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9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97字體大小: A+
     

    晚上八時,陸一偉驅車來到了東湖游廊。儘管蘇蒙沒告訴他在哪裡見面,但此地是兩人以前經常來的地方,熟悉而陌生。

    陸一偉停好車走了進去。遠遠地,蘇蒙在一艘泊船上沖著他揮手。

    隨著越走越近,蘇蒙的輪廓漸漸呈現在面前。

    她變了。從前是個世事未諳,大大咧咧,嬌生慣養,而現在舉止端莊,妝容秀美,成熟得體。身穿一身深麻灰束身長裙,腳下穿著一雙米白色高跟鞋,胸前掛著一串長長的珍珠項鏈,剪著精幹清爽的短髮,畫著淡淡的妝,比以前更加成熟漂亮了。

    陸一偉將手中的包放到桌子上,淡然一笑,問道:「多會回來的?」

    蘇蒙給陸一偉倒好茶,端到跟前,然後用手撐著下巴專註著曾經心愛的男人,輕聲道:「回來一個多星期了。」

    「哦。」陸一偉本想問回來為什麼不聯繫,轉念一想又咽進肚子里。道:「在美國待著就是不一樣,我都不敢認識你了。」

    「是嗎?」蘇蒙心裡竊喜,故意問道:「那你是說變得漂亮了還是丑了?」

    「當然是漂亮了。」陸一偉脫口而出道。

    對於陸一偉的每一句讚美,蘇蒙都異常高興。有些人和事,失去以後才知道多麼珍惜。她在意陸一偉對自己的看法,哪怕是不好,也是內心的真情流露。不像某些人,滿嘴的仁義道德,溢美之詞,卻道貌岸然,口是心非。

    蘇蒙羞澀地低下了頭,竟然不自覺地臉紅了。時隔兩年,儘管聯繫的不多,見面后依然會怦然心動,這就是愛的力量。

    蘇蒙用手指沿著茶杯沿轉了一圈,抬頭道:「你也變了。」

    「是嗎?」陸一偉很長時間不在乎自己的外表形象了,更不會察覺有哪些細微的變化,道:「是不是變老了?」

    蘇蒙搖搖頭道:「不是老,而是變得深沉了。從前你的眉頭舒展,面容陽光,笑容經常掛在臉上,而現在,眉頭緊鎖,面容也寫滿了歲月滄桑,那標誌性的微笑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是嗎?」陸一偉反問,心裡卻認同蘇蒙的說法。很長一段時間,他忘記了什麼是微笑,更多的是牽強附會的陪笑。

    蘇蒙不忍心一見面就戳傷,輕鬆地道:「逗你玩呢,看你認真的樣子,呵呵。」

    陸一偉沒有回應,喝了口茶道:「你這次回來還走嗎?」

    「嗯。」蘇蒙點點頭道:「明天我就要回去了。不過也很快,再有兩三個月就回來了。我這次回來主要是辭職的。」

    「嗯?什麼?辭職?」陸一偉不解地道。

    「對!」蘇蒙道:「我把報社的工作給辭了,我不想束縛在體制內,有些累。」

    陸一偉笑著道:「你是不是在美國被自由給洗腦了?」

    蘇蒙沒有笑,道:「也是也不是。在美國強調高度自由化,尤其是言論輿論,而在我們國家,很多時候都是為執政者服務的。」

    「你的說法沒錯,但不論哪個國家的輿論導向都是為政治服務的。那你下一步打算怎麼辦?」

    蘇蒙道:「我在美國認識了一位朋友,叫約翰,他有意來中國發展。我們自己組建個團隊,獨立製作一些反映社會現實的新聞事件,賣給電視台播出,你覺得怎麼樣?」

    陸一偉忖度道:「你這個想法很好,但你不要忘了這是在中國,即便你拍出來,不見得電視台敢播放。而且你尺度把握不準,會出大問題的。」

    蘇蒙對陸一偉的謹慎表示不屑,道:「現在新聞媒體人的作用越來越大,很多事情都是因曝光后才引起社會重視,引發民眾思考的。至於你的擔心我也充分論證過,有些媒體還是迫切需要這方面的素材的。」

    陸一偉不想與其爭辯,道:「我沒幹過新聞,對你們這行不懂,就不大放厥詞了。不管怎麼樣,我都會支持你。」

    蘇蒙笑著道:「我在你面前也是班門弄斧,以你的水平和能力完全在我之上。以後你可得多加支持我啊。」

    「這沒問題,只要我能辦到的一定幫。」

    蘇蒙補充道:「我的意思是讓你給我提供新聞素材。」

    陸一偉楞了下,道:「到時候回來再說吧。」

    聊完工作,蘇蒙幾次想問陸一偉的生活,都沒好意思開口,最後實在憋不住了,試探地問道:「你還單著嗎?」

    陸一偉一邊吃菜一邊點了點頭。

    看到此,蘇蒙不知該高興還是痛惜,沒再說話。

    到了分別的時候,蘇蒙終於鼓起勇氣道:「你願意等我嗎?」

    陸一偉笑著搖了搖頭道:「蘇蒙,如果換作從前,我可能會毫不猶豫答應你,但現在不同了。說句不好聽的,你我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的思想已經完全跟不上你的節奏,甚至連共同話題都顯得蒼白,你說這樣的婚姻會幸福嗎?」

