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6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69字體大小: A+
     

    聽完賀建的講訴,陸一偉頗為感慨。原來肖志良還有這樣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怪不得賀建敢如此張狂,事出有因啊。不過,賀建與自己第一次坐下來吃飯,就把老領導的糗事抖落出來,實在不該。自己可以不將此事外傳,不見得其他人不會。以賀建的性格絕對會在其他場合提及此事,來顯擺自己和肖志良的關係。這樣的司機,能走得遠嗎?

    不過從另一個側面看出,肖志良這人重感情,而且心胸寬廣。要不是這樣的性格,怎麼能容下賀建這種口無遮攔的人?

    陸一偉佯裝驚奇道:「看不出來啊,你還是肖書記的救命恩人啊。」

    「那可不!」賀建一臉得意道:「所以說啊,你剛才提的事大可放心,只要我提一句,肖書記肯定去。」

    「好!」陸一偉吃了顆定心丸,端起酒道:「來來來,再加強一個。」

    這時,牛福勇風風火火地趕來了。進門不管對方是誰,擼起袖子就加入戰場。

    「兄弟,這就是我和你說得牛福勇,溪河煤礦董事長,我們南陽縣少有的青年才俊。」陸一偉給牛福勇扣了頂大大的帽子,樂得牛福勇合不攏嘴。

    「哦,哦,原來是福勇兄弟啊,你來晚了,自罰三杯。」賀建交際自有一套,自來熟,與牛福勇剛見面就像多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

    「這算個什麼事!」牛福勇曾經也是道上的,拿起酒瓶直接吹了起來。

    「好,好酒量!」賀建見牛福勇喝酒如此豪爽,心裡已經認定了這個朋友。以酒會友,一直是他交友的準則。人實在不實在,厚道不厚道,從喝酒上完全可以看出來。有的人明明能喝酒,非要百般推辭,各種借口搪塞。而有的人是看和誰喝,和領導喝往死里喝,要是看不起的人一滴酒都不沾,頂多端起酒杯意思一下。

    經陸一偉一介紹,牛福勇兩眼放光。再次起身倒滿酒後道:「原來是建哥啊,怪我有眼無珠。來來來,這杯酒算是我賠不是了。」不等賀建端酒,他自己先喝了下去。

    牛福勇和賀建果然一面投緣,天南海北地侃,陸一偉完全插不上話。不一會兒,四瓶茅台下肚,個頂個的好酒量。

    陸一偉不習曲酒,有些頭脹噁心。但兩人像沒事人似的,完全沒有結束的意思。藉機他外出透透氣,把主動權交給了牛福勇。

    出了包廂,陸一偉看到隔壁包廂開著一條縫,無意中掃到了姚娜的背影。角度問題,沒看清其他人。

    陸一偉從衛生間出來后,詢問楊建國隔壁包廂都有誰。楊建國道:「有副縣長高博文,還有……」

    「高博文在隔壁?你怎麼不早說。」陸一偉有些急了。剛才賀建當著自己的面回絕了高博文的邀請,說與幾位重要客人吃飯,這要是讓他看到了,肯定會產生不必要的誤會。

    楊建國很少見陸一偉發火,有些膽怯地道:「我以為……」

    「行了,別說了!」陸一偉不等楊建國說完,匆忙上了樓,他要及時避免尷尬。

    上了樓,剛走到隔壁包廂門口,「呼啦」門開了,只見姚娜走了出來。看到陸一偉后,大聲道:「一偉,你也在這兒?」

    完了,看來是躲不過去了。陸一偉眨巴眼睛示意姚娜小點聲,沒想到坐到裡面的高博文已經聽到了,高聲喊道:「是一偉啊,進來喝兩杯。」

    看著陸一偉扭曲的表情,姚娜意識到什麼,一臉歉意低下頭。陸一偉沒說什麼,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進門一看,全是老熟人。駐京辦主任許萬年,政府辦主任李兆清,城建局局長蔡建國,交通局局長孫長青,以及「大病初癒」的魏國強。在座的除了孫長青外,都與陸一偉過過招,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一偉,和誰吃飯呢?」高博文端坐中央,用異樣的眼神問道。儘管對方已是常委,他依然直呼其名,壓根沒把他當回事。

