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5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58字體大小: A+
     

    袁洪濤見話有效果,繼續道:「老趙啊,我看你也是通情達理之人,怎麼能幹這些糊塗事呢!遇事怎麼這麼不冷靜,完全可以心平氣和地解決嘛。實在解決不了,還是鎮里,縣裡,非要做出這些過激的行為?」

    趙堅強早就嚇得魂不守舍了,低頭不語,無力回辯。

    袁洪濤見效果達到了,隨即道:「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那誰都不要迴避,今天就把事情徹底解決了。不管你女兒肚子里是誰的孩子,既然李海東有染,那就要承擔相應的責任。你打算怎麼處理?」

    趙堅強唯唯諾諾不說話。

    「那就明白地說吧,你打算要多少錢?」袁洪濤換了個問法道。

    趙堅強怯怯地伸出兩根手指。

    袁洪濤點點頭道:「兩千塊有點少了,這麼地吧,算上你女兒看病的錢,再加上營養費什麼的,我看讓礦上出一萬元,老潘,你看行不?」

    老潘沉默不語,趙堅強說話了,道:「袁書記,不是兩千塊,是二十萬……」

    「多少?二十萬?虧你也開得出口。」袁洪濤被這一數字嚇倒了,道:「自家女兒是什麼情況你心裡清楚,張口就要這麼多,你怎麼不去搶啊。礦上死個人最多也給五萬,你也不怕閃了舌頭。」

    趙堅強回頭與家人商量,不一會兒道:「我家閨女還沒出嫁,總得要點精神損失費吧,再加兩千。」

    聽到趙堅強討價還價,袁洪濤不高興了,拍著桌子道:「就一萬,你愛要不要。好傢夥,你還談條件了,那砸了人家的玻璃你該不該賠償?我可告訴你啊,今天你要是沒誠意解決,以後別來找我。你愛去哪裡告就去哪裡告,我管不著。」

    趙堅強回頭又商量了一通,道:「那能不能再給我拉一噸煤,家裡沒煤了……」

    一旁的陸一偉有些可笑,差點笑出聲來,趕緊捂住嘴巴。

    袁洪濤也是本著息事寧人的態度,覺得對方的要求並不過分,對潘成軍道:「老潘,你看怎麼樣?」

    潘成軍看陸一偉,陸一偉並沒有抬頭。他考慮一會兒道:「那成,就依他。」

    「好,你現在起草個協議,簽了字給錢。」袁洪濤爽快地道。

    不一會兒,協議起草好了,潘成軍簽了字,遞給趙堅強。趙堅強拿著筆憋了半天抬頭道:「袁書記,我不會寫字啊。」

    「畫押會不會?就是電視里演得,畫個八叉圈圈都行,然後摁上手印。」

    趙堅強照做。簽好協議后,潘成軍拿出錢準備給他,誰料袁洪濤一把奪過去道:「老趙,咱可說好了,拿了人家的錢這事就算了了,如果你以後還敢來礦上胡攪蠻纏,讓我知道了,我可決不輕饒。」

    眼見到手的錢又被抽了回去,趙堅強急的伸手去拿,連連道:「這你放心,我以後絕不會上礦上鬧事,要是來鬧了,我不得好死。」

    袁洪濤猶豫了下,把錢丟了過去。趙堅強滿是歡喜地坐在那裡一張一張地數著,而一旁的家人瞪大眼睛看著,生怕數錯。還不時地叫喚道:「讓我來數數……」

    「正好,一張不多,一張不少,呵呵。」趙堅強好像壓根沒把女兒的事當回事,笑呵呵地道:「你們放心吧,我肯定不會再來了。」說完,當著眾人的面撩起衣服,塞進褲子里。而一旁的家人好像不放心,非要讓他拿出來再數一遍。

    「行了,事情解決完了,你們也回去吧,以後可別再干糊塗事了啊。」袁洪濤勸解道。

    陸一偉對袁洪濤處理農村矛盾的手法佩服有加。又打又揉,打得一手好太極,值得自己學習借鑒。

    「那我現在回去拉平車把煤拉回去。」趙堅強生怕出了這個門對方就反悔,嘟嘟囔囔道。

    「行,你去拉吧。」

    「唉,好嘞,我這就去。」一家人開開心心地離去了。

    趙堅強他們走後,袁洪濤臉上綻放笑容,回頭道:「肖主任,陸常委,你看這事解決還滿意嗎?」

    陸一偉點頭道:「袁書記一出馬,事情迎刃而解,很是感激啊。」

    「談不上感謝,是我應該做的。」袁洪濤起身道:「時間還早,要不去我那裡坐坐,晚上請你們吃飯,算是賠不是了。」

    肖揚回絕道:「吃飯就不必了,我一會還得回市裡。袁書記,俗話說不打不相識,通過這件事雙方都認識了,以後你還得多多照顧老潘啊。另外,韓市長說了,他以後會格外關注東成煤礦。」

