴墊巴,恐怕出糗,這不也正是郭振彪想看到的嗎?哼!偏偏不讓他得逞。另外,以前跟著張志遠時,一直有小號聯繫,後來他調走後就不用了。一個號碼顯然不夠用了,公私必須分開。萬一別有用心的人調查自己的通話記錄,私事完全曝光。在如此險惡的環境下,不得不多一個心眼。

    七點半,陸一偉到達太榮祥酒樓。服務員將其領到二樓包廂,裡面已是坐著三四個人。

    「來來來,陸書記,快坐!」郭振彪起身把陸一偉拉到身邊,然後介紹道:「東子,成彬,這位就是陸一偉,從省里下來的,現在是黑山縣的四把手。」

    陸一偉逐個微笑點頭,伸手握了握道:「陸某初來乍到,今後還需要各位兄弟多加關照。」

    「你聽聽,陸書記多會說話啊。」郭振彪大嗓門道:「成彬,以後有事就找陸書記,保證給你擺平。」

    一個男子猥瑣起身,堆著笑臉道:「陸書記,您好,我叫袁成彬,是縣交通局局長,您一定要去指導工作啊。」

    「你好。」陸一偉看著袁成彬,怎麼看都不像當領導的人。另外,今天上午因為交通局分管問題鬧了不愉快,郭振彪立馬就此人叫過來吃飯,有何用意?

    「陸書記,我張東子,你叫我東子就行。」張東子大大咧咧道。

    陸一偉以前就聽郭金柱提及此人,而且還遭遇他小弟的打劫,沒想到今天居然見面了,不得不說是冤家路窄。

    張東子比自己長几歲,長相併沒有電視里黑社會頭目凶神惡煞,反倒多了幾分清秀。白皙的皮膚梳著精幹的頭髮,身穿一身阿迪達斯運動服,如果不介紹,還以為從城裡來得公子哥。把這樣的人和黑社會聯繫起來,實在勉為其難。

    「東哥好。」陸一偉這一打招呼讓在場的人都驚呆了。縣領導居然如此稱呼,還是頭一次。

    郭振彪回過神來道:「沒想到啊,陸書記原來是如此爽快之人,既然你叫他東哥,也應該叫我彪哥,哈哈。」

    陸一偉笑著道:「每天工作不可避免地要稱呼職位,但私底下就不要那麼多客套了,都是自己人,何況在座的都是我的兄長。要是書記長書記短的,這酒喝得就不愉快了。」

    「哎呀呀!」郭振彪大聲驚呼,道:「看看,看看,這才是會辦事說話的人。沖你這兩句話,你這個兄弟我交定了,是不是啊,東子?」

    張東子笑著道:「本來就是兄弟,何必那麼客氣呢。」

    「對對對,是兄弟。」郭振彪一大把年紀,大言不慚地與自己兒子同輩的人稱兄道弟,可見此人混跡江湖八面玲瓏,有過人之處。

    陸一偉一個很友好的開場白,讓本來激進的局面鬆懈下來。他來之前,郭振彪咬牙錚錚揚言,今晚不把陸一偉放倒,就甭打算出這個門。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不知道馬王爺長了幾隻眼。

    郭振彪補充道:「一偉,東子是咱們黑山縣東遠錦圖公司的董事長,其生意涉及房地產、路橋、娛樂、餐飲等,在整個西州市都是響噹噹的人物。和你一樣,年輕有為啊。」

    美名其曰冠名公司,實則披著合法的外衣干著一些不可告人的勾當。陸一偉注意到一個細節,該公司涉及到路橋,聯想到郭振彪莫名地發脾氣,再看看眼前的交通局局長,似乎解開了心中的謎團。如此大的一塊肥肉,且能讓人染指?

    「哈哈,都來了啊!」這時,又走進一個彪形大漢,搖搖晃晃坐到飯桌前。撲鼻而來的濃郁酒味,應該是剛從另一個飯桌上轉戰過來。

    「來來來,一偉,給你介紹下,這位是劉世平,是咱們黑山縣公安局局長。」然後對劉世平道:「世平,這位就是新來的縣委副書記,陸一偉。」

    「哦,幸會,幸會!」劉世平撅起屁股伸出手與陸一偉握手,大笑著道:「一早就聽說了,昨天開會恰好在市裡開會,沒趕回來。我一直以為是位年紀較長的老同志,沒想到居然這麼年輕,有前途啊。」

    公安局長出現在這種場合,看得出,他們幾位私底下關係應該不錯。黑社會與局長都成朋友了,相當於貓和老鼠成了朋友。老鼠都不懼怕貓,貓那還有心思抓老鼠?

    酒席開始,果然不出所料,個個都是酒中豪傑。甭看劉世平已經喝過酒,照樣拿著大杯一口一口灌。陸一偉好在事前喝了點葡萄糖,要不然真有點招架不住。

    吃完飯,一行人又移到三樓的KTV接著喝啤酒,並找來幾位年輕貌美的小姐陪酒。陸一偉不感興趣,郭振彪以為放不開手腳,把一小姐推進陸一偉懷裡道:「一偉,都是男人嘛,有什麼害臊的,這裡小姐的活個頂個的棒。放心大膽地玩,啥事都沒有,劉世平在這裡誰敢胡來?」

    「大哥,玩玩嘛!」小姐主動將身子湊過去,來回在身上蹭,手已經伸到了關鍵部位一把抓住,其行為足夠大膽。

    陸一偉厭惡地將小姐推開,起身道:「郭縣長,喝得有點高了,我就先回去休息了,失陪了。」說完,不管對方答應不答應轉身離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