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9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95字體大小: A+
     

    第二天一早,佟歡帶著小雨回來了。所有人都圍著孩子轉,而陸一偉用複雜地眼神凝望著佟歡,五味雜陳,難以釋懷。

    佟歡注意到了陸一偉的眼神,她刻意迴避,對著大家道:「都別哭了,這不小雨平平安安回來了嘛,應該高興才對。」

    「對,都不哭了。」李登科擦掉眼淚道:「淑曼,經過這一遭,我也想通了。回去以後我就和你媽商量,打算在江東買套房子,我們一家團團圓圓的。」在親情面前,似乎什麼都變得不重要,讓一向頑固的李登科終於轉變了想法。

    鐘鳴頂著黑眼圈道:「哥,既然小雨已經找到了,那我趕緊回去,指不定玲玲急成啥樣呢。」

    「好,你趕緊回吧。」

    送走鐘鳴,佟歡也要離開。這時,其他人才想起了她。從進門前沒有人詢問過佟歡是怎麼找到小雨的,而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孩子身上。

    佟歡在全家人的挽留下,疲憊地下了樓。陸一偉趕緊跟了下去,試圖要說什麼,被佟歡攔了下來,道:「一偉,丁昌華已經答應我了,他以後不會再為難你。另外,我也提醒你一點,以你目前的能力不要和他斗,你鬥不過他的。至於你所說的事,回去以後他會和你說的。」

    「佟歡,你……」陸一偉難以啟齒,愈加心疼。

    佟歡依然是燦爛的微笑,道:「你綳著個臉做什麼,來,笑笑。」

    陸一偉那能笑得出來,內心備受煎熬。

    「好啦!」佟歡拉著陸一偉的手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有些事誰都身不由已。我說過,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如果需要用我的生命來換,毫不猶豫,奮不顧身。好了,一家人難得在一起團聚,趕緊上去吧。」說完,揮了揮手離去。

    剛出了大門口,佟歡的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珠子吧嗒吧嗒掉了下來,進而泣不成聲。她找到一個僻靜的角落蹲在那裡哭了一會,站起來搖搖晃晃地離開了。

    陸一偉如同木頭樁子似的愣在那裡。他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值得佟歡如此犧牲自己,更不知道與丁昌華做了什麼樣的交易。如果再次步入風塵,這輩子都是愧疚。

    而此時,李登科站在陽台上目睹了一切。

    陸一偉上了樓,坐在餐桌前不停地抽煙。而李家人似乎不在乎他的感受,依然圍著小雨問這問那。在他們眼裡,自己就是個外人。

    這時,小雨突然掙脫開李淑曼的懷抱,跑到陸一偉面前,眼巴巴地望著道:「爸爸,你不開心嗎?」

    陸一偉勉強笑了一下,將女兒抱在懷裡親吻著道:「爸爸怎麼會不開心呢,看到你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爸爸比什麼都開心。」

    「那你的眼睛怎麼是紅的呢?」小雨捧著臉頰問道。

    陸一偉趕緊躲開眼神道:「爸爸眼睛里不小心進了沙子,沒事的。」

    「我幫你吹吹。」說著,給陸一偉吹了起來。

    陸一偉心裡暖暖的。有時候,他特別想放棄一切,一心一意陪著小雨,至少可以給她個快樂的童年。可人都是自私的,總是找各種借口迴避問題。陸一偉總想著掙更多的錢,表面上是為了小雨的將來,可實質呢?不只是陸一偉,所有人的想法都一樣。

    「小雨,爸爸問你,你喜歡不喜歡佟歡老師?」陸一偉道。

    「喜歡啊,我最喜歡佟老師了。」小雨嘟著嘴巴道。

    「那你以後叫她媽媽好不好?」陸一偉試探地問道。

    小雨眨巴著眼睛道:「為什麼啊,我已經有媽媽了啊。」

    陸一偉不知該如何解釋,只好放棄。

    一旁的李登科聽到了,黑著臉道:「小雨只有一個媽媽,其他人休想!」說著,一把將小雨抱了過去。

    陸一偉憤怒了,站起來咆哮道:「你們知道佟歡是怎麼把小雨找回來的嗎?她想把小雨認作乾女兒為什麼不可以?」

    「不行就是不行!」李登科堅決地道:「陸一偉,你別忘了,當初你和淑曼離婚時,孩子判給了淑曼,監護人不是你。」

    陸一偉對這一家人簡直失望了。起身道:「好,好,這個家既然容不下我,我走還不行嗎?」說完,轉身要走。

    李淑曼看到這一幕,上前拉著陸一偉哭訴道:「一偉,我爸說的是氣話,你千萬別當真,你依然是小雨的父親。」

    小雨也從李登科懷裡掙脫開,跑過去拉著陸一偉的衣襟道:「爸爸,爸爸,你別走啊,你能不能陪我去遊樂場?」

    陸一偉心如刀絞,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讓他走!」李登科儼然把家裡當成了官場訓練營,道:「要不是因為他,小雨怎麼可能會被綁架?」

