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8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80字體大小: A+
     

    陸一偉再打過去的時候,對方已是關機。

    宋勇發生什麼事情了?贖人?難道是被綁架了?這怎麼可能?讓人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對方講得極其含糊,即便是贖人,那也應該開個價吧,陸一偉被宋勇唱的這齣戲完全給整懵了。事不宜遲,他快速下了樓,叫上李二毛趕緊往東州市趕。

    出了大門,陸一偉才意識到自己身上沒帶錢。而且卡里也所剩無幾,僅有這幾個月的工資,加起來攏共5000多元,這哪夠贖人。他又折返回去叫上高大寬,帶著剛剛提出來用於計劃生育的30萬元馬不停蹄去救火。

    假日度假山莊,對於陸一偉來說已經很熟悉了。以前跟著牛福勇經常來此地玩,得知鐘鳴的舅舅是該山莊的最大股東后就很少來了。畢竟,鐘鳴算是親人,閑言碎語的總歸不太好。

    聽到宋勇這檔子事後,高大寬也驚訝萬分。道:「一偉,你說宋勇該不會遇到綁匪吧?」

    「瞎說什麼呢!」陸一偉心煩意亂地道:「現在是法治社會,朗朗乾坤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剛一說完,他就想起了潘成軍被綁架的事,難道真是如此?

    都怪自己,這段時間一直忙於自己的事務,很少關心和過問宋勇工作和生活上的情況。但他都那麼大的人了,還能被綁架?絕對不可能。他問道:「宋勇最近和什麼人接觸?」

    高大寬道:「他的事很少和我說,我也懶得過問。有一次我問他,居然說我多管閑事。不過,他好像和許寨溝煤礦的許六關係走得挺近的。」

    這是個很重要的線索,陸一偉立馬道:「你現在給許六打電話,看看他現在在哪。」

    電話接通后,許六說他在江東市,並沒有與宋勇在一起。

    這就奇了怪了,那宋勇到底和誰在一起呢?

    快到假日度假山莊時,陸一偉給鐘鳴去了個電話,問他舅舅劉文剛的情況。上次海東出了事沒驚動鐘鳴是因為那事是擺在明面上,而這次可不同了,如果對方真的是黑道上的,自己單槍匹馬的夠嗆。

    不巧的是,劉文剛不在山莊,去泰國了。鐘鳴還以為陸一偉要娛樂,他道:「你先過去,我現在就給前台打個電話。」

    「哦,算了。」陸一偉得知劉文剛不在,只能依靠自己了。

    鐘鳴又提出要過來,陸一偉連忙道:「不用了,我還有幾個朋友要談點事。」

    知道陸一偉不方便,鐘鳴沒再堅持,掛了電話。

    到了山莊門口,一輛車沖著陸一偉的車閃了下燈。靠邊停車后,對面車上下來兩個人,走過來爬在車窗上道:「錢帶來了沒?」

    看著對方來者不善,陸一偉警覺地道:「帶來了。」

    「好,跟我來!」說著,上車打了下喇叭示意跟著走。

    不知對方是什麼套路,但陸一偉判斷此行很有可能有危險。當機立斷,他讓李二毛下車,並叮囑道:「一個小時如果我和大寬出不來,你就打這個電話。」說著,把鐘鳴的手機號碼交給他。

    左拐右拐,來到一處僻靜的別墅門口停下。陸一偉深呼吸了一口氣,回頭看高大寬,只見他雙腿哆嗦,身體發抖,生怕進去就出不來了。

    「你害怕嗎?」

    「嗯。」高大寬臉色蒼白地點了點頭。

    「那好吧,你在車裡等著,我進去。」對於陸一偉來說,這種場面經歷了不止一次兩次了,談不上害怕,但心裡沒底。如果對方只要錢還好說,就怕提出其他要求。

    高大寬本不想進去,從屋裡出來幾個彪形大漢將其請了進去。高大寬那見過這架勢,剛一進門就暈了過去。

    進門的第一件事,先把身上的通訊工具收走。在客廳,陸一偉見到了剛才給自己打電話的男子,面生的很,從來沒見過。

    男子態度和煦,笑著道:「你就是陸一偉?」

    「對,我是。」陸一偉剛正不阿地道。越是這種場面,越不能露怯。

    「呵呵,我還以為是四五十歲,沒想到這麼年輕,不錯,年輕有為。」男子道。

    陸一偉懶得和他費口舌,直截了當道:「宋勇在哪兒?」

    男子指了指樓上,道:「你放心,我們是正經生意人,又不是流氓土匪,宋勇絲毫未損,正悠閑得喝茶呢。」

    「開個價吧。」陸一偉乾脆利落道。

    「好!一看你就是爽快之人,我就喜歡和你這樣的人打交道。」男子站起來道:「你不問問是怎麼一回事?」

    陸一偉淡然一笑,道:「但凡干你們這行的無非就是錢,我就是了解了又能怎麼樣,只要把人完完整整地交給我就行。」

    男子一愣,被陸一偉的淡定給驚住了。過了一會兒道:「陸常委,我沒叫錯吧?剛才不和你說了嘛,我們是正經生意人,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種人。」

