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5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59字體大小: A+
     

    肖揚點點頭道:「陸哥,說句違心的話,如果我早步入官場幾年,或許現在混得有模有樣了。現在想想,自己當初有多傻。」

    陸一偉不認同肖揚的觀點,道:「話不能這麼說。如果你當初不是在曙陽煤礦積累了豐富的煤礦管理經驗,或許韓市長不會看上你。另外,你能拋棄世俗堅守一份忠貞的愛情,同樣是磨練人生的寶貴品質。」

    肖揚不好意思地撓頭笑著道:「陸哥說的是,我目光短淺了。」

    兩人在縣委辦時配合的相當默契,說話也隨便了些,可現在不同了。陸一偉趕忙道:「肖揚,我沒其他的意思,別多心啊。」

    「說那去了,以後還得多加指點我,呵呵。」肖揚道。

    陸一偉摸了張牌繼續道:「對了,肖揚,瞅個合適的機會把韓市長約出來,我想和他交個朋友。」

    「這……」肖揚有些為難,道:「陸哥,我跟著韓市長才半個多月,對他的習性還不甚了解,要不這樣吧,等過段時間來安都縣時,我來安排讓他繞道到礦上調研,到時候留下來吃頓飯,你看這樣行不?」

    「這樣甚好!」陸一偉認可道:「如此一來,也不會顯得突兀,以為我們主動巴結他。還能藉此機會提高下東成煤礦的聲譽,一箭雙鵰啊。」然後回頭對潘成軍道:「老潘,你現在開始就提前準備,一定要把韓市長招待好了,他可是我們的財神爺啊。」

    「好,沒問題。」

    「你們還打不打了?到現在一把牌還沒結束,光顧著聊天了。」一旁的李海東有些不耐煩了。

    「哈哈,好,我們打牌。」

    激戰正酣時,肖揚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立馬神色緊張起來。對著他人噓了一聲,起身迅速接了起來:「喂,韓市長……」

    「對不起各位了,韓市長明天要開個會,我現在回去趕緊寫講話稿,今晚他要看。」肖揚解釋道。

    陸一偉秘書出身,自然知道秘書的苦,把麻將一推起身道:「那你趕緊回去吧,工作要緊。」然後對李海東道:「海東,給肖揚拿上幾條好煙,再拿上幾瓶好酒。」

    「不用了,這是幹什麼,我還能拿你的東西?」肖揚連忙拒絕道。

    「我這不是送禮,也不是感謝,而是兄弟的情誼,看得起我就拿上。」陸一偉一臉嚴肅道。

    「那……那好吧。」肖揚沒再客氣。

    李海東把煙酒裝到車上,安排礦上的司機將肖揚送回了東州市。

    肖揚走後,也就到了飯點了。陸一偉把一直躲在辦公室看電視的李二毛也叫到飯桌上,介紹道:「海東自然不用介紹吧,你應該認識。這位是老潘,以後免不了往這裡跑,多熟悉熟悉。」

    李二毛跟著陸一偉鍛煉了些日子,膽子比以前大了許多。端起酒杯道:「老潘叔,海東叔,我敬你們一杯酒。」

    李海東聽到叫他叔樂得哈哈大笑起來,道:「二毛,我雖然和你爸稱兄道弟,但咱倆年紀相差不大,別叫叔,叫哥就成。」

    潘成軍也附和道:「對,也別叫我叔,和一偉一樣,叫我老潘就行。都是自己家人,別在這些細小末節上計較,坐下說。」

    李二毛沒有坐下,而是回頭徵求陸一偉的意見。陸一偉微微地點了點頭,他才敢坐下。一旁的老潘看到了,開玩笑地道:「我說一偉,你這家教也嚴了點吧。孩子本來就拘束,你這一本正經的更害怕你了。」

    李海東也道:「二毛,跟著陸哥你算是跟對了,這是你的福氣。學著機靈點,不該說的別亂說,不該知道的別知道,總而言之一句話,別給你爹丟臉,聽明白了沒?」

    李二毛雖少言寡語,但心裡跟明鏡似的,他知道這個煤礦是陸一偉開的,李海東的意思也在此。既然陸一偉把他帶過來,就是十足的信任。他道:「海東哥,我知道該怎麼做。」

    「好,有你這句話就行了,來,我陪你喝一個。」

    「我也陪上。」潘成軍端起酒杯道。

    吃過飯,陸一偉本打算住一晚明天再回去,但接到縣委辦副主任杜佳明的電話,通知明天上午九時召開常委會,省委組織部下來要對張志遠進行考察測評。

    「張書記回來了?」陸一偉驚奇地道。

    「回來了。」

    「什麼時候?」

    「今天下午。」

    「哦。」陸一偉掛掉電話,有些六神無主。看來張志遠真的要走了,到了考察環節基本上已成定局,不過是下來走走過場,儘管他已經做好了準備,但還是被這一突如其來的消息震驚了。還有,張志遠今天下午回來了,他居然不知道,信息通道完全失靈了。

