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8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82字體大小: A+
     

    遠在南陽的母親得知陸一偉平安后,一下子癱坐在地上。費了很大力氣,怎麼也站不起來。

    回去的路上,陸一偉沒有斥責宋勇,也沒有詢問他。而宋勇滿是歉意地主動要說,被陸一偉攔了下來,道:「回去再說。」不管怎麼樣,他要最大限度地保護宋勇。

    回到石灣鄉,已是晚上十一點多。高大寬驚魂未定,一溜煙跑回宿舍,關起門倒頭就睡。而陸一偉辦公室,宋勇坐在沙發上,一聲不吭地抽著煙。

    沉默了許久,宋勇打開了話匣子。道:「一偉,其實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我沒有借高利貸,完全是被許六給坑了。」

    聽到此,陸一偉更加糊塗了,他沒有發問,而是等宋勇繼續往下說。

    宋勇繼續道:「許六這孫子太不是東西了。據我所知,他在外面欠的債不下1000萬元。」

    「什麼?欠這麼多?」陸一偉震驚。一個煤老闆居然欠下巨資,有點不可思議。

    「確實如此。」宋勇道:「你可能要問,煤礦不每天生產嗎,那可都是錢啊。但煤礦上的那點錢根本不夠這孫子花銷的。他在外面養了六個小老婆,個個都是吃人的主,你說有再多的錢夠他如此折騰的。還有,這小子早就把煤礦抵押出去了,現在人影都抓不著。」

    「我剛來那會,許六主動找到我,說要讓我入乾股。也怪我太貪心,禁受不住金錢誘*惑,就應承下來。後來他說沒錢了,提出讓我替他擔保。我想著他有一座煤礦在放著,每天都像點鈔機一樣印錢,覺得沒什麼,稀里糊塗就給擔保了。沒想到這孫子壓根就不打算還,把我給害苦了。」

    陸一偉大致了解了情況,不過對他入乾股的事更感興趣,問道:「你從許六那裡拿了多少錢?」

    宋勇一下子跳了起來,連忙擺手道:「一偉,我可以向天發誓,我沒拿過他的一分錢。」

    「真的嗎?」

    被陸一偉一反問,宋勇心虛了,像霜打了的茄子坐了下來道:「多多少少也拿過。」

    「具體拿了多少?」陸一偉突然提高分貝道。

    宋勇身子抖了一下,抬頭瞟了一眼,嚇得趕緊低下頭,唯唯諾諾道:「先後拿過5萬左右。」

    「你知道你這是在幹什麼呢?」陸一偉對宋勇失望至極,真沒想到他會背著自己幹這種事。

    宋勇抬起頭,紅著眼睛道:「一偉,當初你叫我跟你來,我毫不猶豫就答應了。為什麼?還不是因為咱倆的感情?是,我下來是提拔了,可我失去了什麼你知道嗎?你嫂子沒有工作,全靠我那點工資養活一家人。在城建局我好歹有點外快,到了財政局肖局長也額外給我份工資,可到了石灣鄉后呢?一個月漲了那麼幾百塊,還有什麼?沒有了。」

    聽完宋勇的訴苦,陸一偉有一絲憐憫之心,可很快煙消雲散,道:「你說得這些可以成為你堂而皇之拿別人的借口嗎?」

    「對!我拿了,是我不對。可你看看鄉政府的其他人,哪個撈得不比我狠,為什麼你要單單針對我?」宋勇似乎受了很大委屈,強行辯解。

    陸一偉道:「宋勇,鄉政府是什麼樣的情況,我一清二楚。我甚至知道誰拿了誰的多少錢,誰在煤礦上抽股分紅,但這種事比較隱諱,沒有證據你讓我怎麼整頓?另外,你怎麼能和他們比呢?他們這輩子都打算紮根在此了,你呢?你也打算待在石灣鄉一輩子?如果是真是如此想法,我當初就不該帶你來。你作為一鄉之長,我不求你做出多麼大的貢獻,但求你守好攤子,保證不發生任何事。現在呢?你自己都出賣了自己,讓我怎麼相信你?」

    聽到陸一偉發火了,宋勇反而沒有了愧疚,直起身子道:「一偉,既然你不信任我了,這件事隨你處置吧。如果檢察院的人現在帶我走,我絕對不會埋怨你。」

    「放你娘的狗屁!」陸一偉忍不住爆粗口。憤怒地道:「如果我要處置你,就不會去東州找你了。行了,你回去早點休息吧,好好冷靜思考一下,先把那30萬的窟窿填起來再說。」

    宋勇情緒不穩定,說再多也沒用,陸一偉乾脆將其打發走。

    宋勇走後,陸一偉想了很多。他總覺得這事那裡有些不妥,可就是找不出任何破綻。讓他想不到的是,這一切全由高博文所掌控。

    「上鉤了!」魏國強興奮地跑到高博文家裡喊叫道。

    高博文本來已經睡下了,聽到這一振奮消息又爬起來,坐在客廳與魏國強密探著。

    魏國強道:「陸一偉這小子不上鉤,沒有簽訂協議,不過墩子拿走了30萬。據他說,陸一偉來時還帶著高大寬,由此看來,可以實施下一步計劃了。」

    高博文摸著下巴道:「你怎麼可以斷定陸一偉就是拿著公款?」

    「陸一偉這小子有錢是沒錯,他完全可以一個人去啊,再說了,那時候銀行都關門了,他不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湊夠30萬吧。再者,為什麼要帶著高大寬?不出意外,肯定是挪用公款了。我覺得,值得冒一次險。」