    「別廢話了,直接說吧。」陸一偉有些不耐煩地道。

    「好!」男子突然變了臉,坐下道:「實話和你說吧,宋勇從我這裡貸了30萬元的高利貸,可這小子有點不老實啊,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也不打算還。我知道你們是當官的,不去你們縣鬧已經夠給面子了。如果今天不一次性結清,可別怪我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為。」

    聽到此,陸一偉倍感震驚。宋勇貸高利貸?他貸那麼多幹嘛?賭博嗎?也沒見他有如此嗜好啊,那是家裡發生什麼事急需用錢?他也從來沒說過啊。這小子太混蛋了,竟然背著自己幹這種事!可事情已經發生了,必須沉著冷靜應對。幸好今天帶了30萬,正好。陸一偉故作鎮定道:「行,一手交錢一手交人,你把宋勇帶下來吧。」

    「這不行!」男子凶煞地道:「見到錢我才放人。」

    「你不讓他見到人,怎麼可能把錢交給你呢?」

    男子猶豫了下,向身後的人一揮手,幾個彪形大漢上了樓將宋勇帶下來了。

    宋勇見到陸一偉,羞愧地低下了頭,沒有做任何辯解。

    陸一偉倒也爽快,把錢往桌子上一放,道:「這是30萬元,人我帶走了。」說著,起身走過去拉宋勇走。

    「慢著!」男子大聲一喝,起身道:「領導同志,是你的耳朵不好使,還是我沒說清楚?30萬元只是本金,還有利息呢?」

    陸一偉聽到這茬,愣在那裡。

    男子繼續道:「我們是正經生意人,幹得就是這買賣,這一大幫子人還等著吃飯呢。4分利息,借貸一年,除了這30萬元,你還應該給我80萬元。」

    「什麼?」陸一偉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男子輕鬆地道:「我這和你要得不多,利息比銀行高那麼一點點,也沒有驢打滾似的翻番,如果照此算下來,那你應該100多萬元呢。我看你也是爽快之人,再給你適當降一點,再給我50萬元就行了。」

    「這是敲詐嗎?」陸一偉咬著牙道。

    「什麼?我沒挺清楚,你再說一遍。」男子捂著耳朵往陸一偉跟前湊。

    事情已經遠遠超出了陸一偉的想象。他快速地思考對策,可想了半天,理不出任何頭緒。高利貸,就和染上毒品一樣,不是你想擺脫就能脫身的。這群人看來是有備而來,切不可做出不理智行為亂了分寸,先穩住再說。現在他把希望都寄托在李二毛身上了。

    「錢好說,可我身上沒帶那麼多,這樣吧,你放我走,我現在給你取錢去。」陸一偉道。

    「哦,錢不夠啊。」男子拖長音調道:「那這可就不好意思了。你出去是不可能了,那這樣吧,我提出個解決方案,你看行不行?」

    「不行!」宋勇突然咆哮道。

    男子手一揮,幾個大漢又把宋勇拖上了樓。上樓時,宋勇大喊大叫:「一偉,你千萬不能和他簽啊……」

    宋勇上樓后,男子道:「我這個辦法其實對你對我對宋勇都有好處,不僅一分錢不用你還,我們還有可能成為朋友。」

    「廢話少說,說吧。」陸一偉深呼吸了一口氣,倒要聽聽對方提什麼苛刻條件。

    男子拿出一份協議書,道:「許六也貸了我的高利貸,欠了我200多萬,他已經把煤礦抵押給我了。剛才呢,宋勇已經簽字了,就差你簽了。」說著,拿起筆慢悠悠打開,放到陸一偉面前道:「只要你一簽字,所有的賬務一筆勾銷,宋勇你立馬可以帶走,來吧。」

    又一勁爆消息。這事怎麼又和許六扯到一起了?還欠他那麼多錢,陸一偉越來越糊塗了。不過,有一點他很清醒,此人的目的不是錢,而是看上了許寨溝煤礦。他瞟了眼協議書,道:「許寨溝煤礦是村集體資產,我簽了字也不管用啊。」

    「怎麼能不管用呢?這不都在你管轄範圍內嘛!」男子道:「你把心放寬,其實這事一點都不為難。你也看到了,上面都蓋著村委的章,村長也簽字了,他都同意轉讓了,你還有什麼顧慮呢?你放心,將來以後發生糾紛,絕對不會找你麻煩。」

    陸一偉冷笑,道:「那我要是不簽呢?」

    「哦。」男子的笑容僵化在臉上,靠著沙發道:「不簽也可以,還錢吧。不過咱可說好了啊,連本帶利110萬,一分錢都不能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