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1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11字體大小: A+
     

    時間一天天過去,轉眼又一年即將結束,2002年來臨了。

    陸一偉的生活沒有因為邱映雪而改變多少,依然三點一線過著學生時代的生活。

    南陽縣太陽照常升起,沒有什麼變化。不過,由百泰公司興建的商貿大廈落成並營業,成為縣城一座地標性建築。北河鎮的工業園區也初具規模,溪河煤礦開足馬力生產,一切步入正規,牛福勇的腰包漸漸鼓了起來。

    潘成軍果然沒說錯,煤價一線飄紅,勢不可擋,依然卯足勁沖向又一個新的高峰,衝破了300元大關。東成煤礦在潘成軍的經營下,營業額達到了2000多萬元,純利潤直逼1000萬元,這是陸一偉沒想到的。不僅東成煤礦如此,整個神州大地的煤礦企業都是如此,一路高歌猛進。

    由省委書記黃繼陽主導的企改工作有條不紊地進行著。不過,並沒有按照預期完成任務,僅僅完成了3個企業的改制,距離16家還相差甚遠。為此,黃繼陽在某個會議上大動肝火,拍著桌子直罵娘,直接下了死命令,那個企業不願意改制,乘早把位子騰出來。

    隨後,黃繼陽說到做到。先是將東州市的市長調離,又調整了市領導班子成員。撤掉部分國企的負責人,殺一儆百,以儆效尤。東州市在寒冬臘月來了一次「大地震」。

    「哥,房子已經裝修好了,你有時間了過來看看。」鐘鳴在電話那頭道。

    「行,正好明天放假,我待會下了課就過去。」陸一偉掛掉電話,心情大好。

    年初,陸一偉本來是句玩笑話,想在東州市買房,沒想到妹妹陸玲當真,讓鐘鳴在他舅舅開發的樓盤留了兩套。既然都買了,陸一偉也不能不要,房子交工后委託鐘鳴裝修,居然這麼快就好了。

    下了課,陸一偉直奔東州。

    到了鐘鳴家,只見妹妹陸玲挺著大肚子在地上來回遊走,鐘鳴的母親坐在沙發上一手拿著電話本不停地打電話。

    「哥,你來了!」女人在懷孕的時候最迫切見到娘家人,那種感覺恍然回到從前,陸一偉背著她漫山遍野的瘋跑,一起打野果,一起抓魚,好不快哉。可一轉眼,自己馬上就是當媽的人了,回憶不再。

    「一偉來了啊,快坐!」劉文麗放下電話起身道:「來就來吧,買這麼多東西幹嘛。」嘴上如是說,照常全收。倒不是說她在乎這點東西,人情來往還是必要的。

    陸一偉來時做足了功課,專門到嬰兒店把能買的一起置辦好,也算他這個當舅舅的一點心意吧。

    坐定,鐘鳴從茶几下面取出煙,陸一偉連忙擺手道:「不抽了,這裡還有個孕婦呢。」

    劉文麗笑著道:「還是一偉心疼玲玲。怎麼樣,在黨校學習還順利嗎?」

    陸一偉道:「還行,剛去的時候有些不適應,現在好多了。」

    「那就好!」劉文麗道:「等學習結束后,調到東州來,再把你父母親也接過來,我們一家子都在一起多好啊,互相有個照應。」

    「嗯。」陸一偉點點頭道:「盡量吧,玲玲的預產期是多會?」

    「就這兩天。」劉文麗心焦地道:「剛才我還和他們討論,是在東州生產,還是去江東,或者乾脆去京城。畢竟,咱這小地方的,醫療水平有限。」

    聽到母親如此緊張,鐘鳴寬慰道:「媽,在那生不一樣,照你這麼說別人都不在這裡生了。」

    「咱不和別人比!」劉文麗道:「咱現在有這個條件,幹嘛要活遭罪?萬一有個什麼突發情況,這小地方的,那能處置的了。我都和你二姨說好了,就去江東。」

    陸玲無奈地笑笑,沒有說話。做婆婆的能如此照顧的無微不至,也是一種福氣。

    「行了,你們先聊著,我出去一趟。」劉文麗穿好衣服,匆忙離開。

    乘著鐘鳴下去買東西的間隙,陸一偉道:「他們家人對你還不錯吧?」

    陸玲幸福地點點頭道:「挺好的。鐘鳴對我沒的說,只要有時間就往家裡跑。他媽對我也還行,不過工作太忙,這段時間正忙著上副市長呢。」

    「哦。」關於東州官場地震的事陸一偉大致了解,因為市長調離,意味著就要遞補填空,除非外調。劉文麗要上副市長一事,他早有耳聞。像這樣精明能幹的女強人當個市長都綽綽有餘,不過一個蘿蔔一個坑,競爭肯定異常激烈。

