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9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94字體大小: A+
     

    「一偉,你在哪呢?」前妻李淑曼在電話那頭帶著哭腔道。

    陸一偉聽著李淑曼聲音不對勁,心裡咯噔一下,道:「我在南陽啊,怎麼了?」

    「一偉,我和你說件事你千萬別生氣啊,我把小雨給弄丟了……」還沒說完,李淑曼已經泣不成聲了。

    「啊?」陸一偉當頭一棒,整個人都懵了。扶著牆緩了半天道:「淑曼,你別哭,我這就去江東!」

    掛掉電話,陸一偉發瘋似的跑了下樓,在院子里大聲喊叫著李二毛。李二毛正在辦公室玩電腦,聽到對方如此急切地叫喊,一下子慌了神,奪門而出跑下了樓。

    「快走,去江東。」陸一偉滿臉愁容上了車,心裡亂糟糟的。他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要是真弄丟了,簡直是要他的命。

    還沒駛出石灣鄉,李淑曼的父親李登科來電話了:「一偉,你在哪?」

    陸一偉知道是同一件事,道:「我正在路上。」

    「好,快點,我們在江東匯合。」

    剛掛了電話,陸玲也打進來了。同樣火急火燎地道:「哥,到底是咋回事?」

    陸一偉趕緊安慰道:「玲玲,你別急,我馬上就到江東。你現在懷著孩子,千萬別激動啊。另外,千萬不敢讓爸媽知道。」

    陸玲躲在陽台上捂著手機道:「哥,我能不急嘛,我已經給鐘鳴打了電話,他馬上回來接我。」

    「你來湊什麼熱鬧?在家裡給我好好獃著!」陸一偉大聲吼道。要是因為小雨的事讓陸玲有個閃失,可怎麼和鐘鳴家裡人交代。

    陸玲一向是女強人,可自從結了婚一下子變了,變得多情善感。說話間,捂著嘴巴小聲抽泣起來,道:「哥,不管想什麼辦法,你務必要把小雨找到啊。要是小雨有個閃失,我也不活了。」

    陸一偉本來就糟心透了,陸玲又來了這麼一出,更心煩意亂了。道:「玲玲,別說這些喪氣話,小雨一定會平安無事的。好了,不說了,記住,千萬別和爸媽說啊。」

    到了江東市已經天黑,進門上去只見李淑曼坐在沙發上流淚滿面,而佟歡坐在一旁安慰著。李淑曼看到陸一偉來了,感覺一下子有了主心骨,大聲地哭道:「一偉,我對不起你啊。」

    「先別哭,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當務之急,先了解情況再說。

    以李淑曼現在的狀態那能說清楚,佟歡站起來道:「小雨今天下午在我那裡上了課,在回家的路上和淑曼姐說想吃冰激凌,淑曼姐進了一家小賣部去買,轉眼功夫小雨就不見了。小雨他舅舅已經滿城在找了。」

    「那報警了嗎?」陸一偉儘快克制情緒道。

    「報了,警察說不具備立案的條件,先讓我們找找看。」

    「媽的!」陸一偉咬牙切齒地道:「這幫混賬玩意兒都他媽幹什麼吃的。好了,你在這裡陪著淑曼,我馬上去找。」說完,匆匆下了樓。

    到了樓底下,與李登科碰了照面。兩人沒過多言語交流,直接跳上車開始尋找。

    在車上,陸一偉給三條和黑圈分別去了電話,讓他們也幫忙找。兩人聽了,二話不說,立馬趕過來匯合。黑圈直接動用他所有的關係,滿城撒開網尋找。可這麼大的城市,找個人談何容易!

    後來,鐘鳴也加入了尋找隊伍中。一直到凌晨兩點,都不見任何蹤跡。

    陸一偉表面上異常冷靜,心裡早已七零八落。他做了最壞的打算,小雨被綁架了。

    綁架無非是要錢,可到現在為止,沒有人來一個電話。

    凌晨三點,一行人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家中。這個夜晚,註定是個無眠的夜晚。

    李淑曼早已哭幹了淚水,有氣無力地斜躺在那裡,眼睛里充滿悔恨和愧疚。

    「是不是馮良春那個王八蛋把孩子帶走了?」李登科突然問道。馮良春是李淑曼的第二任丈夫。

    李淑曼的弟弟李乾坤立馬道:「我已經去找過他了,沒有。」

    「那你沒問小雨的同學?」

    「已經挨著打過電話了,都說沒有。」佟歡補充道。

    一時間,陷入了僵局。房間里,出奇地安靜。

    黑圈依然在不停地打電話,可得到的答案都一樣,沒有找到。看著陸一偉心焦的樣子,黑圈道:「一偉,你別著急,我的朋友多,已經在四處打聽了……」

    三條突然站起來拉著黑圈道:「走走走,我們再出去找找。」

    鐘鳴也附和道:「哥,我媽已經給省廳的黃局長打過電話了,他說如果天亮之前還沒找到的話,就立馬安排出警。」

    陸一偉腦子裡亂鬨哄的,坐在那裡不停地抽著煙。

    這時,李登科問道:「一偉,該不會是你得罪什麼人了吧?」

    一語驚醒夢中人,陸一偉立馬想起前兩天丁昌華和高博文和自己說過的話,該不會是這兩人其中之一吧?

