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2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21字體大小: A+
     

    正說著,辦公室的門「呼啦」一下子推開了,郭振彪黑著臉大搖大擺走了進來,嚇得趙小康連連後退,碰到一旁的茶几上,一個趔趄差點倒地。

    「你就是陸一偉?」郭振彪瞪著銅鈴大的眼睛大聲地問道。不知是天生嗓門大,還是怕對方聽不著,或者是想在氣勢上給對方下馬威,聲音大的走廊里都聽得清清楚楚。

    鬼魅一般的人物總算露面。陸一偉坐在辦公桌前打量著這位「土地爺」。腦袋碩大無比,而且頭上的零部件都是特大號的,青蛙似的眼睛暴凸,蒜頭鼻坑坑窪窪,肥厚的嘴唇發紫,高挺的印堂有些發黑,如同拿把鐵戩往那裡一站,活脫脫一鍾馗。

    長相醜陋不說,一個堂堂副縣長居然花花襯衣,下面穿著寬大的短褲外加一雙人字拖,一隻手叼著煙,不知道的還以為街頭買菜的。五十好幾的人了,居然這副打扮,與他的身份不符,倒與他的名號相當貼切。

    陸一偉現在身份不一樣了,不再是當年活在別人陰影下扮演拎包角色的秘書,而是進入領導層的核心人物,即便自己還年輕,那也位於郭振彪之上,怕他幹什麼?陸一偉慢悠悠抬起手磕了磕煙灰,裝作不認識他抬起頭道:「對,我是陸一偉,有事?」

    見陸一偉面不改色心不跳,穩如泰山坐在那裡,郭振彪暗暗吃驚。那個人見了自己不是嚇得渾身哆嗦,畢恭畢敬起身迎接,這倒好,淡定自若,瀟洒自如。他回頭看了一眼趙小康,趙小康立馬上前小心翼翼介紹道:「陸書記,這位就是郭縣長。」

    「哦。」陸一偉屁股不離椅子,身子前傾伸出手道:「原來是郭縣長啊,快坐。」

    見對方用如此方式歡迎自己,郭振彪不伸手,來了個驚人的舉動。把辦公桌上的文件往裡一推,半個屁股坐上去,一隻腿在空中晃悠著,抓起桌子上的煙點燃,誇張地抽了一口道:「早一段就聽說要來個副書記,原來就是你啊,看你年紀不大,這是走得省里的關係?」

    郭振彪如此態度,陸一偉壓著火氣道:「郭縣長,煩你到沙發去坐。」

    「哦,好。」郭振彪從桌子上下來,一屁股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用腳趾玩弄著人字拖道:「我不管你是走得什麼門道,到了黑山縣就得以黑山縣的規矩來,不能一來就撬別人的牆角。交通部門一直是由我分管,你一副書記插手政府的事幹嘛,老老實實幹好本職工作就行了。再說你又是掛職的,何必找不自在呢。」

    陸一偉算是領教了這位「土地爺」的張狂,冷冷地道:「分管交通部門不是我說了算,而是縣委工作會決定的,此事你可以去找嚴書記或者靳縣長。」

    「他們已經答應了,交通還歸我管,不信你可以去問。」郭振彪叼著煙捲斜著頭道。

    沒想到嚴步高軟弱到如此地步,陸一偉本想發作,看自己初來乍到,還是低調些為好。隱忍著道:「既然嚴書記同意了,我也沒什麼意見。」

    「好!」郭振彪嗖地起身道:「既然你沒意見就這麼定了。」然後臉色一變,咧著嘴巴道:「陸書記剛來,我這作為下屬的也該為你接風洗塵,這麼地吧,今晚我在太榮祥酒樓設酒宴,到時候你一定來啊。」說完,也不管陸一偉同意不同意,大搖大擺離去。

    郭振彪走後,留下一股難聞的腳臭味。陸一偉皺著眉頭用手扇了扇,示意趙小康把窗戶打開。今晚的酒宴到底去不去,他一時拿不定主意。

    趙小康從恐懼中回過神來道:「陸書記,您領教了吧?此人就如此囂張。不光是和您,和誰都這副德行。我勸你今晚千萬別去,此人酒量大的驚人,我怕你招架不住。」

    「嗯,知道了。」陸一偉懶得理會,道:「剛才我們說到哪了,你接著說。」

    趙小康正要說,嚴步高黑著臉推門進來了。趙小康見此,連忙關上門退了出去。

    陸一偉起身迎接,道:「嚴書記,有事你叫我一聲就行了,勞煩您親自跑一趟。」

    「哎!」嚴步高坐到沙發上,長嘆一口氣道:「一偉,你也看到了,這個郭振彪簡直就是土匪,目中無人,無法無天。」

    陸一偉寬慰道:「嚴書記您別生氣,喝杯茶。」

    嚴步高有苦難言,繼續道:「一偉,交通部門這塊工作你暫時就不要管了。」

    「嗯,一切我聽您的。」陸一偉知道嚴步高做出了讓步,得給對方台階下。

    嚴步高又道:「我剛才想了一會,打算再讓你聯繫兩個企業,一個是玻璃廠,一個是蠶廠,我知道你以前參與過企業改制,如果能從省里要來政策,把我縣的企業盤活,你就是黑山縣的功臣。」

