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1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16字體大小: A+
     

    元宵節一過,一切步入正規。陸一偉按時返校。

    這個春節是他這些年來最開心的一個春節。更讓他堅定的是,他打算娶佟歡為妻。不過這一舉動遭來了一些人的強烈反對。

    首先提出反對意見的是張志遠。

    張志遠得知后,第一時間把他叫到家裡,直截了當道:「一偉,你是不是糊塗了?佟歡是什麼人你不是不知道,她原先是丁昌華的情人,你怎麼娶她呢?丁昌華知道了會怎麼想?即便是不考慮丁昌華,你作為一個領導幹部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你,稍不留神便是萬丈深淵。如果別人用心的人以佟歡做文章針對你,你連反駁之力都沒有。另外,這事傳出去對你的聲譽也不好啊。」

    陸一偉不以為然道:「張書記,我沒有糊塗,而是非常認真地對待自己的婚姻。佟歡怎麼了?因為她以前不懂事犯了錯誤就要否定她的一切?我覺得她挺好。至於丁昌華,佟歡又沒有嫁給他,憑什麼干涉她的自由?關乎聲譽問題,我並不在乎,只要我光明磊落,不怕他們唾沫星子飛濺。」

    「糊塗啊!」張志遠見陸一偉一根筋軸到底,焦急地道:「一偉,我不管你有多麼充足的理由,但為了你的前途和將來,我希望你慎重考慮。切不可因一時興起而毀了前程。你還年輕啊,我真替你捏一把汗。」

    陸一偉認定的事絕不會改變。道:「張書記,這事我已經認真考慮過了,縱然有一些非議我可以承受。」

    「你……」張志遠氣得身子發抖,無奈地嘆了口氣道:「你好自為之吧,哎!」

    緊接著家人也加入反對的行列。

    自從佟歡出現在家裡后,陸玲暗自調查了佟歡的背景。這一查不要緊,大出所料。於是乎,她把情況告訴了父母親。

    老陸家一直家風很好,從來沒出過什麼亂七八糟的事,這事且能容忍?劉翠蘭把陸一偉從黨校叫回來數落了一通,並要求立即停止與佟歡交往。即便是嫁過來,她也不會承認這個兒媳婦。

    陸衛國對兒子做得每項決定一直都很支持,但這次旗幟鮮明地站到了家人這邊。縱然佟歡有一千個好,這門婚事不行。

    到最後,八竿子打不著的李淑曼家人也參與進來。他們覺得陸一偉此舉對女兒不公平。你陸一偉再婚可以,但至少得找個正經人家的閨女,這要是傳出去,他家人的臉面往那擱?

    陸一偉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屬於自己的愛情,沒想到引來如此多的非議,讓他懊惱不已。憑什麼?難道自己追求幸福有錯嗎?佟歡是和自己過一輩子,又不是和你們過,為什麼要如此橫加干涉?他這次要冒天下之大不韙,非要與佟歡結婚不可。

    然而,事情並沒有他想象的那樣順利。

    心直口快的陸玲事前與佟歡進行了一次談話,把短暫的幸福擊碎得七零八落。就在陸一偉提出結婚時,佟歡異常冷靜地拒絕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又一次錯失愛情,陸一偉的心徹底死了。

    很長時間,陸一偉沒有回家,而是待在黨校一門心思學習。他沒有別的辦法,只能通過高強度的學習來壓制心中的苦悶。

    陸一偉不回家,陸家人悔恨不已。多次讓與此事無關的鐘鳴去勸說,可都被陸一偉無情的撅了回來。因此此事,鐘鳴不止一次數落陸玲,覺得她多管閑事,把陸一偉的幸福活生生地給斷送了。

    陸玲經常以淚洗面,懇求陸一偉原諒她。並多次尋找佟歡,希望她重新考慮,給陸一偉一個機會。

    陸衛國原先整日快樂無憂,現在因為陸一偉變得鬱鬱不樂。他不知道是自己錯了,還是兒子錯了。如果兒子因為此事記恨於他,或者不再結婚加以報復,他不知該如何做。

    生活如一團亂麻,時間如一匹白駒,在愛恨交織的剎那間,一年的黨校培訓即將結束。

    在結業典禮上,省委書記黃繼陽親自出席並做重要講話,對這批青訓班給予重大厚望,希望他們將來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大放異彩,大顯身手,不負組織重託,不負群眾期許,發揮聰明才智,為全省經濟社會建設做出積極的貢獻。

