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6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65字體大小: A+
     

    李二毛提著大包小包回來了。

    陸一偉對照檢查了下,基本沒有遺漏的,還算滿意。

    吃過晚餐后,一行通過vip通道直接登機。當同行的人看到幾位進入經濟艙后,投來異樣的眼神。

    登機時,先由頭等艙的客人先行登機,緊接著公務艙和經濟艙。就在頭等艙的客人進入艙口時,陸一偉忽然掃到兩個熟悉的身影。走在最前面的那個人他可以確認,是副省長邱遠航。雖沒見過其本人,但天天在電視報紙上露面,辨識度還是有的。而緊隨其後的那個人只給了一個側臉,由於燈光問題,他沒有完全看清。但怎麼看都像南陽縣「紅纓會」的趙志剛。

    怎麼是他?難道是自己認錯了?但趙志剛他實在太熟悉了,不可能認錯啊。可問題是此人已經被抓起來了,怎麼可能出現在機場?腦海里一個大大的問號。

    張志遠主導整頓社會治安時,趙志剛作為南陽縣的頭號黑惡勢力被全力剿除。此人還牽扯的兩條人命,還把張樂飛的命給搭進去,是個極其危險的人物。就在取得初步成功后,趙志剛被時任政法委書記侯永志秘密帶走,至於帶到哪裡,至今是個迷。

    上了飛機后,陸一偉悄悄地將這一消息告知張志遠。張志遠的反應比較平淡,只是「哦」了一聲沒再說話。

    「先生,飛機馬上起飛了,請您系好安全帶。」這時,空姐走過來熱情地提醒道。

    陸一偉腦子裡還在回想著剛才那個畫面,有些走神。等空姐再次提醒時,才趕緊把安全帶繫上。

    「你是陸一偉嗎?」突然,提醒系安全帶的空姐附耳小聲道。

    陸一偉這時才抬起頭,看到一張熟悉的面龐,卻怎麼也想不起來。疑惑地道:「你是?」

    空姐抿著嘴巴微微一笑,用南陽話低聲道:「你不認識我啦,我是張薇啊。」

    「哦。」陸一偉記起來了,原來此空姐是張樂飛的女兒張薇。世界真是太小了,走到哪都有認識的人。他連忙點頭道:「是你啊,你怎麼成了空姐了?」

    張薇四處看了看,小聲道:「我的忙去了,隨後再聊。」

    張薇走後,陸一偉告知張志遠張薇是誰。聽到張樂飛的名字,張志遠有些發憷,匆忙回頭看了張薇一眼,道:「別和她提及我。」儘管張樂飛的死與他無關,但或多或少有些后怕和恐懼。

    人生就是這麼戲劇性,想都想不到的人居然在同一個地方出現。

    兩個小時后,飛機平穩在陸在成都雙流國際機場。再等半個小時,轉乘成都飛往拉薩的飛機直達目的地。下飛機時,陸一偉與張薇並沒有過多的交流,不過他口袋裡多了張小紙條。

    陸一偉打開一看,是一個手機號碼。不知道張薇是何用意,不過他心思完全不再這上面,試圖快速走出機場,看看剛才的那人到底是不是趙志剛。

    可惜的是,這裡不是西江省,也不可能走vip通道,等他們出來后,頭等艙的人早已坐著擺渡車離開了。顯然,他們不是去西藏。又一個疑問出來了,邱遠航來四川幹什麼?

    陸一偉顧不上想,乘著間隙趕緊預定酒店。由於不是旅遊旺季,酒店輕鬆搞定,訂在了西藏民族飯店。

    又一次折騰,終於在凌晨前抵達目的地。借著夜色,陸一偉透過車窗欣賞著嚮往已久的神秘藏地,隱約的寺廟輪廓,四處飄揚的彩旗,甚至隱現連綿的雪山,讓人格外肅穆,心潮澎湃。他偷偷地把車窗打開一道縫隙,一股清涼而新鮮的空氣穿膛入喉,似乎還有積雪的味道,沁人心脾,難以自拔。

    陸一偉陶醉在其中時,一旁的張志遠卻表現異常。只見他臉色煞白,嘴唇發紫,身體瑟瑟發抖,把陸一偉嚇了一跳。不用問,這是遇到高原反應了。

    陸一偉趕緊把備好的葯讓他吃上,計程車司機熱情好客,趕緊停下車採取了急救措施。好在司機經驗豐富,一切有驚無險。

    到了西藏民族飯店后,陸一偉先行安排張志遠入住。忙活了好大一陣子,才算安置妥當。勞累了一天,他回到房間顧不上洗澡,四腳朝天躺在床上緩了口氣。

    酒店裝潢設計別具匠心,將現代藝術和當地特色有機地融合起來,大氣磅礴,美輪美奐,又十分溫馨典雅。

    陸一偉激動的心情始終無法平靜,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立馬就想探望布達拉宮的神秘,領略珠穆朗瑪峰的雄偉。這次旅行,多少有些意外,卻圓了他兒時的夢想。

