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8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84字體大小: A+
     

    李建勝走後,宋勇將地上的玻璃渣子收拾了,道:「一偉,你說他們是不是針對我?」

    陸一偉腦子裡亂鬨哄的,搖了搖頭道:「他們針對你作甚,沒多大事,放心吧。對了,你從哪弄來的錢?」

    宋勇沒有具體說,道:「東拼西湊了點,應該沒事吧?」

    「錢補齊就行,沒事的。」陸一偉沒有追問。

    這時,高大寬慌裡慌張地進來了。道:「一偉,我得和你請兩天假。」

    「請假?請假做什麼?人家要審計,不需要你陪著嗎?萬一哪個數據出問題了,還得你作解釋,我們哪個懂?」陸一偉對高大寬的這一舉動頗為詫異。

    高大寬依然冒著汗,道:「你也知道,我有高血壓,經不起一驚一乍。昨晚的事至今還驚魂未定,現在又來這檔子事,血壓蹭蹭地上竄,頭暈的我站都站不穩了,我得趕緊去看看。至於審計的事,我都安排給小周了,他對每筆賬目都清楚。」

    「這個不行!」陸一偉回絕道:「高血壓又不是什麼大毛病,吃點降壓藥就行了,再不齊回家輸點液。這個時候你不能脫身啊,你要是想請假,等審計完了,我批准你出去散散心。」

    「這……」高大寬試圖解釋,被宋勇打斷道:「老高,你可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啊,昨晚的那30萬也只有你能解釋清楚,小周知道嗎?」

    「這……」

    「好了,這個假我不能准。」

    兩天後,審計結果出來了。讓陸一偉大吃一驚的是,賬面上除了那30萬元,居然還有18萬元對不上,這下可真讓別人看笑話了。

    關於財務工作,陸一偉很少過問,完全信任高大寬。可這18萬的虧空又是怎麼回事?

    高博文拿到審計結果后,甭提多高興了。拿著結果就去找楊德榮。

    自從肖志良來了南陽縣后,楊德榮比以前低調了許多。不是他害怕肖志良,而是得到了市委書記秦修文的警告。

    市長林海鋒看重楊德榮,秦修文卻不怎麼待見他。肖志良上任前,把楊德榮叫到辦公室,狠狠地批評了一通。並警告他,要是再做不利於團結的事,結黨營私,搞小團體,乘早把位子騰出來。由此可見,楊德榮的一舉一動,秦修文一清二楚。

    楊德榮拿著審計結果翻看了下,道:「你不是說市局抽查嗎,那你趕緊通知一偉,把這些虧空補起來,以便應付檢查。」

    楊德榮的態度讓高博文大吃一驚,道:「老闆,這可是扳倒陸一偉的一個大好機會啊,不能白白地便宜了這小子。」

    楊德榮擺擺手道:「罷了罷了,張志遠都走了,還鬧騰什麼勁呢!再說了,陸一偉對你我又構不成什麼威脅,你怎麼總是和他過不去呢。」

    「老闆,你怎麼……」高博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你忘了,當初要不是這小子,我們差點就栽了大跟頭。許萬年被打,魏國強至今未上班,就在前兩天,還鼓動賀建好生把我們羞辱了一番,這口噁心我怎麼能咽下去?」

    楊德榮不為所動,道:「都過去的事了,何必如此較真呢。拋開各種關係,我覺得陸一偉這個人還是不錯的。你也是,自己找不自在,好好的吃什麼飯呢,你真把那個司機當成救命稻草了?拍馬屁也不至於如此吧?」對於高博文這種牆頭草,楊德榮很是看不起。這才幾天功夫,就上趕著拍人家的馬屁。

    聽到此話,高博文無力辯解,道:「老闆,你真打算放陸一偉一馬?」

    「那你還想咋地?」楊德榮有些不耐煩地道:「這件事到此為止吧,有那閑工夫趕緊下去排查下煤礦安全,要是出了問題,第一個問責的就是你!」

    高博文不死心,拿出殺手鐧道:「老闆,有件事我必須提醒你一下,雙廟鎮大火人員傷亡一事雖然擺平了,但不能高枕無憂,不去過問了。要知道,陸一偉當天也在現場,至於他聽到了什麼,看到了什麼你我都不清楚,要是他找到什麼把柄,你我都脫不了干係啊。」

    提及此事,楊德榮猶豫了。事後,楊德榮後悔了很長一段時間,悔不該當初聽高博文的餿主意。如果當時一五一十地上報上去,也不會整日提心弔膽,惴惴不安。這是他的一塊心病,壓得他喘不上氣來。雖然沒看到那死去的七個人,可想想當時的場景,不寒而慄。

