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6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68字體大小: A+
     

    說著,傳來一陣刺耳的剎車聲,陸一偉隨聲起身望去。只見一輛轎車來了個漂亮的甩尾,又一加油門,不偏不倚進了車位。精湛的車技和嫻熟的手法讓多年駕齡的陸一偉深感折服。定金一看車牌后,是縣委的車,賀建來了,陸一偉立馬走出去歡迎。

    「咣!」賀建使勁一關門,回頭看一眼車,走到陸一偉跟前問道:「一偉,這車是啥時候買的?」

    人走車不走,張志遠的座駕留給了肖志良。陸一偉道:「這車是前年買的,怎麼樣?性能還可以吧?當初買得是帕薩特頂配。」

    「可以?」賀建一臉不屑道:「這車不行了,得換!再說了,帕薩特這車就不吉利,帕薩,「奔喪」?肖書記從來不坐,不好。」

    陸一偉還是頭一次聽說這種音譯的,沒有多說。一個小細節,也可以看出肖志良是個講究之人。他笑呵呵地道:「改換就換,來來來,快請進。」

    賀建並沒有客氣,在陸一偉和楊建國的陪同下,大搖大擺走進了飯店。

    賀建身著一身黑色運動服,脖子上戴著一根小拇指粗的金鏈子,很是扎眼。手腕上戴著一塊手錶,陸一偉瞟了一眼,閃閃發光,應該價格不菲。作為縣委書記的司機穿成這樣,實在不妥,倒像是街上晃蕩的小混混。不過人家肖志良都不說什麼,管這些閑事幹嘛。

    進了包廂,賀建拖出椅子慵懶一坐,把墨鏡摘掉往飯桌一丟,四處打量著問道:「一偉,這就是南陽縣最好的飯店?」

    聽到賀建的口氣,陸一偉臉上有些掛不住,點頭道:「賀建兄弟,南陽縣落後,這應該是比較好的。」

    「嗨!」賀建把手往桌子上一搭,將腿盤到右腿上道:「南陽這地方還真窮啊,還不及古川縣,真不知道以前的頭頭腦腦是幹嘛吃的,連個飯店都如此破,太不應該了。」

    陸一偉看清楚了,對方手上戴的手錶是百達翡麗,算是奢侈品,價格貴的讓人咋舌,一個司機居然戴這麼貴的手錶,實在有些看不懂。他道:「是啊,南陽確實發展緩慢,這下好了,總算把肖書記盼來了,南陽的春天來了。」恭維的話脫口而出,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那是!」賀建一副得意的表情道:「別的我不敢和你吹,肖書記在抓經濟上面絕對有一套,你瞧好了,用不了一年,南陽立馬大變樣。」

    從賀建口中似乎能得到一些重要信息,陸一偉連忙道:「肖書記打算如何發展呢?」

    賀建雖沒文化,但在官場混跡多年,算是老油條了,正準備海侃,立馬堵住了嘴笑著道:「暫時保密。」

    陸一偉識相,沒有繼續追問。而是道:「唐主任怎麼沒來啊?」

    「他啊,正忙著給肖書記寫材料呢,不用等他,他說一會如果早就過來了,要是還不完就不過來了,沒事的,小年這人不錯。」賀建道。

    「哦。」陸一偉道:「那咱們就開始吧?」

    「開始吧,一會我還要趕場子。」賀建表現得有些急躁。

    飯菜上桌。楊建國真是大方,就兩個人吃飯,上了十幾個菜,都是老兵漁港的招牌菜,但賀建貌似並不感興趣。也難怪,常年跟著領導胡吃海喝,啥美食沒見過?不過等特供茅台上桌后,似乎引起了他的興趣,抓在手裡仔細看著問道:「從哪弄來的這酒?」