    事不宜遲,陸一偉馬上動身。臨走時,對李海東道:「海東,事情既然已經過去了,就別多想了,無非多花了點錢而已,你也不要有心理負擔,以後別整亂七八糟的幺蛾子。好好跟著老潘干,你不是想買車嗎,等貸款下來了,挑好的買一輛。」

    李海東一直等著陸一偉訓斥他,可等了一晚上都沒等到,現在反而安慰起來,並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如此做,他更加感激陸一偉,道:「陸哥,我……」

    「打住!」陸一偉知道李海東要說什麼,道:「如果你要說道歉之類的話,乘早別開口。如果真存有歉意,那就做出一件讓我值得為你驕傲的事。一個男人,要拿得起放得下,寧折勿彎,遇到問題別膽怯,天塌下來還有我頂著呢,好好乾。」說完,坐車離去。

    李海東和潘成軍站在院子里久久不肯回去。陸一偉的話對李海東觸動很大,以前老是想著為自己謀點利益,這是他才真正明白,他們幾個是一個整體。他有些愧疚地遞給潘成軍一支煙道:「老潘,以前我不該和你對著干,以後我跟著你好好乾,不為別的,就為了活出個人樣。」

    潘成軍笑笑道:「不是給我干,而是給你自己干。啥話也別說了,只要咱倆一條心,到年底絕對能大賺一筆。甭說買車了,想買什麼買什麼。」

    「真的?」李海東一直專註私利,卻很少關心煤礦的發展。

    「那還有假?」

    「哈哈……」

    回去的路上,陸一偉腦子裡亂鬨哄的。他想去見見張志遠,可回去就不早了,會見自己嗎?他一直天真的認為,張志遠回來之後第一個見得肯定是他。可人家下午就回來了,卻沒有告知他。是他實在太忙了,還是忘記了?不得而知。

    他不打算回石灣鄉,徑直回了縣城。由於李二毛在縣城沒住處,陸一偉將其帶回了家。從卧室抽屜里取出五萬元遞給李二毛道:「明天一早,你按照這個地址以潘成軍的名義給他母親寄過去兩萬,記住,這事別讓老潘知道。」

    李二毛接過錢點點頭道:「明白了。」

    陸一偉回了卧室,李二毛拿著五萬元仔細回想陸一偉剛才說的話。他明明聽到是寄兩萬,怎麼給了他這麼多,難道是自己聽錯了?思考了許久,他鼓起勇氣敲開陸一偉的門問道:「一偉哥,是給寄兩萬嗎?」

    「嗯,對呀。」

    「那……你給多了。」

    陸一偉心裡有事,話只說了半截,連忙道:「瞧我這記性。剩下的三萬你帶在身上,以備急用。如果你沒錢了,也可以拿著花,不必和我說。」如此做,是他有意考驗李二毛。他認為,一個人只有經受得起金錢的誘惑才能稱得上是男人,才有資格成為他的朋友,當初和李海東也如此。大筆現金經過李海東之手,沒一次出錯的,才有了後來的絕對信任。

    李二毛是農家出來的孩子,看著花花綠綠的鈔票雖心動,卻沒有動任何邪念。陸一偉車後備箱里放著很多好煙好酒,拿一些對方肯定不會發現,可他從來沒動一下。

    李二毛是抽煙的,只不過不在陸一偉面前抽。即便如此,他都會把車上散落的煙一根一根地裝進煙盒裡。

    陸一偉躺在床上心煩意亂地拿起一本書打算看,可看了半天連一頁都沒看完。乾脆把書一扔,蒙著頭睡覺。手機就放在枕頭邊,時不時坐起來看看有沒有來電,他一直希望奇迹會發生,可等了許久,手機依然安安靜靜在那裡躺著。

    實在睡不著,他乾脆坐起來到客廳看電視。換了好幾個頻道,都沒一個好看的。隨手把電視一關,站在陽台上仰望著璀璨的星空,他的心才漸漸平靜下來。

    他想了許多許多,想得最多的,無疑是張志遠走後他怎麼辦?對於貼上標籤的人很難改變現有的生活軌跡,但結局往往不容樂觀。無論是誰來當縣委書記,很少用上一任身邊的人。結局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打壓,一種是遺忘。

    對於前一種,陸一偉比較樂觀。畢竟自己已經位至常委,再打壓也不至於將其踢出常委。而他最擔心的就是后一種,無限期地遺忘,將是多麼痛苦的事。發配到北河鎮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假如楊德榮上來了,那肯定沒有任何懸念了。那如果是其他人來呢?

    無意之間,他看到石曉曼家陽台上還亮著燈。他想了半天,從茶几上拿起手機打給了石曉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