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7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76字體大小: A+
     

    聽到與高博文一起吃飯,陸一偉連忙擺手道:「算了,我就不去了,待會還得回趟家。」

    關於高博文與陸一偉的過節賀建有所耳聞,道:「怎麼?害怕了?」

    陸一偉冷笑,道:「他有什麼害怕的。」

    「那就一起走啊。」

    「算了,我真不想去,今天奔波了一天有點累了。」陸一偉繼續推辭道。

    「走吧。」不等陸一偉說完,賀建拽起陸一偉拉著往門外走。

    無奈,陸一偉只好硬著頭皮跟了上去。

    吃飯的地點在蘭苑,陸一偉自從老兵漁港開了后很少來此地吃飯。進門前,賀建詭譎一笑,小聲道:「你看我今晚怎麼調戲他。」

    看著賀建信心滿滿的樣子,陸一偉心裡沒底。萬一沒深沒淺的,高博文還以為是自己攛掇的。

    「哎喲!賀師傅……」高博文還沒說完,就看到跟在身後的陸一偉,愣怔了下繼續道:「高師傅,早就想著請你吃頓飯了,知道你一直忙,來來來,快坐。」高博文主動為其拉座椅,盡顯奴才本色。

    安頓好賀建,高博文才回頭道:「一偉也來了啊。」

    陸一偉沒有說話,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今晚陪客的除了高博文和魏國強,居然還有風馬牛不相及的杜佳明。杜佳明望著陸一偉,不停地眨眼微笑,算是打招呼。而魏國強黑著個臉,自顧端著水杯喝茶。

    陸一偉來時已經想到了這幫人的態度,即便如此,他心裡不慌,水來土掩,兵來將擋,看他們敢把自己怎麼樣。

    高博文為其倒好茶,端了過來,堆著笑臉解釋道:「今晚本來駐京辦主任許萬年也要過來,這不肖書記去了京城了,匆忙趕回去了,還希望賀師傅不要見怪。」

    「許萬年是個什麼東西?」賀建開口就沒給對方好臉色,言外之意許萬年也夠格和自己吃飯?

    高博文臉紅一陣白一陣,繞開這一話題趕緊道:「服務員,上菜吧。」

    酒盅倒滿酒,飯局開始。高博文先敬酒,端起酒杯道:「來,賀師傅,我先敬你一杯,非常歡迎你來我們南陽縣工作!」

    賀建沒有舉杯,讓高博文很是尷尬。忽然,賀建將酒杯里的酒倒到地上,拿過酒倒進碗里道:「高縣長,我這人是爽快人,喜歡直來直去,喝酒也一樣,這一盅一盅的一點都不痛快。這樣吧,你用酒盅,我用碗,我先幹了!」說完,端起一碗咕咚咕咚喝了個底朝天。

    看到賀建這架勢,高博文不知所措。人家用碗,自己用酒盅,也太不給面子了。無奈之下,一咬牙跺腳也倒滿一碗,端起來喝了。

    西江紅酒性烈,喝到肚子里如同燒刀子一般,何況是空腹喝,高博文瞬間就覺得天旋地轉,而賀建就像沒事人似的,其酒量果然非同一般。其他人看了,心裡直犯嘀咕。

    「來,一偉,咱倆喝一個。」高博文端起酒盅要與陸一偉喝。

    「別呀!」賀建阻攔道:「你和我用碗,怎麼輪到一偉這裡成了酒盅了,也太不給面子了吧。」

    高博文這是上了賊船,想下下不來。他沒想到「這條狗」簡直是瘋狗,直後悔今天請他吃飯。反正如此了,他只好端起碗。

    陸一偉不能不識抬舉,也準備用碗,沒想到賀建摁住手道:「你就用酒盅,沒聽醫生說嗎,你這胃病不能過量飲酒,況且還吃著葯呢。」

    沒想到賀建扯謊信手拈來,臉不紅心不跳,好像真事似的。陸一偉推開賀建道:「喝一碗酒不妨事,好不容易和高縣長聚到一起,要喝就喝個痛快。」

    「行了!」賀建突然緊繃著臉道:「你要執意如此,那我替你喝。」說完,奪過手中的碗。

    不管是真是假,高博文怎能真讓賀建喝。連忙制止道:「算了算了,既然一偉身體不適,那就少喝點,我幹了。」說完,又一碗酒下肚。如果第一碗酒是燒刀子,那這第二碗簡直穿透五臟六腑,翻江倒海,差點沒湧出來。

    「好,好!」賀建鼓掌道:「高縣長果然好酒量,佩服!」

    高博文敬完,按照級別高低該輪到魏國強了。他雖然被免職一直閑散在家,依然是正科身份待遇。高博文都如此喝了,他能降低格次?但他的酒量真不行,端起酒盅不好意思地道:「賀師傅,我酒量不行,且身體也有些不舒服,要不我就用酒盅吧。」

