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0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02字體大小: A+
     

    省委大院對於陸一偉來說並不陌生,以前跟著楚雲池,張志遠來此地辦了不少事,但每次來的心境截然不一樣。

    省委大院原先是清朝的都督府,軍閥時期的行政府邸,解放后,當時的工作組為了節省開支,就此安寨紮營,一直延續至今。以前,省委大院建築群規模相當龐大,前中後分為三個功能區,最氣派的當屬行宮了,不過在「破四舊」的時候全部拆毀,僅剩下東西兩側的偏房以及後花園。后經過仿古改造,陸續修復了部分建築,而在行宮的原址上,修建了一棟五層樓的樓房。這就是西江省的權力中心。

    而在中軸線的另一側,是一棟現代化的高樓大廈,是省政府的辦公場所,比省委高出不是一丁點。有些好事的人曾想省委領導提意見,政府樓怎麼能比省委樓高呢,應該調換一下。時任領導是參加過抗日戰爭的老革命,且能相信這些歪理邪說,不為所動。後來有任領導聽進了他的意見,正準備對調時,又有人提出了不同意見。說這裡是歷任朝代的權力中心,是塊風水寶地,一旦挪窩容易動了根基。領導不相信,愣是搬到了前面的大樓。

    然而,沒過了多久,該領導就被查了。此舉更是傳得神乎其神,一通聯想。後來的領導又重新搬了回來,就此固定下來。

    此格局和南陽縣委大院有些相似,間接地反映了當地的建築風格和風貌。

    大門口的武警拿著槍冷冷地盯著出出進進的車輛和人,而保衛科的人更是眼睛長在頭頂上,像獵犬似的注視著,如此森嚴的戒備下,如果沒有通行證或他人下來領是很難進去的。越是常人無法靠近,這裡越是神秘敬畏。

    陸一偉走進去,看著清一色穿著深色長褲和白色襯衣行色匆匆的疾跑,愈發緊張。要知道,能進來此地的絕非一般人,不是領導就是老闆。

    上了三樓,張志遠將陸一偉領進走廊盡頭一個狹小的房間內,裡面還坐著一個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小夥子,正在眉頭緊鎖盯著電腦屏幕噼里啪啦地敲打著鍵盤。無論從氣質上還是神態上都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再反觀自己,無論穿著多麼貴的名牌衣服,身子不自覺地佝僂下來,總覺得低人一等。

    「小劉,趙科長找你有事,你過去看看。」張志遠道。

    小劉抬頭看了眼陸一偉,起身抱著一沓文件走出去了。走路時,腳步穩健,徐疾徐緩,氣勢非凡,很有做派。不知是在省委工作有天生的優越感,還是耳濡目染,邯鄲學步刻意模仿某位領導。不管怎麼樣,讓陸一偉羨慕萬分。

    在南陽縣有人把你當成個人物,來了這裡一文不值。

    張志遠無暇顧及陸一偉的感受,坐下來看著手錶道:「時間倉促,就不廢話了。關於你的事,我昨天和羅秘書長側面說了下,羅秘書長對你比較感興趣,當即提出讓你過來見一面。我給你打了一天的電話都沒接通,害得我和羅秘書長解釋了一通,答應今天上午見面。我剛才問了下羅秘書長的秘書小王,他的時間排的很忙,最後小王給挪出5分鐘時間,時間定在8點45分。現在是8點32分……」

    張志遠說著,陸一偉莫名地緊張起來,雙腿有些打顫,放在膝蓋的手指在發抖,額頭上滲出一絲冷汗。

    「你緊張什麼?」張志遠看到陸一偉拘謹的樣子,道:「你別緊張,羅秘書長很和藹的。一會見了面膽子大一些,回答問題聲音洪亮一些,你現在這個樣子,怎麼能給對方留下好印象?怕什麼,對方也是人,放鬆點。」

    張志遠接著道:「待會見了羅秘書長,他會問你的情況。不管問什麼,你就說想要進步,想充電學習,將來更好地為家鄉服務。其他的一律不準說,聽到了沒?」

    張志遠如此說,陸一偉愈發緊張。緊張的上牙床和下牙床不停地磕碰,後背早已濕透。

    張志遠的交代不無道理。領導們的時間很寶貴,想見面談事必須提前預約,如果關係不夠硬,想見都見不上。見面的時間精確到分,多一分鐘都不行,畢竟後面還有許多人在排隊。而陸一偉能插隊進去,完全是靠個人關係。如果張志遠不在企改辦,想都別想。另外,見面時要抓住談話要領,直奔主題,多餘的話一律不說,否則時間到了都沒進入主題,一切白搭。

