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7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77字體大小: A+
     

    見母親執意如此,陸一偉不知該如何勸說。他知道,母親心中一直有個結,那就是夏瑾和的不辭而別,給她造成很大的創傷和困擾。尤其是左鄰右舍提及這件事,她羞愧地抬不起頭。現在又照顧她弟弟,風言風語更是鋪天蓋地捲來。陸一偉經常不在家,當然不理解作為家長背負著沉重的壓力。

    陸一偉道:「媽,要不這樣吧,明天先把錦鵬接到我那兒去,隨後我和監獄方面溝通一下,再找找他們家親戚,如果能行,我把他送回古川縣。」

    劉翠蘭猶豫片刻,心一軟道:「那好吧,不過你要儘快。不說了,先吃飯吧。」

    第二天一早,陸一偉把夏錦鵬從醫院直接接到審計局家屬院。夏錦鵬身體恢復得不錯,至少能自理,但體質較差。麻煩了陸一偉將近兩個多月,他心存愧疚和感激,卻不善於言語表達。

    「一偉哥,我想回家了。」夏錦鵬斜靠在沙發上,一臉誠懇道。

    「回去幹嘛?家裡就你一個人,誰照顧你?你別多心,好生在這裡住著,等病完全好了你要走我不攔你,但現在你必須聽我的。」陸一偉很認真地道。

    「一偉哥,我實在……」

    「行了!」陸一偉及時打斷道:「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咽在肚子里。一個大男人拿得起放得下,別婆婆媽媽的。」

    夏錦鵬沒再說話。過了一會兒道:「一偉哥,我還能回衛生局上班嗎?」

    陸一偉不想欺騙他,搖搖頭道:「回去是不可能了。不過你別擔心,回頭了我替你找份輕鬆的工作,先安心養病吧。」

    聽到這話,兩行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接連不斷的打擊,讓這個本該充滿活力的陽光大男孩變得鬱鬱寡歡,甚至有過輕生的念頭。父母沒了,姐姐跑了,工作丟了,自己還是個囚犯,讓他切身體會到什麼叫家破人亡。

    看到夏錦鵬情緒不穩定,陸一偉挨著他坐下來,摟著肩膀道:「錦鵬,我知道老天對你及家人不公平,可事情已經發生了,就應該勇敢地去面對。在這裡,你把心放寬,什麼都不要想,如果你願意就把我當你的親人,好嗎?」

    夏錦鵬含著淚點了點頭。

    陸一偉心裡也極其不舒服。他知道,要想讓夏錦鵬徹底放下思想包袱,需要時間一點一點去消磨,未來的日子還很長,他真擔心夏錦鵬會做出什麼不理智的行為。

    「好了,別愁眉苦臉的。」陸一偉故意轉移話題道:「你安心在這裡住著,沒人打擾你。吃飯的問題我都安排好了,每天會有人給你送來。另外,我把電腦搬到你卧室了,沒事做上上網,了解下外面的世界。在家裡待著煩了,小區對面就是個小公園……」陸一偉事無巨細,讓夏錦鵬很是感動。

    「還有,我還要上班,可能陪你的時間不多,家裡有座機,有事可以給我打電話。」陸一偉補充道。

    一切安頓好,陸一偉看了看錶道:「那行,我得趕緊去上班了。錦鵬,不要嫌我啰嗦,萬事要往好得方面想,來,笑一個。」

    夏錦鵬面無表情,並沒有配合陸一偉。

    陸一偉沒再堅持,起身準備出門。

    「你恨我姐嗎?」夏錦鵬突然問道。

    陸一偉愣怔在那裡,回頭道:「這個問題好像你已經問過了,好好休息吧。」說完,奪門離去。

    剛下樓,就與父親陸衛國撞了個滿懷。

    「哎喲!爸,你這急沖沖的是要幹嗎啊?」陸一偉揉著撞著發酸的肩膀道。

    「你跟我來!」陸衛國拉著陸一偉的胳膊拉到一處相對僻靜的地方道:「你真把那小子接回來了?」

    「那還能咋?難道真把他趕出去?」陸一偉對父母親的做法十分不理解。

    陸衛國四周看了看,小聲道:「一偉,爸不是那個意思。我說過,你做得每件事爸都支持你。可是你忘了家裡還藏著一箱東西嗎?」

    父親這麼一說,陸一偉想起了這茬。許半仙的那箱東西藏在家裡床底下。他道:「爸,你把人家錦鵬想成什麼樣的人了。再說了,那東西藏在我床底下,上面還鎖了兩把鎖,如果你我都不說誰會知道,你多心了。」

