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8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87字體大小: A+
     

    「陸常委,王彩霞想與您見一面。」范春芳在電話裡面道。

    「好,馬上過去!」

    來到鄉里的一家小旅店,陸一偉推門進去后,只見范春芳坐在一側的床上,王彩霞則躺在另一側床上,眼神里充滿驚恐和急切。

    陸一偉能理解王彩霞的心情。丈夫背井離鄉不遠萬里跨越長江黃河從四川到西江來挖煤,為的還不是能多掙點,讓家人過上好日子嘛。也正是這群被人們稱之為的「農民工」用最廉價的勞動力最直接地助推了經濟社會的發展。顯然,他們的付出與回報不成正比,陸一偉格外同情。

    范春芳向王彩霞介紹了陸一偉,王彩霞趕緊下地用蹩腳的普通話央求道:「陸常委,你一定要幫我找到我家男人哪!」

    「別這樣,你身體不好,坐下我們心平氣和地談。」陸一偉將其扶到床上,好奇地問道:「大姐,你家男人外出打工沒告訴你在哪個煤礦嗎?還有,你確定他就在石灣鄉?」

    王彩霞木訥地點點頭,渾濁的眼神流露出一絲焦慮和擔心。道:「他出來打工好幾年了,都是和我們一個村的老鄉一起出來的。我就知道他在西江,具體在哪裡不清楚。他自從去年出來後到現在都沒有回家,我擔心他,好不容易找老鄉打聽到這裡,可找了一圈下來沒見到人影。我求求你們了,一定要幫我找到他。」

    聽到此,陸一偉心裡不是滋味,但凡有能力在當地生存的,何必背井離鄉外出打工呢。他安慰道:「大姐,你放心,只要你男人在我們石灣鄉,我一定幫你找到,好嗎?」

    「謝謝,謝謝……」王彩霞感動得流下了眼淚。

    「你男人叫什麼?」

    由於王彩霞說的是四川話,說了半天他都聽不懂,只聽到一個亮字。無奈之下,他掏出筆和紙讓其寫下來,可對方不識字,急壞了兩人。

    「好吧。」陸一偉收起筆和紙道:「這樣吧,石灣鄉煤礦四川籍的工友不少,我這就安排人下去打聽打聽。」

    臨走時,陸一偉總覺得不對勁,又折返回來問道:「大姐,你是不是聽說了什麼?」

    王彩霞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和他一同出去的老鄉前兩月都回去了,唯獨沒見到他。我害怕出什麼事,就過來找他了。」

    陸一偉想起雙廟鎮大火死去的一個人,好像不是四川的,而且年齡也不吻合,排除了這個可能性。不過,王彩霞的話觸動了他的敏感神經。這段時間,一直有人說礦上死了人,但具體是哪個煤礦,誰都說不準。

    回到鄉政府,陸一偉原本打算讓分管安全的副鄉長下去排查,但他不打算驚動其他人,安排李二毛秘密去各大煤礦打聽情況。不管是不是王彩霞的男人,先找到個四川籍的工友問詢情況。

    很快,李二毛帶著消息回來了。不過彙報的結果讓陸一偉大吃一驚。李二毛說,石灣鄉四川籍的工友早在幾個月前就全部離開了,各大煤礦都沒有。其中,原先的果子溝煤礦雇傭四川籍工友人數最多,東華煤礦接管后不久就全部辭退了,現在大多數是安徽河南人。

    「那你的意思說整個鄉鎮找不到一個四川人?」陸一偉驚訝地問道。

    李二毛點點頭道:「我連續找了兩三天,都不找不到。」

    「哦。」陸一偉靠在椅子上,對這一奇特詭異的現象很是納悶。自己平時只顧抓煤礦安全,很少過問礦工的情況。怎麼可能一夜之間就蒸發,實在太不可思議了。他問道:「那你有沒有打聽有個叫亮子的?」

    「打聽了,都說不認識。」

    「哦。」陸一偉越來越感覺情況不對勁。都說螞蟻搬家的即將下雨的徵兆,那麼四川籍工人突然消失,又會發生了什麼事呢。

    陸一偉道:「對了,你聽說最近哪個煤礦出事了嗎?」

    「聽說了!」李二毛道:「前一陣子五角鎮煤礦絞車的鋼絲繩斷裂,導致一個礦工當場死亡,兩名受傷。不過煤礦處理的及時,外人知道的並不多。這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才透漏出點風聲,消息封鎖的特別死。」

    「哦。」李二毛的話讓他想到了辦法,道:「你現在去一趟五角鎮煤礦,看看該煤礦有沒有四川人,只要有,不管是誰,帶他過來見我。」

    「好,我馬上去辦!」

    李二毛經過一段時間的鍛煉,膽子放開了許多,辦事也乾脆利落,尤其是口風特別緊。關於宋勇的事,也不知誰走漏風聲的,鄉政府一些好事的人四處打聽。不管別人怎麼問,李二毛就是不開口,這一點,讓陸一偉很是欣慰。

