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0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04字體大小: A+
     

    當天晚上,肖志良果真沒有食言,拉著四套班子領導為陸一偉踐行。如此高規格的待遇,就連張志遠離開時都沒有享有,而緣起僅僅是省委組織部長的一個電話。殊不知,這一切都是張志遠在背後操作運作的。

    酒席上,無論是曾經的敵友還是現在的對手都不約而同化干戈為玉帛,頻頻舉杯,說著千篇一律的祝賀詞。誰都知道,陸一偉這一走,下一步就面臨著升遷提拔。如果不抓緊時間搞好關係,把從前的舊賬一筆勾銷,將來把矛頭對準自己,得不償失。

    高博文心裡有虧,端著酒杯幾次想過去敬酒又覺得舍不下臉,如坐針氈。最後,他瞅準時機,等到縣政協主席段長雲敬酒時蹭過去,堆著難看的笑臉道:「陸常委,祝賀啊。」

    陸一偉沒給高博文臉色,今天他心情特別好,紅潤著臉笑著道:「高縣長,謝謝了。我這一走沒人和你唱對台戲了,呵呵。」

    高博文尷尬一笑,道:「都過去的事了……」

    「對,過去的事了,咱就不提了,來,喝酒!」陸一偉豪爽地喝了下去。

    今晚陸一偉是主角,破天荒地坐到了肖志良身邊。等到混戰開始后,肖志良臉上帶著醉意道:「一偉,我有一事不解,當初你們抓馬林輝的時候,為什麼把戰火轉移到古川縣呢?還有,侯永志到底是被誰害死的?」

    陸一偉假裝獨醉,含含糊糊道:「事情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再提還有必要嗎?」

    肖志良一愣,沒有追問。過了一會兒道:「一偉,你這馬上要走了,有沒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來,只要我能辦到的一定解決。」

    陸一偉想了下道:「要求嘛沒有,不過請求有一個。」

    「哦?說來聽聽。」

    陸一偉伏貼在肖志良耳邊道:「原財政局局長肖志雄替人背了黑鍋,他是無辜的,我不奢望能給他正名,但請求給他一個名分!」

    「可以!」肖志良毫不猶豫道:「那你覺得把他安排到哪個部門合適?」

    陸一偉道:「肖志雄從前一直搞後勤工作,且有一定經營頭腦,我建議他去駐京辦。」

    「哦。」肖志良若有所思,沒再說話。

    陸一偉如此安排有原因。肖志雄原先就是個不起眼的人物,突然被張志遠挖掘出來出任財政局局長,立馬遭到楊德榮打壓。可見,出頭鳥不好當啊。身上貼著張志遠的標籤,留在南陽縣勢必會被他人圍攻,還不如遠離是非之地,再過兩年平穩著陸。

    酒席一直持續到十點,一幫人喝得醉醺醺,搖頭晃腦地散去。

    李二毛將陸一偉送回了家,為其泡好茶,插上熱水器,然後一聲不吭地回到自己房間。他的心情格外沉重,陸一偉這一走,自己的前途就沒著落了。

    陸一偉坐在沙發上繼續接著各種賀電,人生就是如此世態炎涼,在你落魄的時候手機就是個擺設,一旦有了起色,形形色色的人紛紛往上貼。他實在不想接電話了,乾脆把手機一關,洗了個澡準備睡覺。

    進卧室時,看到李二毛房間的燈還亮著,才想起這檔子事。

    他推開門,只見李二毛躺在床上玩手機。李二毛迅速坐起來,道:「一偉哥,你要出去嗎?」

    「坐!」陸一偉走到床邊拍著肩膀道:「二毛,我這次是去學習,肯定不可能帶司機,你有什麼打算嗎?」

    李二毛低著頭道:「我想跟著你。」

    李二毛是臨時工,而且起步就跟著陸一偉。如果走後,沒人會用他。陸一偉想了一會兒道:「這樣吧,礦上缺人手,要不你先去礦上干一段時間?等我學習結束后再做打算。」

    目前也只能這樣了,李二毛點了點頭。

    陸一偉當即給潘成軍去了個電話,潘成軍欣口答應。

    安頓了李二毛,陸一偉了無牽挂了。

    第二天一早,陸一偉早早起床洗漱乾淨穿戴整齊,帶了些日用品及衣服,光明正大地將那一箱寶貝搬下樓,準備出發。

    下了樓,陸一偉與石曉曼不期而遇。看著石曉曼焦慮的眼神,他沒有多說,微笑著一個同事之間的握手,上車離去。

    石曉曼獃獃地站在那裡,最後的精神寄託轟然倒塌。陸一偉這一走,還會再見面嗎?