    「你也身體不舒服?」賀建反問道。

    「嗯,年紀大了,各種毛病就出來了,別見怪啊。」

    本以為賀建會諒解,沒想到賀建直接開炮,道:「身體不舒服就別來喝酒啊,既然來了就爽快點。我這人最討厭磨磨唧唧的人,這也不行,那也不行,行不行都由你們說。」

    魏國強算是領教了賀建的「毒舌」了。他回頭找高博文開脫,高博文連忙解圍道:「賀師傅,國強確實身體不好。可一聽到要請你吃飯,非要來表示一下。照顧下老同志的身體,意思一下就算了吧。」

    「既然你替他說話,那就你喝了吧。」賀建絲毫不退讓。

    魏國強見躲不過去了,硬著頭皮端起酒一干而盡。賀建也沒有耍花招,端起來喝了。

    魏國強落座,杜佳明也上來了。他比較乖巧,乘早用碗。

    賀建道:「你急什麼啊,國強還沒敬完呢。」說著,指了指身邊的陸一偉。

    「算了算了。」陸一偉見氣氛越來越不對勁,連忙勸阻道。

    賀建喝得有點高,且能容他們如此眼中無人,執意要魏國強敬酒。

    魏國強也豁出去了,連話都沒說,端起酒喝了。

    輪了一圈,個個臉紅脖子粗,尤其是魏國強,已經迷迷瞪瞪地閉上眼睛,用手肘撐著頭在那裡搖晃。

    由於陸一偉在場,有些話不能說。高博文只好沒話找話,氣氛十分尷尬詭異。

    陸一偉知道自己在這裡這頓飯進行不下去,假裝去了趟衛生間,回來道:「家裡有點事,我就先回去了。」

    賀建見目的已經達到了,沒有挽留,放陸一偉離開。

    陸一偉逃離似的離開蘭苑,駕著車直奔家裡。他知道,今晚賀建如何胡來,不是給自己出氣,而是疊加了仇恨。看來,與高博文之間在不久的將來必定會出現一場惡戰。他倒不害怕,只要自己光明磊落,老子就不怕你,儘管來吧。

    回到家中,只見電視開著,母親靠在沙發上已經睡著了。聽到有腳步聲,劉翠蘭立馬睜開眼睛,坐起來道:「一偉回來了啊。」

    看著母親漸漸蒼老,尤其是陸玲婚事後,更變得憔悴寡郁了。都說人到了老年是享受生活,可對於操勞了一輩子的農民突然閑下來簡直是一種折磨,掰著指頭過日子實在太難熬了,還不如在鄉下種地自在。另外,一個家庭活著就是個人氣,膝下兒孫滿堂,好不快活。而現在,女兒出嫁,兒子成天不著家,二兒子至今沒下落,孫女跟著兒媳,每天只有老兩口,有時候一天連句話都說不上,不憋出病才怪。

    陸一偉知道母親的心結在哪,他心存愧疚,道:「我爸呢?」

    「他?」劉翠蘭站起來道:「他每天過得可瀟洒了,今年又迷上了跳舞,成天不著家,越活越年輕啊。」

    陸一偉呵呵一笑道:「你看我爸多想得開,人就要這樣,總得找點事做。你也去跳舞啊,隔壁王姨不是天天叫你跳舞嘛。」

    「我才不去咧!」劉翠蘭道:「有那功夫我還不如在家裡坐著看看電視,做做家務活。人家王姨每天帶著孫子去遛彎,我……哎!算了,不說了。你吃飯了沒?媽給你做去。」說完,佝僂著身體進了廚房。

    陸一偉不回家的原因就是害怕面對這個問題,可每每回到家看到母親如此心裡十分不痛快。他也著急啊,可找不到合適的人,總不能在大街上隨便拉個人結婚吧。他一屁股坐到沙發上,心煩意亂地點上煙。

    不一會兒,一碗面端上來。劉翠蘭道:「對了,忘了和你說了,醫生說了,錦鵬明天就可以出院,你想過沒有,該如何安排,總不至於讓他回我們家吧。」

    「那還有什麼辦法,他家都成那個樣子了,總不能讓他一個人回去吧。他那病以後都不能下地幹活了,再觀察一段時間吧。以後的事我來想辦法。」關於夏錦鵬,陸一偉已經替他想好了去處,等他病好后,也弄到東成煤礦跟著海東干。

    「我和你爸商量了,他不能進咱們家門。」劉翠蘭言辭決絕道。

    望著母親一本正經的樣子,陸一偉沒有接腔。過了一會兒道:「要不這樣吧,把他接到我那兒去,一日三餐也不用你操勞,我來想辦法。」

    「去那邊和這邊有什麼區別?」

    「那又能怎麼樣,我總不能把他趕出去吧。」陸一偉有些心急,語調升高道。

    「一偉,我知道你心地善良,可我們已經夠仁至義盡了。這前前後後你給他花了不下五六萬了吧,可他呢,一句感謝的話也沒有!另外,他住院這麼長時間了,他家人來看過嗎?他那個親姐姐來看過嗎?面對這樣的一家子,你有何抹不開面子?錢的事就不提了,就當支援他們了。但他絕對不能留著我們家了。」劉翠蘭苦口婆心地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