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1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13字體大小: A+
     

    2002年的春節,陸一偉一家人是在東州市新房度過的。一下子新添了兩口人,家裡無比熱鬧。應該說是這些年最開心的一個春節。

    每年,蘇蒙都會在大年三十晚上來電話,而今年沒有。或許,蘇蒙對這份曾經的愛情不再抱任何希望。

    看完春節聯歡晚會,陸一偉獨自回到自己家。看著空蕩蕩的房子,心中無比惆悵。他多麼希望下班回到家中,有個女人為他遞拖鞋,做好飯等著他一起吃飯。而這些,在他記憶中已經相當遙遠了。

    陸一偉食言了。他曾經信誓旦旦在父母面前許下諾言,年前一定結婚,而這成了一句空話。其實他比父母親更著急,可遇不到合適的人,又且能將就呢。母親劉翠蘭一直惦記著這事,幾次想問都被陸衛國攔下來。

    陸一偉脫掉外套,翻箱倒櫃找出一瓶酒,躺在沙發上就著花生米看著電視。雖已凌晨,但外面依然此起彼伏地放著煙花炮竹迎接新年。他幾次聽到手機在響,看拿出來發現手機靜悄悄的,完全是幻聽。

    就在這時,佟歡打了進來,讓心情低落的陸一偉有些小激動。

    「新年快樂!」佟歡在電話那頭愉快地道。

    陸一偉起身走到陽台跟前,看著窗外的煙花,笑著道:「你也是,這麼晚了還不睡嗎?」

    此時的佟歡躺在被窩裡,側身望著窗外,欣賞著鄉下絢爛的星空。抿嘴道:「你不也沒睡嗎?在幹嘛呢?」

    陸一偉喝了口酒道:「一個人在家喝悶酒呢。」

    聽到陸一偉如此語氣消極,佟歡同樣心情沉重,故意高興地道:「大過年的,別唉聲嘆氣的,高興點。」

    「我想見到你。」陸一偉突然道。

    「……」佟歡有些語無倫次,道:「我也想你。」

    陸一偉身子晃了下,把酒瓶放到茶几上,一邊穿衣服一邊道:「過兩天我去找你。」

    「好啊,你來了我給你包餃子。你還沒吃過我做得飯吧。」佟歡聽到陸一偉要來,異常興奮。這些天來,她無時不刻在思念著陸一偉,迫切想見到心愛的人。

    陸一偉穿好鞋下了樓,發動了車往西州的方向開去,把手機插上耳機,開心地道:「我聽聽你打算給我做什麼好吃的?」

    「你喜歡吃什麼,雖然我做得不好,但不至於難吃,哈哈。」佟歡越聊越興奮。手機快沒電了,匆忙下炕把插座扯到炕上,插上充電器接著打,大有徹夜長聊的準備。殊不知,陸一偉已經在來得路上。

    「你困了嗎?」打了將近一個多小時,陸一偉聽到佟歡不停地打哈欠,關心地問道。

    佟歡硬撐著道:「沒有啊,我不是在聽你講話嘛。說真的,自從我父親離開后,我很久沒說這麼多話了,而今天,是我說得最多的一次,也是我最開心的一次。一偉,我發現我已經離不開你了。」

    陸一偉專註望著前方,抿嘴一笑道:「我也是。」

    「你真的願意娶我嗎?」佟歡小心翼翼地問道。

    「你說呢?」

    佟歡心裡沒有底,道:「我覺得我配不上你……」

    「那你覺得什麼人能配得上我?」陸一偉反問。

    佟歡念著道:「呃……人要長得漂亮,家庭條件要好,學歷要高,溫柔善良賢惠,又有共同語言,至少在仕途上能幫助你,而我……什麼都沒有。」

    陸一偉道:「你覺得我是那樣的人嗎?」

    「……」

    車子已經進了佟歡所在的村子,陸一偉把車停好,徑直走到家門口,道:「說說你新年的願望吧。」

    「我啊。」佟歡已經困得睜不開眼睛了,思維完全跟不上意識,硬撐著道:「我沒多大追求,只希望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包括你和你家人。另外,我希望你能當大官,哈哈,有點俗氣。」

    「還有呢?」

    「還有嘛……不告訴你。」佟歡像個小孩子似的調皮地道。

    「你不是想見到我嗎?」

    「是啊,所以你要早點來,我會……」

    「開門吧。」

    「什麼?」佟歡一下子睡意全無,坐起來道:「開什麼門?」

    「你看看外面。」

    佟歡趕緊撩起窗帘,院子里佇立著一個高大的身影,仔細一看,果然是陸一偉。天哪!佟歡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有些懵了。