    「那是一定的。」袁洪濤道:「都是一家人,就別說兩家話。以後只要是東成煤礦的事,就是我袁某的事。老潘,誰要是敢來礦上鬧事,儘管來找我。這不,派出所的所長我也帶來了,有他在,以後沒人敢動你們。」

    潘成軍起身道:「袁書記,張所長,以後還得多多關照啊。」

    閑聊了一會,袁洪濤起身道:「既然肖主任還有事,我就不強留了。等下次來了,我做東,一定要好好喝一杯。事情解決了,我就先回去了,鎮里還有一攤子事呢。」

    送到樓下,潘成軍把事先準備好的信封塞到車裡,沒想到袁洪濤扔了出來,佯裝生氣地道:「老潘,以後千萬別和我來這套。你要是執意如此,我可就生氣了啊。」

    潘成軍沒再堅持,一行人目送離開。

    事情解決了,陸一偉身上輕鬆了許多。回頭對肖揚道:「這件事多虧了你,感謝的話就不多說了,我都記在心裡了。」

    肖揚道:「陸哥,你和我怎麼老是這麼客氣,我也就這點能力,再大的忙也幫不上什麼。還是哪句話,只要我能辦到的,竭盡全力。」

    「好,有你這句話就知足了。」陸一偉點頭道:「那行,我也不耽誤你工作了,你趕緊回吧。」

    「別呀,我都和韓市長請假了,今晚我要和你們好好喝一杯。」

    「那自然好。」陸一偉高興了,道:「那咱們上樓。」

    上了樓剛坐下,李海東灰溜溜地出現了。他知道做下虧心事,怯怯地站在門口等待陸一偉的痛罵。

    可陸一偉好像沒事人似的,拉著李海東坐下來道:「在裡面他們沒為難你吧?」

    陸一偉眼淚汪汪地搖了搖頭。

    「那就行了,去洗把臉換身乾淨的衣服。正好,我們四個人待會打兩圈麻將。」

    「陸哥,我……」李海東試圖解釋,被陸一偉制止道:「行了,別說了,事情都過去了,以後注意點就行。」

    沒想到陸一偉竟然沒責備他,讓李海東有些意外。越是這樣,他越覺得虧欠。還不如破口痛罵一頓,反而心裡會舒暢些,可……李海東還要試圖解釋,被陸一偉一個威嚴的眼神打住了,轉身回去換衣服了。

    麻將桌上,陸一偉饒有興趣地問道:「肖揚,袁洪濤這個人你熟悉嗎?」

    肖揚搖搖頭道:「只是見過一兩次面,並不熟悉。不過我聽說他也是個老闆凳了,五十好幾的人了,還一直待在鄉鎮,上不去下不來。」

    「哦。」陸一偉道:「我看著他挺有能力的,說話辦事滴水不漏,是個當領導的料。」

    肖揚道:「東州的官場更加混亂,尤其是安都縣。要知道,這個縣可是在全國都能排上名的,縣委書記還兼任著市委常委,算是高配了。有的鄉鎮也是副處級待遇,雨澤鎮相對落後,還是正科待遇。經濟越發達的地方,競爭更加激烈,甭說提拔了,就連鄉鎮書記都是爭得頭破血流。」

    「像袁洪濤這種情況,在安都縣多得是。不是說他們不願意提撥,而是站著茅坑不肯挪位,誰讓都是產煤鄉鎮呢。就拿雨澤鎮來說,去年的財政收入達到1個多億,相當於南陽縣的財政收入,如此富饒,他願意離開嗎?如果願意,不給他一個合適的職位,還不如在鄉鎮待著。不過我聽說,袁洪濤早就瞄準了副縣長的位子,可競爭太激烈,那能輪上他,估計沒戲。」

    「哦。」聽完肖揚的分析,陸一偉很長時間沒說話。過了一會兒又問道:「那韓市長具體是分管什麼的?」

    「東州市一共有七個副市長的名額,目前還空缺一個。韓市長在政府里排行老三,具體分管煤礦安全,算是實權派,在市裡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徐才茂書記來了后,又格外重用他,很有可能在明年的換屆時入常。」

    「既然跟著這樣有前途的領導干,那你就要抓緊機遇,要是一帆風順的話,到時候一外放,最次也是某個縣的副縣長,甚至更高。」陸一偉有些羨慕肖揚,他的仕途實在太順了。先有張志遠力排眾議拉到縣委辦,後有副市長點將成為秘書,來了個三步跨欄,這一點,自己遠遠比不上他。即便如今已是常委,可又能怎麼樣?照樣被困在巴掌大的地方,呼吸不到外面的新鮮空氣。有時候,人的命運就在一瞬之間,抓住了改變一生,而錯過了,很有可能永遠不會再有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