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4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49字體大小: A+
     

    晚上,市發展銀行總經理郭崇山如約而至。

    前面提到,白玉新先前在市金融辦時,與郭崇山便是好哥們。多少年來,郭崇山沒有因為白玉新的沉浮而看不起,友誼如初。沒有了利益的友誼,那才是純真的。

    陸一偉與郭崇山見面也不知一回兩回了,兩人在文學方面有共同語言,很是談得來。一見面,郭崇山迫不及待地又聊了起來,而白玉新則一片茫然在邊上百無聊賴地聽著。

    一通預熱,飯桌氣氛相當融洽。其實不用陸一偉明說,郭崇山接到電話就知道啥事了。幾杯酒下肚后,主動提出來道:「這次要貸多少?」

    陸一偉見郭崇山是爽快之人,把身邊的潘成軍拉過來道:「郭總,不是我要貸,這個是鐵哥們,好兄弟,經營著一家煤礦,資金周轉有些困難,不得已才麻煩你的。」

    郭崇山看著潘成軍微微一笑道:「既然是你的好兄弟,那也是我的兄弟。對於陸老弟的信譽,我郭某一百個放心。」

    陸一偉在吃飯之前,與潘成軍有過交流。原本打算貸500萬元,可他覺得既然貸一回,就整得多點,要是煤礦效益好,還在乎這點利息?完全不是個事。於是把金額直接翻番,提高到1000萬元。

    潘成軍把大致情況說了下,郭崇山陷入深思。過了一會兒道:「一偉啊,這兩年煤礦在我行貸款的確實不少,但一下子貸這麼多的幾乎沒有。就算有,手續相當繁瑣,還要到總公司審批,等款下來也要到下半年了。這麼長的周期,想必潘老闆是急用錢吧?」

    聽到郭崇山有些犯難,陸一偉心裡一緊,道:「郭總,東成煤礦現在急需用錢,你看能不能想想辦法。」

    白玉新也附和道:「老郭,都是自家兄弟,能幫就幫。」

    郭崇山又考慮了一會道:「這樣吧,我手裡能審批的金額最高就是500萬元,要不你先拿著用,等過些時候再來申請一次,分批審批要靈活的多。」

    聽到這個數目,陸一偉心裡有了底。故意回頭問潘成軍:「老潘,夠不?」

    潘成軍趕緊點頭道:「暫時夠了。」

    「那行,今晚你就別回去了,明天一早去辦公室找郭總,需要哪些手續趕緊準備。」陸一偉輕車熟路地道。

    「好的,好的,實在太感謝了。」

    陸一偉回頭對郭崇山道:「郭總,現在申請,估計啥時候能下來?」

    郭崇山眯著眼睛一笑,道:「要是別人的話,最快也要到下個月底了。不過你老弟的關係,下個星期就能下來。」

    「哎呀!」陸一偉驚慌失措地道:「郭總,你太給老弟面子了,今天晚上必須陪你喝好。」說著,把酒中撤掉換上大杯,與郭崇山連幹了三杯。

    郭崇山喝多了,陸一偉將其送回了家。白玉新也要回家,陸一偉非拉著他去天同山風景區泡溫泉。僵持不下,白玉新最終一同前去。

    到了天同山風景區,陸一偉把李二毛交給顧桐道:「顧桐,你帶著二毛去活動吧,今晚你倆也好好放鬆一下。」顧桐是陸一偉推薦給白玉新的司機,這麼長時間來,配合的還算默契。

    顧桐帶著李二毛走後,白玉新問道:「這是你找的司機?」

    陸一偉點點頭道:「怎麼樣?」

    「還行,看著人聽老實的。」

    「顧桐還可以吧?」

    白玉新道:「挺好的,這小夥子精幹聰慧,有些事完全可以獨當一面,這還的多虧了你老弟,給我推薦了個好苗子。」

    兩人躺在溫泉池裡,品味著葡萄酒,很是愜意。很長時間未見,兩人有聊不完的話題。陸一偉問道:「譚老近來身體可好?」

    白玉新喝了一口酒道:「前陣子因膽囊炎住了院,現在恢復的還算不錯,一直在療養院住著,挺好的。」

    聽到譚老住院了,陸一偉有些震驚,道:「你怎麼不告訴我呢?」

    白玉新搖搖頭道:「這事包括我都不知道,後來才聽說的。前些天去看了看他,人一下子變老了,哎!」

    人在官場和不在官場完全是兩個概念。在野手握重權,春風得意,門庭若市,絡繹不絕。下台後閑散在家,看報遛鳥,門可羅雀,鮮有人來。譚老作為「大隱」之人,雖離開政治圈,餘威尚存,影響還在,說句話還是管用的。可隨著時間推移,話語權越來越弱,后乾脆徹底隱匿,不再過問政事。