    陸一偉道:「工作忙點還好,如果天天和你待在家裡,時間長了肯定要出問題。今天下午我就把爸媽接過來,今年我們就在東州過年。」

    「真的啊?」陸玲激動地蹦了起來。

    「嗨嗨嗨,你悠著點,別閃著。」陸一偉連忙安頓道:「待會我去看看房子。」

    「嗯,好的。」陸玲興奮地道:「爸媽都過來就太好了。」

    鐘鳴上來后,陸一偉與其直奔位於假日度假山莊的豪華住宅區。

    該地景色優美,就是進入冬季都顯得格外舒服。陸一偉上了樓,眼前的一切讓他驚呆了。客廳寬大,裝修考究,就連家用電器都置辦好了,完全可以拎包入住。四室兩廳兩衛,兩代人足以住的開,對其非常滿意。

    陸一偉參觀完后,連連點頭道:「鐘鳴,你的眼光相當不錯啊,我特別滿意。完了你給我個賬號,我把錢打過去。」

    鐘鳴含含糊糊地道:「咱們還談什麼錢啊,送你一套也是應該的。」

    「不行!」陸一偉在金錢上面絕不和自家人糾纏不清。俗話說,親兄弟明算賬,為的就是防止以後節外生枝,何況自己現在又不缺錢。道:「這就不是你的產業,如果是你的,我就毫不猶豫接下了。」

    鐘鳴道:「我舅舅當時就說了,不和你們要一分錢。」

    「這不行,給我優惠點可以,但一分錢不要可不行,你別和我啰嗦了。」

    「那好吧。」

    陸一偉笑著道:「這還差不多,走,我們去看看另外一套。」

    陸一偉一下子買了兩套,一大一小,大的自己住,小的讓父母親居住。

    剛出了單元樓,鐘鳴接到陸玲的電話,神色頓時緊張起來,連忙道:「好好好,你等著,我馬上就回去。」

    「哥,玲玲可能是要生了。」

    「那還不趕緊回去,快走!」

    即便如此,劉文麗還是堅持把陸玲送到省人民醫院。路上,陸一偉給李二毛去了個電話,讓他把爸媽馬上接過來。

    到了醫院,由於劉文麗提前打好招呼,一切開綠燈,經過一系列檢查后,虛驚一場。羊水未破,宮口未開,是陸玲過於緊張的緣故,不過醫生建議住院待產。

    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等到父母親來后,劉文麗又匆忙回到了東州市。陸一偉反正沒事,坐在幹部病房裡與家人聊著天。

    到了晚上準備外出吃飯,剛走到門診門口,陸一偉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他不由得加快了腳步。走上前去一看,果然是佟歡。

    「佟歡?你怎麼在這裡?」陸一偉驚奇地道。

    佟歡一臉疲憊,看到陸一偉急忙躲閃眼神,閃爍其詞快步離開。

    陸一偉上前一把拉住道:「佟歡,到底怎麼了?是不是你父親……」

    佟歡停下腳步,抿著嘴唇點了點頭。

    「在哪個病房?」陸一偉有些焦急。

    佟歡看到陸家人在遠處看著自己,連忙道:「一偉,你先去吧,我爸挺好的。」

    陸一偉奪過佟歡手中的病歷,打開一看,上面龍飛鳳舞寫著「直腸癌」。

    關於佟歡父親的病情,陸一偉早先已知道,不過沒想到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有些生氣地道:「你啥時候回來的?你怎麼不告訴我啊。」

    佟歡故意岔開話題道:「行了,你家人在等你,趕緊去吧。」

    「都啥時候了,說這些沒用的幹嘛?」說著,陸一偉拉起佟歡的手,徑直往住院樓走去。

    陸家人看到這一幕,愣在那裡。除了鐘鳴外,誰都沒見過佟歡。

    母親劉翠蘭歡天喜地地道:「鐘鳴,哪個女孩子是誰啊?」

    鐘鳴不知該如何回答,搖頭道:「我也不認識。」

    「挺好,不錯!」劉翠蘭頻頻點頭,對佟歡的初次印象比較滿意。

    來到CPU監護室,陸一偉看到佟歡的父親骨瘦如柴,身上插著各種管子,而佟歡的妹妹佟欣以及沒見過面的弟弟佟磊失神地坐在門口長椅上。

    「找醫生了嗎?醫生怎麼說?」陸一偉心焦地問道。

    佟歡有氣無力地爬在窗戶上,眼角淌下了兩行淚。

    陸一偉拿著病歷四處發瘋地找醫生,見到主治大夫,醫生的回答讓他倍感震驚。醫生說,我們早就勸他家裡人放棄治療,可他們偏偏不聽。病人已經完全進入無意識狀態,僅靠呼吸機維持生命。就算是維持,也就是這兩天的事了。我勸你還是早作打算,想留全屍,儘早接回老家,萬一在醫院去世,想要弄回去可沒那麼簡單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