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0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00字體大小: A+
     

    等待是焦急的。不過,陸一偉並沒有等多久。

    這天,他接到了蘇啟明的電話,提出面聊。聽蘇啟明的語氣,陸一偉心裡咯噔一下,似乎知道了結果,夢想就此止步了。儘管如此,他還是決定去見一見。

    見面的地方,蘇啟明這次選在茶社。很顯然,他不想讓其他人打擾。見到陸一偉后,有些局促尷尬。

    「一偉,你和我說實話,你對蒙蒙還有感情嗎?」蘇啟明突然道。

    陸一偉沒想到蘇啟明竟然以這個話題作為開場白,他不假思索地道:「如果說沒有那是假話,畢竟一起走過將近四五年。」

    蘇啟明聽后心裡十分高興,緊接著道:「那你們之間還有可能嗎?」

    陸一偉搖搖頭道:「蘇市長,前段時間我和蘇蒙見面了,也表達了我的想法。我們倆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如果強行組合到一起,對誰都是痛苦。所以,我不會去想,也不敢去想。」

    對於女兒蘇蒙的婚姻,一直是蘇啟明心中的痛。他很懊悔,如果當初把眼光放得長遠一些,或站在女兒的角度去考慮,也就沒有如今的結局了,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蘇蒙在經歷過一次短暫的婚姻后變了許多,變得孤獨冷漠,他這個父親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蘇啟明道:「一偉,其實我到現在都非常懊悔,當初不該將你們拆散。如果不是我橫加干涉,蒙蒙現在已經成家立業,可……哎!和你說實話吧,從前我是看不起你,覺得你是山溝的人,沒什麼發展前途,可我錯了。特別是在南陽工作時,我看到了你身上的潛質。不管怎麼說,都是我的錯,我真心希望你再給蒙蒙一次機會,她是愛你的。另外,她姥爺也非常喜歡你……」

    陸一偉決定了的事,從來不會改變。道:「謝謝蘇市長的信任,但婚姻不是籌碼,更不是玩過家家,蘇蒙還年輕,我相信她會找到幸福的。」

    「哎!」蘇啟明長嘆一口氣,很長時間沒有說話。

    「不聊這個了,說說你的事吧。」蘇啟明道:「這事我本以為十拿九穩,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讓人措手不及。在你們縣推薦時,我挨個給常委們打了個電話,都是老故交,應該沒多大問題。投票結果也非常樂觀,你拿了8票,而那個范什麼芳只拿了2票。肖志良老奸巨猾,居然把你們兩人都報上來,給市裡出了不小難題。」

    「市委老韓原先答應的好好的,可那個女的身份不一般,於是請示了秦書記。秦書記考慮也沒考慮,大筆一揮,將范部長的女兒報上去。秦書記畢竟是從省里下來的,兩人又在同一棟樓里辦公,多少會特殊照顧。所以……」

    聽到此,陸一偉心涼了一半,所有的一切都化成了泡影。

    蘇啟明看到陸一偉沮喪的樣子,安慰道:「一偉,這事你要看開點,官場就是個人情社會,各種關係錯綜複雜,換做誰心中的天平都會傾斜。不就是個青訓班嘛,如果不出意外出來后還是下放基層,你在基層都幹了這麼多年了,還沒幹夠嗎?這樣也好,先安心工作,等明年換屆的時候我想辦法弄到市裡來,你看這麼樣?」

    陸一偉打起精神,故作輕鬆道:「我能想得開。不管怎麼說,都要謝謝您,這件事您幫了不少忙。」

    「和我你就別客氣了。」

    回去的路上,陸一偉給張志遠打了個電話。不管事情成不成,張志遠都十分關心,應該告訴他一聲結果。

    張志遠聽后,沉默了許久道:「這段時間我比較忙,也沒顧得上關心你。沒推薦上你也別泄氣,先好好工作。等我這邊關係理順后,到時把你弄過來,好吧?」

    眼下也只能這樣了。

    轉眼到了八月底,陸一偉依然過著撞鐘的日子,備受煎熬。這日子和自己當初在北河鎮有什麼區別?甚至還不如。在東瓦村至少還可以搞點副業解解悶,而在統戰部如同困獸一般,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范春芳已經到省委黨校報到了,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走之前,范春芳找過陸一偉,說了一大堆抱歉的話,他並沒有責怪她,反而寬慰她。

    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遠去,陸一偉心裡夾雜著絲許荒涼和孤寂,難道這就是命運?他一直崇尚無神論,不相信冥冥之中有神秘的力量在操控著人的思維和軌跡,然而,這一路走來,磕磕絆絆,異常坎坷,是自己不夠努力嗎?

