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8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83字體大小: A+
     

    陸一偉趕回石灣鄉,在高大寬辦公室見到了審計局一行。

    「陸常委,您回來了啊?」審計局副局長李建勝與陸一偉是鄰居,但兩家來往並不密切,對其既羨慕又嫉恨。不過,見到陸一偉還是畢恭畢敬的。

    陸一偉蹙著眉頭道:「這是咋回事?」

    來石灣鄉搞突擊審計,李建勝並不清楚其中個由。不過,自他到審計局參加工作后,還從沒來沒有如此搞過審計工作。一般情況下,一個單位或部門出現嚴重財務失誤才會如此做。難道陸一偉出問題了?他道:「陸常委,你也知道我只是個副局長,主不了事,都是劉局長安排的。其實也沒什麼,這才審計了沒多久,不用多會功夫就完了。」

    「哦。」陸一偉冷靜地道:「可以審計,我肯定全力配合。不過,你們在不打招呼的情況下就來石灣鄉,是不是有點不懂規矩?另外,楊縣長分管審計,我也沒接到任何通知啊。這樣吧,要不讓楊縣長給我打個電話,要不拿來審計的文件,要是這麼不明不白的搞審計,傳出去,以為我犯什麼錯誤了。」

    李建勝愣在那裡,不知該如何搭腔。

    「行了,你該請示請示,要回縣裡我派車送你回去,要留下好吃好喝招待。」陸一偉不給對方好臉色,這裡面,絕對有陰謀!另一方面,他也有些心虛,真要是查出來了,那可丟大人了。

    李建勝考慮了一會道:「那行,我現在給劉局長打電話請示。」

    「行,你請示吧,大寬,你給我來!」

    回到辦公室,陸一偉直截了當道:「這筆錢能不能補起來?」

    高大寬緊張地道:「我已經告知宋勇了,估計他這會四處籌錢去了,應該問題不大。」

    「嗯。」陸一偉快速思考道:「錢弄回來了就說用於計生工作,還沒來得及走賬。」

    「哦。」高大寬聲音顫抖地道。

    陸一偉抬起頭看著高大寬滿頭大汗,身體還在哆嗦,寬慰道:「你緊張什麼,放一百個心,出了問題我給你擔著,他們要敢拿此事做文章,老子不答應!」

    「一偉,我……」高大寬欲言又止,拿著袖口擦了把汗。

    陸一偉等著高大寬的下文,對方卻遲遲不開口,道:「行了,我自有分寸,你去忙活去吧。」

    高大寬慢悠悠走後,陸一偉又給宋勇去了個電話。宋勇在電話裡頭說,錢的事已經搞定了,正在銀行辦理,馬上就回去。聽到此,他鬆了口氣。只要錢到位,儘管查,自己清清白白的,經受得住金錢的考驗。

    冷靜下來后,陸一偉前前後後思考這件事,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架得住來這一套?宋勇的事只有他們幾個人知道,宋勇肯定不可能,李二毛也不太可能,難道是高大寬?蹦出這個念頭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還有一點,是誰在背後下狠手呢?他第一個推測的人就是高博文。

    他與高博文之間其實也沒什麼過節,充其量就是曙陽煤礦一事,後來張志遠也沒有追查下去,可他為何如此爭鋒相對呢?到底是哪裡得罪了他?陸一偉不得而知。不過,既然對方已經出手了,自己也不是吃素的,如果此事確定是他在背後搞鬼,絕輕饒不了他。

    過了一會兒,李建勝敲門進來了。拿著手機遞給陸一偉道:「陸常委,高縣長讓您接電話。」

    到此,陸一偉已經基本確定就是高博文在搞鬼了。他在猶豫,這個電話到底該不該接?按級別,自己是常委,他不過是個副縣長,比他高出半個頭,憑什麼接受他的命令?不過,倒想聽聽他怎麼說。陸一偉接了過來。

    「喂,一偉啊,我是高博文。」高博文在電話那頭道:「是這麼回事……所以啊,還需要你積極配合審計部門工作。我知道你為人正直,而且一心為民,怎麼可能會有問題呢?其實就是走走過場,應付上級檢查……」

    高博文冠冕堂皇說了一通,陸一偉冷笑著道:「高縣長,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審計這塊好像不歸你分管吧?」

    高博文一愣,道:「是不歸我分管,但楊縣長把這事交代給我了,我就得負責,你說是吧……」

    陸一偉打斷道:「既然是如此的話,那我給楊縣長打個電話。」

    高博文慌了,道:「楊縣長這時候在開會,你要打等一會再打過去。」

    陸一偉掛斷電話丟給李建勝,隨即給就楊德榮打過去。

    說明來龍去脈后,楊德榮一頭霧水道:「這事是誰安排的?我怎麼不知道?」

    好了,一切都真相大白了。陸一偉對李建勝憤怒地道:「李局長,剛才的通話你也聽到了,楊縣長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存心和我過不去?」