    「好了,現在是8點38分,我們現在馬上過去。」談話時,張志遠一直在看手錶。應該說,他是掐著時間談話的。

    從該房間到走廊的另一側,不過區區20米的距離,陸一偉的步伐卻異常沉重,都不會走路了,手心全是汗。

    一路上,張志遠不停地和從某個房間走出來的人點頭打招呼,完全沒有當初縣委書記的影子,倒像是秘書科的新人。層次決定地位,級別決定一切。

    到了一間候客室,狹小的空間坐滿了人。個個神色緊張,心情焦慮,一臉嚴肅地坐在沙發或椅子上焦急地等候。他們之間並不說話,屏住呼吸盯著房間的某個角落。而辦公桌前坐著一位皮膚白皙的中年男子,正伏案揮筆疾書。

    張志遠回頭對著陸一偉壓了壓手,躡手躡腳走到男子跟前,低聲道:「王主任。」

    男子抬起頭,看到是張志遠后,低頭看了下表道:「等趙廳長出來后你就進去吧。」

    「好的,好的,謝謝了!」張志遠抱拳感謝。

    其他人見有人插隊,不由得把目光集中到陸一偉身上,複雜的眼神寫滿疑慮。

    這時,一個男子站起來道:「王主任,富基縣的縣委書記馬煥然,昨天和羅秘書長約好了的,我有急事見他,您看能不能……」

    王主任扶了扶眼鏡道:「你急什麼,沒看到財政廳的郭廳長,江北市的周市長也在這裡等著嗎?」

    男子聽后,回頭看了下兩人,羞愧地點了點頭,一臉赧色乖乖地坐下了。

    這時,套間門開了。一位領導走出來,汗流浹背,第一件事就是用手擦額頭的汗。陸一偉心想,這還是見秘書長,要是見省委書記指不定緊張成什麼樣呢。

    王主任立馬起身,快步走了進去。不一會兒出來道:「張處,進來吧。」

    張志遠領著陸一偉走了進去。

    辦公室並不大,頂多一百多平,比起縣委書記的辦公室不知差多遠。而且陳設很簡單,一張辦公桌,一個書櫃,幾張沙發,地上擺著一盆紅豆杉,僅此而已。

    陸一偉站在那裡,張志遠輕聲走到辦公桌前道:「羅秘書長,這就是陸一偉。」

    「哦。」羅中原抽著煙靠在寬大的皮椅上注視著陸一偉,指了指沙發道:「坐吧。」

    陸一偉恭敬地鞠了一躬,半個屁股坐到沙發上,直起腰板等待羅中原發問。

    羅中原梳著大背頭,而是頭髮茂密且烏黑,國字臉白皙的看不到一根鬍鬚,懸膽鼻獅子口,是民間傳聞的「有福之人」。白襯衣筆挺精緻,如果加上特效,能夠看到身上散發一圈一圈的磁場,亦或吸引,亦或排斥,讓人生畏。

    「我聽潤年同志說,當初刊登在《內參》上的『南陽模式』出自你手?」羅中原突然道。

    陸一偉沒想到羅中原會以此為切入口,他不知該怎麼回答。剛才張志遠再三叮囑,不該說的一律不說,那這算不算不該說的呢。

    張志遠迅速解圍,道:「羅秘書長,那篇文章是出自蔡主任之手,一偉同志不過是提供了素材而已。」

    「哦。」羅中原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又道:「我問你,你對省里搞此次企業改制有何看法?」

    看似簡單的問題,回答起來卻異常困難。如果高度深度不夠,很有可能大打折扣。陸一偉那來得及思考,反而更加緊張了。

    「別緊張嘛,你好好思考一下。」羅中原寬慰道。

    陸一偉靜下心思考後道:「羅秘書長,我認為企業改制是當前我省所面臨的最大困境。一個的企業的培育需要花費大量的物力財力人力,而臃腫的管理機制和滯后的經營理念已不符合現代形勢,不符合時代潮流,應該引入現代企業管理制度,政企分開……」陸一偉越說越不緊張,思路清晰地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羅中原聽的時候不停地點頭認可,臉上浮現出了笑容。表面上是在提問,實則是試探民意。他作為省企改辦公室主任,是具體的操作者和執行者。近段時間,有一小部分人公開反對企業改制,說不利於地方經濟發展。更有甚者,說省里這是變相地買賣國有資產,導致資產流入個人腰包,富了一部分人,坑了大多數的人利益。

    「很好嘛,年輕人。」羅中原彈了彈煙灰道:「你這樣的人放到基層實在可惜了。」說著,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摁了一連串數字撥了出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