    看到陸一偉表情有變化,李登科急了,催促道:「一偉,你好好仔細想想,可能會是誰?」

    「丁昌華!」陸一偉脫口而出。

    「啊?」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聚焦到陸一偉身上,都想迫切地知道事情的真相。

    「什麼?你得罪了丁昌華?」李登科氣得身子發抖,指著鼻子道:「陸一偉,要是小雨有個三長兩短,我和你沒完。」

    陸一偉顧不上聽李登科數落,趕緊掏出手機打給丁昌華,可對方關機。

    為什麼這麼肯定是丁昌華,而不是高博文?高博文畢竟身在官場,量他也不敢幹這種事,而丁昌華作為商人,黑白兩道通吃,沒有什麼他不敢幹的,一定是他。

    坐在一旁的佟歡愣怔了許久,拉著陸一偉進了卧室將門反鎖,一本正經地道:「一偉,你確定是丁昌華嗎?」

    「嗯。」陸一偉點點頭道:「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

    「你怎麼會得罪他?」佟歡不可思議地道。

    陸一偉嘆了一口氣,大致把情況說了一遍。

    佟歡聽完后,咬著嘴唇遲疑了片刻,道:「走,你送我去一個地方,我知道他在那。」

    「不行!」陸一偉決絕地道:「佟歡,這事你別參和,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要去也應該是我去。你好不容易從他手裡逃脫出來,怎麼能再掉入虎口呢?」

    「都啥時候了,還說這些話!」佟歡青筋暴凸,瞪大眼睛道:「陸一偉,我早就和你說丁昌華不是個東西,你偏偏又和他扯到一起,這不是自討苦吃嘛。不管怎麼說,事情既然發生了,那我們就應該沉著應對,快送我過去。」

    「不行!」陸一偉依然堅持道:「佟歡,你不能去。」說著,緊緊地攥著她的手。

    佟歡從陸一偉眼神里看到絲許關心和擔心,她知足了。掙脫開陸一偉的手憤怒地道:「都他媽的啥時候了,還婆婆媽媽的,你到底送不送去?我自己打計程車去!」說完,開門跑了出去。

    陸一偉見此,匆忙追了出去。

    其他人看到這一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獃獃地看著兩人一前一後離去。

    陸一偉拗不過佟歡,只好硬著頭皮發動了車。

    路上,陸一偉不停地勸說佟歡,可佟歡自顧指揮著左拐右拐,壓根聽不進去。

    來到郊外的一處別墅小區門口,車子停下了。佟歡下車后眺望了一眼,回頭對陸一偉道:「一偉,這就是丁昌華的住處,我現在進去把小雨救出來。」

    「佟歡!」陸一偉一把拉住她,搖搖頭道:「你不能進去。」

    佟歡臉上突然泛起了笑容,踮起腳尖在陸一偉臉頰上親吻了一口道:「一偉,我一直以為你不喜歡我,不過從剛才的表現看,你還是在乎我的,我很知足,真的。或許,咱倆這輩子註定有緣無分,我不奢望成為你的妻子,但只要你心裡給我留一點空間,哪怕一點點,我都知足了。小雨很可愛,我也想有這麼個女兒。如果願意,讓她做我乾女兒吧。」

    陸一偉注視著佟歡,木訥地點了點頭。

    佟歡嘴角露出幸福地微笑,道:「為了你,為了我女兒,我做什麼都樂意。好了,你回去吧。」說完,徑直往小區走去。

    「佟歡……」陸一偉努力呼叫著,而對方沒有回頭。

    陸一偉抱著頭蹲在地上,不停地砸著腦袋。不知是痛恨自己沒本事,還是替佟歡的舉動而自責。

    要知道,佟歡當初從丁昌華的魔爪中逃出來費了很大週摺。出來后,她毅然辭掉省歌舞團的工作,自力更生成立了佟歡舞蹈工作室。一切剛剛步入正規,而現在為了他奮不顧身再次跳入火海,曾經美好的夢想就此破滅了。如同飄灑在空中的蒲公英,不知哪裡是她的家。

    不知不覺,陸一偉臉頰留下兩行淚。他靜靜地站在小區門口佇立著,看到其中一棟別墅亮了燈。那燈光,是那麼的刺眼,深深地扎在他的心上。

    「滴滴……」手機來了簡訊,陸一偉打開一看是佟歡的,上面寫著:「已找到小雨,一切安好,你回家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