    陸一偉含含糊糊道:「和一個朋友。」

    「哦。」高博文沒有繼續追問,對姚娜道:「姚娜,給一偉添雙筷子!」然後道:「一偉,你雖然是常委了,但在座的都是你曾經的老領導,和大家喝一杯吧。」

    如果換作從前,他只有聽命的份。自己今天的職位都比他們高,憑什麼聽他們吆五喝六?但場面的話還得說,環顧一周,拿著酒杯不卑不亢地道:「各位領導,你們說怎麼喝?」

    所有人都保持沉默,死死地盯著陸一偉。孫長青與陸一偉沒什麼過節,主動端起酒杯站起來道:「來,陸常委,我敬你一杯……」

    「長青,你坐下!」高博文一把將孫長青拉到座位上道:「這是在酒桌上,不是在單位。一偉作為晚輩,理所應當敬大家酒,你別亂了輩分壞了規矩。」

    看來高博文是明顯針對他,陸一偉壓著火氣道:「既然大家都不說話,那這樣吧,你們意思一下就行,我把這碗酒喝了,怎麼樣?」說完,把多半瓶酒倒進碗里。

    一旁的姚娜直後悔,剛才不該那麼大聲喊名字。可在這種場合又不敢說話,替陸一偉捏一把汗。

    曾經的老對手魏國強先行開口了,道:「我說一偉,你這樣做就有些過了。既然如此,那就每人敬一碗酒,意下如何?」

    「可以!」陸一偉知道魏國強這是在給他出難題,今晚就豁出去了也不能讓他們小看了自己。看著魏國強道:「魏書記,要不就從你開始?」

    魏國強沒想到這小子真就應承下來,看著滿滿的一碗酒,心裡發憷,不敢接茬。

    「哦,對了,我倒忘了,魏書記身體不適,那就少喝點吧。」魏國強為了逃避責任,居然想出裝瘋賣傻這一招。可一聽說縣裡要遴選副縣長,立馬就好了。成為外人恥笑魏國強的一段笑料。

    陸一偉已經不是當年的陸一偉,沒必要夾著尾巴做人,看臉色行事。

    「你……」魏國強氣得身子發抖,卻找不到合適的辭彙來回擊。

    「我來!」許萬年主動請纓道:「一偉,來,滿上。」

    「算了,算了!」一旁的蔡建國看不下去了,及時解圍道:「這樣吧,我們共同喝一杯算了。」蔡建國雖瞧不上陸一偉,但場面上的事沒必要搞的那麼複雜。

    「怎麼能算了呢!」許萬年來勁了,道:「既然一偉主動要求用大碗喝,那咱們捨命陪君子。」

    「哎呀!你們有意思嘛!」姚娜也跳出來了,道:「你們五個對一個,如果非要喝,我也陪上。」說完,把陸一偉的酒奪了過去。

    火藥味正濃,一點即著。高博文說話了,道:「一偉,既然你有誠意的話,就用酒杯一人敬一杯就行了,沒必要興師動眾的。喝酒本來是高興,樂呵就行了。」

    陸一偉服軟了,他不想把關係搞的太僵。端起一杯酒先與高博文喝,道:「來,高縣長,我先敬你一杯。」

    高博文喝了半杯放下道:「一偉,我有件事一直很好奇,張書記走的時候怎麼沒帶你走呢?」

    陸一偉淡定一笑,盯著高博文道:「那高縣長是希望我走,還是不希望我走呢?」

    看似簡單的一反問,卻讓高博文難以回答。高博文愣怔了一下,選擇了後者,道:「我當然不希望你走了,南陽縣好多事還等著你去處理呢。」高博文的話是有針對性的,暗指陸一偉在張志遠時期插手其他事務。

    陸一偉沒有絲毫退步,道:「既然高縣長不希望走,其實我也不願意走。這個也說不來,萬一哪天我想走了,也就走了。」

    「哦?」高博文繼續揶揄道:「那陸常委打算以哪種走呢?高升嗎?」

    「不排除這種可能性。」

    「哈哈……」陸一偉的話引得在場的人哄堂大笑,一種無情的嘲笑。在他們眼中,陸一偉依然是個毛頭小子,沒有了張志遠的庇護還如此狂妄,簡直是痴人做夢。

    陸一偉咬著牙起身道:「酒也喝完了,那我先過去了,你們慢慢喝。」

    「別呀!」高博文臉上依然掛著笑容道:「這才和我喝了,還有其他領導呢。」

    「行了,差不多就行了。」姚娜趕緊打圓場,一邊推著陸一偉往門外走。

    這時,賀建站在走廊里大聲喊著陸一偉的名字。聽到隔壁有動靜,直接推開門進來了。

    高博文看到賀建后,一切都明白了。不過沒有當場表現出來,而是趕緊起身打招呼。其他人見狀,也跟著站了起來。

    「一偉,你怎麼跑到這邊了?走走走,回去接著喝。」賀建對高博文沒什麼好感,只是點了點頭,拉著陸一偉就要走。

    高博文怎能放過這次拍馬屁的好機會,上前拉著賀建道:「賀建兄弟,俗話說趕得巧不如碰得巧,既然這麼有緣分,那就坐下來喝兩杯吧。」

    「我那邊還有朋友呢,改天吧。」賀建有些厭惡地道。

    而高博文不識相,依然拉扯著賀建非要喝酒。

    「放開!」賀建突然惱羞成怒,對著高博文怒喊道。他這一變臉,把高博文嚇了一大跳。在場的人都沒想到賀建會如此直接。

    高博文尷尬地鬆開了手,賀建理都沒理拉著陸一偉走了出去。想到剛才那一幕,姚娜也決定先行離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