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0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09字體大小: A+
     

    「陸班長,可以幫個小忙嗎?」課間休息時,邱映雪突然破天荒地向陸一偉求助。

    陸一偉迷迷瞪瞪坐起來道:「啥事?」

    「你出來一下。」

    來到走廊,邱映雪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要去一趟京城,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

    且有這等好事,陸一偉當即就爽快地答應了,道:「這沒問題,你說啥時候走?」

    「現在。」

    「啊?」陸一偉驚奇地道:「這也太著急了。張教授說這兩天省委龍副書記要親自來授課,要求我們不得請假,你看過兩天成不?」

    「哦,那算了吧。」邱映雪有些失望地走進了教室。

    陸一偉看出邱映雪心裡有事,一狠心道:「那好吧,我們現在就走,我先去請個假。」

    來到張教授辦公室,張教授聽聞兩人一同要請假,心中疑慮重重道:「你倆這是要幹嘛去?」

    陸一偉撒謊道:「我要回家辦點事,和她不是一起的。」

    畢竟是成年人了,張教授沒必要過於嚴苛,准了他們假。不過務必要在龍書記授課前趕回來。

    兩人坐著飛機來到京城,駐京辦主任肖志雄早早地在機場門口等候。見到陸一偉興奮地道:「我倆可是有日子沒見了,這次來了一定要多住幾天,我陪你好好玩玩。」

    一旁的邱映雪心事重重,陸一偉沒時間開玩笑,接過肖志雄手中的車鑰匙道:「我待會去找你。」

    「去哪?」

    「八達嶺陵園。」

    「哦。」陸一偉聽到此意識到什麼,沒再追問。

    到了八達嶺陵園,邱映雪從包里取出墨鏡帶上,在門口買了一束鮮花懷著沉重的心情走了進去。陸一偉尷尬地站在原地,不知該不該進去。可他怕邱映雪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只好跟了上去。

    邱映雪知道陸一偉在身後跟著,沒有反對。來到一處新墳前,她摘掉了墨鏡,將手中的鮮花緩緩放到墓碑前,緊接著沉默了很長時間。

    陸一偉則站在不遠處,凝神望著邱映雪的一舉一動。過了一會兒,只見她突然情緒失控,抱著墓碑嚎啕大哭起來。哭聲凄慘,惹得周圍其他人都往此觀望。

    陸一偉雖不知墳墓里躺著什麼人,但應該和邱映雪的關係比較密切。他不忍心打擾,直到邱映雪暈倒,才匆忙跑了過去。

    邱映雪醒來后,一把將陸一偉推開咆哮道:「你走開,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陸一偉沒有堅持,默默離開,繼續遠遠注目。不過走開時,他看到了墓碑的照片和名字。照片上是一個年輕的小夥子,年紀相仿,如果不出意外,應該和邱映雪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邱映雪一直從下午坐到天黑,直到陸一偉上前提醒,才不忍心起身離開。道別時,一步三回頭,就是到了車裡,依然回頭望著陵園。那裡,埋藏著她的夢。

    一路上,邱映雪一直蜷縮著靠著車窗看著窗外的風景,淚眼婆娑,讓人心疼。

    回到駐京辦,肖志雄已經備好豐富的晚餐,為陸一偉洗塵。

    南陽縣沒有其他縣市區的經濟實力,在京城二環把一個招待所全年租下來,就是辦公場地。駐京辦攏共三個人,除了日常接待縣領導及家屬到訪,好像並沒有其他事。招待所雖破,但裝修還算過得去。

    邱映雪下車后,說一句你們吃吧,便回到房間。肖志雄上前追問,被陸一偉攔了下來小聲道:「她心情不好,由著她吧。」

    宴席上,肖志雄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這位是弟妹?」

    「別瞎說!」陸一偉一本正經道:「黨校同學,沒有的事。」

    肖志雄一個壞笑道:「我看著這姑娘長得挺漂亮的,要不你乾脆將就一下,娶了得了。」

    兩人關係不錯,自然敢開玩笑。陸一偉不避諱道:「我倒想呢,可人家不見得答應,行了,別關心我了,說說你吧,近來如何?」

    肖志雄雙手一攤,努了努嘴道:「這就是我每天的任務,哎!現在我看著飯菜都想吐。」

    「哦?」陸一偉疑惑地道:「有這等好事你還嫌棄,別人倒想來都來不著呢。」

    肖志雄無奈地道:「咱縣的駐京辦不能與其他縣的比,單純的就是個接待任務。你看看人家馬平縣,好傢夥!把一整塊地皮買下來,蓋了30多層的樓,一到二十層出租,剩下都是人家駐京辦的,完全不依賴縣財政,每年的收入相當於一個中型煤礦,單位光賓士寶馬都好幾輛,工作人員的獎金每年都有十幾萬,嘖嘖,羨慕不來啊。另外,隨著京城低價的上漲,他們縣那塊風水寶地又升值了,這也是資本啊。」

