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5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55字體大小: A+
     

    袁洪濤話一出,陸一偉就聽出明顯偏向「自己人」。不過人之常情,如果換做自己,公正的天平也會傾斜,總不能讓鄉里鄉親吃虧吧。他點頭道:「袁書記這話在理,我們也打算怎麼做。問題是對方漫天要價,壓根就沒解決的誠意啊。所以我想請鎮里出面從中協調一下,互相給個台階下,和平解決了事。如果事情鬧大了,你面子上也不好看啊。」

    袁洪濤哼笑一聲道:「多謝小兄弟還顧及我的顏面,我和你說句實話吧,這件事鎮里不能插手。如果插手,那我就要進入司法程序,如此結局想必你也不想看到吧?都是為人民服務的,沒必要整得雙方都不好看。所以,我的建議還是你們自己談,實在談不成了那我就必須過問了。」

    聽到袁洪濤踢皮球,陸一偉心裡壓著火氣,可又能怎麼樣,畢竟這是在人家地盤上,只能咽到肚子里。他附和道:「那好吧,我們再繼續談談,不管怎麼說還是很感謝你。」

    「扯遠了,什麼感謝不感謝的,都是朝中人,沒必要那麼客氣。」袁洪濤心裡看不起陸一偉,表面上還是客客氣氣的。

    陸一偉順勢又道:「袁書記,我還有一事相求。今天早上派出所的人把我兄弟給帶走了,我覺得事情在沒搞清楚之前是不是把人給放出來?」

    「哦?有這事?」袁洪濤心裡明白裝糊塗,然後當著陸一偉的面打了個電話了解情況。打完電話后道:「小兄弟,人確實是我們鎮派出所抓的,理由是毆打他人,這就有些不像話了,強龍壓過不地頭蛇,他在南陽縣可以胡來,但這裡是安都縣,怎麼能隨隨便便打人呢?」

    袁洪濤弦外之音在斥責李海東不識好歹,陸一偉耐著性子聽完道:「袁書記,李海東打人確實是不對,我定會嚴厲批評他。可他作為當事人,有些事只有他知道,煤礦門口還圍著一群人呢,要不你打個招呼先把人放出來,等解決了再抓進去,你看行不?」

    袁洪濤突然笑了起來,然後嚴肅下來道:「我說小兄弟啊,派出所可不是我家開的,讓放人就放人,抱歉,恕我無能為力。」

    看到袁洪濤是不打算出手相救了。也不能怪人家,無緣無故的憑什麼幫你?吃了閉門羹,讓陸一偉很是沒面子。隨即起身道:「既然袁書記有難處,我就不為難你了,打擾了。」說完,轉身離去。

    「慢著!」袁洪濤叫住陸一偉道:「小兄弟,我多一句嘴,這煤礦是你開的?」

    陸一偉搖搖頭道:「不是,李海東是我兄弟,給別人打工。」

    「哦,那就行了。」袁洪濤道:「如果是你的煤礦,我可以考慮向上級請示通融一下,如果不是,那就不好意思了。」袁洪濤此舉,實則是試探。

    「多謝了,以後到了南陽縣可以找我。」陸一偉將了一軍道。

    姜還是老的辣,沒想到袁洪濤立馬回了一句道:「南陽那地我不熟,也沒什麼熟人,估計以後也不會去,不過謝謝小兄弟的美意。」

    望著陸一偉的背影,袁洪濤心裡泛起了嘀咕。這小子如此年輕就是縣委常委,必定有什麼後台。還有,他竟然膽敢直接登門請求放人,言語舉止不卑不亢,久經沙場,是個干大事的料。另外,他說煤礦不是他的,鬼才相信。如此綜合起來,袁洪濤判定,此人不簡單。

    不簡單,看似簡簡單單三個字,卻是相當高的評價。袁洪濤為官多年,深諳官場之道,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憑藉圓滑遊走於不同層面的官場,不得罪人是他堅守的為官之道。誰敢保證這小子將來會不會成為自己的領導,還真說不準。

    其實,這件事他完全可以出面解決,放人也是一句話的事。出了這麼大的事,本想著這小子多少會表示一下,未料不解風情,空著手來,空著手走,哪有怎麼辦事的。既然你不懂禮數,休怪我無情。想到此,他把心理包袱放下,打開電腦屏幕繼續查看股市行情:「哎喲!轉眼就掉了這麼多,真他媽的晦氣……」

    陸一偉出了鎮政府,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頭,感到無助和迷茫。可在人家地盤上,又能怎麼樣?看來,只能走自己最不願意走的路了,求救鐘鳴。