    「萬萬不敢當!」陸一偉謙虛地道:「嚴書記您高看我了,以前我確實參與過企改,不過那是煤礦,有些不一樣。另外,省里企改步調有計劃的,等東州市完成後就會在全省全面鋪開,我看要不等等?」

    「等不及了!」嚴步高擺手道:「一偉,和你說實話,我來黑山縣時,在郭書記面前曾經許諾過,一是要整頓好當地治安,二是要抓好經濟發展,任期內要實現財政稅收翻番。以目前的形勢看,這兩條我都力不從心,不是我不努力,是環境不允許啊。」

    嚴步高言語誠懇,聽得出他憋了一肚子話說不出來,可自己單槍匹馬的,又是掛職的,有何能耐扭轉乾坤?他道:「嚴書記,我知道您心切,但有些事急不來啊。我雖然剛到黑山,但我認為,沒有好得環境,即便是付出努力抓經濟,也得不到好的效果啊。」

    「何嘗不是呢,哎!」嚴步高道:「有些事我不能明說,你以後自然會明白的。黑山官場如一盤散沙,凝聚力不強,更別提戰鬥力了。市裡已經對這裡失去信心了,我也無能為力啊。」

    看著嚴步高疲憊不堪的眼神,陸一偉有些同情他。換做誰來當縣委書記,都不見得能幹好。道:「行,既然嚴書記信任我,我可以聯繫這兩個企業,但需要縣委縣政府的大力支持和配合。」

    「這沒問題!」嚴步高一下子精神起來道:「凡是涉及到縣委縣府這塊的,我和榮光同志一切開綠燈,只要能盤活這倆企業,我們全力配合。」

    沒想到陸一偉這麼爽快答應,嚴步高很是激動,補充道:「一偉,你學歷高,又經過黨校系統培訓,即便年輕,其學識和能力不亞於其他人。我們不行了,年紀大了有些不思進取了,其實心裡也想著做點事,可思路打不開,思維僵硬固化,真心邁不出腿啊。」

    其實嚴步高心裡有自己的小九九。別看著老實謙和,往往都是心裡做事。如此倚重陸一偉,他自有理由。首先他看重陸一偉的人脈,郭金柱都親自打電話慰問,可見關係不一般。再者手眼通天,又有省里的關係,這等資源不充分利用就白白浪費了。

    再者他看重陸一偉的膽識。年紀輕輕就到了副處位置,沒有過人之處絕不可能升的這麼快。年輕人有闖勁,他倒不指望真的能成功,可萬一成功了呢,照樣是自己的政績。也好藉此機會上一個台階,趕緊調離這鬼地方。

    還有,他覺得陸一偉易於把控。縣裡派系林總,已經遠遠超出了自己的掌控範圍。如不擴大勢力範圍,那黑山縣真成了郭振彪的天下了。要是能借陸一偉之手扳倒郭振彪,簡直是大快人心的好事啊。

    「嚴書記千萬別怎麼說。」陸一偉道:「能替您分擔解憂是我份內職責,不過一切還得由您坐鎮指揮,我心裡也踏實啊。」

    「這你放心。」嚴步高道:「只要你發現問題或者有好得想法,儘管提出來,我保證暢通渠道,卻不會有任何耽擱。剛才會上讓你聯繫的幾個單位鄉鎮,我隨後會找他們談話。一切事務直接找你,不必經過我和靳縣長,我給你這個權力。」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陸一偉沒有推辭,道:「也請嚴書記和靳縣長放心,我能擺正自己的位置,知道那些事該怎麼做。」

    嚴步高笑笑道:「都是聰明人,不必說到明面上,我對你一百個放心。」

    嚴步高走後,陸一偉心裡沉甸甸的。他不是猜不透嚴步高的心思,試圖借自己之手把黑山縣攪個天翻地覆,與郭振彪發生正面對抗,最後他漁翁得利,坐享其成。一旦出現問題,一股腦把責任推到自己身上,把他的責任撇得乾乾淨淨。這種看似美好實則卑劣的手段俗稱「陽謀」,是高智商人慣用的手段。比起陰謀,見得了陽光,一切擺到檯面上,暗中的小動作卻防不勝防。

    陸一偉一來就面臨如此巨大的挑戰,有些力不從心。即便是清楚嚴步高的伎倆,他也滿口應承下來了。他心裡明白這次到黑山縣的掛職目的,就是要轟轟烈烈干一番事業,即使可能面臨失敗,只要做了就問心無愧。

    前方的道路布滿荊棘,稍不留神萬丈深淵。陸一偉心裡沒有底,卻做好了一切準備,隨時整裝待發,面臨挑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