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8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89字體大小: A+
     

    回到辦公室,已經不早了。陸一偉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內心無法平靜。

    看著牆上的裂縫,他想起了前段時間地底下傳來的陣陣炮聲,眼前浮現出幾個礦工的笑容。一個個活生生的生命,就這樣不明不白地離開了人世。如此藐視生命的人,簡直是一幫畜生。

    按道理說,煤礦發生事故是不可避免的,完全可以走正常途徑進行合理解決。可他們為什麼如此做?陸一偉想起了西江省今年年初出台的煤礦事故處理條例,其中規定,五人以上死亡的,定性為特大事故,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並責令煤礦停產整頓,經驗收後方可復工。難道對方的顧慮在此?

    不管怎麼樣,都不能成為他們逃避法律法規的借口。既然知道了,必須將這件事查個水落石出。

    另外,他有個疑問,縣裡的領導知道這件事嗎?

    剛剛燃起的希望很快被理智沖滅。即便是將此事調查清楚,對自己有何好處?對自己的家鄉又有何好處?一旦將此事公佈於天下,南陽縣很快又會成為輿論的焦點,而這次極有可能帶來毀滅性的打擊。另外,自己所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支強大的隊伍。前有丁昌華和劉強,後有楊德榮和林海鋒,肖志良剛到南陽第一站便是東華煤礦,他也有可能是背後的力量,如此兇殘的對手怎麼可能對抗呢。

    還是算了。畢竟事情都妥善解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旦惹禍上身,估計自己真就在南陽呆不下去了。可心中另一個聲音在吶喊,眼前出現了一雙雙渴望的眼睛,他們也是活生生的生命啊,為什麼就不明不白地死去?

    經過反覆掙扎,陸一偉突然迷失了方向,不知該向左走或向右走。左邊風平浪靜,只要踏實肯干,與人為善,說不定將來還有升遷的機會。而右邊驚濤駭浪,萬丈深淵,只要邁出去就沒有回頭路,很有可能仕途就此終止。

    「哎!」陸一偉將煙盒裡最後一根煙抽完,將煙盒煩躁地團成一團丟進了垃圾桶,起身走到窗戶前看著窗外的風景。陽光明媚,和祥安逸,絲毫看不出這裡發生過驚天動地的事。

    陸一偉轉念一想,如果將來這件事披露出來,自己肯定沒得跑。輕者免職調離,重者撤職問責,甚至還要承擔法律責任。到底該怎麼辦?

    這時,宋勇推門進來了。看著陸一偉一臉憔悴和迷茫,關切地問道:「一偉,你這是咋了?」

    陸一偉搖搖頭道:「沒事,昨晚沒休息好。」

    「哦。」宋勇沒有追問,道:「一偉,文化大院的相關手續都批下來了,我與市文化局馬局長溝通后,決定下個星期動工興建,你看怎麼樣?」宋勇口中的馬局長即原市文化稽查隊隊長,楚雲池榮調古川縣后,就勢將其扶到了副局長的位置上。

    「哦。」陸一偉有氣無力地道:「行,你看著辦吧。另外,前兩天我和市交通局爭取了一筆資金,估計過兩天就下來了。馬上要進入雨季了,把鄉里的道路也翻修一下,這項工程也由你負責吧。」這筆資金是張志遠特意照顧的,畢竟他是從市交通局出來的,還有一些人脈資源,也算給陸一偉的一份禮物吧。

    聽著陸一偉如此照顧自己,宋勇打心眼裡感激。有些事不用明說,只要涉及到工程的,就有灰色收入存在,可以說每個環節都有可乘之機,就看你會不會操作了。就好比說第一步平整土地,清理土方,這都是隱蔽工程,你說五十車拉完和一百車拉完有什麼區別呢?如果涉及到拆遷青苗補償,那伸展空間更有幅度了。再比如說工程造價,材料是跟著市場行情上漲,完全可以充分發揮。有人問,不是有審計監理以及招標書嗎?如何審計監理,最終還不是查看資料什麼的,說白了,就是一張紙嘛,完事可以變通。

    陸一偉當然清楚,想著宋勇還欠著30萬,也只能通過這種方式來填補虧空了。

    宋勇沒說什麼,道:「學校一層明天就能封頂,下個月主體工程就能完工,爭取趕在開學前竣工交付使用。」

    「嗯。」陸一偉道:「這就勞煩你多費心了,其他都不重要,孩子上學問題必須解決。」

    「行,我知道該怎麼做。」宋勇道:「對了,後天交通局孫局長孩子結婚,你去不去?」

    「到時候一起去。」

    「好的,那我先出去了。」

    「等等!」陸一偉將宋勇叫住,考慮了半天才問道:「果子溝煤礦前陣子發生過礦難你知道嗎?」

    宋勇猶豫了下,搖搖頭道:「不知道啊,如果發生了他們能不上報嗎?」

    「哦。那沒事了,你去吧。」

    宋勇走後,陸一偉從他的眼神里看出些東西,他在說謊。合著其他人都知道,難道就瞞著自己一個人嗎?