    休息了一會,陸一偉想起了張薇,隨即從口袋裡掏出紙條。看著一連串的數字,僅僅是數字而已,別無想法。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但他絕不會主動聯繫的。想起張薇,就聯想到張樂飛生前的模樣,有些瘮的慌。考慮也沒考慮把紙條揉成一團丟進了垃圾桶。

    洗過澡后穿上睡衣,躺在床上卻沒有絲毫睡意。此時已是凌晨一點多,外面除了車子與地面的摩擦聲與風鈴發出的響聲,出奇地安靜。百無聊賴地拿著遙控器換了幾個頻道,沒一個好看的。乾脆把遙控往一邊一丟,蒙頭大睡。

    這一晚,註定是無眠的夜晚。陸一偉翻來覆去幾個來回,頭腦依然是清醒著。他乾脆起床來到陽台上,點燃一支煙,透過朦朧的夜色仰望著星星點點的夜空。

    都說到了麗江可以尋找艷遇,而到了西藏心靈會得到洗禮,而此刻的他,卻沒達到空靈的境界。

    他想結婚了,這是他此刻真實的感受。身邊沒有女人的日子實在是種折磨,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對家庭的渴望愈發強烈。可他的幸福在哪兒呢?

    李淑曼,蘇蒙,夏瑾和,佟歡,甚至石曉曼,每個女人都在腦海中輕輕劃過。他試圖努力尋找最佳的平衡點,得到的結論卻無所適從。如果說最適合的人,無疑是夏瑾和,可她又在哪裡呢?

    前段時間妹妹的婚禮讓他觸景生情,確實該考慮了。他甚至在想,如果此時有個女人提出和他結婚,他會毫不猶豫答應。但到了石灣鄉后,接觸的人就那麼幾個,甚至連往日經常聯繫的人都很少聯繫了,又談何尋找另一半呢?

    他在父母親面前答應了,今年一定會結婚。可這如同是一列賓士在蒼茫的雪域高山,看不到頭,找不到尾,一起遙遙無期。

    他知道蘇蒙一直記掛在他,而且只要他一句話,蘇蒙可以放下一切從美國回來,隨時可以結婚。以蘇蒙的性格,完全可以做到。從當初的相識,到後來的相愛,到最後的分手,如同一首沒有旋律的清唱曲,找不到任何激情。何況,其複雜的家庭背景讓他很是困擾和懼怕。有時候他甚至覺得慶幸,如果真正走到了一起,面對的不是她一個人,而是一大家子人。

    佟歡,最讓他心動的女人,也是最不適合做妻子的女人。他曾經有過無數設想,但每每一個假設就很快否定,她並不適合自己。佟歡的瘋狂追戀他能夠感覺到,甚至有過心靈的碰撞,激情過後卻是一場空白。

    到了這個年齡,找到合適的人正是不容易,極有可能永遠找不到。他現在不奢望愛情,只需要一個溫暖的家庭。哪怕對方條件不那麼優越,各方面都差強人意,只要願意踏踏實實跟他過日子,就心滿意足了。可是,這樣的人都不曾出現。

    時間一點點過去,煙灰缸里扔了五六個煙頭了,依然沒有睡意。他靠在沙發上,望著牆上的一幅民族畫,猛然想到了早已忘卻的托婭。這個蒙古女孩,侵佔了他的青春時光,到頭來只是一場夢。他並不後悔暗戀托婭四年,畢竟是最美好最純真的東西。

    不知不覺,陸一偉睡著了。在夢中,他竟然見到了夢回牽繞的托婭,兩人在草原上策馬奔騰,並且結婚生子,過著無憂無慮地幸福生活……

    「篤篤篤!」一陣敲門聲將陸一偉吵醒。他睜開眼睛天已經大亮了,發現自己在沙發上躺著,趕緊起身揉了揉發脹的眼睛開門去了。

    「一偉哥,準備吃飯了。」李二毛站在門外道。

    「幾點了?」陸一偉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問道。

    「八點半了。」

    「啊?」陸一偉一下子醒了,道:「你怎麼不早叫我?張書記起床了沒?」

    「已經起來了,讓我過來叫你。」

    「好,我馬上就下去。」說完,趕緊回屋洗臉刷牙。

    「慢著!」陸一偉突然想起來什麼,叫住李二毛道:「今天的行程你頭腦里有概念嗎?」

    李二毛一慌,喃喃道:「一偉哥,我也是第一次來西藏……」

    「哦。」李二毛還缺乏鍛煉,陸一偉沒有怪罪他,道:「你現在去前台問問,看看不報旅行團如何遊玩,我聽說可以租車,如果酒店提供服務的話,你先把這事定下來。」

    「哦,好的,我馬上去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