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9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96字體大小: A+
     

    南陽的夏季是絢爛的。一眼望去,山巒起伏,迭彩翠嶺,昳麗秀美,天姿茂異。如同一位鶴髮童顏的長者,揮舞著手中的毛筆,寫下濃墨的一筆,筆法遒勁,境界雄闊。既有江南水鄉的婉約嬌媚,又有黃土高原的大氣豪邁,靜謐地沉寂在一角,淺吟低唱著歷史長歌。

    夏色秀,峰巒疊嶂碧水流。碧水流,一池山水滿城詩,夢憶深秋。

    山河美,碧空如洗霜晨魅。霜晨魅,一曲長歌啼聲醉,游心葭湄。

    這邊風景怡人,那邊如火如荼。行政服務中心終於在沒有辦理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倉促開工。按照設計圖,該中心原本是四層建築,兩邊配建副樓,完全可以滿足辦公需求,但縣委書記肖志良對此很不滿意。設計單位一改再改,依然吃不準這位官老爺的「超前」思維。

    再後來的一次對接會上,肖志良拍著桌子道出了心聲。他說,一個城市的靈魂在哪裡?不是所謂的文化底蘊,歷史文脈,而是大氣磅礴,雄偉壯觀。說白了,就是面子形象問題。南陽縣城鎮化極其滯后,沒有一座像樣的建築,而行政服務中心就要打造成為南陽縣的地標性建築。

    何為地標性建築?其實就和穿衣服一樣。你穿個大馬褂黃秋鞋啥時候都土不拉幾的,而換成西裝皮鞋立馬就換一個人。所以,該中心既要融入當地的文化特色,又要像歐洲的一流建築看齊,要建就建成布雷漢姆宮。

    與會人員除了設計單位知道布雷漢姆宮,其他人一片茫然。這到底是什麼個鬼玩意兒?

    肖志良接著把自己的想法倒出來。樓層從原來的四層追加到十二層,建築風格仿羅馬式。同時,在中心前面沿著中軸線修建一個主題花園,既有亭台樓閣,又有水榭汀步,還有音樂噴泉。而在公園的對面修建一座會展中心,用來召開大型會議接待貴賓。

    此話一出,噓聲一片。好傢夥!肖志良的想象力夠大膽的,屁大的地方還接待什麼貴賓,人家誰沒事到這鬼地方來。另外,一下子擴大了規模,這要花多少錢啊,縣裡有那麼多錢嗎?儘管心裡都有意見,但誰也不敢提出來,低著頭悶聲抽煙。

    會場不提意見,不代表私底下不嚼舌頭。一時間,建行政服務中心一事鬧得滿城風雨,幾乎一邊倒地反對。即便如此,肖志良充耳不聞,置若罔聞,在一片反對的浪潮中強行征地上馬。由此可以看出,肖志良是一個強勢的領導。

    其實肖志良心裡也沒底。經預算,這項工程投資高達5000萬元,這還是保守估算,不包括內飾裝修,辦公用品採購等花銷,到了後期肯定會追加預算,相當於南陽縣半年的財政收入就干這個了,簡直是個無底洞。

    截止6月底,南陽縣的財政收入達到7000多萬元,同比增長46%。總量增長,但用錢的項目一點都沒減少,反而持續增加。

    肖志良有他的小算盤。除了靠財政收入,就是靠銀行貸款。先貸著,至於啥時候還另一碼事,說不定到時候已經調離了。但行政服務中心項目成功落地,這才是實惠,這就是政績。

    在全國上下舉債造城的熱浪中,區區5000萬元算個屁!

    陸一偉來了統戰部已經有一個月多了,每天無所事事,除了開會就是喝茶,這日子倒過得清閑。

    統戰部全稱是統一戰線工作部,緣起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主要負責與GMD談判和聯繫。后發展成愛國主義統一戰線,其內涵不斷豐富加深,得到鞏固發展。主要工作就是緊密聯繫團結黨外人士、民主黨派,海外僑胞,工商聯合會等等,處理宗教、民族等事務。

    南陽縣民主黨人士就那麼四五個,海外僑胞一個巴掌數的過來,宗教就是佛教,民族更是單一,鮮有少數民族,一年到頭就召集民主黨人士和僑胞家屬開開會,一年的工作結束了。

    前面提到,由於統戰部工作清閑,儼然成了各級領導的太太團。隨便提溜出一個來就是某某局的局長夫人,最次也是個副局長。她們的主要工作每天就是喝茶聊天織毛衣,常常談論你家長他家短的,閑話一大堆。說起干工作,個個撂挑子,交給臨時工去干。領導這幫子人,其難度可想而知。