    要知道,郭金柱、駕鶴西去的侯永志,以及張志遠、白玉新這都是譚老一手培養起來的,他不過問政事了,這些人的處境相對尷尬,不得不重新尋找靠山。而他們新的靠山正是當紅的蔡潤年。

    陸一偉感慨地道:「歲月不饒人啊,譚老也該歇歇了。」

    「哎!」白玉新又一聲嘆息,不知是嘆息譚老,還是嘆息自己。譚老全身而退,對他也是不小的打擊,未來的路就全靠自己了。

    兩人沉默了一會,白玉新道:「不說他了。對了,你們縣是怎麼搞的,怎麼又著火了,聽說損失不小,還造成了一死一傷?」

    陸一偉有些無奈地道:「這種事那能避免的了……」

    「怎麼避免不了?」白玉新打斷道:「還是楊德榮重視程度不夠,這老小子這次可夠他吃一壺的。我聽說秦書記非常生氣,估計挨個處分是沒得跑了,如果嚴重點直接就調離了。」

    「有那麼嚴重?」

    白玉新眨巴著眼睛道:「秦書記組工幹部出身,整人挺有一套的。再說了,他來北州這麼久了,你見他動過什麼人,這次肯定要借題發揮,畢竟有傷亡。再說了,都驚動省領導了,不處理就說不過去了。幸虧志遠去京城學習了,躲過一劫,要不然這次也會受到牽連。」

    白玉新的話有一定道理,陸一偉道:「那你覺得秦書記會怎麼處置?」

    「這個……我也不好說。」白玉新道:「畢竟中間還有林市長了,這就是看林市長如何斡旋了。」

    聽到此,陸一偉有些后怕。如果著火的不是雙廟鎮,而是石灣鄉,他的結局會如何呢?不敢想象。

    見陸一偉若有所思,白玉新關心地道:「一偉,我看你心事重重的,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怎麼,幹得不順利?」

    陸一偉搖搖頭淡笑道:「沒有啊,挺好的。」

    「哎!」白玉新想到張志遠走後陸一偉的處境,多少替他擔心。

    「白哥,我問你個事,你必須和我說實話。」陸一偉話鋒一轉,突然嚴肅地問道。

    白玉新已經猜到他要問什麼了,低頭喝酒沒有說話。

    「張書記真的要走了嗎?」

    果然是這個問題。白玉新舉起杯子見了瓶底,道:「一偉,別聽他們瞎說,張書記在南陽縣幹得好好的怎麼可能會調走呢,再說了,他剛剛提拔為縣委書記,現在調離也不符合相關程序啊。」

    見白玉新左右言他,陸一偉一本正經道:「白哥,你不用騙我了,其實我已經知道了。」

    白玉新沒有說話。

    過了許久道:「一偉,我知道你心裡想什麼。志遠學歷高,又年輕,人家肯定有追求,對於他來說去更高的平台鍛煉是絕佳機會,有些事,你的看開點。」

    陸一偉苦笑,道:「張書記要走,我怎麼可能攔著他呢!我就是攔,也攔不住啊。只不過與他相處近兩年來,剛剛有了默契,突然聽到要離開,多少有些捨不得。」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官場亦如此。」白玉新安慰道:「當初志遠把我調到南陽縣搞企業改制,等結束后我還不是調離了嘛。其實你應該從另一個角度想,志遠的官越做越大,對你對我都是非常有利的,不是嗎?」

    把肚子里憋著的話說出去了,自然就輕鬆了。陸一偉點頭道:「我當然張書記有更好的前途了。」

    白玉新意味深長道:「一偉,志遠在我跟前不知一次提及你,說你人品好,為人不錯,還在郭書記面前大力舉薦你,這一切說明,他很看重你。這次他去省里,一切從零開始,肯定不可能把你也帶走。我想,等過個一年半載的,只要志遠心裡有你,自然會拉你一把的。」

    「志遠走後,你的日子肯定不好過。但我希望你要學會夾著尾巴做人,言行一定要低調,低調的讓人忽略了你的存在。只要他人覺得你構不成任何威脅,時間長了沒人會對你怎麼樣的。再說了他們也不敢,放心吧。」

    「感謝白哥指點。」陸一偉點頭道:「以前吧,我的理想抱負很天真,一心想著要建設家鄉,所以當初義無反顧地回來了。可現實是血淋淋的,發現自己是渺小的,僅靠微薄的力量是難以撼動固有發展動態的,沒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也沒做出對家鄉任何貢獻,很是慚愧。如果還有選擇機會的話,可能我不會再選擇走這條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