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5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51字體大小: A+
     

    陸玲的婚期轉眼間就到了。

    這段時間,陸一偉把鄉里的事一通交代給宋勇,一門心思撲在家裡忙前忙后。他就這一個妹妹,無論如何要操持得風光體面些,讓陸玲風風光光嫁出去。

    按照當地習俗,婚喪嫁娶環節格外繁瑣,都是老祖宗流傳下來的規矩,動不得破不得。無論是達官顯貴,還是平民百姓,對這些冗繁的禮數心裡雖反感,但真落到自己頭上,每個禮數都不會落下,場面越大越好,人越多越好。辦事是次要,更重要的是彰顯家族勢力和人丁興旺。說白了,就是要面子。

    陸家是地地道道的南陽縣人,自然免不了俗套。何況陸家很多年沒辦喜事了,現在兒子高升,女兒出嫁,可謂是好事連連,更要大張旗鼓、熱熱鬧鬧地把婚事辦好。陸衛國說了,能整多大動靜就整多大,不怕花錢,就是要讓其他人看看,咱老陸家日子過得紅紅火火,蒸蒸日上。

    陸一偉有不同意見,他反倒是希望低調點為好。畢竟他現在身份不一樣,要是整得動靜大了指不定外面怎麼說三道四了。

    從東成煤礦趕回來的李海東旗幟鮮明地站在陸衛國這邊,道:「陸哥,爸說得對,咱這是光明正大的,又不是偷偷摸摸見不得人。再說了,人家鐘鳴家不是當官的,就是大老闆,咱要是弄得寒磣了,人家臉上也不添彩啊。行了,陸哥,我知道你有啥顧慮,這事就不用管了,一切包在我身上,我保證給咱玲玲長臉!」

    很少做決定的母親劉翠蘭也開口了,道:「一偉,海東說得對,就是不看別人的臉色也得給人家鐘鳴面子啊。」

    當事人陸玲坐在沙發上的一角低頭不說話。

    思量許久,陸一偉豁出去了,道:「那行吧,就依你們的來。海東,這事就由你來操辦吧。」

    「得咧!」李海東一臉興奮道:「陸哥,你就瞧好吧,別的事我幹不了,操持這事絕對沒問題。」

    在邀請親朋好友的問題上,陸一偉堅持原則,只告知相處比較密切的人,其他人一律不通知,就連張志遠以及大學同學都沒告知。畢竟邀請人家參加婚禮,就要涉及禮金,可又不是自己辦婚事,邀請的範圍大了定有微詞。再者,別有用心的人抓住小辮子說你大操大辦藉機斂財,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一切低調為好。

    中午吃飯時,劉翠蘭和往常一樣,先行取出飯盒盛滿,準備給夏錦鵬送飯去。陸一偉見狀,放下碗連忙道:「媽,你先吃,我去。」

    「行了,你先吃吧,這事還是我來,哎!」劉翠蘭一臉無奈地嘆息道。不知是為夏錦鵬的遭遇而惋惜,還是感嘆陸一偉的婚事。

    陸一偉執意從母親手中奪過飯盒,轉身出了家門,徑直往醫院走去。

    夏錦鵬病情控制后,從省人民醫院轉回南陽縣醫院休養。在這個問題上,陸一偉與陸玲起了爭執。陸玲火氣很大,堅決不讓陸一偉再管這些閑事,讓他交給夏家親戚。可夏家親戚都是些勢利眼,怎麼會去管蹲大牢的夏錦鵬呢。好說歹說,陸一偉才算說服陸玲,把其接回了南陽縣。

    回到南陽縣,照顧重任自然落到了母親劉翠蘭身上。本來陸玲的婚事就夠她操勞了,現在又有這檔子事,成天忙得天旋地轉,有些吃不消。可有再大的困難也得克服,誰讓兒子攬下這事呢。

    「媽,你說我哥這麼做圖了什麼,夏瑾和背著他離了婚消失的無影無蹤,還把不爭氣的弟弟丟給我哥照顧,臉皮可真夠厚的啊,哼!完了你好好說說他,別傻了!」陸玲一臉不快道。

    「哎!」劉翠蘭望著窗外又一聲嘆息。

    「吃飯,吃飯!別說那些亂七八糟的。」一旁的陸衛國聽不下去了,適時中止這個話題。在他看來,不管兒子如何選擇,哪怕是盡干一些蠢事,他都會無條件地支持。

    到了醫院,陸一偉徑直上了四樓的幹部病房。由於陸一偉的特殊身份,醫院院長巴結還來不及,不等他開口,就主動把夏錦鵬安排到最好的病房,並配備兩名專職護士全天候看護,內科「專家級」主任醫師不間斷巡診,享受領導幹部的待遇。