    陸一偉聽從了賀建的建議,決定出去散散心。和肖志良請假時,肖志良沒有絲毫猶豫,大筆一揮就簽了字,並道:「出去散散心也好,你願意走幾天就走幾天,我不限制,一切費用由縣裡承擔。不過,回來后就啥也不要想了,安心工作,聽到了嗎?」

    陸一偉沒有說話,點了點頭,拿著請假條出去了。

    現在自由了,陸一偉卻不知道該去哪。以前,他一直嚮往江南小鎮,想去白牆灰瓦的雨巷裡尋找撐油紙傘的姑娘,可現在完全提不起興趣。他掏了掏口袋,拿出一張褶皺的小紙條,撐開一看,心情格外沉重。

    這是王彩霞留給她家的地址和電話,地址依稀可見,而電話號碼完全看不清了。想起她的丈夫,陸一偉充滿愧疚感。在政治的高壓干預下,他不得已放棄果子溝煤礦的調查,至今未給亡者一個交代,這是他心中的痛。

    他掏出手機打給宋勇,問道:「前段時間丁昌華是不是打給鄉里一筆錢?」

    宋勇道:「對呀,他說讓我轉交給你,你不是不要嘛。」

    「有多少?」

    「10萬。」

    這個老滑頭!丁昌華原先答應給每位死者10萬,現在總共才給了這麼多。他不好意思與陸一偉見面,隨即轉到石灣鄉賬上,並託付宋勇轉交。

    陸一偉不想要這筆錢,嫌臟。可轉念一想,憑什麼不要?道:「你現在把錢給我轉過來吧。」

    「好的,我馬上安排!」

    陸一偉決定去一趟四川,親自登門將這筆用命換來的錢交給王彩霞。

    當天晚上,陸一偉乘坐著飛機飛往成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坐著大巴車往大涼山駛去。

    一路上,風景很美,陸一偉卻無心欣賞,滿腦子都在想見了面該如何面對。山路曲折,越走越荒涼,時不時看到破敗的房屋,蕭條而凄涼。

    關於大涼山,陸一偉從各種新聞媒介了解過,該地吸毒販毒猖獗,艾滋病盛行,留守兒童居多,成為我國最為貧窮的地方之一。不切身體會不知道到底有多貧窮,眼前的一切震撼著他的心靈。

    到了一個西昌,陸一偉又換乘小麵包車重新起航。剛才還是柏油路,現在完全是土路。而且路的一側就是懸崖峭壁,讓人心顫。

    麵包車在一條河流跟前停下,又換乘擺渡船。過了河,繼續換乘交通工具,而這次是牛車。將近兩個小時,牛車在山腳下停下來,老農告訴陸一偉,沿著這條山路一直往上爬,翻過兩座大山,就到了你所說的地方。

    爬山,對於陸一偉來說小菜一碟,可長時間不爬了心裡完全沒底。不過老農接下來的話讓他倒吸一口涼氣。老農道:「你要走趕緊走,要不還不等你過去就天黑了。」

    陸一偉看了看錶道:「現在才5多點啊。」

    「對,至少要走三個小時,快走吧。」

    陸一偉聽到兩座大山就要三個多小時,雙腿有些發軟。可既然來了,再大的困難也得克服。深呼吸一口氣,沿著山路往上爬。一開始還比較輕鬆,可過了一道彎,他已經累的氣喘吁吁了。看來,不服老不行啊。

    坐在山路邊抽了根煙,正打算起身,看到一群孩子嬉鬧著上來了。正好,有人作伴總比一個人強。

    孩子們看到陸一偉,有些膽怯地往後退。這地方,很少有生人進來。

    陸一偉為了緩解緊張氣氛,將包里的飲料拿出來分給孩子們。一個小女孩膽子大,接過了飲料。試探地喝了一口,大呼美味。接著,其他孩子紛紛要品嘗,三下五除二一瓶飲料見底。或許,這是他們這輩子第一次嘗到飲料,陸一偉有些心酸。

    經過攀談,剛才那個拿飲料的小女孩與自己前往同一個村,陸一偉來了精神,問道:「你認識王彩霞嗎?」

    「你是問我媽媽嗎?」女孩好奇地道。

    看到眼前的女孩就是王彩霞的女兒,陸一偉欣喜若狂,連聲道:「對,她在家嗎?」

    女孩搖了搖頭道:「我爸媽都出去打工了,他們不在家。」

    陸一偉有些失落,問道:「那你家裡還有什麼人?」

    「我弟弟。」

    「沒有其他大人了嗎?」

    「沒有了。」

    「你弟弟多大了?」

    「6歲。」

    「6歲?他一個人在家?」陸一偉驚奇地道。

    女孩很淡然地道:「對呀,我爸媽都不在家,平時就我照顧他,可我要上學啊,只好把他留在家裡。」

    「……」陸一偉失聲。過了一會兒問道:「那你能聯繫上你媽媽嗎?」

    女孩搖搖頭道:「她只說出去打工了,具體去哪我也不知道。」

    「那啥時候回來?」

    「不知道。」

    儘管見不到王彩霞,陸一偉也打算走一趟。他想看看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家。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