    陸一偉說的是實情。今晚見面明顯兩人生疏了許多,除了提及從前的事情,幾乎每個話題都沒有碰撞點。但蘇蒙不死心,很認真地道:「一偉,只要你願意,我可以放棄一切。」

    「你以為我們還是二十多歲在談戀愛嗎?」陸一偉道:「蘇蒙,我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可時過境遷,物是人非,我已經不是當年的陸一偉,你也不是從前的蘇蒙,我們的心境都在潛移默化發生著變化。你還年輕,而且理想又那麼宏大,不應該委屈自己扼殺夢想。如果你到現在還如此想的話,太不應該了。」

    蘇蒙不知不覺落下了淚水。或許,這是她最後一次爭取的機會了。然而,陸一偉卻無情地拒絕了她。她把眼淚擦乾,強顏歡笑地伸出手,道:「祝你幸福。」

    「祝你幸福!」

    一個朋友之間的握手讓兩個曾經的戀人從此分道揚鑣。

    陸一偉站在街道上,一直看著蘇蒙消失在夜色中,等到心中最後的一絲幻想隨著一聲雷鳴給擊碎,就此畫上了句號。他沒有暗傷,反而很欣慰,他相信蘇蒙會找到幸福的。愛一個人,不是佔有了對方才是愛,更多的是彼此曾經擁有過。

    大雨傾盆,電閃雷鳴,陸一偉獨自坐在車上靠在座椅上抽著煙,看著雨刷器拚命搖來搖去,橘黃色的路燈光線穿透雨珠折射到他刀刻一般的臉上,獨為猶醉。在車裡,他想了許多許多,等到雨稍微小了點,發動了車準備離去。

    不知不覺,陸一偉竟然鬼使神差地開到了佟歡舞蹈室的樓下。他顧不上雨水瓢潑,搖下了車窗抬頭望去,只見樓頂閃著光。他再次捫心自問,下定了決心,停好車走了上去。

    到了頂層,舞蹈室的房門緊閉著。陸一偉試圖敲門,沒想到推開了。他屏住呼吸走進去,看到舞蹈室滿地狼藉,一種不詳的預感湧上心頭,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走到佟歡房間門口,陸一偉看到佟歡正披頭散髮地收拾東西,旁邊還放著幾個大行李箱,心一緊,推門進去了。

    佟歡看到陸一偉,慌亂地背過身子整理凌亂的頭髮,嘴裡念叨:「你怎麼來了?」

    陸一偉上前一把抓住佟歡的胳膊,嚴肅地問道:「佟歡,你要離開嗎?」

    佟歡不敢直視陸一偉,含含糊糊道:「哦……沒……不……」

    「你看著我!」陸一偉突然提高聲音,嚇得佟歡身子抖了一下。她使勁捶了一下陸一偉道:「幹嘛大喊大叫的,嚇死我了。」

    「回答我的問題。」

    佟歡見陸一偉格外認真,無奈地笑了下,坐到床上道:「對,我要離開了。」

    「你要去哪?為什麼不和我說?」陸一偉急切地道。

    聽到陸一偉如此關心自己,佟歡心裡暖暖的,笑著道:「沒看出來啊,你居然這麼關心我。和你說實話吧,我打算回老家了。」

    「為什麼?」陸一偉心焦地道:「你在這裡不是挺好的嗎?」

    佟歡突然大笑起來,不一會兒落下了眼淚,道:「你覺得我挺好嗎?這裡這麼大,哪裡是我的家?有我的容身之地嗎?」

    「我給你一個家!」陸一偉突然道。

    佟歡懵了,楞在那裡半天都沒反映過來,哆嗦地道:「你說什麼?我沒挺清楚,你再說一遍。」

    陸一偉抓住佟歡的胳膊一本正經道:「佟歡,我說我可以給你一個家,我要娶你。」

    佟歡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後退了幾步拚命直搖頭。

    陸一偉上前抱住佟歡道:「佟歡,我沒有開玩笑,這次我是認真的,只要你願意,我們隨時可以結婚。」

    幸福來得太突然,佟歡依偎在陸一偉懷裡,多麼希望時間能夠靜止。她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打濕了陸一偉的襯衣,突然一口咬住肩膀,將從前積壓在心中的憤懣全部發泄出來。

    陸一偉蝕骨般的心痛,但他此時忘了痛是什麼。今天這個決定,並不是率性而為,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佟歡為了小雨可以奮不顧身,他怎麼就不能爺們一回?何況他心裡一直裝著對方,這不是同情,而是愛。



    上一頁    下一頁

    都市之無上真仙極品透視小仙醫魔獸戰神咫尺之間人盡敵國總裁在上:新妻,別喊疼
    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神級升級系統豪門男配是我弟[古穿今升邪我的18歲女鬼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