    現在是午飯期間,醫院依然是人頭攢動,個個一臉疲倦茫然提著飯盒行色匆匆來回穿梭,反倒是偏隅一角的幹部病房安靜許多。陸一偉站在門口隔著玻璃觀望,只見夏錦鵬斜靠在床上,若有所思地望著窗外。推門進去后,夏錦鵬如觸電般地努力坐起來,懷揣著歉意和感激身體力行迎接陸一偉。

    「躺著,別起來!」陸一偉見夏錦鵬要坐起來,趕忙走過去將其摁倒床上道:「怎麼樣,今天好點了沒?」

    夏錦鵬態度與從前大為改觀,客客氣氣道:「一偉哥,感謝你和家人對我無微不至地關照,我現在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不信你看,我都可以下地走路了。」說著,就要下床。

    「躺下!」陸一偉再次將夏錦鵬摁倒床上道:「醫生說了,你這病需要調養,切不可做劇烈運動。你也別心急,慢慢來,等完全恢復了再考慮其他的,來,先吃飯。」說著,支起病床的桌子,把飯盒打開,一盒一盒擺放到他面前。

    看著豐盛的午餐,夏錦鵬近乎哽咽。每次看到陸家人,他都有種負罪感,實在欠他們太多了。他拿起勺子,慢吞吞地塞進嘴裡,卻感覺停留在喉嚨間,怎麼樣也咽不下去。

    陸一偉見狀,拿起熱水瓶倒了杯白開水放到跟前道:「慢點吃,來,先喝點水。你剛剛做了手術,這段時間只能吃流食,等好點了讓我媽給你好吃的。」

    「一偉哥,我……」夏錦鵬眼淚汪汪地抬起頭,嘴唇抖動著道:「我欠你們的實在太多了……」

    「說這些沒用的幹嘛,先吃飯吧。」陸一偉急忙打斷道。照顧夏錦鵬,是他心甘情願的,絕沒有附帶任何條件。哪怕是沒有夏瑾和這層關係,這件事落到自己頭上,他也絕不會袖手旁觀的。

    夏錦鵬吃飯,陸一偉不忍心打擾他。走到窗前把窗戶打開一條縫,點上煙,望著湛藍的天空,思緒萬千。

    每次見到夏錦鵬,他總會想起與夏瑾和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對於這段感情,雖然時間不長,但他很在意。人到中年,才會切身體會到家庭是多麼的重要。他渴望擁有家庭,可對於普通人再不尋常的事,對他卻成了奢侈。夏瑾和走後,他似乎對婚姻失去了興趣,根本沒有心氣去考慮這一問題。可每每看到年邁的父母親,心中又是無限的愧疚。

    「一偉哥,我多久可以出院?」夏錦鵬突然問道。

    陸一偉回過頭道:「按照你目前的現狀,至少還得再休養一個月。即便是出了院,還需要在家裡靜養半年。」

    「那……我還得回監獄嗎?」夏錦鵬小心翼翼問道。

    「我給你辦了保外就醫,監外執行,暫時不會。」

    「哦。」夏錦鵬一顆心落地。

    「對了!」陸一偉問道:「你在監獄里是不是經常被一個叫馬林輝的人欺負?」

    夏錦鵬低下頭,吞吞吐吐地道:「沒有……」

    陸一偉看出夏錦鵬有苦難言,沒有繼續追問,但這事他一定會調查清楚。如果真的遭受馬林輝羞辱,他絕不會袖手旁觀。

    「一偉哥,我的工作還能保住嗎?」夏錦鵬再次試探地問道。

    陸一偉搖了搖頭,實話實說道:「你想再回衛生局是不大可能了,不過你別擔心,工作的事我會替你考慮,這都是后話,目前你就安心養病,一切等好了再說。」

    看著夏錦鵬吃過飯,陸一偉收拾起飯盒道:「那行,你先休息,晚上我再過來,需要什麼儘管給我打電話。」

    臨走時,夏錦鵬突然道:「一偉哥,你放心,我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找到我姐的,如果找到了,你還會和她在一起嗎?」

    陸一偉愣在門口,許久沒有說話。最後道:「這個問題以後再說吧。」說完,奪門離去。

    陸玲婚禮當天,李海東充分發揮他的聰明才智,為陸家舉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婚禮。彩虹門拱橋沿著解放路,每隔五十米擺放一個,一直延伸到主街道。而且整條街鋪著紅地毯,兩側蹲放著花籃。讓人驚奇的是,花籃里的花全部是真花。此外,陸家巷子門口擺放著一排迎賓用得禮炮,空中還飄著十幾個氫氣球掛著條幅,營造出濃厚的喜慶氛圍。不僅如此,李海東還從省城請來了歌舞團,不停歇地賣命演出。如此奢華大氣的排場,在南陽縣絕對是頭一回,引爆了全城,賺足了眼球,紛紛投來羨慕的目光。

    李海東看到家門口人山人海,好不得意。反倒是陸一偉有些不安,總覺得如此做不太恰當。可海東也是一片好心,只能硬著頭皮默許他「胡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