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9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92字體大小: A+
     

    晚上九時,老闆敲開了陸一偉的門。拿著單據在陸一偉面前晃了晃道:「老闆,你要的東西搞到手了。」

    陸一偉一下子從床上跳起來,便要去拿。老闆一晃,道:「老闆,咱先前可說好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不能失信啊。」

    「你總得讓我驗證一下吧。」陸一偉道。

    老闆想了想,拿在手裡讓陸一偉看。時間是4月6日,落款是南陽縣,但這情況與自己了解到的完全不一致啊。連續看了幾張,依然是4月6日的,到了最後才看到有4月28日的。陸一偉懵了,難道其他煤礦在同月也發生了礦難?

    「好了,好了,你看得也差不多了。」老闆有些不耐煩地道:「要拿走就交錢,要不然我可就拿走了啊。」

    陸一偉和李二毛點頭示意了下,將三萬元交給老闆。老闆見到錢立馬心扉怒放,抓著點數了起來。過了一會兒笑著道:「一分不差,正好,哈哈,老闆是個爽快人。」說完,將單據交給陸一偉,轉身離去了。

    陸一偉拿著單據仔細看了一遍,越來越驚慌。對李二毛道:「快走,我們馬上返回石灣鄉。」

    車子一路急速行駛,在凌晨回到了石灣鄉。

    回到辦公室,陸一偉拿著單據一張一張地認真翻看,一個更大的陰謀逐漸浮現出來。總共八張單據,除了最後一張以外,其他七張單據都是同一天的。而且落款處都出現了一個人名,廖飛。

    廖飛是誰?這七個人又是從哪來的?他仔細回想著,4月5日是清明節,單據上是6日火葬的。難道當天哪個煤礦發生了礦難?可想了一圈,沒有聽說啊。那這七個人又是怎麼回事?

    實在想不通,他先把這些單據放一邊,將另外一張拿過來查看著。單據上名目不少,但填寫的項目並不多,除了姓名,性別,年齡,時間,地址以及委託人簽字以外,其他名目都空著的。尤其是像死亡原因,家屬意見等一片空白。如此做誰都心知肚明,想要隱蔽什麼。

    死者叫陳竹亮,43歲,委託人簽字一欄潦草地簽著名字,陸一偉辨認了半天都沒看出是什麼名字。不過,他基本可以確定,這位陳竹亮應該就是王彩霞的丈夫。

    事情真相大白了,陸一偉卻沒有感覺到絲毫輕鬆。接下來該怎麼辦?拿著單據直接找丁昌華嗎?可對方不承認怎麼辦?如此單薄的證據,沒有人會相信的。

    勞累好些天,終於有了結果,卻不知接下來該怎麼辦,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陸一偉累了,疲憊不堪地躺在床上思考著。忽然,他猛然想起來了。雙廟鎮那天大火,有人從山上衝下來喊著死人了,難道這七個人就是在大火中喪生的?可對外的數據明明是一死一傷,怎麼一下子多出來七個人,難道縣裡在說謊?

    他已經等不及天明了。掏出手機打給牛福勇。牛福勇正在睡夢中,被電話吵醒很是惱火,看到是陸一偉后消了氣,埋怨地道:「陸哥,這都幾點了,有什麼事不能明天說嗎?」

    「廖飛你認識嗎?」陸一偉直截了當道。

    「廖飛?你是說雙廟鎮煤礦的哪個廖飛嗎?」牛福勇疑惑地道。

    好了,不需要過多追問了。事情見底了,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雙廟鎮煤礦出了事故,一種便是大火中死亡的。

    陸一偉追問道:「雙廟鎮煤礦在4月份發生過事故嗎?」

    「沒有啊,沒聽說啊。」牛福勇莫名其妙地道:「陸哥,你還在調查啊,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啊,不是和你說了嘛,這事對你沒好處,我勸你收手吧,這些事要調查也交給人家公安機關,別折騰了。」

    陸一偉那能聽得進去,掛掉電話又給宋勇打了過去。宋勇正好在鄉政府,穿著大褲*衩就過來了。進來揉著眼睛道:「一偉,你啥前回來的?」

    陸一偉顧不上閑扯,直接問詢情況。

    宋勇同樣疑惑,道:「沒有啊,雙廟鎮煤礦要是發生了事故,怎麼可能瞞的過去。你是不是聽說什麼了?」

    陸一偉不打算將結果告訴宋勇,道:「沒有就好,我就隨便問問。」

    第二天一早,陸一偉顧不上吃飯,繼續加緊調查。經過多番了解情況,得到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雙廟鎮大火事故死亡的確實不是一人,但具體死亡多少知情人並不清楚。