    省委黨校,即西江省行政學院,與陸一偉的母校西江大學僅一牆之隔,看到熟悉而陌生的環境,陸一偉思緒萬千,似乎又回到了大學時代,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一幕幕往事歷歷在目。時隔多年,竟然還是那麼清晰。

    因為陸一偉是「特招生」,自然按照特殊待遇入校。學校按照專人為其辦理入校手續,分配了宿舍,安排到青訓二班學習。西江省共有96個縣,也就有近100人參加此次培訓。為了達到培訓效果,學校進行小班化管理,共分為三個班級。

    安頓好后,陸一偉被帶到了位於二樓的青二班。工作人員與班主任簡單交流后便離開了。班主任指著一個座位微笑著道:「陸一偉同學,請坐。」

    陸一偉坐到教室的倒數第二排,與周圍同學打了聲招呼,像個學生一樣打開桌子上的文件,認真聆聽班主任的訓話。

    經過了解,班主任叫張衛華,是黨校的副校長,教授,研究生導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一連串標籤讓在座的各位目瞪口呆。其他帽子都無所謂,最重要的最後一條,是國家對一線創新人才一種特殊厚待。獎金僅有兩萬元,不過錢不是重點,名號才最重要。物以稀為貴,玩得就是特色。

    緊接著,張衛華又強調了幾條紀律,不準遲到早退,外出必須請假;不準攜帶司機或秘書,生活一切自理……一共講了十來條,讓這群平時自由散漫慣了的人一時間難以接受。陸一偉同樣如此,還沒坐了半個小時,就覺得凳子下面有釘刺,備受煎熬。想著長達的一年的脫產學習,叫苦連天。

    接下來選班長。張衛華指著陸一偉道:「陸一偉同學,我們這期青訓班屬你級別最高,那就由你來擔任班長吧。」

    陸一偉恍恍惚惚站起來,響起了稀里嘩啦的掌聲。

    張衛華繼續講著,陸一偉突然在文件花名表上找到個熟悉的名字。

    邱映雪,共青團南州市廣元區委書記,難道此人和《西江文學》上的「秋映雪」是同一人?陸一偉抬頭快速掃射著,在靠窗的一角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天哪!那不是那天在咖啡館見到的女子嗎?難道她就是邱映雪?陸一偉有些坐立不安,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想立馬衝過去問個究竟,可這是教室,不是咖啡館。

    好不容易忍到下課,上午已經沒課了,可以自由活動。女子依然一副高冷,穿著一襲白裙帶著仙氣飄回了宿舍。陸一偉跟在其後,幾次想上去搭腔,可最後還是忍住了。日子長著呢,不在乎這一兩天。

    回到宿舍,陸一偉往床上一躺,腦子裡全是邱映雪的背影。這時,同宿舍的舍友回來了,進門就道:「陸常委,今天中午我約了班上的同學,一起去喝點?」

    都說來黨校學習有兩個重要目的,一個是鍍金提拔,另一個就是廣結好友。你想啊,一個縣就一個名額,能被推薦上來要不能力卓越,要不有深厚背景,關係過硬,一般人想來,門都沒有。眼前是這位是東橋市中原縣國土局耕地保護科科長,比陸一偉長兩歲,不過來路相當不一般。

    陸一偉坐下來笑著道:「好啊,你們說去哪,我來安排。」

    「那用得著您,這點小事交給我就成了。」男子自我介紹道:「我叫劉向陽,來自中原縣,你叫我小劉就行了。」

    宿舍兩人一間,左右各一張床,有獨立衛生間,有電視,有服務員專門打掃,條件還算不錯。陸一偉見此人比較靈泛,伸手道:「向陽兄弟,咱倆以後可是同一個戰壕里的兄弟了,以後多多照應,哈哈。」

    「陸常委,你千萬別這麼說。」劉向陽道:「應該說你照應我才對。你是我們這屆青訓班裡級別最高的,而且還是作為特招生進來的,現在又是我們的班長,以後我就跟著你混。」

    陸一偉道:「到了黨校,我們都是同一個起點,職務級別不重要,以後你就我一偉就成了,沒必要搞得那麼複雜。」

    「好咧!」劉向陽歡天喜地地道:「那我以後就叫你陸哥吧,呵呵。」

    這時,對面宿舍的人過來看望,一個男子進門就上前握著陸一偉的手道:「陸常委,以前久聞大名,可一直沒機會見面,今日一見,三生有幸啊。」

    陸一偉在疑惑的時候,男子自我介紹道:「我是古川縣的,叫周朴園。」

    而另一位也介紹道:「我叫趙軍輝,來自東州市安都縣。」

    陸一偉對此人比較感興趣,額外多問了幾句,道:「軍輝,你在哪個部門工作?」

    趙軍輝道:「不足掛齒,在縣委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