    他掏出手機正準備打電話,一輛車從身邊呼嘯而過駛進了鎮政府院子里,差點把他颳倒。本來心情不好,又碰上這倒霉事,他憤憤地罵了一句,轉身到一邊打電話去了。

    剛撥出鐘鳴的電話,陸一偉就聽到有人叫「陸常委」。他以為耳朵出毛病了,這可是在東州市啊,他懶得理會。等電話接通響了一聲,肖揚神奇地出現在自己面前。

    「陸常委,剛才在車上就看到你了,真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你。」肖揚一臉興奮道。

    肖揚從南陽縣調回了東州旅遊局,這步棋走得相當精妙,陸一偉至今搞不懂肖揚是如何做到的。按照他的說法是家人弄回來的,但陸一偉並不相信。想起張志遠上次去東州市紡織廠一幕,再加上講起與肖揚家的淵源和情誼,他更堅信是張志遠一手操作的。以他和市委書記徐才茂的關係,調動一個人實在不是問題。

    看到是肖揚,陸一偉立馬掛了電話,同樣驚訝地道:「肖揚,你怎麼在這兒?」

    肖揚對著鎮政府努力努嘴道:「今天我和韓市長下鄉督查煤礦安全,剛從縣城過來沒想到就碰到你了。」

    「韓市長?檢查煤礦安全?」陸一偉聽著莫名其妙,一頭霧水。

    肖揚連忙解釋道:「是這麼回事。我調回市旅遊局后,韓市長到我們局裡調研,了解到我先前在煤礦上干過,又當過秘書,正好他缺秘書,就把我調到他身邊了,跟著他才半個月。」

    「哦。」陸一偉了解來龍去脈后笑著道:「你小子前途無量啊,好好乾!」

    「謝謝陸常委誇獎,要不是你,我肖揚也沒有今天。」肖揚謙虛地道。

    陸一偉望著肖揚清秀的面孔道:「咱倆是兄弟,以後別叫什麼陸常委,叫我哥就成了。」

    「好,呵呵。」肖揚道:「一偉哥,你來雨澤鎮有事?」

    正好,有了肖揚這層關係事情反倒好辦了。比起鐘鳴,他用肖揚更順手。正準備說事,鐘鳴回過電話來了。陸一偉匆忙接起來,對方客氣地道:「喂,哥,剛才有事沒聽到,不好意思啊。」

    陸一偉撒了個謊道:「剛才我撥錯了,沒什麼事。」

    「哦,沒事就好,要是有事你一定要說啊。」

    「嗯,好的。」

    正準備掛電話,鐘鳴又道:「對了,哥,房子我已經給你定好了,等有時間了你過來選選樓層。」

    「嗯,行,我有時間就過去。」

    雖成了一家人,畢竟沒有在一起生活過,多少有些生疏,講起話來客氣許多。聊了幾句匆忙掛斷。

    「肖揚,我正好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肖揚聽完道:「李海東?就是我們在一起吃過飯的那個海東嗎?」

    「嗯。」

    「這個袁洪濤,太他娘的能擺譜了。」肖揚氣憤地道:「哥,這是你不用管了,你先回礦上處理,待會韓市長去礦上調研我會讓他繞開東成煤礦。至於海東,我會讓袁洪濤親自送回去。」

    聽到肖揚這席話,陸一偉心裡踏實了許多。道:「肖揚,那這事就麻煩你了。」

    「別說這些話,以前一直是我麻煩你,這事包在我身上。即便是我能力有限辦不到,也會想辦法辦到的。正好,安都縣的縣長陪著韓市長下鄉來了,恰當的時候我提一下。實在不行,我讓韓市長出面。」

    肖揚言語之間充滿了真誠,讓陸一偉很是感動。道:「好,那這事就拜託你了,我現在馬上回礦上處理那攤子事。」

    「你趕緊去吧,如果韓市長調研完時間還早,我也過去看看。」

    陸一偉相信肖揚的能力,一顆心落肚,迅速折返回東成煤礦。

    剛進了院子,陸一偉發現又多了一撥人。只見十來個人有的扛著攝像機,有的拿著照相機正蹲守在辦公樓前。他心裡一緊,這事居然驚動了媒體,一旦傳播出去,那可就丟大人了,事情愈加變得複雜起來。

    陸一偉下車后對李二毛道:「你把車開到偏僻的地方,把車牌遮住。」然後徑直往辦公樓走去。

    記者們看到陸一偉,頓時來了精神,紛紛起身打開機器一通亂拍。陸一偉匆忙擋著臉斥責道:「你們這是幹什麼,誰允許你們來採訪的?再說了,你們拍我有什麼用,我又不是東成煤礦的。」

    聽到陸一偉不是煤礦負責人,又匆忙收起機器繼續在院子里「靜坐」。陸一偉瞟了眼一位記者胸前的記者證,《西江畜牧商報》,不由得冷笑起來。且不說這家報社是不是正規的,畜牧與煤礦沾不上丁點關係,這幫人真是想錢想瘋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