    陸一偉附和道:「聽這裡的老闆說是從酒廠弄出來的。」

    賀建迫不及待地擰開喝了一口,咂巴著嘴點頭道:「嗯,好酒,確實是好酒。」看得出,他是個愛酒之人。

    陸一偉趕忙道:「兄弟你要喜歡,我讓老闆給你多整點。」

    「好啊。」賀建毫不客氣道:「不瞞你說,我這人啥愛好沒有,就喜歡抽煙喝酒。吃飯的時候酒要是不好,我連碰都不碰,不過今天我要和你好好喝兩杯,哈哈。」

    「沒問題!」陸一偉起身把楊建國叫進來,當著賀建的面問道:「這酒還有多少?」

    楊建國不知該說真話還是假話,道:「一共弄了兩箱……」

    「行,待會你把那整箱給賀建兄弟搬到車上。」陸一偉道。

    「好的。」

    「哎呀!」賀建笑眯眯地道:「讓你老哥破費了。」

    「哪兒的話,都是自家兄弟,說這話就有些見外了。」陸一偉一本正經道。

    「好,既然兄弟有這份心意我就領了,以後日子還長著呢。」賀建最後一句話,意味深長。

    飯局開始,陸一偉端起酒杯道:「賀建兄弟,真沒想到我們能聚到一起,這就是緣分。別的話不多說,希望老弟以後還要多加關照啊。」

    「見外了,見外了。」賀建客氣地道:「咱兄弟之間不存在什麼關照不關照的,何況你都是常委了,用得著我關照嘛。倒是你,以後得多加關照我啊。」

    「嗯?」陸一偉喝下酒道:「需要我做什麼嗎?」

    賀建放下酒杯點燃煙道:「既然是兄弟,有些話我就直說了。你說我一司機,一個月掙得才1000多,甭說養活一家老小,就連我自己都不夠花。男人嘛,總得有個交際應酬,禮尚往來的,都需要白花花的銀子啊。我以前吧,開了個小酒吧,賠了!到現在還欠著外債呢,你說倒霉不倒霉!」

    陸一偉聽出些端倪,沒有搭腔,只是不停地點頭。

    「哎!我也得生活啊。所以啊,老哥還得照顧照顧我,掙點外快。」賀建直截了當道。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說吧,需要我做什麼?」陸一偉也不兜圈子,爽快地道。

    賀建道:「我來了南陽縣人生地不熟的,就你一個朋友,怎麼的也得給我介紹點生意做吧。這兩年煤炭市場景氣,要不給老弟牽牽線,咱也弄個煤礦開開?」

    好大的口氣,讓陸一偉有些發懵。他想了一會兒道:「這個嘛,倒是可以。這樣吧,我現在就給你聯繫。」

    聽到陸一偉立說立行,賀建心裡甭提多高興了,假惺惺地道:「急什麼,先吃飯,以後日子還長著呢。」

    陸一偉當著賀建的面就打給牛福勇。對於單槍匹馬的牛福勇來說,現在迫切需要一位強硬的後台來支持他的事業。恰巧,賀建出現了。

    牛福勇此刻正疲憊不堪地蹲在工地上吃飯,聽到陸一偉要為其介紹位朋友認識,知道肯定是好事,毫不猶豫就答應下來。

    掛掉電話,陸一偉道:「我這位兄弟是個開煤礦的,正好在尋求合作夥伴,我想你倆見了面絕對一面投緣。不過他人在北河鎮,現在正在趕來,估計要等一會。」

    賀建樂得呵呵笑,連忙道:「不急,不急,等他就是了。」

    這時,賀建桌子上的手機響了。他接起來道:「是高縣長啊,我今晚可能過不去了,有幾個重要的朋友,改天吧。」說完,合上手機丟在桌子上。不用問,肯定是副縣長高博文。

    「來來來,咱們一邊等著一邊喝酒。」賀建張羅著道。

    陸一偉藉機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本以為對方會為難,沒想到賀建拍著他的肩膀道:「這算個什麼事,不就是讓肖書記去一趟鄉里嘛,這事包在我身上,隨後我和肖書記說。」

    聽賀建的口氣足以說明兩人的關係非同一般,司機做到這份上,也算是成功人士了。想起張志遠的司機,簡直是天壤之別。來到南陽縣后,張志遠就給司機老魏下了死命令,不准他背著自己收禮,不准他干涉政務,更不准他與當地官商勾結在一起,三不準如同緊箍咒,但老魏做到了。

    不過,陸一偉還是有些不放心。對方真的能左右肖志良的想法嗎?至少他不怎麼信服。如果對方是秘書,這個還有可能,但一個司機……

    有好酒,賀建喝得有點高,脫掉外套露出身上的紋身與陸一偉海侃起來:「一偉,可能說出來你不相信,你知道肖書記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嗎?你猜猜。」

    陸一偉搖了搖頭:「猜不出來。」

    「告訴你吧,我當初救過肖書記的命。」賀建紅著臉神秘地道:「當初,肖書記還是個小小的副鎮長,就在我們鎮,那時候我還小,好像是十八還是十九來著,忘了。有一次他在水庫里釣魚,吧唧!掉水裡了。肖書記那會游泳啊,撲騰撲騰地喊救命。當時,我正在游泳,看到了,可我不敢去救啊。你要知道,那可是水庫啊,到底有多深,到現在我都不知道。眼看著肖書記一點點沉下去,我豁出去了,游過去準備去救他。你想啊,一個人掉到水裡肯定怕死啊,抓著我的手臂就是往下拽,差點沒把我給淹死。好在我的玩伴機靈,將一根木頭丟進了水裡,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救起來。」

    「救到岸上,肖書記當場就昏迷過去了。幸虧我老子教過我急救措施,才算保住了一條命。肖書記住了兩天院,好了!我根本沒把這當回事,可人家當回事了。買了一大堆東西上我們家感謝我,我懂什麼啊,把好東西都給吃了,哈哈,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後來,肖書記突然又上門了,問我有沒有工作。我初中沒讀完就不念了,天天瞎晃悠,能有什麼工作。肖書記聽后要帶我走,讓我給他當交通員,我那知道交通員是幹什麼的,稀里糊塗就跟他走了,到了鎮里才知道他已經是鎮長了。後來我學了個駕照,就一直給他開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