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0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03字體大小: A+
     

    羅中原在打電話時,陸一偉屏住呼吸傾聽。過了一會,羅中原掛掉電話對張志遠道:「過一會兒你去一趟組織部見見趙部長。」

    「好,好,謝謝羅秘書長。」張志遠知道事情辦成了,連聲感謝。

    臨出門時,羅中原又補充道:「一偉同志,到了省委黨校要好好充電,不要辜負了志遠同志的希望。」

    出了門,陸一偉也是汗流浹背。剛才他還笑話前面出來的那人,看來這裡就是「熱」。

    事不宜遲,張志遠立馬帶著陸一偉下了樓,來到東側的組織部。這次,張志遠單獨進去,而陸一偉站在門口等候。

    雖是早上九點多,太陽已經毒辣,曬得人皮膚生疼。而此時的陸一偉,沒感覺天氣炎熱,反倒是清爽宜人。想到自己馬上要離開南陽縣,心情無比激動。

    過了一會兒,張志遠出來了。帶著陸一偉來到一處僻靜的角落,道:「趙部長已經安排人去辦理了,最遲估計明天就會有人通知你,回去以後趕緊準備一下。你要好好珍惜這次機會,為了你,趙部長開了特例。」

    此刻,陸一偉不知該說些什麼,有些情感難以用語言表達。張志遠就是許半仙口中的「貴人」,每走一步,他都挂念著自己,寧可舍臉求別人。可想而知,兩人的情誼不是單純的領導和秘書,而是彼此惦記著對方的摯友。

    張志遠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陸一偉有恩於先。當初,原市委書記田春秋痛下毒手將自己「雙規」,要不是陸一偉赤手空拳,不費餘力,想盡一切辦法出手相救,也就沒有他張志遠的後來,更沒有他的今天。人心都是相互的,將心比心,總歸錯不了。

    張志遠看著陸一偉的傻樣子,知道他要說什麼。拍了拍肩膀道:「昨天電話里我語氣有些強硬了,別怪我。其他的話不要說了,我心裡清楚。離開南陽縣也好,換個環境增長點知識和閱歷,對你的將來有很大的幫助。」

    「好了!」張志遠看了下表道:「不和你多說了,我得上去忙了,你趕緊回去吧,一切安頓好后電話告我一聲。」

    從省委大院出來后,陸一偉一身輕鬆,閉著眼睛貪婪地呼吸著並不新鮮的空氣。都說風雨之後見彩虹,這是這段時間以來他最開心的一件事。他興奮地跳起來飛舞拳頭,高聲喊叫。路過的行人看到他這樣子,以為是個傻子。

    回到南陽縣已是中午,陸一偉驅車直接回了老家,把這一好消息分享給父親。

    陸衛國聽后十分高興,自豪地道:「我就說嘛,我兒子不管什麼時候都是最棒的,好好乾,有前途!哈哈……」

    看到父親像個小孩子般,陸一偉樂呵呵地道:「爸,要不咱爺倆喝兩杯?」

    「好啊,我去拿酒!」陸衛國一下子年輕了好幾歲,翻箱倒櫃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好酒取出來,弄了兩個菜,爺倆喝上了。

    聊了一會開心的事,陸一偉心情突然沉重下來,道:「爸,我這一走就是一年,你和我媽……」

    「這你不用管!」陸衛國道:「我倆又不是小孩子,你放心地去吧。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的。」

    陸一偉擔心地道:「爸,你的身體不好,我走了你就好生在家裡養病,別干這些體力活,你把身體養好我才放心啊。」

    「婆婆媽媽的,就和你媽一樣。」陸衛國大大咧咧道:「啥事沒有,你要讓我在家裡待著才會憋出病。」

    過了一會兒,陸一偉試探道:「爸,我給你們在東州市買了套房子,估計再有個把月就交工了。我想著,玲玲不是在東州嘛,你們過去也好有個照應,媽那邊同意了,就看你的意見了。」

    陸衛國道:「一偉,我知道你心裡想什麼,可我年紀大了,捨不得離開故土,何況我住單元樓不習慣,上個廁所還得坐著,我拉不出來。還有,樓底下就是人,不接地氣,時間長了我那受得了,還是在家裡好。如果將來有了孫子你讓我去,二話不說,拎包就走。」