    「爸!求求你別說了!」李淑曼噗通跪到李登科面前,道:「當初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和一偉也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難道你非要逼得他連這個家門也不登了嗎?」

    一旁的李乾坤說話了,陰陽怪氣地道:「姐,你怎麼能這麼說爸,爸都是為了你好啊。」

    「我現在過得好嗎?」一向溫順的李淑曼突然發了起火,道:「爸,我現在這個樣子你滿意了是吧?從小到大我一直聽你的話,可你都做了些什麼?你把你女兒當成什麼了,啊?」

    陸一偉不想聽這些毫無意義的爭辯,抱著女兒親了一口,帶著沉重的心情離開了這個沒有絲毫溫暖的家。

    出來后,陸一偉給佟歡打了幾次電話,對方始終不接。他打算上門去找,可想了想又放棄了。心中的痛,於是無聲。

    回到石灣鄉,陸一偉看到丁昌華的車子在院子里停放著,無名的火氣蹭蹭地冒了上來。

    上了樓,丁昌華已經在辦公室坐著。陸一偉走過去一把抓住他的領口提起來臉上就是一拳,咬牙切齒道:「丁昌華,你他媽幹得是人事嗎?」

    丁昌華不惱,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整理了下衣服道:「陸一偉,我說過,得罪我沒好下場。這次僅僅是個警告,如果還敢胡來,還有更大的驚喜等著你。」

    陸一偉往臉上啐了一口,罵道:「丁昌華,你敢再做傷天害理的事,老子和你拚命。」

    丁昌華依然淡然,擦掉臉上的唾沫星子道:「你的命不值錢。好了,我今天不是來和你說這些,咱們討論下如何解決吧。我提一個方案,看看行不行。人既然已經死了,不可能再復生了,我打算在原有的基礎上再增加到10萬,你看這麼樣?不少了,其他煤礦都沒出過這個價的。為了你,破天荒的第一次。」

    「你以為誰都稀罕你的臭錢嗎?」陸一偉憤懣地道:「如果我把你弄死,給你十萬,你樂意嗎?」

    「好了,再說就過了啊!」丁昌華一忍再忍,道:「你可以有這個想法,等你有能力了再取我的人頭,但目前你還做不到。方案我提了,接受不接受就這樣吧。」

    陸一偉道:「你信不信我將此事給你曝光?」

    「可以啊,完全可以!」丁昌華一攤手道:「隨便你怎麼弄。中央電視台,各大報紙,哪怕國外的媒體你都可以找,我絕對不反對。不過我要提醒你,煤礦那有不死人的,而且我先前已做了妥善解決,就算上頭追查下來,最多把煤礦關了,這點小錢我還是賠得起的。本來嘛,我也不打算在這裡賺錢,想拿捏我,你還嫩了點。」

    看著陸一偉不說話,丁昌華站起來拍拍肩膀道:「年輕人,其實我也不打算把你女兒怎麼樣,就是嚇唬嚇唬你。就算佟歡不去找我,今天也打算給你送回去。讓我納悶的是,佟歡為什麼會替你說話?」

    此刻的陸一偉,在丁昌華眼裡渺小的還不如一粒沙子。以他現在的能力,完全可以把他弄下去,但他不打算怎麼做。

    「好了。既然你不說,我心裡也清楚。」丁昌華道:「你知道嗎?世界上有兩樣東西不能隨便碰,一個是金錢,一個是女人。你動了我的女人,我不和你計較。不過我提醒你,一切到此為止。」

    臨出門時,丁昌華又返回來道:「石灣鄉你還是別待了,回縣裡好好當你的常委吧。」說完,背著手轉身離去。

    望著丁昌華的背影,陸一偉卻無計可施。正如他所說,以他現在的能力完全不能抗衡,懸殊太大。

    他的心在滴血。

    這個仇,他記下了。將來總有那麼一天,丁昌華會跪到自己面前求饒。

    兩天後,肖志良找陸一偉談了話。要求他立即中止一切調查。

    一個星期後,縣裡召開了常委會,免去陸一偉石灣鄉黨委書記職務,調任統戰部兼任部長。

    統戰部是個什麼部門,其實就是個冷衙門。不過其地位的特殊性,一般由縣委常委兼任。這一明升暗降,讓陸一偉對南陽官場的黑暗徹底失去了信心。

    上任的當晚,陸一偉將所收集到的證據全部撕毀,沒有通知人,帶著諸多遺憾悄悄離開了石灣鄉。

    (看到這裡,估計又有讀者罵我了,請嘴下留情,一切都是為劇情服務。陸一偉受到的屈辱是短暫的,很快將以一個全新的姿態出現。第五卷即將展開,別走開,後面的故事更加精彩!陸一偉即將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開啟他的仕途,會一帆風順嗎?)



    上一頁    下一頁

    我的神秘老公問道紅塵都市之無上真仙極品透視小仙醫魔獸戰神
    咫尺之間人盡敵國總裁在上:新妻,別喊疼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神級升級系統豪門男配是我弟[古穿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