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4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747字體大小: A+
     

    高博文的話刺激了楊德榮,一下子坐起來道:「你說怎麼處置?」

    高博文眼珠子一轉,來了主意道:「老闆,我們正好找了個替死鬼,你剛才還不是擔心那九條人命嗎?這下好了,萬一將來有人翻盤,一股腦把責任都推到他身上,我記得你讓他上山進行現場指揮了吧?一死一傷,這麼大的責任,你說該不該給處分?」

    「別兜圈子了,直接說結果。」楊德榮有些不耐煩了。

    「直接定他個玩忽職守罪!」

    「啊?」楊德榮驚得從沙發上站起來。沒想到高博文如此歹毒,直接把人家的前途給毀了,他都沒這樣想過。趕忙道:「打住!此話就此打住!你他娘的也太狠了吧,這要是讓張志遠知道了,非回來攪個天翻地覆不可,到時候你能跑得了嗎?不行,絕對不行!」

    高博文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反正張志遠都要調走了,你怕什麼。」

    「調走了他不也在西江省嗎?人家可是到了黃書記身邊了,弄你個小小的副縣長還不是小菜一碟?虧你想得出,盡出些餿主意!」楊德榮惱怒地道。他雖然也憎恨陸一偉,但原則性的問題決不會隨便亂扣帽子。

    「那要是不藉機敲打他一下,這孫子更得意了。」高博文道:「要不這樣吧,乾脆把他調離石灣鄉,反正移民工程都不存在了,留他何用?」

    楊德榮仔細想了想擺手道:「不成!他到石灣鄉是蘇啟明和張志遠一手操作的,你現在動了他的人,等他回來了怎麼交代?畢竟他還是縣委書記,這事就此打住吧,以後再說。」

    高博文不甘心地道:「難道就這樣輕饒了他?」

    楊德榮轉動著手中的打火機,卻想不出什麼好的主意。過了一會兒道:「行了,別動這歪腦筋了,等張志遠走了再收拾他也不遲。你上次不是說要弄掉那個宋勇嗎?那就先從他開刀,把他身邊的人都弄走再來對付他就簡單多了。再說了,劉強那小子也不是善茬,先讓他們過過招。」

    見楊德榮執意如此,高博文也沒再堅持。

    第二天一早,楊德榮早早去市裡彙報工作了。而遠在石灣鄉的陸一偉依然躺在被窩裡舒舒服服地睡著美覺。失眠了很長時間,終於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睡夢中,陸一偉被一連串敲門聲驚醒了。他有些不耐煩地翻了個身,繼續睡覺。可敲門聲持續不停,無奈之下他睜開眼看了看窗外,見太陽都出來了,不甘情願地起身穿衣服,嘴裡還喊道:「等等。」

    麻溜穿好衣服,來不及洗漱,頂著一頭蓬鬆的頭髮睡醒朦朧地打開門,只見東瓦村的老憨怯怯地站在門口沖著他傻笑,身後還跟著一位半大拉年經後生。

    「老憨叔,你怎麼來了?」離開東瓦村快兩年了,見到熟悉的人多少有些親切。

    老憨永遠是那麼憨厚樸實,將肩上扛著的一袋東西放下來,嘿嘿笑著道:「許久不見你了,有些想念。聽說你當了大官了,就怕你不認得我了。」

    「說哪去了,怎麼會呢!」陸一偉趕緊張羅著道:「快進來,外面涼。」

    老憨對著後面一直低著頭的年輕後生道:「快叫一偉叔。」

    「一偉叔……」年輕後生低著頭扣著指甲低聲道,聲音小的蒼蠅都聽不到。

    第一次聽到有人叫他叔叔,陸一偉還有些不適應。連忙道:「叫啥叔哩,我叫你叔,他叫我叔,這不亂輩分了嘛,被傻站著啊,進來再說。」

    老憨提著東西進來,年輕後生緊緊貼在老憨身後,很是膽小。

    「一偉,我給你帶了點你最愛的吃得麵糰子,你嬸子一早起來做好的,東西不值錢,你別見外啊。」

    「哎呀!來就來嘛,帶什麼東西呢!」可聽到麵糰子,陸一偉嘴裡立馬浸滿口水,恨不得馬上就吃到。在東瓦村五年來,麵糰子並不是什麼好吃的,可陸一偉就喜歡吃,百吃不膩。離開這麼長時間了,成天大魚大肉的,最惦記的也就是這道做法粗魯但鄉味濃厚的土特產了。