    陸一偉再次來到小旅館。王彩霞見到第一句話就問道:「陸常委,怎麼樣,找到了嗎?」

    陸一偉不知該怎麼回答,強顏歡笑道:「還沒,不過你放心,我正在努力。」

    「哦。」王彩霞有些失落,眼神里流露出絲許擔心。

    陸一偉當機立斷,道:「大姐,你看這樣行不行,要不你先回家,等有了消息我第一時間通知你,好嗎?」

    王彩霞這一路走來,受盡他人的冷眼和斥罵,唯獨陸一偉沒有。她考慮了一會,有些擔心地道:「你真的會幫我繼續找嗎?」

    「會的!」陸一偉用堅定的語氣道:「你放心,我今天既然答應了你,就絕不食言。」

    「好,我信你。」

    陸一偉給了王彩霞一筆錢,讓李二毛將其送到火車站。臨別時,王彩霞突然道:「陸常委,你和我說句實話,我家男人是不是已經死了?」

    陸一偉心裡咯噔一下,匆忙收起慌亂的表情道:「怎麼可能呢,別胡思亂想,只要找到我就讓他回家看你和孩子去。」

    王彩霞不顧及旁邊有人,「咚」地一下子跪下了,聲淚俱下道:「我謝謝你了……」

    送走王彩霞,陸一偉內心備受煎熬,在前途和良知之間徘徊,舉棋不定之下,他決定回家與父親商討。每當在抉擇的關鍵時刻,陸一偉總會徵求父親的意見,很大因素上,父親的一句話決定整件事的走向。

    回到桃源村,父親正汗流浹背地在地里幹活。看到陸一偉后,直起腰道:「你怎麼有功夫回來了?」

    陸一偉拿起手中的酒晃了晃,道:「知道你沒酒了,過來給你送點。」

    陸衛國嘿嘿一笑,道:「還是我兒子懂我。」

    回到家,陸衛國洗漱完,炒了兩道野味,父子倆坐在炕上斟酌對飲。聊了許久,陸一偉將憋在心裡的話講了出來。

    陸衛國聽后,許久沒有出聲,而是一杯接著一杯地喝。陸一偉望著父親凝重的臉龐,知道他在思考。

    過了許久,陸衛國道:「一偉,爸從小到大一直對你說一句話,不管你做什麼,只要你認為是對的,我都全力支持你。既然你徵求我的意見,那我就說說吧。咱老陸家世世代代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不會主動惹人,但如果受到他人欺負,卻不低頭認輸,就是拼了命也要贏回尊嚴,你的性格也一樣。既然吃公家飯,就應該替百姓做主,盡幹些喪天害理的事,還不如乘早滾回來……」

    陸衛國說了半天,陸一偉一頭霧水,不知父親到底是支持不支持。道:「爸,你的意思是不去管?」

    「怎麼能不管?」陸衛國梗著脖子道:「他們怎麼了?那也是一條命,雖然命賤,就應該讓他們隨意糟蹋嗎?既然你要做,就放心大膽地干。如果將來受到打壓,大不了辭職不幹,我相信靠你的能力怎麼也能自食其力,你不還有個煤礦嗎?」

    陸一偉擔心的遠遠不止這些,自己家人畢竟在南陽,萬一有人打擊報復,防不勝防啊。不過陸衛國消除了他心中的顧慮。

    陸衛國道:「我知道你心裡想什麼。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把家裡的房子一賣,手頭還有點積蓄,大不了舉家搬遷,你去哪我們跟著去哪。我和你媽都這麼大年紀了,玲玲也出嫁了,怕什麼?」

    父親的話讓陸一偉很是感動,也讓他最終下定了決心。可面臨的第一個難題,到底該從何入手呢?思來想去,他決定倒查,從那個傷亡者入住的醫院排查。

    煤礦為了躲避掩飾,一旦發生事故,絕不會往當地醫院轉移傷員,而是捨近求遠到鄰省比較偏遠的衛生院。如果有救,再轉移到大的醫院。如果沒救,就地火化,不留任何痕迹。一般情況下,只要走進該醫院的,很少能轉到大醫院,即便是有生還的可能性,煤礦主和一些道德淪喪的醫生合起伙來通過醫學手段宣布搶救無效。因為,死人是不會開口說話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