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7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74字體大小: A+
     

    「喂,喂,喂!看什麼呢?」賀建見陸一偉被定住了似的一動不動,順著方向望了過去。

    「哎喲喂,是位大美女啊。」賀建兩眼冒光,頓時來了精神。

    幾個比較饑渴的男子齊刷刷地望著女子,女子似乎察覺到什麼,回頭瞟了一眼,一下子臉紅了,合上書,拿起隨身聽,起身匆匆離開了。

    僅僅是一個不經意間的回眸,卻觸動了陸一偉早已塵封的心間。女子果然相貌不俗,明眸皓齒,婉約溫雅。單眼皮,眼角上揚,畫著淡淡的眼影,很是迷人。筆挺的鼻樑下面一張小巧的嘴巴,性感而飽滿。白皙的皮膚似乎能看到青筋,薄如紙,凝如玉,如同江南女子,撐著油紙傘獨自走在狹長的雨巷裡。

    陸一偉如同觸電般跳了起來,爬在透明玻璃上等待著女子再次出現。很快,女子出現了,依然是一個背影,一隻手抱著書,另一隻手向計程車揮手,還努力地踮腳尖。一輛計程車停了下來,雙手一抹裙擺,開門上了車。不一會兒,消失在車水馬龍的鬧市中。

    陸一偉本以為自己的心已經死了,不會再愛上別人,但這個動人的女子撥動了他的心弦,使他再次燃起對愛情的渴望。他從來不相信什麼狗屁一見鍾情,但在這一刻,他相信了。

    「哎!真他媽的漂亮!」賀建飢不擇食地咽了口唾沫,拍拍陸一偉的肩膀道:「別看了,人都走了,再看有什麼用。你要是真喜歡,剛才就應該追上去要個電話號碼,就算對方不給也得知道對方叫什麼吧?算了,就是一過客而已。」

    陸一偉戀戀不捨地回到座位上,腦間依然閃動著那一回眸。好不容易有了怦然心動,難道就這樣悄悄地溜走嗎?

    賀建見陸一偉還在回味,急忙一伸手叫道:「服務員,服務員……」

    不一會兒,服務員走了過來問道:「先生有什麼事嗎?」

    「剛才在那邊坐得那個女子你認識嗎?」賀建指著道。

    服務員回頭看了一眼,搖頭道:「對不起先生,不認識。」

    「她經常來嗎?」

    服務員道:「這個……我們每天來來往往的客人很多,我也不太確切。」

    「哦。」賀建失落地道:「行了,忙你的去吧。」

    「好了,我知道你身邊缺女人。」賀建安慰道:「來了南州啥都缺,就是不缺女人,今晚我給你叫上三個,好好樂呵樂呵。」

    陸一偉淡然一笑,沒有說話。

    說話間,一個身體肥胖的男子上來四處張望。賀建立馬站起來一招手道:「道哥,這邊!」

    男子邁著步子走了過來,扯著大嗓門道:「你小子多會來的?」

    「剛到不久,來來,坐,我給你介紹一下……」賀建介紹著陸一偉和牛福勇。然而又介紹道:「這位是道哥,在南州市是這個!」說著,豎起了大拇指。

    道哥滿臉堆著褶子笑道:「別聽他瞎說,我就一無業游民。」

    關於賀建的交際圈陸一偉不甚了解,不過看眼前的這位道哥,估計也不是什麼好鳥。與賀建一樣,脖子戴著黃金粗項鏈,手掌虎口處紋著虎頭紋身,手臂上還有幾道長長的疤痕,不出意外應該是砍刀砍得。陸一偉交友有個原則,絕不與黑道上的人糾纏不清。畢竟自己身在體制內,一旦有一天被綁架利用,絕對抽不了身。

    牛福勇不一樣,他充其量就是個小混混。而眼前的這位別看嬉皮笑臉,態度誠懇,一舉一動滿是戾氣,是個極其危險的人物。陸一偉有些後悔跟著賀建來南州,可現在脫身也有些不妥。

    「喝這玩意兒幹嘛,走,我在三樓定了飯,給你們接風洗塵。」說完,起身拉著陸一偉往電梯口處走。

    三樓酒店,偌大的包廂中間擺放著一張圓桌,而一側的牆壁上都是各類名酒。幾人坐定后,道哥豪爽地道:「既然你們是賀建的兄弟,也是我道哥的兄弟,看到了嗎,這牆上的酒敞開了喝,我請客。」

    牛福勇似乎對這位道哥膜拜有加,不停地點頭道:「道哥果然出手不俗。」

    「福勇,不是和你吹啊。」賀建開始海侃:「如果你在南州有任何事,哪怕再有天大的事也別擔心,給道哥打個電話,輕鬆擺平。就是條子擺平不了的事,在道哥面前那也是小菜一碟。」

    「呵呵,你別聽他瞎說,呵呵。」道哥笑著道。

    而牛福勇平時最喜歡結交江湖中人,聽賀建這麼一說,更神乎其神了。湊上去道:「道哥,我這人最喜歡交朋友,尤其是你這樣的,今天認識你真要感謝建哥。既然這麼有緣,今天這頓飯我包了。」