    高博文見楊德榮動搖了,繼續道:「還有前些日子東華煤礦的事,這要是讓他知道了,給捅出來,這可就……」

    「行了,別說了!」楊德榮煩躁地道:「你說吧,想要怎麼做?」

    「先把高大寬弄掉,直接移交檢察院立案偵查。」

    楊德榮瞪大眼睛,萬萬沒想到高博文下如此狠手,此人太可怕了。今天敢對別人如此做,明天就敢對自己這樣做。他考慮了一會,道:「這樣吧,我和肖書記商量一下,具體如何處置到時候告訴你。」

    「不行,萬萬不可!」高博文制止道:「老闆,陸一偉最近和那個賀建打得火熱,這事要去了肖志良那裡肯定就石沉大海了。我們可以來個先斬後奏。」

    「不行!」楊德榮立馬道:「你這樣做還把肖書記放眼裡嗎?好了,就這麼定了,回頭再說。」

    見楊德榮執意如此,高博文也無可奈何。不過他揣摩過肖志良的心思,此人立功心切,急於求成,無論在哪方面都想站穩腳跟。這檔子事出來后,他必定會嚴肅追究。

    果不其然,肖志良聽后大發雷霆,要求紀委介入進行徹查。如情況屬實,嚴懲不貸。

    陸一偉在高大寬家裡見到了他。

    高大寬病怏怏地躺在床上,不知是真生病了,還是別這件事給嚇怕了。看到陸一偉后,強撐著坐起來道:「一偉,你來了。」

    陸一偉心事重重地坐在高大寬對面,將手中的審計結果丟過去道:「老高,你給我解釋一下。」

    高大寬心知肚明,沒有去拿材料,半坐著向陸一偉鞠了一躬道:「陸常委,對不起。」

    陸一偉震驚了,他以為這件事是針對宋勇的,可萬萬沒想到高大寬又唱了這麼一出好戲,怪不得那天舉止不對勁,還嚷著要請假,原來是做了虧心事。

    陸一偉冷冷地道:「老高,咱倆認識不是一年兩年了,你的人品絕對沒話說,要不然我也不會把你從政府辦拉到石灣鄉。可你……可你都幹得些什麼事?你說說,每次你讓我簽字,我看都不看就毫不猶豫簽了,完全是出於對你的信任,而你……哎!實在讓我太失望了。」

    高大寬似乎放下了心理包袱,道:「陸常委,我知道我辜負了你,不該背著你搞這些小動作,這個給你。」說完,從枕頭下拿出一份辭職信和一沓子錢。

    高大寬繼續道:「陸常委,可能你無法理解我的心情。一輩子在鄉鎮,好不容易回到政府辦,想著混個一官半職,可到頭來依然是個小職員,沒多少奔頭。要不是你提攜我,估計我這輩子就在副科這道坎上了。另外,我實在是窮怕了。我老婆成天數落我沒本事,總是拿別人和我比較,轉眼兒子要結婚,可我就那點積蓄,還買房子的首付都不夠。於是,我動搖了。前前後後我拿走30多萬元,其中的15萬元我瞞天過海把賬目做平了,剩下的還沒來得及弄就栽了跟頭了。辭職書我已經寫好了,這是剩下的7萬元,其餘的我日後慢慢還吧。」

    聽后,陸一偉五味雜陳,不忍心指責他。要知道,高大寬的行為已經觸犯法律法規,且是辭職一走了之?作為黨委書記,這件事他也有責任,把關不嚴,審核不細,監督不明,領導不力,每一項都能扣上帽子。

    高大寬似乎看出了陸一偉的心思,道:「陸常委,您放心,這件事我絕對不會牽扯到你身上。事情是我做下的,由我一個人承擔。」

    「這不是誰承擔不承擔的問題,可……」陸一偉不知該說些什麼。其實,高大寬的反常舉動他早該察覺。又是金鏈子,又是名牌衣服的,這些東西原來是用公款買的,如此說,不值得同情。可畢竟相處一場,到了關鍵時刻不拉一把,有些說不過去。

    儘管肖志良已經下令徹查,但他還想努力一番。而此時的突破口,唯有賀建了。

    賀建一早就知道此事,可肖志良大發雷霆,他也不敢插手此事啊。

    陸一偉找到他,賀建直截了當道:「這事你最好別開口,我真心力不從心。肖書記想要樹立權威,不處理的果斷一點,難以服眾。」

    陸一偉不依不饒,央求賀建務必要拉一把。哪怕將高大寬撤職,也要保留其待遇,總不能讓他晚年過得凄涼吧。

    賀建也亮明了自己的態度,道:「這事我真心說不上話。如果確實要我出手,我只能保你平安無事。至於高大寬,無能為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