    下午,李二毛帶著一個礦工回來,進了辦公室道:「陸常委,實在找不到四川的,不過找到個重慶的,想著離著不遠,就給帶回來了。」

    礦工站在地上,驚恐地望著陸一偉。

    陸一偉趕忙起身拉著坐下,並讓李二毛給泡了一杯茶,點上煙道:「老鄉,你別緊張,我找你就是了解點情況,放鬆些。」

    「長官,我可沒幹犯法的事啊。」男子怯怯地道。

    李二毛很懂眼色,泡好茶便帶上門走了出去。

    陸一偉為了緩和氣氛,從家常開始聊起,道:「老鄉,你來南陽縣幾年了?」

    男子拿出如同老樹根的手指盤點了下道:「差不多有四年了。」

    「哦?」這是個很重要的信息,陸一偉不緊不慢道:「在南陽還待得習慣嗎?」

    「還行,剛來了不習慣,現在和你們沒什麼兩樣,頓頓吃面吃饅頭。」男子咧著嘴巴笑道。

    隨著聊天的深入,男子漸漸放下了思想包袱,陸一偉繼續問道:「你們老鄉多嗎?」

    「原來不少,現在不多了,都去了山西了。」

    「哦?為什麼?」

    「山西那邊煤礦多,而且工資又高。如果給那些小煤窯干,一晚上就能掙到一百多,誰不願意干啊。」男子說話間,對金錢的欲*望特彆強烈。他所指的小煤窯,一般都是沒有任何手續,沒有任何安全措施的黑煤窯。隨便找個口子就能挖,進去後人不能直立,基本上是匍匐前進,滋味可想而知。

    「怎麼說你也想過去嗎?」

    「嗯。可能我幹完這個月就過去了,我老鄉都過去。」

    「哦。」南陽畢竟煤產量不高,工資自然提不上去。陸一偉順勢引了出來,道:「你們和四川挨著不遠,也算半個老鄉,你們平時在一起嗎?」

    男子道:「對,我們以前就一個省的,生活習慣基本一樣。原先四川的不少,前一陣子也跟著去了山西,基本上都走光了。」

    陸一偉似乎找到了答案,不出意外,王彩霞的丈夫也去了山西。不過他對前段時間的煤礦事故很感興趣,詢問情況。

    男子輕鬆地道:「其實也沒什麼,那有煤礦不死人的。那個工友也該倒霉,礦上給了家屬5萬元私了了。」

    到此,陸一偉覺得沒有追查下去的必要了,將男子送走,又回到小旅館,將情況告訴王彩霞,並提議他去山西找找。不過王彩霞接下來的話讓他大吃一驚。

    王彩霞說,她已經在山西找了好長時間了,沒有找到人影。從回去的老鄉口中得知,她男人壓根就沒去山西。

    這怎麼可能?難道一個大活人就憑空消失了?可是僅憑王彩霞的隻言片語,根本理不出任何頭緒,找不到丁點線索。陸一偉有種不祥的預感,該不會……

    事情又回到原點。

    其實他完全不管這些芝麻小事,可既然已經答應了對方,必須有個答覆。另一方面,他所了解的情況又異常詭異,不得不讓他有所懷疑。經過深思熟慮,仔細思考,他得出兩種結論,一種是純屬巧合,另一種對方極有可能已經死亡。

    冒出第二個念頭他都有些吃驚。這段時間石灣鄉一直風平浪靜,沒發生過任何礦難。可王彩霞斷定她男人就在石灣鄉,人卻不見蹤影。

    為了保險起見,陸一偉打算親自到各煤礦轉一圈。他倒不是非要找到亮子,而是要看看是不是有人刻意隱瞞了什麼。

    正好,縣工會到各煤礦組織開展消暑「送清涼」慰問活動,這種活動每年都有,一般都是分管工會的副書記代勞,而今年,陸一偉親自上陣,逐個煤礦下去慰問。連續跑了幾個煤礦,也沒發現什麼不對勁,陸一偉都有放棄的衝動。最後只剩下東華煤礦了,他在猶豫要不要去。

    東華煤礦畢竟由丁昌華接管,經營理念和安全重視程度肯定比其他煤礦強得多,發生事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除非人為操作不當。他認為這裡絕對不可能。另一方面,他實在不想見到那個劉強。靠著強大的背景根本不把他這個黨委書記放在眼裡,每次來辦事情都是命令的口氣,布置完任務扭頭走人,好不神氣。

    對於這種人,陸一偉刻意保持一定距離,他不想和劉強或者丁昌華沾上任何關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