    陸一偉的心已經不在南陽了,他懶得去管。現在最迫切的,就是張志遠所說的青干培訓班。他要離開這裡,一天都不想呆在這裡。

    對於一個有為青年來說,莫過於心灰意冷。南陽官場的黑暗,讓他感覺掉進了一個巨大漩渦,死一般的窒息。

    時間充足了,陸一偉靜下心來認真閱讀了老領導推薦的書籍《信心銘》,讀後心境豁然開朗。與其同時,他一直關注著《西江文學》雜誌,期待再次看到那位叫「秋映雪」的作品。遺憾的是,再沒出現。

    「篤篤……」一陣敲門聲,讓陸一偉倍感好奇。自從他來到統戰部后,很少有人來他辦公室,會是誰呢?想著,應了一聲。

    「一偉,忙著呢!」賀建推門進來,大大咧咧來到沙發前一屁股坐下道。

    陸一偉無奈地冷笑,道:「你看我像在忙嗎?」

    「來支煙。」賀建用手比劃了下。陸一偉順手將桌子上的一包煙丟給他,開玩笑地道:「你居然也沒煙抽了,寒磣哪,哈哈。」

    賀建看到是紅塔山,拿了一根又丟回桌子上道:「這兩天抽的沒煙了,下午我去招待所拿兩條。怎麼?一個堂堂的常委居然還抽紅塔山?丟不丟人哪,其他領導早就換成芙蓉王了。等著,下午給你拿兩條中華。」

    陸一偉淡然一笑,道:「我這是清水衙門,比不得其他領導。一直抽紅塔山,習慣了,我覺得挺好。」

    「哎!」賀建長嘆一口氣道:「一偉,你也別怪肖書記,他也有他的難處。我知道這件事後,也和他說了,可上頭有人壓著,不得而已啊。」

    陸一偉道:「我作為一名黨員幹部,就應該服從組織的安排,不存在什麼埋怨不埋怨的。況且我覺得現在挺好,真的。」

    賀建從陸一偉表情看不出什麼,道:「調回來也好,省得管那一攤子事。鄉鎮有什麼好的,出了事第一個找的就是你。你看看雙廟鎮的老黃,大火是他點的嗎?還不照樣說免就免了。再說你一個常委,應該有縣領導的樣子,在鄉鎮聽他們吆五喝六的,咱不受那氣!」

    賀建的話平實在理,讓陸一偉心裡稍有些安慰。道:「謝謝賀老弟,兄弟我還不至於如此脆弱,挺好的。」

    賀建起身拍了拍肩膀道:「我今天來呢,找你有點事。這不行政中心開工了嘛,我把三標段的工程給攬下來了,合計著你這日子也清閑,要不跟著我干?」

    陸一偉對行政服務中心項目保持中立,既不支持也不反對。南陽確實需要個標誌性建築裝點門面,但如此奢華完全沒必要。聽著賀建想著自己,陸一偉搖搖頭道:「我又不懂工程,瞎參和什麼啊。」

    「又不用你親自幹活。」賀建道:「只要你找個工隊就行,最後你從中抽成,我就是這麼乾的。這可是大買賣啊,工錢你大可放心,虧了誰也不可能虧了我啊。」

    陸一偉心思已經不在這裡了,也不想參與肖志良的項目,反正自己不缺錢。道:「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天生不是做生意的料,還是免了吧。你要是有心思,還不如叫上福勇一起干呢。」

    賀建道:「福勇已經答應了,清理土方和平整地基都由他承包了。我倆合計著想讓你也找點事乾乾,就當解悶玩。」

    陸一偉一再拒絕,賀建也沒堅持,道:「那行吧,既然你不願意我也不強求,到時候等工程完了讓福勇給你分點錢就成。」

    陸一偉笑笑,沒有說話。

    「一偉,你是不是還在想著哪個女人?」賀建挑陸一偉感興趣地問。

    「哪個?」

    「就是在南州見到的那個啊。」

    「哦。」陸一偉道:「早就忘了。」

    「吹吧你。」賀建道:「你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你。怎麼樣,要不要我陪你去找找?」

    「算了,沒興趣。」此時的陸一偉對什麼都不感興趣。

    賀建見聊不下去了,拍了拍沙發扶手,起身道:「那行吧,我有點事就先走了。」

    臨出門時又道:「一偉,你現在的精神狀態有些萎靡,這樣下去可不好啊。要不出去散散心吧。」

    「嗯,謝了。」

    賀建走後,陸一偉端著茶杯站在窗戶前看著車來車往的縣委大院,有些迷茫困惑,這樣的日子何時是個頭啊。

    手機響了。

    看到是個陌生的電話,陸一偉猶豫不決地接了起來。

    「一偉,我回來了。」

    陸一偉聽到熟悉的聲音,驚訝地道:「蘇蒙?你多會回來的?」

    「有時間嗎?我在江東。」

    陸一偉本想拒絕,還是答應了她的請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