    結業了,學員們最關心的還是前途。可上級組織部門遲遲拿不出方案,讓人等得心神憔悴。

    5月底,方案終於出來了。不過方案里的「優待條件」讓許多學員倍感失望。方案中,提出三條出路:第一條,原則上回原工作單位,納入後備幹部人選,換屆選舉優先考慮;第二條,到偏遠山區掛職鍛煉。時間為兩年,第一年掛職鄉鎮鎮長助理,第二年會縣裡擔任團縣委書記;第三條,到省直部委鍛煉,一年鍛煉結束后要進行考察,視情況決定去留。

    三條出路,看似美好,但並不容樂觀。先說回原單位,說是納入後備幹部,可優先考慮提撥。上級政策是好的,可到了基層如何執行就兩說了。甚至可以說,完全是張空頭機票,沒實質性的意義。

    到偏遠山區掛職鍛煉,更如同雞肋。這次選拔上來的學員本來就在基層一線工作,部分人不乏就是偏遠山區的,現在又回去搞什麼掛職,簡直毫無興趣可言。雖說第二年可到團委,萬一上級部門忘記這回事,估計這輩子就待在該地了。

    到省直機關鍛煉,應該說最理想的。培訓的目的是為了什麼,不就是圖個好前程嘛。可文件上偏偏這條講得囫圇吞棗,讓人捉摸不透。考察后視情況決定去留,意思是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留下,而且很大一批人要返回原工作單位,簡直是折磨人。留下的還好說,要是給人當交通員使喚一年又夾著尾巴回去臉面往哪放?

    與此同時,這批學員里不乏正科級幹部,甚至更高的副處級幹部陸一偉,讓他們該何去何從?三條出路,遭來學員們群起抱怨,直後悔當初不該來培訓,紛紛要向組織部門討要說法。

    組織部門出台每項方案,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絕非率性而為。他們所面對的是一個龐大的群體,而不是某個人。要一下子消化近一百號人,其難度可想而知。另外,他們要給社會一個交代,這個特殊群體既要優於他人,但差距又不能太大,否則引起底下人不滿,對把控全局極其不利。

    搞這次青訓班是省委書記黃繼陽親自拍板的。他的初衷是基層領導幹部學歷低,而且出現了嚴重的斷層結構,老中青搭配不當,年輕幹部極其匱乏。他希望培養一批人給基層輸送新鮮血液,進一步鞏固基層政權。

    從組織部門的角度,有些話不能說死,一切點到為止。何為後備幹部?為何優先考慮?還不就是在下一步重點培養這批人,但學員們把握不準上級領導的意圖,一味地摳字眼偏執理解,非要文件上寫得清清楚楚才肯罷休。間接地說明,政治覺悟不高,政治敏銳性不強。

    對此,上級組織部門做出明確答覆,一切按照既定的方案執行,不特殊考慮任何一個人。

    在爭取不到利益后,學員們做出了妥協。很大一部分人選擇了留在省直機關鍛煉,也有部分人回到原工作單位,只有極少數人選擇到偏遠山區掛職鍛煉。如此選擇,既是一個分水嶺,影響到每個人未來仕途的走向。至於誰的選擇正確,交由時間來檢驗。

    陸一偉在選擇時,徵求了張志遠的意見。張志遠綜合考慮后,希望他下去掛職鍛煉。因為陸一偉身份的特殊性,組織部門說是不特殊考慮任何人,但給予他特殊「優待」。可以到偏遠山區擔任專職縣委副書記,但必須到矛盾突出的難點縣市區。

    既是偏遠山區又是難點地區,全省這類地方並不多。拿到候選名單后,陸一偉有些發懵。名單上,基本上每個地區都有,包括北州市的南陽縣。但個數最多的,屬經濟落後的西州市,有4個候選地區。

    張志遠拿到名單后,他希望陸一偉選擇東州市的東澤縣。不管怎麼說,東州市的全省第一經濟強市,再怎麼貧窮也不至於窮得開不了張。何況離家裡近,自己又在東州搞企業改制,有個事也能相互照應。

    陸一偉這次沒聽張志遠的,他把目光集中到了西州市黑山縣。這個地方並不陌生,上次他們一通去西州市遭遇打劫,至今記憶猶新。

    張志遠得知他的想法,並沒有反對。不過希望他做好充足的心理準備,一旦選定了,不可更改。陸一偉一狠心跺腳,就是黑山縣了。如此選擇,他心裡也沒有底。可他天生好強,喜歡挑戰,到底選擇的對與錯,不得而知。

    邱映雪選擇回原工作單位。分別前一晚,她破天荒地請陸一偉吃飯。飯桌上,兩人並沒有實質性地交談,而是把借陸一偉的十萬元還給了他。

    范春芳自然選擇了到省直機關。不過她得知陸一偉的選擇后,倍感震驚。找上門希望他慎重考慮,如果願意,她央求父親找人變通。可陸一偉去意已絕,委婉地謝絕了她的好意。

    新的征程即將拉開帷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