    陸一偉寬慰道:「你也不能這麼想,人家畢竟起步早嘛。咱縣這才成立了不到一年,總得有個時間過渡吧。要是煤礦效益好,過兩年咱縣也買塊地皮,蓋他個六十層,到時候你這個駐京辦主任相當於一個集團的老總,多牛氣。」

    肖志雄嘆了口氣道:「你老弟就別寬慰我了,能守住攤子就不錯了。真要到了那會,還不知道誰來當,那能輪得上我。」

    「行了,別說這些喪氣話了,走一步說一步吧。最近誰都來過?」陸一偉道。

    肖志雄道:「肖書記來過那麼一兩次,楊縣長倒是經常來。來了也是點一下卯,偶爾在這裡住一晚,大部分時間不知道在幹嘛。有一次,我看到他帶著一個年輕姑娘回來,我都沒敢問。這個楊德榮,都那麼大年紀了,一肚子花花腸子。」

    「還有高博文也經常來。」肖志雄道:「他女兒不是在這裡上大學嘛,好傢夥!把這裡當成她自己家了。要用車過去取,一開就是好幾天甚至更長。同學來了安排這裡免費吃住。朋友聚餐也是來這裡糟蹋一通,簡直不像話。還有高博文他老婆,更是個光吃肉不吃骨頭的主。只要來京城,所有一切開銷都掛到駐京辦賬上,就連坐地鐵的車票都看在眼裡……」

    肖志雄發了一通牢騷,陸一偉安慰道:「這些事你也別斤斤計較,反正楊縣長分管駐京辦,到時候你把情況說清楚就行。」

    「這讓我怎麼說,他們好意思干,我都不好意思說。」肖志雄氣憤地道。

    「行了,為了這點小事氣壞身子不值當。」陸一偉道:「駐京辦不過是個跳板,是個過渡期,這裡終究不是長久之計,過兩年瞅准合適時機再調回去。」

    「哎!」肖志雄道:「真要調回去談何容易?你和張書記都走了,誰還看得起我肖志雄?以後再說吧。如果可能,我還是想跟著張書記干。」

    這種事陸一偉不敢亂說,道:「張書記有他的難處,如果哪一天高升了,他不會忘記你我的。」

    「但願如此吧。」肖志雄道:「光顧說話了,趕緊吃菜啊,都涼了。」

    陸一偉匆匆吃了兩口,端了一份飯上樓試圖敲邱映雪的房門。敲了兩下,無人應答。陸一偉隨即撥打電話,聽到房間里響起鈴聲后,一顆心落地。

    「映雪,你開開門好嗎?」陸一偉焦急地道。

    過了很長時間,門開了。

    陸一偉進去后,只見邱映雪斜靠在沙發上,眼睛腫的核桃大,眼角還掛著淚水,整個人看起來精神萎靡,無精打采。

    陸一偉似乎能猜到什麼,安慰道:「映雪,不管怎麼樣你得先吃飯,身體要緊。」

    邱映雪突然坐起來,瞪大眼睛對陸一偉道:「一偉,我需要你的幫忙。」

    「幫忙可以,那你的先吃飯啊。」

    邱映雪不管不顧,道:「你先答應我。」

    「好。」

    「可以借我點錢嗎?」

    聽到這個忙,陸一偉輕鬆許多,道:「借多少?」

    「十萬。」

    陸一偉隨即將口袋裡的一張銀行卡掏出來放到她面前道:「這裡面正好十萬,你拿去用吧。」

    「謝謝,謝謝!」邱映雪抓起銀行卡抱在懷裡又失聲痛哭起來。

    沉默了許久,邱映雪終於打開了話匣子。道:「他叫王崢嶸,是我的大學同學,也是我的初戀男友。我們原本可以走到一起的,可由於種種原因,最後不得不分道揚鑣。他很有才,尤其是畫畫方面很有造詣,但我父親覺得他不務正業,而且沒有經濟來源,始終不同意。」

    「他的畫很有靈性,我覺得不亞於什麼梵高之類的。我能夠從畫里看到他內心的獨白,是那麼的清澈而純潔。儘管他名氣不大,可將來總會有人賞識他,成為一代畫家。他沒有錢沒關係,我完全可以養著他,只要他在我身邊,我心裡就非常踏實。」

    聽到此,陸一偉大致明白了。邱映雪的初戀情人是個一事無成的「畫家」,為了追求藝術,成天鑽到自我世界里陶醉,連最起碼的生存本領都沒有。怪不得邱家人反對,換做任何一個人都不會同意。作為一個男人,你首先得承擔起養活家庭的重任才能談其他的。

    從邱映雪的話語間,她至今都對這位「畫家」念念不忘。



    上一頁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