    陸一偉萬萬沒想到調查果子溝煤礦居然又查出一樁大案。也就是說,大火事故死亡的人數不是一人,而是八人。天哪!縣裡居然扯了個彌天大謊,欺上瞞下,這一旦公布出去,楊德榮和高博文的位子就真保不住了。這是個扳倒高博文的大好機會,可他不打算怎麼做。

    在沒有任何頭緒之下,陸一偉打算去見一見老領導張志遠,徵求下他的意見。

    事不宜遲,陸一偉快馬加鞭來到省城,將張志遠約了出來。

    張志遠這段時間很忙,忙著起草各類文件,而且企改也正在緊鑼密鼓籌備當中。見陸一偉一面都是擠出時間,實在太忙了。

    聽聞陸一偉所了解到的情況,張志遠也吃了一驚。驚訝地道:「真有這回事?」

    陸一偉道:「我雖然不敢確定,但基本上八*九不離十。」

    「那你打算怎麼辦?」

    「我正是不知道才來向您請教。」

    張志遠思考了一會兒道:「一偉,我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不想讓這些人白白蒙冤,可事情到了這步,我奉勸你到此為止吧。有些事,還是藏在肚子里為好。如果你撕開口子大幹一場,我怕你的結局會很慘。另外,丁昌華可不是吃素的,以你的力量是不可能和他抗衡的。即便是我在南陽,也不允許你如此做的。」

    陸一偉迷茫了,不知該聽從張志遠的還是堅信自己的執著。

    張志遠又補充道:「你不要管這些事了,和你說個好消息。今年下半年省委黨校可能要招收一批年輕幹部,學期為一年,好像是每個縣市區只有一個名額。省委黃書記這次舉辦培訓班作出批示,要大力培養年輕幹部,為我省儲備優秀後備人才。可見他十分重視,說不定還有可能親自出席開班儀式。所以說,不管怎麼樣,你要爭取一下。能進入培訓班,你的仕途可能會再上一個台階。」

    聽到這個振奮的消息,陸一偉似乎忘了亂七八糟的事,道:「張書記,沒說具體要求嗎?」儘管張志遠已經離開了南陽縣,陸一偉還是習慣叫他張書記。

    張志遠搖搖頭道:「方案還在起草制定中,不過我覺得你肯定符合條件,說不定下個月就下發到各市縣了,你要時刻留意,抓住這次難得的好機會。」

    「好的,謝謝張書記。」陸一偉心裡異常激動。如果真能參加這次培訓班,意味著可以南陽縣,這對於他來說是非常開心的一件事。

    張志遠又回到剛才那個問題上,道:「所以啊,這段時間你能低調就低調,低調的讓人忽略你的存在。到時候拍拍屁股走人,也不至於惹得一身騷。這事,你我知道就可以了,一切到此為止。」

    回去的路上,陸一偉也在安慰自己,不要去觸碰他人的利益了。就如張志遠所說,管好自己比什麼都強。可怎麼和王彩霞交代呢?

    回到石灣鄉,剛推開辦公室的門,陸一偉就看到丁昌華黑著臉坐在沙發上,用冒著寒光的眼神盯著自己。陸一偉預感到情況不妙,還是強顏歡笑地道:「丁總,來了怎麼也不說一聲……」

    「陸一偉,你在調查我?」丁昌華沒和陸一偉客氣,咄咄逼人問道。

    見對方一本正經,陸一偉笑容僵在臉上,苦笑道:「丁總這話是什麼意思?」

    丁昌華毫不客氣地道:「陸一偉,如果當初不是我和張志遠舉薦你,你能有今天?」

    陸一偉回到辦公桌前坐下,道:「丁總的舉薦之恩,一偉這輩子不會忘記。」

    「好!」丁昌華陰冷地道:「既然你記得,那你為什麼調查我?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

    陸一偉不懼,道:「既然丁總都知道了,那何必又隱瞞呢?我作為石灣鄉的黨委書記,你最起碼應該知會我一聲吧。」

    「陸一偉!」丁昌華跳起來指著陸一偉的鼻子道:「我告訴你,和我斗你沒有好果子吃,既然我能把你扶上來,也能把你推下去。識相的,乘早收手,要不然,這件事老子和你沒完!」說完,甩門而去。

    陸一偉本打算已經放棄,沒想到對方挑起了事端。既然對方撕破了臉,那自己又有什麼好怕的,直接應戰即可。讓他想不通的是,丁昌華是怎麼知道的?

    事情遠遠比陸一偉想象要猛烈的許多,還不等丁昌華走遠,縣長楊德榮也來了電話,讓他現在去他辦公室。

    看來,自己的這一舉動讓一些人已經慌了手腳,暴風雨即將來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