    「不怕萬一,就怕一萬!」陸衛國謹慎地道:「我問你,你了解這小子嗎?」

    這個問題讓陸一偉難以回答。確實是,自己與夏錦鵬不過是幾面之緣,根本沒有深層次交流,更談不上了解了。

    「既然你不了解,那你憑什麼說我多心了?」陸衛國道:「那箱子東西不屬於咱,萬一將來有一天有人上門來要了,少一兩件東西,你能賠得起嗎?」

    見陸一偉不說話,陸衛國繼續道:「行了,這事你別管了,交給我來處理。兩個方案,要不把他接回我那裡,要不我搬過來住,你選擇吧。」

    陸一偉考慮了一會道:「搬到你那裡我媽會同意嗎?」

    「這你別管了,你選擇就行。」

    陸一偉不想讓母親為難,道:「那你搬過來吧。」

    「好!」陸衛國道:「行了,你去上班吧。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這樣下去不是長久之計,要儘快想辦法。你媽說得沒錯,我們做得夠可以了,再這樣下去誰都吃不消。」

    「知道了。」

    陸一偉被夏錦鵬的事弄得心煩意亂。去往石灣鄉的路上,手機響了起來。掏出來一看,又是賀建的,令他崩潰。這段時間來,賀建幾乎天天和他聯繫,屁大點事沒有,盡扯些沒用的,已經嚴重影響到他正常工作。夫妻成天黏在一起還膩歪,更別說兩個大男人了。可他又不能得罪此人,只好每天笑臉相迎。從另一個方面講,如果那天賀建不聯繫他了,說明兩人的「友誼」已經走到盡頭了。

    「喂,哪呢?」賀建坐在寬敞的辦公室,脫了鞋把腿放到辦公桌上,抖動著雙腿道。肖志良對他真是不賴,把原先陸一偉的辦公室騰出來讓賀建使用,反而秘書唐小年蜷縮在個狹小的房間內,孰厚孰薄一眼就能看出來。

    陸一偉把車聽到路邊道:「在辦公室了。」

    「忙不忙?」

    「還有點事,有事?」

    「我也沒多大事。」賀建道:「對了,明天晚上我去江東市接肖書記,陪我去不?」

    「去接肖書記拉我幹什麼,你這麼一來,且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到時候肖書記不怪罪你?」陸一偉有些無奈地道。

    「怕什麼!」賀建無所謂地道:「肖書記知道咱倆的關係,乘此機會多和他聊聊。」

    「算了,我真心不想去。」陸一偉直接提出自己的想法道:「況且我今晚還得回家,家裡有點事。」

    「那好吧。」賀建沒有繼續強迫,嘿嘿笑著道:「昨晚過癮不?」

    陸一偉知道他說得啥事,道:「有啥過癮不過癮的,這種事以後最好少叫我。」

    「哈哈!」賀建大笑起來,道:「我和你說啊,那高博文喝得眼珠子都快跳出來了,還有那個魏國強,直接鑽到桌子底下去了,最後還是杜佳明架著離開的。就這酒量還和我給他們辦事?等啥時候能過我再說吧。」

    「他們找你辦事?辦什麼事?」陸一偉警覺地道。

    「能有什麼事!」賀建道:「那個魏國強不一直閑散在家嘛,想讓我和肖書記說說,他想去財政局。這老禿驢胃口還真大,專挑肥肉吃,想得倒美。當場給我放了五萬元,我看都沒看就丟回去了。」

    沒想到魏國強還不死心。原財政局局長肖建雄被免職后,局長的位子一直空缺,原來他一直惦記著。

    「還有那個杜佳明,他惦記著縣委辦主任的位子,這更是痴人做夢。」賀建鄙夷地道:「和你說吧,這兩個位子他們都別惦記,已經有合適人選了。肖書記這是剛來,還不想動人,等過段時間就會從古川縣調過兩個人來。這兩人都是我好哥們,到時候介紹你認識認識。」

    「哦。」陸一偉不知該如何接話茬,連忙道:「行,先這樣,我這邊坐著人,隨後見面了再說。」

    賀建聽到此,知道他說話不方便,掛了電話。

    陸一偉坐在車裡發獃。這兩個位子雖與自己無關,但極其敏感。尤其是財政局,一般都是安排自己的親信。這要是真外調,底下的人會服氣嗎?還有,賀建的做法有些太張狂了,真要是逼急了這幫子「本土派」,就怕他吃了啞巴虧。

    與賀建,還是保持一定距離為好。

    管他呢!陸一偉發動了車子,徑直往石灣鄉駛去。

    到了石灣鄉,陸一偉看到鄉政府門口站著一位中年婦女,不停地往裡面張望。憑行為舉止及長相判斷,此女子並不像本地人。他腦子裡裝著一大堆事,懶得去過問,直接開了進去。下車后,他回頭看了眼中年婦女,看到了一雙焦慮而恐慌的眼神。婦女看到他后,匆忙閃到一邊,不一會兒跑開了,讓他很是納悶。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