    話題又回到從前,陸一偉無言以對。

    陸衛國道:「不說這些了,說說那箱東西吧,怎麼?人還沒找到?」

    陸一偉搖搖頭道:「我一直不間斷寫信,至今杳無音信。」

    「那你走了咋辦?」

    「我也不知道。」

    「真是個負擔!」陸衛國嘆了口氣道:「要是實在找不到人,咱就交公吧,這一天天的,心裡始終不踏實。」

    「不行!」陸一偉堅決地道:「這是許伯祖上留下來的產業,屬於私人財產,必須交給他親人。再等等吧,過個兩三年確實找不到人,到時候再想辦法。」

    「那好吧。」陸衛國嘆了口氣道:「我只好再把東西搬回來,放到你家我實在不放心。」

    陸一偉突然想到銀行有出租保管箱的業務,隨即掏出手機準備詢問,發現手機沒電了。拿過父親的手機打銀行客服諮詢了下,只有市級以上銀行才有此業務。

    掛斷電話,陸一偉把想法告知父親,陸衛國聽聞道:「放那裡保險嗎?萬一有人順手牽羊拿走一件東西,你我都不知道啊。」

    「爸,你就放心吧,銀行里有監控,再說鑰匙在我們手裡,沒有人能打開。」陸一偉寬慰道。

    目前,也只有此辦法了,陸衛國勉強同意了。

    正喝在興中,一輛車急速停在院子里,組織部長閆東森興沖沖地走下來大聲喊叫:「陸一偉,陸一偉……」

    陸一偉走出門外,驚奇地道:「閆部長,你怎麼來了?」

    閆東森看著陸一偉一臉酒氣,道:「你小子還有心思喝酒,而且手機關機,這小日子過得滋潤嘛,快跟我走。」

    「去哪?」

    「回縣裡。」閆東森伏貼在耳朵上道:「市委韓書記已經到了南陽,正滿世界地找你呢,快跟我回去,你小子要走好運咯!」

    「我……我這還和我爸喝著酒呢。」陸一偉故意道。

    「喝什麼酒啊,以後有的是機會。」說完,進門和陸衛國打了聲招呼,與其喝了杯酒,抓緊時間往縣裡趕去。

    路上,閆東森道:「你小子能耐大啊,韓書記都親自下來請你了。」

    陸一偉知道是啥事,故作深沉道:「找我幹嘛,我又沒幹犯法的事。」

    「別和我玩這套!」閆東森道:「你是心裡明白裝糊塗,蒙我呢。」

    「我真不知道。」

    閆東森道:「省委組織部趙部長親自給秦書記打了電話,要讓你參加此次青訓班。秦書記又安排趙部長找你談話,而且省里也下來了人,據說要現場辦公,特例特辦。你小子經常玩這種鬼把戲,居然把趙部長都驚動了,啥時候也替我美言幾句啊?」

    陸一偉無奈地笑笑,道:「閆部長,我真不知道怎麼回事。」

    「得!算我啥都沒說。」

    回到縣裡,儘管是大中午,縣委大院依然格外繁忙。關於陸一偉的事,早已傳到各個角落,讓一些人既羨慕又感嘆。見面后格外熱情,早早地就伸出了手。

    在肖志良辦公室見到市委組織部長韓洪剛。

    韓洪剛客套了幾句道:「省委趙部長明確指示讓你明天到省委黨校報到,我剛才已經和志良同志交換意見了,今天下午你抓緊把工作交接一下,明天準時報到。」

    沒想到幸福來得這麼快,陸一偉還沒回過神來。

    肖志良愁眉苦臉地道:「我說韓書記,一偉可是個優秀的人才啊,我還打算給他壓擔子,你們就給我弄走了,好比斷了我的左右手啊,實在捨不得。」

    韓洪剛開玩笑地道:「以你肖志良的本事,一個人就能幹了全縣的活,還在乎一個陸一偉?哈哈……」

    隨時玩笑話,其實也是含沙射影,暗指肖志良獨斷專權。肖志良面露赧色笑笑,沒有接話茬。而是回頭道:「一偉啊,你這一走,我真心捨不得。不過為了你個人前途,我大力贊成。到了省委黨校好好學習,回來後為家鄉的發展提供智力支持,好吧?」

    陸一偉知道這都是客套話,點頭感謝。

    談話結束后,立馬填表,不到十分鐘一切結束,韓洪剛帶著資料離去。

    肖志良又說了一些溢美之詞,提出今天晚上為陸一偉舉辦踐行晚餐。肖志良此舉,不是因為陸一偉,而是看到此人背後的能耐。能夠驚動省委組織部長,此人不簡單哪,以前還真小看了他。

    當天下午,門可羅雀的統戰部突然一下子人多了起來,快要把門給擠垮。不用說,都是前來道賀的。更多的是,抓緊時間給陸一偉留個好印象。萬一將來這小子回來后一下子蹦到縣長的位置,一切皆有可能。

    陸一偉送走一撥又來一撥,壓根喘不上起來。笑臉不知陪了多少,同樣的話說的他都覺得噁心,可就這樣也得繼續裝腔作勢。畢竟,他是南陽縣人,將來還需要這幫人的幫襯。

    終於要離開了,陸一偉高興之餘卻莫名傷感。生於斯長於斯,工作生活了幾十年,真要離開多少有些不舍。可要有更大的發展,離開是必走之路。

    想著有好多願望沒實現,還留有許多遺憾,可又能怎麼樣?

    一切都太倉促,一切都太突然,如果還有下一秒,陸一偉定會彌補過失。現在看來,只能交給後來者了。

    就此一別!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