    「來了南州怎麼能讓你花錢呢,別和我來這套啊。」道哥瞪大眼睛道。

    陸一偉默默地坐在一旁,仔細觀察著這位道哥的一舉一動。更讓他好奇的是,此人到底是幹嘛的,難道真如他所說是一無業游民?絕對不是。

    飯局開始,道哥從牆壁上隨便抽出兩瓶葡萄酒麻利地打開,陸一偉瞟了眼酒瓶的價格標籤,差點沒把眼珠子瞪出來。好傢夥!那一瓶酒就要兩千多。如此喝下去,這頓飯至少上萬了。

    陸一偉雖見多識廣,但真正如此奢侈,還真是不多見。因為大部分外出吃飯,一般情況下是喝白酒,這種洋酒很少碰。不知為什麼,他隱約感到不安。

    酒到興中,通過賀建的隻言片語,陸一偉似乎明白這位道哥是幹嘛的了,開設賭場,怪不得出手如此闊綽。在內地開設賭場,是國家明令禁止的,決不允許的。但也有一些膽子大的,開設地下賭場大肆斂財。沒有黑道背景的人誰敢如此胡來,道哥果然來路不凡。

    道哥似乎對牛福勇很感興趣,不停地與其喝酒。而牛福勇的興緻很高,推杯換盞,一來二去就和道哥稱兄道弟了。看到這一幕,陸一偉忽然心裡一緊,該不會這是一個圈套吧?想到此,愈發膽戰心驚。

    「一偉,你發什麼呆啊,趕緊喝啊,還在想剛才的那位女子?」賀建見陸一偉一個人發獃不說話,催促道。

    賀建似乎來了勁,和道哥講起了剛才的事情。道哥哈哈大笑道:「一偉兄弟,你知道咱南州這地方盛產什麼?」

    陸一偉搖了搖頭。

    道哥道:「這地方沒什麼特產,唯獨盛產美女。你去大街上走一圈,個個是美女。就好比賀建剛才說得那位,我就這麼隨手一抓,都能給你抓一大把,你等著!」說完,掏出手機打電話。

    十多分鐘后,四個濃妝艷抹的妖嬈女子走進了包廂,確實個頂個的漂亮。牛福勇久旱逢甘霖,眼珠子都出來了。幾個美女挨著幾人落座,香味撲鼻,讓人神魂顛倒。

    「怎麼樣?一偉,這個不必你剛才看到的差吧?」道哥笑著道。

    陸一偉對這種風塵女子並不感興趣,淡淡一笑,獨自飲酒。

    「大哥,妹妹陪你一起喝嘛!」一女子搖晃著陸一偉的臂膀,主動展開了攻勢。一旁的牛福勇定力不足,已經被攻陷,正摟著女子渾身亂*摸。

    陸一偉謝絕好意,藉機起身去衛生間。去得路上,他一直在思考,賀建帶他和牛福勇來此地真的是單純的樂呵嗎?很明顯,那位道哥對自己並不感興趣,而是不停地給牛福勇灌迷魂湯,講著他如何賺錢,如何一個人單挑一群人。而牛福勇呢,像個小學生似的靜靜聽著,不時地還鼓掌喝彩。

    絕對有陰謀!陸一偉當即斷定。他猜想,賀建此行是故意為之。通過自己把牛福勇帶到這裡見道哥,而道哥是開設賭場的,該不會是給牛福勇下套吧?他越想越不對勁,越來越接近事實真相。賀建這個人,果然是個危險人物。

    事不宜遲,陸一偉當機立斷趕緊拉牛福勇脫身,可怎麼樣脫身呢,一時想不出好辦法。

    在衛生間思前想後,拿定了主意。

    再次回到包廂,陸一偉開始了表演。一臉苦楚道:「賀建,我得失陪了,剛才來電話,工地上有個工人受傷了,我得回去處理一下。」

    「受傷了?多大點事啊。你打電話安排個人處理一下就行,好不容易出來一次,這不,道哥把美女都叫過來了,你要是走了可是不給道哥面子啊。」賀建一臉不快道。

    陸一偉已經下定決心,就算把賀建得罪了,也不能把牛福勇套進去。他堅持道:「真的很抱歉,鄉里的那些人一個都靠不住,我要是不回去他們都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道哥見陸一偉去意義絕,沒有挽留,道:「既然一偉兄弟真有事,那就趕緊忙去吧。今天認識了,以後有的是機會再聚。」

    陸一偉乘機拉了把牛福勇道:「你得陪我回去,受傷的那工人是你們北河村的,家屬正在鄉政府鬧事呢。」

    見陸一偉拉牛福勇要走,賀建不樂意了,道:「你一個人回去也就罷了,還要把福勇帶回去?這那成!你也看到了,福勇和道哥聊得多起勁啊,這要是走了,這頓飯還有什麼意義嘛。」

    賀建此話一出,陸一偉更加堅信這裡面有陰謀。他不顧賀建的臉色,將牛福勇拉起來道:「這樣吧,我們現在回去處理,等處理完馬上過來,好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