    「不不不,陸常委,我絕沒有這個意思。」李建勝羞愧難當,道:「我其實就一打工的,上頭安排什麼我做什麼,那有什麼話語權。這下好了,既然沒有這回事,我們就回去了,不打擾了。」

    「慢著!」陸一偉拍著桌子站起來道:「李局長,你也別怪我脾氣不好,這件事不能就這麼完了,要不然別人以為我陸一偉好欺負。你現在給劉紹文打電話,讓他登門給我道歉,否則這事絕對沒完!」

    陸一偉很少發脾氣,真發脾氣了面目猙獰,讓人瘮的慌。李建勝聽到陸一偉這個要求,怯怯地道:「陸常委,這事……是不是……有點……」

    「有點什麼?我一個縣委常委,且能容你們這樣作踐?」陸一偉怒不可遏道:「怎麼?我還不能命令他劉紹文?這口氣我咽不下去。如果他不來,你們也暫時不能離開石灣鄉。」

    「啊?」李建勝有些頭皮發麻,這裡面有自己什麼事啊,偏偏替人挨了槍子。難為情地道:「陸常委,這樣做有些不妥吧?」

    「對,我知道不妥,但我今天就要這麼做。」陸一偉已經下定決心,道:「你現在給劉紹文打電話,讓他過來領人。」

    「好……好吧。」李建勝正要打電話,陸一偉的手機響了,是楊德榮打來的。

    「一偉啊,剛才不好意思啊,是我弄錯了。」楊德榮道:「我的確安排博文處理這件事的,你也知道,我工作比較忙,腦子裡事多,不可能每件事都記得那麼清楚。既然上級抽到石灣鄉了,那你就全力配合吧。」

    楊德榮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變卦,一定是高博文乘機做了思想工作。陸一偉憤怒到極點,卻找不出任何破綻予以反攻,難道就這樣任人宰割嗎?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陸一偉終於鼓起勇氣來了一句:「楊縣長,你也不信任我嗎?如果要是查不出什麼問題來,我需要個合理的解釋。」

    楊德榮不高興了,道:「不是和你說了嘛,就是走走過場,你何必如此較真呢!今天是抽到了石灣鄉,如果抽到五角鎮,照樣如此做,不存在信任不信任的問題。另外,給你什麼解釋?一偉啊,你這人就是有點軸,行了,我忙著呢,就這樣吧。」說完,「啪」地掛斷電話。

    事情出現戲劇性的轉變,陸一偉有些想笑,卻笑不出來。將手機扔到桌子上,不顧李建勝在脫掉鞋把腳放到桌子上,點上煙道:「李局長,我們鄰居這麼長時間了,也沒在一起吃頓飯,今天中午咱倆好好喝一杯。」

    李建勝在一旁聽到了電話里的談話,腰板直起來道:「喝酒沒問題,不過還希望您配合我們工作,你也知道,我不過是……」

    「行了,別說了!」陸一偉把剛點燃的煙掐滅道:「這是你的工作,我全力配合。不過,你回去告訴劉紹文,這件事我記下了。如果將來他栽到我手裡,老子和他沒完!」說話間,陸一偉撞得椅子桌子叮噹響,杯子搖晃了幾下還是沒站穩,倒了下去滾落在地上,發出了刺耳的響聲。

    沒想到陸一偉的脾氣這麼大,李建勝算是開了眼界。寬慰道:「一偉,你這是何必呢,都是為黨國效力,絕不存在私人恩怨。再說了,劉局長馬上就退休了,也犯不著和你過不去吧。」

    「哼!」陸一偉針對的不是劉紹文,而是高博文。借題發揮道:「李局長,這事要是擱在你頭上,你的心氣能順嗎?別以為張書記走了,他們就敢站在我頭上撒野。惹急了,老子和他們撕破臉對著干!」

    「這個……」李建勝沒有往下說。

    這時,宋勇推門進來了,沖著陸一偉點點頭。

    陸一偉道:「行了,不說廢話了,你現在就去查吧。」

    李建勝道:「陸常委,劉局長說了,要把你到石灣鄉任職時的全部賬務進行審計,而且我們要帶走。」

    陸一偉握緊了拳頭,牙根咬著咯吱咯吱響。閉上眼睛冷靜了一會兒道:「行,你都帶走吧。」說完,有氣無力地揮了揮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