    高博文想了許久,道:「那好吧,你明天一早去找劉紹文,讓他突擊審計石灣鄉的財務,給他們來個措手不及!」

    「好咧!」魏國強激動地道:「高縣長,不出意外,這下可以把他們三個給一鍋端咯。」

    高博文搖搖頭道:「要想一鍋端不太可能,不過宋勇和高大寬估計是坐不穩了,陸一偉這小子能耐大,很可能平穩度過,沒看到他最近和肖志良身邊的那條狗走得很近嗎?」

    「側面敲打一下也行。」魏國強咬牙切齒道:「這口惡氣不出,我心裡實在不痛快。」

    高博文詭譎一笑道:「你急什麼,以後日子還長著呢,咱們和他慢慢玩,有的是機會。先把宋勇清除掉再說。」

    魏國強口中的墩子,正是陸一偉今晚談判的男子。與陸一偉猜測一樣,此人就一小混混,以放高利貸為生。偶然一次機會與魏國強相識,提及此事並詢問宋勇的情況。魏國強得知后,心裡竊喜,立馬將此事告知高博文。於是,高博文的導演下,唱了一出好戲。讓他沒想到的是,劇情的發展完全按照劇本來,只不過最後出現點小意外,但完全不影響對整件事的掌控。

    陸一偉頭脹欲裂,取下眼睛揉了一會太陽穴,突然想到今晚母親受到驚嚇,該不會有什麼事吧?想到此,他立馬下樓,開車直奔家裡去。

    回到家,見卧室的燈還亮著,鬆了一口氣。推門進去后,看到母親坐在地上,嚇得他渾身冒冷汗。

    「媽,你沒事吧?」陸一偉趕緊將母親扶到床上。

    劉翠蘭看到兒子完好無損,一顆心落地。摸著陸一偉的臉道:「一偉,你和媽保證,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我已經失去一個兒子了,不能再失去你。」說著,已經泣不成聲。

    見母親無大礙,陸一偉也踏實許多。安慰道:「媽,你說什麼呢,我這不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嗎?別說這些喪氣話。」

    劉翠蘭抹掉眼淚道:「媽都這麼大年紀了,現在一顆心都系在你身上,別無他求,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你讓媽怎麼有勇氣活下去?」

    人年紀大了,就容易胡思亂想。母親天天憋在家裡,很少出去解悶,如此下去,遲早要憋出病來。想到陸玲懷孕的事,陸一偉隨即把這一好消息告訴她,並提議去東州住幾天。

    果不其然,劉翠蘭聽到女兒懷孕的事立馬停止了哭聲,便要下地給陸玲打電話。

    「媽,這都幾點了,明天吧。」陸一偉一提醒,劉翠蘭才意識到此刻已經凌晨了。埋怨道:「這玲子也是,這麼大的喜事居然不告訴我,我明天就過去看看她。」

    「好,明一早我讓二毛送你過去。」

    「我走了你爸咋辦?」劉翠蘭擔心道。

    「我爸你別擔心,他自己又會做飯,餓不著。」

    「好。」

    第二天一早,劉翠蘭早早起床準備了一大堆好吃的。上午九點,李二毛開著車將其送往東州市。

    陸一偉真打算去一趟組織部,剛進了縣委大院,就接到高大寬的電話。電話那頭,高大寬火急火燎道:「一偉,審計局的李建勝副局長帶著人馬到了石灣鄉,要對今年的財務進行審計。」

    陸一偉一頭霧水,道:「這既不是年頭,又不是年尾,審計哪門子事?」

    高大寬急切地道:「李建勝說是劉紹文安排的,昨晚剛剛動了30萬,還沒來得及做賬,這下怎麼辦?」

    陸一偉心裡一慌,感覺到危險在漸漸逼近。他盡量鎮定道:「你先拖著,我馬上就回去。另外,你趕緊想想辦法,先這個窟窿給補上。」

    掛掉電話,陸一偉立馬給審計局局長劉紹文去了電話。

    劉紹文打著官腔道:「陸常委,這不是我安排的。是市審計局在全市範圍內開展審計抽查,抽到了石灣鄉,我們也沒辦法啊。」

    劉紹文拿市局作為擋箭牌,陸一偉也不好反駁。可他靜下心來仔細一想,又覺得此事十分詭異。

    昨天用了公款,今天就來審計,那有這麼巧的事。難道有人從中搗鬼?到底是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