    「快點開門啊,你想凍死我啊。」陸一偉故意道。

    佟歡把手機一扔,來不及穿衣服迅速跳下床,發瘋似的沖了出去,一下子撲到陸一偉懷裡,放聲大哭起來。嚶嚶地道:「你個大騙子,你個大騙子……」

    陸一偉見佟歡穿著單衣,趕緊道:「快進屋吧,凍壞了怎麼辦。」

    儘管陸一偉已經站到了面前,佟歡依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進了屋,打開燈仔細端詳著陸一偉,哭泣地道:「一偉,你瘋了吧,這麼晚開這麼遠的車,你也不怕出點意外,讓我擔心死了。快喝點熱茶。」

    這時,住在裡屋的佟欣睡眼朦朧地走了出來,有些不耐煩地道:「大半夜的吵死了,讓不讓人睡了?」

    看到佟欣只穿著內*衣褲,陸一偉趕緊躲避眼神。待到佟欣完全睜開眼睛,看到炕上坐著一個大活人,嚇得捂住身子跑了進去。一邊道:「姐,你神經病吧,大過年的帶男的進來,嚇死我了。」

    佟歡樂了,故意道:「你出來看看是誰。」

    佟欣匆忙穿好衣服,戴上眼鏡才發現是陸一偉。驚訝地瞪大眼睛道:「姐夫,你啥時候來的?你飛過來的?」

    「什麼姐夫,別瞎說。」佟歡紅著臉低下了頭。

    有關陸一偉的事,佟歡和佟欣聊了許多,她自然知道姐姐的心思。樂呵呵地道:「這不遲早的事嘛,是不,姐夫?」

    陸一偉尷尬地笑了笑,沒有作答。

    「行了,你倆好好秀恩愛吧,我去隔壁睡。」說完,爬到陸一偉耳邊道:「姐夫,謝謝你的出現,我姐肯定會高興死的。」說完,又調皮地對佟歡道:「姐,悠著點,別吵著我睡不著覺,哈哈。」

    「快滾,瞎說什麼呢。」佟歡嘴上說,心裡美滋滋的。

    房間里只剩下他兩個人,突然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佟歡不停地取這拿那,心跳加快,難以用語言表達。

    「佟磊不在家嗎?」陸一偉挑開話題道。

    「他沒回來,留在京城打工呢。」佟歡道:「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隨他去吧。男孩子多吃點苦沒壞處,反正我爸媽都不在了,回不回來一個樣。」

    佟歡說著輕鬆,陸一偉卻輕鬆不起來。道:「佟磊是不是今年畢業?」

    「是啊,馬上就畢業了。時間真快。」佟歡感嘆地道。

    「他學的啥專業?畢業以後有何打算?」

    佟歡道:「學得什麼應用化學,我不懂。畢業后他想考研,只要他想讀,我全力支持。」

    「哦,這樣也好。」陸一偉道:「那佟欣呢?」

    「她?我也不知道她在幹嘛,每天神神秘秘的,路子野,我又管不住她。以前她怕我爸,現在更無法無天了,一點都不省心。」佟歡擔心地道。

    陸一偉道:「我妹妹開了兩個化妝品店,生意異常火爆,她一個人忙不過來。現在又坐了月子,更沒人手了。如果佟欣願意,讓她過去盯著點。」

    「好啊,我明天問問她。」佟歡高興地道:「她喜歡穿衣打扮,估計她樂意。」

    「那你呢?今年有何打算?」

    「我啊?」佟歡心中早有規劃,道:「我還是打算回江東,在這裡沒有任何發展前途,也沒什麼牽挂了。如果可能,我計劃開公司。」

    「開公司?」陸一偉疑惑地道:「打算開什麼公司?」

    「我還沒想好,不過我聽說美容行業生意挺好,我想嘗試一下。」佟歡道。

    陸一偉點頭道:「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需要錢開口。」

    「謝了,我手頭還有點積蓄,需要了再說。」

    又一次陷入沉默。兩人在電話裡面聊得挺開心的,可見了面卻沒那麼熱乎了。佟歡為其打了盆熱水,道:「時間不早了,洗洗睡吧。」

    陸一偉脫掉外套,佟歡立馬接了過來掛到衣架上,還不忘拍拍衣服的灰塵,並把口袋蓋細心地翻出來。

    洗漱用品一應俱全,牙刷上已經擠好牙膏,一條新毛巾疊著整整齊齊放在那裡,甚至旁邊還放著一個嶄新的剃鬚刀,看得陸一偉熱淚盈眶。

    洗漱完畢,陸一偉上了炕鑽進被窩裡,佟歡把他換下來的襪子用香皂洗乾淨,又把鞋墊取出來放到鍋台上。看到陸一偉眼珠子直盯盯地看著她,莞爾一笑,道:「你趕緊睡吧,累一天了。」

    陸一偉心裡暖暖的,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嗎?他一下子坐起來,下地把佟歡抱到炕上,瘋狂地熱吻起來……

    這一夜,星光璀璨,月色無眠;

    這一夜,心靈碰撞,此心無念;

    待到春暖花開,又一季梨花綻放,那一抹醉人的櫻桃紅,染紅了燦烈的夕陽,盪起了心中的漣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