    「想吃了吧?」老憨看到陸一偉眼饞的樣子,高興地打開棉布袋,取出一塊遞給他道:「底下的還是熱的,趕緊吃點解解饞。」

    「哈哈,那我就不客氣了!」陸一偉接過麵糰子,不顧形象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

    「慢點吃,還有呢!」老憨看著陸一偉的樣子,不由得笑了起來。回頭對年輕後生道:「去,趕緊給你叔倒點水。」

    後生扭捏了半天,始終邁不出步。

    「敗家東西,這點膽量都沒有!」

    「我自己來,你們坐著。」陸一偉把麵糰放下道:「我光顧著吃了,都沒給你們倒水,等著!」

    「哎呀,一偉,你別忙活了,農村人喝什麼水,別弄髒了杯子還得洗,不用了。」老憨客氣地道。

    陸一偉不聽他的,泡了兩杯茶端了過去,道:「我在東瓦村時,不少麻煩你們,經常是混飯吃,可一分錢的伙食費都沒交,哈哈,改天我讓海東給你們補上。」

    「說哪兒去了!」老憨一臉感慨道:「其實我們早就把你當自己人看待,你這突然離開,我們都有些不適用。村裡的人經常坐在一起,談論最多的也是你。都說你當大官了,我們真替你高興。那時候我就說,你一臉官相,是個有福之人。在東瓦村不過是過度而已,現在好了吧,一下子成了縣領導,真希望回北河鎮。」

    陸一偉苦笑著道:「謝謝老鄉們還惦記著我,這段時間一直在忙,也沒顧得上回去,等有時間了我一定回去,好好住上一段時間。」

    「太好了,我們可都盼著你來呢。」老憨激動得手舞足蹈。陸一偉本是一句客套話,但老憨當真了。

    「我聽海東說村裡的果園交給你打理了,怎麼樣?」

    「挺好的。」老憨道:「今年我們又擴種了30畝,現在加起來100多畝呢。省里的專家來了幾次,說不出意外今年就可以結果子,這下村裡的人再也不用出去打工了,坐在炕頭就可以輕輕鬆鬆賺錢,這得多虧你啊。」

    陸一偉淡然一笑道:「能為百姓做點事,是我應該的。」

    天南海北聊了很長時間,陸一偉一直觀察著老憨的一舉一動,幾次想說什麼事都憋了回去。他索性挑明道:「老憨叔,你找我有事?」

    老憨一臉乞求,雙手摩挲著大腿道:「是有點小事……」

    「那就說啊,和我你還拐什麼彎,能幫的我一定幫,不能幫的我想辦法也要幫。」陸一偉豪爽地道。

    老憨把後生拉到面前道:「一偉,你認得他不?」

    陸一偉仔細看了看,覺得面熟,道:「這是……」

    「我二兒子,你見過的。」

    「啊……原來是你老*二啊,怪不得這麼面熟呢。幾年未見都長這麼高了,我都認不出來了,他不是當兵去了嗎?」陸一偉感嘆地道。

    老憨道:「去年轉業回來了。這孩子當兵都當傻了,老實疙瘩一個,啥手藝都沒有,在家窩了一年,轉眼就到了娶媳婦的年齡了,我替他著急啊。我想了,老大不爭氣農民一個,可這小子不能讓他再當農民了。」

    陸一偉似乎明白老憨的意思了,道:「那你想讓他幹啥?」

    老憨搖搖頭道:「你也看見了,見了生人連話都不敢說,我還指望他幹什麼。想著你在縣裡,路子廣,能不能給他踅摸個工作?」

    陸一偉走到後生跟前,道:「抬起頭來。」

    後生慢慢地抬起了頭,看了一眼陸一偉,又迅速低了下去。

    「你叫什麼?」

    「李二毛。」

    「我問你大名。」

    「就叫這。」老憨解釋道:「農村人,沒文化,起不了好聽的名字。」

    陸一偉看著對方眉清目秀,如果好好捯飭一下,也是個不錯的小夥子。問道:「你會什麼手藝?」

    「我……我……我會做飯。」

    「他當兵的時候在炊事班,沒出息的玩意兒。」老憨補充道。

    「會開車嗎?」

    「會。」

    「有駕照嗎?」

    「有。」

    「那行了。」陸一偉回到座位上道:「老憨叔,我這邊正好缺個司機,就讓他留在我身邊吧,你看怎麼樣?」

    「啊?」老憨萬萬沒想到陸一偉答應得如此爽快,激動得快要哭出來了,道:「一偉,你讓我怎麼感謝你才好呢……」

    「說啥話呢,把孩子交給我你放心,我保證不會虧待了他。」陸一偉道:「我們這邊臨時工的工資是300元,我給他也是300元,要是提高標準其他人有意見了。不過我會從其他方面補貼他,這個你大可放心。」

    「好好好,有份工作就成,哪怕不掙錢都成。」

    「二毛,你願意嗎?」陸一偉問道。

    李二毛點了點頭。

    「行了,你回去準備一下,把穿戴的帶過來,明天就可以過來上班。」

    「好好好,我這就回去給孩子準備。」

    陸一偉從兜里掏出500元遞給老憨道:「拿著這錢給孩子買身精幹的衣服,既然是當兵出身,就應該有個兵樣。」然後對李二毛道:「二毛,今天你是孩子我不想多說,從明天開始你就我的司機了,不要這麼唯唯諾諾的,給我打起精神來,挺起腰板來,聽明白了沒有?」

    李二毛抬起頭重重地點了點頭。



    上一頁    下一頁